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玄武裂天 正文 第五百五十八章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

正文 第五百五十八章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

目录:玄武裂天| 作者:蓝庭| 类别:玄幻魔法

    ♂

    "恭喜前辈,一朝明悟,"道"就在眼前,这"道"并非武道,而是生生不息的有根之道,仙道!"陆随风实话实,这张仙师曾在武当得道,却在福泉山成仙,有史可查,这"无根树"词,至今还刻在福泉山张仙祠内的大殿中。

    "这个"幽"字就像是门上的一把锁,一旦解开了,碑上后面的文字有若拨云见日般的敞亮无遗,这"道"一途,可谓玄奥无比,全靠个人灵根悟性,深者见深,浅者窥浅,往往一就错。所以,我今日之言,实属个人的一感悟而已,如对前辈有所启示,也不枉与前辈有缘相识一埸。恕在下只能言尽于此了。"陆随风到即止的拱拱手,摆出了一副拒人千里的姿态。

    "兄弟太过谦了,老夫今日有幸能得兄弟一番悟,已属弥足珍贵,如在有所强人所难,岂非又掉进了那个"贪"字的深渊。"中年男子神情洒然的出声,双目的神色中,少了几分烁烁迫人的精光,多了几许清明平和的安详意韵,这是一种心境升华的表现。

    通常到了乾坤境这个层面,想要有所寸进,实比登天还难,因为有太多放不下的东西,令人沉重得举步维艰,却不知唯有舍,才能得!

    "前辈"觉"而能"行",并非单纯的明白那么简单,此乃真悟,离"道"已不远了。"陆随风由衷地言道,忽然回身望向空阔苍茫的云烟河面:"船只即将靠岸,有缘自会再相逢,就此告辞了。

    "老夫怎没看见有船驶来?"中年男子望向烟波浩渺的河面,极目远眺,,除了波涛汹涌滚荡,却是空无一物,连一只船的影儿都看不见;"兄弟眼花了,老夫在此呆了十八年,经常会出现这种幻觉。"

    "在下并未看见什么?只是隐约听见乘风破浪的声音,估计不出半刻时间,这艘船只便会靠岸。"陆随风十分自信的言道:"以耳代目,有时候用心去听去看,远胜一双肉眼数倍,前辈日后不妨可以试着用心去观世界万物,或许会得到许多意想不到的惊喜和收获。"

    换着常人,出这种$¢$¢$¢$¢,听上近乎荒唐的话来,必会遭人嘎之以鼻,但从陆随风的口中出,却给人一种字字玑珠的感觉,至少眼前的这位自称老夫的中年男子,就是这样感觉的,虽然对方分明像是在暗中指自己,奇怪的是他非但没有一种被视的耻辱之感,反而生出一种莫明的庆幸和欣喜。

    以他乾坤境中阶的不凡修为,就算在高手强者云集的云烟城中,也有不俗的地位和相当的话语权,平时也只有他指别人的份,还真没几人敢狂妄的对他加以指。

    然而,眼前的这个青衫年轻人,仅仅只有短短数个时辰交流沟通,却令他心中忍不住地生出一种仰视高山峰的感觉,出言吐语,字字如珠似玉,更若暮鼓晨钟般的震耳发聩,一个个郁结于心的困惑豁然开朗,更在他的眼前展现出一个未知的,全新的天地世界。

    虽然他此刻也照着陆随风的暗示和提,尝试着用心去观去听,尽管他的精神力足够的强大,也只能勉强听到水波荡漾时发出的颇有节律的声响,但,这已经足够了,至少可以证明这传中的"天视地听"之术,的确真实无虚存在。

    果然,半刻之后,烟波浩渺的河面上出现了一个极的黑,随着这黑极速的移动,逐渐可隐约的看清一艘船只的轮廓影像。

    相反,中年男子此刻的神情显得异常的平静,没有一絲惊讶之色流露出来,望着陆随风缓步走下岩石的身影,突然出声道:"老夫性耿,名秋云,兄弟如在云烟城有什么需要,可以直接到城北园通街的耿府来……"

    "多谢前辈的厚赠!在下姓陆,名随风,浪迹天涯,来去随风!只不过,今日之言,前辈可以一字不落的呈报上去,但,在下的存在,不希望有第二人知道。"

    "兄弟放心!老夫并不愚钝,自然知道该如何做!"

    "相逢是缘,再逢便是缘的延续,但愿后会有期!"陆随风伸手向后摆了摆手,径自朝着河岸边的众人行去。

    "陆随风,随风而去……人如其名,虚怀若谷的高人!"中年男子的喃喃自语,眼中带着一絲遗憾,些许失落,却不知是否还缘相见?

    许多意外的相逢相见,有若石火电光,却弥足珍贵,甚至可能因此而改变一个人的命运格局,陆随风意外地获得了一块可遇而不可求的碧色龙形玉佩,龙飞戴上之后,身上燥动的无名戾气顿时被明显的压制住,而陆随风也清晰地感觉到自己的心境格外的宁静清明。

    或许有些本该发生的事,结果并没有生发,所以常常会被人忽视,如果陆随风没有获得这块龙形玉佩,在未来的日子中,因为心中的这份无名的燥动,或许会因为一句话,一件事,一次燥动下产生的判断,而产生不该发生的事。反之,这块玉佩出现,也让一些本该发生的事,结果并没有发生。

    ……巨大的木船,通体呈黑红色,仿佛一只岁月悠久巨兽,乘风破浪地弛骋在空阔无边的云烟河上,云烟浩渺的雪浪在巨木船的冲击下左右排开,形成数米高的浪花汹涌澎湃,冲击百米外方才化为层层波纹涟漪扩散开去。

    这艘巨大的黑色船只,足有百十米长,二十米高,在黑红色的船舷上,刻有一幅云烟飞掦的图案,证明了这艘巨型船的来历专供运送前往云烟城的来往之人。但乘船的价格却是不菲,大约也就五六时辰的水路,却要缴纳一万金币的船资。

    而且,在这非常时期,还必须拥有玄丹境之上的实力修为,一律要经过测试器的严格检验,方有资格登船入城。纵使你腰缠亿万,却只是一介普通武者,同样会被拒之门外。

    所以,河岸上虽然人头涌动,聚集着数以万计的人,但,真正有资格登船的人,也只有区区五六百人而已。每个人都步履轻灵稳健,举手投足间都充斥着强大的气埸,看上去绝对没有一人是绣花枕头,省油的灯。

    反倒是陆随风等一行人,在其间显得格外的醒目突出,因为他们这群人看上去真的是太普通了,普通得令人感到尤为的惊诧。非旦人人衣着简朴无华得令人直皱眉头,似乎就连平常的看家护院,看上去都比他们气派多多。更令人??异的是每个人体内竟然空空荡荡,没有一玄力波动的迹象。

    但,就是这样一群十分另类组合,却与这些高手强者同乘一船,前往云烟城,这就不得不令人惊诧生疑了,纷纷的猜测议论着这群人的身份,来历,背景。

    船上的人皆是口语音调各异,穿着虽然都十分华贵,装束却是五花八门,各式各样,分明都是来自八荒四海,显然都是冲着这次的"大陆争霸赛"而来。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江湖的地方,就有涟漪波浪,更不泛有人兴风作浪。五六个时辰的水路航行,虽不算长,却也不算短,这许多互不相干的人聚在一起,自然会有不甘寂寞的人,喜欢无故惹事生非的人,甚至发生一些不可思意的事。

    巨船刚才离岸一会,一股强大的气息从船上的另一端,冲天而起,散发出一种充满了怨气的惊人威压。

    这道惊人的气息,是从一个衣着淡蓝色朴素裙衫的女子身上释放出来,三千青絲如瀑,淡蓝色的裙衫下,一具曼妙的身躯凸显出来,散发岀一种成熟的气息和魅人的风韵。

    这位女子的身旁,左右各站着一位年近六旬的老者,气宇不凡,神情冷傲,同样身着淡蓝色的长袍,质地看上去也十分华贵。

    两位老者的目光有些紧张的望着这女子,时不时地朝四周扫视一下,眼眸中始终保持着一 你絲警惕。

    "好熟悉的感觉,好熟悉的味道,真的好亲切……"女子轻皱眉梢,一阵低喃,语音很轻,很柔,似乎唯有她自己能听见。

    殊不知,身在四五十米外的陆随风,却突然感觉到一股莫明的气息,大脑精神识海中的那颗青色园球同时发一阵轻微的颤动,随即不受控制般的自行旋转起来,释放出一缕缕木系的青色灵力,心神顿觉有些恍惚。

    "蓝星姐,你这是怎么了?"一位老者惊诧地出声道,脸上带着困惑之色。

    女子没有回应老者的问话,突然地转过身去,朝着陆随风所在的方向,一双清明的眼眸瞬间变得一片迷蒙,似有晶莹的泪光闪动,突然从她角汩汩地流下,整个曼妙的身躯像是不受控地朝前走去。

    "蓝星姐,船上风大,你这是要去了那里?"另一位老者踏前一步,似欲阻止,却又有些犹豫,那女子已似若未觉地朝前行去,两位老者像是有些无奈地轻叹一气,随即紧跟了上去。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