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玄武裂天 正文 第五百五十三章不吐不快

正文 第五百五十三章不吐不快

目录:玄武裂天| 作者:蓝庭| 类别:玄幻魔法

    ♂

    三日的时间让近百万人撤离器师城,的确显得有些伧促,但,器师总殿的法令如山,没人敢以身试法。所以,彭家的许多贵重的财物根本来不及运走,算是白白送给了风,楚两家。

    这埸风起云涌的三大世家争锋,以彭家的连连败北输局,最终被迫放弃数千数的基业,屈辱的永远退出器师城,而悄然地落下了血腥的帷幕。

    同时也意味着陆随风等人的器师城一行,就此告了一个段落。经历了器师塔中的一幕,陆随风的身上又披上另一重耀眼的光环;器圣!

    当然,这份光环的后面也同时多了一份沉重的责任,可谓是福祸相依了。至于即将开幕的器师大赛,身为"器圣"存在的陆随风自然没脸再去报名参赛了。

    这器师城之行,本就是为了曾经的一个承诺而来,这是陆随风的作人原则,从来都是言出必行。所以,他不断地暗自告诫自己,在未来的岁月中一定要慎言,万不可轻易再有所承诺。

    城中城,楚家府邸内,池塘的小亭中,一壶清茶,几碟瓜果,茶点,数人围坐,其中有风泰岳和风华云父子二人,另外便是楚家主和楚南山父子。简单朴素的饯行方式,氛围显得尤其的放松,大家都是男人,所以,没一点临别前凄凄楚楚的伤感愁绪和哀怨的情怀。

    "陆公子,有句话一直憋在心里,耿耿于怀,临别在际,实在不吐不快,不知当不当说?"风泰岳一脸认真,神情肃然地出声道。

    一旁的楚家主也是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想要说的似乎都是同一句话,同一件事。

    "都说是临别在际了,两位家主心中如有什么疑惑,但说无妨,只不过,今日之说,无论听见什么话,都只限于这亭中之人知道,万不可稍有只言半句透露出去。"陆随风仍是淡淡地笑道,听在几人的耳中,却是份量不轻,俱皆神色凝重地点点头,表示着一种庄重的承诺。

    "据崔老丹宗所透露出来的信息判断,陆公子应该是一位深藏不露的至尊丹王?"风泰岳小心異異出声问道,他一直心存质疑,并非出于好奇而寻根底,真心希望自己的这个猜测是对的,更希望能获得一枚举世罕见的王级丹药,方能突破卡了数十年,仍近步难进的武道壁障。

    "是!但,也不是!不知风家主想听那一个答案?"陆随风细品了一口茶,讳莫如深的笑道。几人听得一头雾水,微微沉吟的思索着,该选择那一个问题的答案?

    "公子!你所说的两个问题,似乎只有一个答案,我说得可对?"楚南山试探地问道,只是心头灵光一闪,觉得应该是这样,至于为什么,一时间还找不出头绪。

    "切!这是什么话,一点份量都没有,说了等于没说,纯粹是废话一句。"风华云撇撇嘴,露出一脸嘲讽的意味。

    楚南山正欲不甘示弱的出言反击,但见陆随风从怀中取出一枚金光四溢的勋章,注目看去,这枚勋章是由一尊碧色的炉鼎,以及九瓣泛着金色光华的药草组合而成,充满着一种至高的尊崇气息,望之令人禁不住生出一种景仰之意。

    "这……这是九品丹王的勋章,绝不会错!"风泰岳兴奋的激动出声;"崔老的勋章是八辨碧绿青翠的药草,这一枚勋章却是九瓣……陆公子果然是一位至尊丹王!"

    "错!"陆随风轻轻地摇了摇头,一口否定的出声道;"这的确是如假包换的九品丹王勋章,但,这并不意味着我就是一位丹王,因为,这样的勋章,我的身上不仅只有一枚。"说话的同时,手中又出现了一枚同样金光四溢的勋章。

    "这……"几人倒吸了一口凉气,极度的惊愕中,直觉大脑一片迷糊,没人质疑这勋章会是山寨货,天下间还真没人敢仿制,冒充丹师勋章,更何况还是至尊级的九品丹王勋章,整个器师城数千年来,还从未曾有一位至尊丹王出现过,就算在整个中央大陆,丹王的存在也有如凤毛鳞角般的珍稀。

    尽管两位家主也算得上是见识广博,也被眼前出现的这一幕惊得目瞪口呆,风华云则是凑近两枚勋章,傻傻的仔细对比分辨,一个人怎可能同时拥有两枚丹王勋章,甚至三枚,四枚……这种不可思的荒唐故事,就算是在天方夜谭中也不会出现。

    "呵呵!几位不必再天马行空的瞎猜了。有时候看上去很复杂玄奥的问题,答案通常都十分简单。"陆随风平静而淡然地出声道:"我虽不是一位丹王,却是一位有资格颁发丹王勋章的人,这个答案是不是让人很意外?"

    陆随风的语意很轻,很柔,很平淡,就像夏夜的晚风拂过池塘的水面,泛起一起轻柔的涟漪。但,落在亭中几人的耳中,却有如惊雷霹雳般炸响……

    "陆公子不会是在说笑吧?所幸在坐之人不会传出去,否则后果当真不堪设想。"楚家主面带惊悚地颤声道。

    "据我所知,这至尊丹王勋章,天下间唯有两人有资格颁发,也就是丹师城的两位至高无上的丹帝,风闻普天之下,还从未有人见过这两位丹帝的真容,难道公子你便是其中……"风泰岳胡乱地猜测着,而后不断地摇着头,这话说出来,似乎连自己都不会相信。

    眼前的这位陆公子,年龄绝不会超过二十岁,而两位丹帝的存在至少巳有百年之上,两者之间根本就无法联系在一起。但,除此之外,几人一时之间再也找不出一个更合理的解释,同时也不会相信有人敢冒天下之大不讳,以这种玩笑来忽悠人。

    陆随风闻言,露出了一个颇为玩味的淡笑,接着说出了一句更加莫测高深的话;"却不知普天之下,还有什么人,有资格给至高无上的丹帝颁发勋章?"

    这个问题似乎已超出了在坐几人的认知,甚至连这种想法压根都没生出来过,更别说去揣测思索了,乍闻这不着边际的一说,脸上都堆满了一片迷茫之色。

    紧接着,池塘的小亭中突然被一股磅礴的气势笼罩着,空气中弥漫着一种令人身心颤栗的威压,同时看到陆随风从蓄物戒中取出一物,闪射出翡翠般晶莹透亮的辉光,这是一块的令牌,令牌的上面清晰地刻着"圣尊"两个字,另一面则是个"令"字,整个令牌上透一股神圣而**的气息,望之令人顿然生出一种俯首膜拜的情怀。

    "这是……"小亭中的几人但觉心神一阵晃忽,但仍能真切地感受到这令牌中所释放的雷霆威压,禁不住要躬身跪俯拜。

    "你们看到了本不应该看到的东西!这是"圣尊令牌",一代又一代的传承了数千年,直到今日方才有幸得以重新回归圣尊之手,凭此"圣尊令牌",尽可号令整个丹师界。"陆随风的语音在小亭中回荡环绕,显得虚无而飘渺,仿佛来自云层深际的天外之音。

    天啦!圣尊令!

    几人震撼得几乎同时翻白眼,下一瞬,集体轰然跪下,双膝重重地砸在地上,砰然有声,一个个热泪满面,额头一片红肿,仍在不停地叩头磕拜。

    陆随风平生最见不得这种令人啼笑皆非的埸面,他常对自己的一众兄弟姐妹们言道;"凡人膝上有黄金,跪天,跪地,跪父母,宁可站着死,不可跪着生!"

    同样掷地有声的铿锵之言,落在有血性的耳中,都似若暮鼓晨钟般震耳多聩,顿令磕头虫般的几人心神猛震,嘎然而止。一个个缓缓立起身形,腰背坚挺,一股顶天立地的浩然之气瞬间透体冲霄,直令这池塘中的小亭簌簌颤抖不已。

    这是一种精神上的明悟和升华,实是可遇而求。陆随风见状,脸上透出一抹淡淡的赞赏之色,接着虚手轻抬微掦,一片光华从掌心中倾洒而出。

    几人注目望去,但见四个精致的玉盒,在小亭的空中划出一道优雅的弧线,轻缓地悬浮在每个人的面前,闪射着淡淡的清亮的辉光。

    这一手虚空控物的精妙手法,再次令人动容,难不成这位陆公子,不仅是"圣尊",还是一位武道精湛的巅峰高手?

    古往今来,丹武双修者可谓凤毛鳞角,一个人精力,时间,天赋资质有限,纵算修有小成,终就难成大器。

    "临别在际,伧促间,一点薄礼相赠,希望各位能笑而纳之。"陆随风朗声笑道。

    无论这精致的盒中之物是否贵重,单是这份真诚以待之心,巳足让几人心中滚荡起一股由衷的感动。更何况,一份出自一位至高无上的"圣尊"之手,这礼物又岂会是一份区区的薄礼。

    望着玉盒中静静悬浮在面前,亭中的四人出小心異異地打开玉盒,当看到一枚晶莹如雪般的丹丸呈现在眼前时,几乎同时倒吸了一口气。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