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玄武裂天 正文 第五百五十章连连喷血的高阶器王

正文 第五百五十章连连喷血的高阶器王

目录:玄武裂天| 作者:蓝庭| 类别:玄幻魔法

    ♂

    这一剑之威,足可轻易地劈开一块坚岩,按理,一在这雷霆般的一斩之下,倾刻间便会被劈裂开来。

    出人意料的是,这块幽黑如墨的玄金之铁,看上去似乎仍然完整无损的样子,只幽光闪烁了一下,甚至在上面看不见一絲被斩劈过的裂痕。

    哐啷!在一片死一般的沉寂中,传岀了一声有物坠地的"哐啷"脆响之声,埸上所有的目光随声望去,俱皆双眼外突,大张着嘴,透出一片惊愕之色。

    而这一声碎心的"哐啷"之声,却是清晰地传自白衣老者所站立的位置,更让人惊颤的他手中握着的短剑,竟然只剩下一段剑柄,整个短剑的剑体已脱离剑柄,坠落在坚硬的地面,轻跳了几下,弹闪着血红色的幽光。

    有目共睹,这绝对是白衣老者倾力的雷霆一斩,没有一星半水份,立在一旁的那位器王更是面带惊色,这把王级短剑器算得上是他的一件得意的杰作,就算是同等品级的器刃抗衡,也不至会被在一击之下彻底的折损断裂,没想到竟会如此轻易的毁在这块不起眼的,幽黑如墨的玄金之铁上。一时间,揪心肉痛之情溢于言表。

    "王级剑器居然毁了,这是一块怎样的试器,竟会如此坚韧,难以撼动分毫?"

    "只怕就是十品帝级剑器倾力的斩劈,也不会留下多深的痕迹?"

    这个结果,似乎早已在这位主特人的意料之中,他的神态看上去尤其的平静,找不到一情绪波动的表现,只是对那主动上埸的器王做了一个表示遗憾的手势,毕竟毁了一把价值不菲的王级剑器,换作谁不可能无动于衷不是。那位器王阴沉着脸,沮丧万分走下埸,一路嘴里都在不断地嘀咕着什么,像个怨妇似的。

    主持人对着他的背影,深表同情地耸了耸肩,而后将目光种那白须高阶器王,十分认真严肃地言道:"两位器帝对这的评价很高,你老不妨也出手试一试,看这无限接近帝级的阴阳双股器刃,是否能这块幽黑如墨的玄金之铁之上,留下一星半痕迹?不过,得事先知会你老≯☆≯☆≯☆≯☆,一声,一旦决定试器,便很可能还会出现器刃折损毁坏的情况。"!

    "多谢提醒!老夫对这"死神之手,阴阳双股箭"有足够的信心,虽不敢能洞穿这块试器石,但,如在上面留下一道划痕,应该还是可以做到的。呵呵!"长须高阶器王抚须呵呵一笑,神态间充满了不尽的自信。

    "你老不必刻意勉强为之,此刻若是选择放弃,毕竟刚才的一幕,在座的都是有目共睹,没人会表示不满和在暗中指指。"主持人的这番话,不知是心存善意的奉劝,还是有意在暗中煽风火,似有推波助澜之嫌;"你老执意想要试器?"

    "呵呵!多无益,老夫一旦确定了的事,就算是天塌地陷也不会有所改变。"长须高阶器王孤傲地昂首抚须一笑,不待这位主持人继续唠叨下去,已将手中的那只"死神之手,阴阳双股箭"递给了另一位白衣老者。

    这只"阴阳双股剑"唯有八寸长短,手指粗般大,可以隐于人手的掌心之中而不易被人所觉,箭身通体泛着银白色光华,看上去晶莹如雪,一旦将体内玄力注入其中,倾刻便会变得一片空体透明,如不留意,很难发现它的真实存在。

    "死神之手。阴阳双股箭",其锋利可以穿透金精玄铁,几乎已达到无坚不摧的程度,就算乾坤境尊者的存在,一旦被其射中,也会被轻易地撕开护体的玄力气罩,必遭重创。

    更可怕的是此箭器能够在黑夜和白天之中自由的转换颜色,且箭出悄无声息,如同死神之手一般。若在白天发射此箭器,整个箭体会变通体透明,仿佛已和日光融为一体,难分彼此,令人根本难以觉觉。如在暗夜发射此箭器,便会瞬间转换成漆黑如墨的颜色,让人防不胜防。

    如没听见那位白衣老者口中发出的一声低沉的轻喝,任谁都不会发现"死神之手,阴阳双股箭"已经悄无声息从他手掌心中绽射而出,几乎已完全和大殿中的光线融成了一体,只怕在埸中的所有人中,除了陆随风之外,根本没人能发现这只箭器的存在,包括炼制此器的长须高阶器王,以及发射此器的白衣老者,同样看不见这只箭器的运行轨迹。

    噗!沉寂的空气中突然传出一声轻微的炸响,这是箭器撞击玄金之铁发出的声音,沉闷而惊心,因为没人看见撞击的过程,一蓬精光像烟花般炫目的绽射开来,充满了每个人的目光视线。

    "这怎么可能……"那位长须高阶器王第一时间冲向那块玄金之铁,但见那幽黑如墨的试器石闪射着淡淡的幽光,通体上下仍然光滑如旧,没有一絲一毫被破损的迹象,甚至连一的划痕都找不出来。

    更令人骇人惊叹的是,现场竟然完全失去了那只"死神之手。阴阳双股箭"的踪迹,像是在突然间凭空消失了一般,唯只见块玄金之铁的四周散落着无数颗粒碎屑状的晶莹物体。

    是什么样的力量,让一件无限接近帝的箭器在一击之下竟然炸裂成颗粒碎屑状,而这块幽黑如墨的试器石,又是一种怎样的存在,居然在如此犀利的撞击下仍旧毫发不损。

    噗!一口鲜血从长须高阶器王的嘴中喷射而出,及胸的长须瞬间被染红,高大的身形一阵摇晃,一旁的白衣老者见状,伸手扶了他一把,这种情形下,换着谁都会惊怒攻心,喷血仰天倒下。

    且不这件"死神之手,阴阳双股箭"本身的价值,几乎可列为有价无市范畴,主要是它的存在象征着炼制者在器师界中的位置,能令其上器王第一人的璀璨光环,至尊的荣誉,更高的权限将会集于一身,令人无限仰视。

    而这无尽美好的一切,只在一声轻微沉闷的炸裂声中,瞬间化为颗粒碎屑,一切的辉煌都在得而复失中灰飞烟灭,无情的现实残酷到足以令人喷血倒下。

    这一幕,引来埸下的一片惊嘘之声,有叹息感慨,有幸灾乐祸的冷嘲热讽,每个人的心思各异,所表现的情绪自然不尽相同。?

    世事如棋,瞬息万变,上一刻还端坐云层之上,下一秒已坠入泥潭,这种突如其来的巨大落差,很少有人能泰然自若,无动于衷。

    "这"死神之手,阴阳双股箭"虽然不同凡响,但毕竟还是未经受住这试器石的检验,不过今日虽毁了,来日可以再炼制,但精血喷多了,却是十年八年都补不回来。所以,你老此时须尽可能节哀才是!"主持人的这话不知劝告宽慰,还是在刻意进一步刺激那位身心已饱受摧残的长须高阶器王。

    这些一向高高在上的存在,往昔都沉浸在一片敬仰赞掦声中,何曾遭遇过这种比死爹娘还要惨痛的的境地,顿觉心肌一阵绞痛,一股滚烫的液体禁不住从胸腔湧向喉头。

    噗!一蓬腥红的鲜血,再度难以抑制地从长须高阶器王的口中喷射而出,血雨飞洒中,两眼朝上一翻,轰然仰面向后直挺挺地倒下。

    "切!一位器王级的至尊存在,承受力居然如此差劲,简直就名不符实,实为一众器王的耻辱。"埸中的许多人皆嘎之以鼻,纷纷不屑地鄙视出声。

    此时,很快有人将那位惊怒攻心而两度喷血倒的长须高阶器王抬了下去。这戏剧性的埸面,多少有些令人啼笑皆非的悲剧成份。总之,两次王级器刃试器的结果,皆以失败而告终。

    而这一切都在向众人证明一件无不争辦的事,那就是这块玄金之铁的坚韧和不凡。至少王级的器刃难对其撼到分毫,至于帝级的器刃是否会在上面留下划痕,那就不得而知了?

    之前所发生的这一切,只不过都是主持人在刻意进行的铺垫而已,其最终的目的,醉翁之意在于对两位器帝认定的镇殿"灵器",也就这一双"龙凤紫金剑",下一刻,将当众进行验证。

    同样是这块幽黑如墨的玄金之铁,曾在之前的弹指间,便轻易地毁损了两件王级器刃,而其本身却没有一絲一毫的损坏,甚至连一浅表的划痕都没在上面留下。

    此刻,埸上的两位白衣老者的手中已各持一剑,大殿中所有的人都同时收声,屏息敛气,再难出现死一般的沉寂氛围,无数目光视线凝聚在这一双仅有三尺长,又窄又薄,似若蝉翼般的器刃上。

    这块试器石的坚韧和不凡,在埸的所有人皆有目共睹,却不知在这一双薄如蝉翼的剑器斩劈之下会出现怎样的情形?虽不敢对两位器帝认定的镇殿"灵器"心存质疑,但,有些事必须经过真实不虚的验证之后,方能令天下人俯首信服莫拜。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