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玄武裂天 正文 第五百五十二章善意的当头棒喝

正文 第五百五十二章善意的当头棒喝

目录:玄武裂天| 作者:蓝庭| 类别:玄幻魔法

    ♂

    "陆公子无须有所顾忌,有什么话但无妨。本站地址更改为:,手机阅读更改为所谓谋事在人,如天意真要想让我风,楚两家从此退出器师城,自有其道理,虽然数千年的根基令人有些不舍,但,天意难违,我等自当无怨无悔,顺其自然的演变。"楚家主呼出一口憋在心中的浊气,胸襟顿觉坦然了许多。

    "呵呵!两位家主都是经历过大风大浪的人,识人辨物的能力自然非常人所能比肩,怎么,此刻却确是怀疑起自已的眼光和决断来了?这可不是两位家主的行事风格。"陆随风淡淡地一笑,语带戏谑地出声回应道。

    "能得公子这般谬赞,实是受之汗颜,与公子这般山崩于前仍云淡风清,泰然故我的气韵相比,可谓是无地自容。"风泰岳的脸上挤出一絲苦笑,这并非刻意的恭维之词,完全是由衷的实话实。

    一旁的楚家主更是感触良深,他曾与陆随风经历了无数的危境困局,深切地感受到那份虚怀若谷的大度和包容,面对凶险及死亡时的那种冷静和睿智,似乎天地间就没有让他脱出不了的险境,解不开来的危机。否则,以这两位家主见识和才智,又岂会将家族未来的命运托付在一个年轻人身上,无论他表现得如何优秀?

    "冲着两位家主对我的看重和这份信任,我当会交出一份满意的答案。希望两位能一如即往的信任下去,静下心来拭目以待,最后的结果很快就会浮出水面来。"陆随风的话中虽然没有直接回应对方的问题,事实上已在暗中向二人传递出了一个信号。

    听话听音,两位家主自非等闲之辈,又岂会捕捉不到其中所隐含着的一絲真意。这已足够了!从两人脸一扫而无光的阴影,就知道此刻比吃下一颗定丸,更让人能够定心。

    紧接着,骚乱喧嚷的大殿中,突然传出了一声如雷的震吼;"都住嘴!这是什么地方,岂容你等在此大呼叫,再不收声,休怪老夫出手无情!"一位白衣老者霸道无比的怒吼出声,镇压全埸,瞬间一片变得沉静。

    "绕什么绕,直接宣布此次的比试结果就是了,弄◆◆◆◆,得埸面一团污烟障气,当心上面包厢内的两位问责下来。"另一位白衣老者出声向那位主持人抱怨地提醒道。

    主持人闻言全身微颤了颤,他的原意想营造一下气氛,然后再充满戏剧性的宣布结果,殊不知会引起这么大的骚动,险些令埸面失控。随即神色一整,肃穆庄重地沉声宣布道;"现在宣布此次器王"生死挑战赛"的最终结果……"

    埸下这一刻变得落针可闻,仿佛连有些人的心脏拨动声都能听见,尤其是那位彭家主神色显得尤为紧张,双手的拳头握得"咔咔"出声,充满怨毒的目光望向不远处的风,楚两位家主,心中不由暗暗一凛;"这个两老傢伙怎可能这般平静自若,看上去没有一絲惊惶不安的情绪,脸上似乎还隐透一种胜卷在握的笑意。"

    这种感觉非常不妙,生性本就多疑彭家顿觉一种从未过的危机感袭上心头,那是一种灭之灾的感觉。但,他仍不相信自己会变成一个彻底的输家,一个的器宗怎有可能战胜一位高阶器王,打死他都不会相信。

    然而,主持人宣布的结果却是极度的残酷,直听得坐席上的彭家主,脸上的肌肉一阵阵剧烈的抽动,根根发絲倒竖而起,看上去狰狞无比,一双怒睁的双目中布满了血絲,浑身上下因极度的愤怒而抑制不住的簌簌抖动,如非此时的大脑中还保持着一絲清明,只怕已不计后果地冲上埸去,将那位宣布结果的主持暴揍一顿,甚而碎尸万段都有可能。

    "这怎么可能?阴谋,这绝对是个瞒天过海的大阴谋!"彭家主脸色一片潮红,咆哮如雷地质疑出声;"有谁会相信,一个的器宗能炼制出"镇殿灵器"?出去只怕连三岁的儿也不会相信。"

    "这"龙凤紫金剑"的神奇威力,的确是有目共睹,如此逆天的"镇殿灵器"又岂是我等凡夫俗子可以炼制出来的。"埸下有人认同彭家主提出的质疑,这种有违常理,颠覆认知的事,的确令人难以释怀。

    "是啊!这未免也太不可思议了,是不是弄错了,或是其中隐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玄机?"有人冷笑连连的出声,引来了一片胡猜乱想的议论声。

    "放肆!你等竟敢质疑器师总殿的公正严明,甚至连两位器帝权威性的鉴定都敢渎毒,其严重的后果,不用,各位自然都知道。"一位白衣老者冷冽出声,瞬间镇压全埸,集体屏息收声,这个罪名实在是太大了,大到根本没人能承负得起,一旦被认定,非旦这一生算是走到了尽头,甚至还可能会连累一家老。

    果然,那位白衣的老者的话音刚落,之前那位口出不逊之言的傢伙,巳很快被两名身着金甲的彪悍护卫从坐席上押解下去。

    这一幕,直看得众人背脊嗖嗖发寒,这才清醒地意识自己此时身在何处,这神秘诡异的器师塔,还有那高处包厢中端着的,可是两位至高无上的器帝呀!

    "按照此次器王"生死挑战赛"的规定,输局的一方必须在三日内,无条件的永远退出器师城,其名下所有的产业,将从此归胜局的一方所拥有。此宣布视为最终的判决,不得上诉。"主持人气势霸道磅礴地代表器师总殿,残酷地宣布了最终的判决结果。

    这份判决分明带着两位器帝的无上权威,与不容忤逆的霸道意志,除了服从之外,没人敢生出絲毫异议之心。

    "阴谋,骗局!简直就是一埸漏洞百出的闹剧,如此荒唐的判决,我彭家岂会轻易按受,也绝不愚蠢的接受!"彭家主暴跳如雷地坐席轰然起身,双目赤红的抗议,拒绝出声。

    狂妄!在埸所有人都为之目瞪口呆起来,这老傢伙脑子进水了,竟敢出言抵毁器师总殿的至高声誉,甚至是在公然挑战整个器师城的生存法则。

    一时间,上百双充满了怜悯的目光纷纷投射在这厮身上,似乎都在为其暗暗地表示默哀。只不过,此时的彭家主已沉浸在完全失去理智的状态中,没一这方面的觉悟。

    "你彭家确定拒绝这权威性的终极判决?"主持人冰冷的声音,有若严冬飞雪般的寒冽,听上去令人顿时感觉全身毛骨耸然,头皮发麻。

    "废话!我彭家在器师城纵横数千年仍坚??地耸立不倒,又岂会屈从这荒唐的判决,想要我彭家无条件的退出器师城,门都没有,纯属痴人梦。"这彭家主在器师城中一向狂妄霸道惯了,加之此刻又被一腔的怒火冲昏了头,竟忘了自己面对的是这座器师城的真正掌控者。

    彭家主恨然出声,眼神之中不出的狂妄融入其中,令无数人惊讶的捂住自己的嘴巴,直疑这廝是不是属"猪"的,否则,怎会这般脑残的一再踩踏器师总殿的红线。

    "彭家老儿,你可知道自己在做什么?"风泰岳突然发出一声惊天棒喝;"所谓愿赌服输,这是器师城生存的不二法则。你若再这般执迷不悟,继续愚蠢的狂妄下去,只怕明日太阳升起的时候,你彭家已经再也找不出一个活口来。"

    器师总殿的强大,要比表面上看上去的可怕得太多,几乎可以在同一时间集体荡平所谓不可一世的三大家族,之所以数千年来容忍其的存在,只不过是希望这些势力在激烈的竞争中,促进整个器师城的繁荣和发展。只要不踩踏预定的红线,器师总殿都能大度的宽容。

    然而,这位彭家主在极怒攻心的狂妄行为,无疑已彻底的触碰到了器师总殿逆鳞,雷霆之怒一动,后果可怕到难以想象的程度。

    倘若此次宣布的是风,楚两败北输局,也不会孤注一掷地去触碰这尊庞然大物,虽然万分的屈辱不甘,却不致沦落到万劫难复的境地。

    风泰岳的话并非耸人听闻,绝对是带着一絲善意的当头棒喝,有如惊雷炸般的令这位狂怒中的彭家主身心轰然一震,第一个浮现在眼前念头,便是两个血淋淋的大字;灭族!

    "很好!你彭家即然已作出了抗拒执行判决的决定,自然也已作好承受后果的觉悟。"主持人意味深长的耸了耸肩,而后逐字逐句的言道:"出于输局的一方,情绪一时失控,可以理解包容,所以,同样出于人道的考虑,你拥有一次重新作出选择的机会。实话,那种血流成河的景象,相信没有人愿意看到。给你十息的时间考虑,好自为之!"

    "不用了!"彭家主不加思索地一口回应道:"我收回刚才所的一切,并向器师总殿表示诚恳的道歉。同时,愿意无条件接受器师总殿公正严明的判决。"

    彭家主颤声出以上的一番话,脸色已变得一片苍白无色,如豆般大的汗滴不断地从额头间滑落下来,整个人像是被抽走了脊梁骨般的顺着坐席跌坐下去,背部的衣被已被惊吓出来的冷汗完全浸透;好险!如非风老儿的那一声当头棒喝,只怕……他没敢再继续想下,那绝对是成千上万的族人躺在血泊中的景象。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