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玄武裂天 正文 五百五十六章参悟碑文

正文 五百五十六章参悟碑文

目录:玄武裂天| 作者:蓝庭| 类别:玄幻魔法

    ♂

    所以,在迫不得已之下,云烟城又立下了一条临时的新规则,凡是前往云烟城的除了交纳昂贵的船资外,还必须拥有玄丹境之上的实力修为,一律要经过测试器的严格检验,方有资格登般入城。纵使你腰缠亿万,只是一介普通武者,同样会被拒之门外。

    没见一批又一批的人流,一个个看上去哀声叹气地离开河岸,面带沮丧无奈的朝着来时方向返回。

    "这云烟城,可不是什么阿猫阿狗都可以去得的,劝你等还是尽快原路返回,别过去自取其辱了。"有人冲着陆随风一行人高声的出言劝道,不知是出于善意,还是在讥讽嘲弄。

    陆随风这一行看上去全都如此年轻,且都文皱皱的,没一强者的威势和气息,一路之上,不断的听到诸如此类的腔调,甚至还有更难听的鄙夷之言,实在令人有些啼笑皆非。只不过也间接地从这些不堪入耳的言语中,弄清了个中的原委和状况。

    当然,面对这些返回的人流,除了报以应有的同情和怜悯之外,没有人会在意这些垃圾般存在,所发出的声音,更无须向这些人去证明他们错得离谱。

    十分意外的是,这群看上去一不着调的年轻男女,竟在一片唏嘘声中,居然一个个轻易地通过了测试器的严格检验,顿时引得一地眼珠子乱滚。

    十万金币一人的船资,听上去的确有些活抢人的意思,但,这数目对陆随风来,几乎可以忽略不计,他此刻想到的是自己的那支"龙狮卫",此刻是否已安全的抵达云烟城中,两年未见,不知这些人的实力修为提升了多少?

    "兄弟,老夫见你神气内敛,目光深遂如渊,且充满了灵动而睿智的光华,绝非普通之人。"

    陆随风等人此刻正立于河岸边,似在静静等待着那艘巨型船只靠岸,耳边突然传来一道淡淡的语音,闻言微微回眸一看,数十米外,耸立着一座五米高的巨岩,岩石上立着一块通体白玉般晶莹的石碑,碑旁立着一位身着黑色金边长衫的中年男子,看上去四十左右的模样,∑↘∑↘∑↘∑↘,却开口自称老夫,难免会令人心生诧意。

    陆随风自然不会以貌取人,此人看上去虽然神清气朗,一脸云淡风清的模样,身上却有冲霄的气韵席卷风云,令人不得不则目相看。只不知他适才之言,是针对谁而发出?

    "前辈之言莫不是对在下而发?"陆随风回以淡淡地一笑,出声询问道。

    "兄弟果然机敏过人,老夫平生识人无数,从未曾看走过眼,似这般风神飘逸,虚怀若谷的年轻人,当今之下,已是稀若凤毛鳞角了。"那位自称老夫的中年男赞誉有加的出声道:"那艘"云烟"号的船只,至少还有两个时辰才会靠岸,兄弟不妨上来陪老夫聊聊,如何?"

    "可以!反正闲着无事,能陪前辈聊聊天,也是一桩趣事。"陆随风坦然洒脱地回应道,能一眼将自己看透三分的人,可谓少之又少。

    陆随风同样在一眼之间将对方看了过通透,这个看上去的中年男子一身修为不俗,至少已有拥乾坤境中阶的实力,且心境内函的修养更是不凡。这云烟城果然是藏龙卧虎,人才济济。一方面出于好奇,也想借此对云烟城作个大致的了解。

    只不过,当陆随风踏上这座巨型的岩石之上时,首先被耸立在眼前的这块如雪般晶莹的石碑给完全的震撼了。

    这石碑约有三米之高,一米宽,是由一块完整的雪玉晶石雕削而成,通体上下隐透出淡淡的晶莹光华,充满着无比浓郁的灵力气息。最令人感到惊颤的是这石碑之上镌刻的这幅雕像,头发结高束,一身长袍之上绣有一个标准的八卦图案,看上去严然一派超然物外道家风韵,给人一种似曾相识之感,一时之间又记不起曾在何处见过。

    尤其是这雕像所蕴含的气势中,隐隐透出絲絲天地的法则,一双剑眉冷眼中,充满了看透苍桑万物的伤感,更有一种俯视众生万物,我欲逆天的傲人气慨,令人惊悚之余,禁不住生出一种仰视折服的情怀。

    多望一眼都会令人心神震颤,一下陷入那无与伦比的超然气势之中,心中充满了压抑感,仿佛在这幅雕像面前,所有人都似若蝼蚁草介的存在,渺得唯有仰视,自惭行秽。

    "兄弟果然没令老夫失望,竟然能在一眼便感悟到这石碑释放出来特殊气息。"那位中年男子的眼中带着一絲惊色,略为动容地出声道:"类似的石碑,在诺大的云烟城**有二十四处,除了上面的雕像相同之外,每块石碑上所镌刻的文字都不相同。而这些石碑有史可查的时间,己存在了六百八十五年。更有八万三千人参悟过这碑上的文字,却只有寥寥十二人的解读被载入史册。兄弟有兴趣参悟一番吗?倘若有更精彩的诠释,非旦能获丰厚的奖励,还会被尊聘为云烟城的上品宾客。"

    中年男子言谈间,伸手在石碑上的雕像旁轻抚了一下,顿时呈现几行淡金色的字,或许这些淡金色的字太过珍贵,又经历了数百年苍桑岁,唯恐其有所损毁,才以一种特殊的秘法加以保护,除非护碑者认可来者有资格参悟碑上的文字。

    陆随风动容了,神情间充满了无比震撼的惊颤之色,并非是因为那些未知的丰厚奖励,更对那所谓的尊贵客身份,毫无兴趣。

    石碑上的文字像是充满了灵性般闪动着,浮出碑面,释放出淡金色的光华。陆随风惊颤的神态,看在那位中年男子的眼中,误认为是被这神奇的一幕给震撼了。

    "这……这不是"无根树"词么?全文共有二十四节……"陆随风喃喃地自语道,这是张三丰仙师飞升时留下的一部修仙练道的玄奥秘法,在上一世的"丹器门"中,掌门人曾赠与此书,让自己认真参悟。

    "无根树,花正幽,贪恋荣华谁肯休?

    浮生事,苦海舟,荡去飘来不自由。

    无边无岸难泊系,常在鱼龙险处游,

    肯回首,是岸头,莫待风波坏了舟。"

    中年男子垂眉闭目,一字一句的黙念出口,语音低廻环绕,闻之令人若有所思,却又顿觉雾里看花,似是而非,一片迷茫混沌。

    聊聊数句,他已记不清自己曾经已这般黙念过多少次,时至今日,他已守护在这石碑之前十八年了,同时也潜心参悟了十八年,到头却仍沉浸在雾里看花的状态中,不得不悲哀的承认自己的灵根悟性有限,或许这其中所谓玄奥之,本身就是一个可笑的大忽悠,白白在此虚耗了十八年的大好光阴。他发誓,若在这一年之内,如再无人能参透其中的玄奥,绝不再傻傻的继续在此滞留下去。

    "前辈像是这石碑的守护人,同时也被这石碑中的文字困惑了许多年,甚而已深陷其中,到了难以自拔的境地。不知我得可对?"陆随风望着对方一脸迷惘的神情,像是身在一处泥潭中艰难的挣扎。

    "嗯!这你也能猜出来?"中年男子大感诧意的睁开眼,惊讶地出声道。

    "呵呵!前辈的脸上己将这种情绪写得明明白白,又何须用心思去猜?"陆随风戏谑地淡笑道:"事实上,前辈已被这石碑中的文字给彻底囚禁住了,越是挣扎,陷得越深,长此下去,终其一生都是在雾里看花,永远悟不出其中的真缔。"

    "哦!听你之言,像是已窥探出了这其中的玄奥,可能吗?"中年男子轻叹了一声;"老夫自信自己的灵根悟性属于上乘之选,却在这里对着石碑参悟了十八年,仍是云里雾里不知所以,而诸如老夫这般遭遇之人,数百年来,可谓是数不甚数。"

    "真有这么难吗?我怎没这种感觉,是不是各位前辈所思太过复杂,所以……"陆随风摇摇头,叹道:"这不过是"无根树"中的第一节,你老竟参了十八年都没弄明白,当真令人实在有些无语了,真不知后面的二十三节,要到何年何月才能领悟出来。"

    "狂妄!竟敢如此侮辱老夫的智慧,今日若不给出一个合理的解释来,咳咳!只怕就别想活着离开这块岩石了。"中年男子声色俱厉的怒斥道,乾坤境尊者的气势顿时勃然而发,一股浩然磅礴的威压倾刻奔涌而出,将陆随风牢牢地锁定住,那阵仗像是稍一错话,便会被瞬间碾压成肉泥碎沫似的。

    "前辈息怒!不就解读一节文字么,在下虽然愚钝,却也能出一粗浅的道道,似这般以武力要胁,只恐在下一紧张,便将那一可怜灵感给吓跑了。"陆随风知道对方只是虚张声势而已,气势虽然汹涌磅礴,但强大的威压中却感觉不到一怒意杀机。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