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玄武裂天 正文 第五百四十五章其中是不是有诈?

正文 第五百四十五章其中是不是有诈?

目录:玄武裂天| 作者:蓝庭| 类别:玄幻魔法

    ♂

    遇神杀神,遇魔斩魔,任何阻拦我前进的人,皆我脚下垫脚石。长须器王老者的眼神异常坚定,鼎炉之中的这死神之手,阴阳双股箭,必然会成功,不出则已,一出必将如虹贯日,艳阳夺目!

    ?? 高台上鼎炉发出强烈的爆鸣声。引起在埸所有人的阵阵惶恐嘘声,鼎炉之中如果这种发出爆鸣之声,通堂便是要炸炉的前兆。炸炉,对于注重名誉的炼器师来,简直比死了都还要可怕。

    然而,这位长须器王老王老者却一脸沉静如水,没有任何多余的想法。炼器一途,最基本的就是修心。炼器的过程之中,更是要心无杂念,将全部的心神都放在手掌之中的鼎炉之中,历经百炼,只求一器!

    在他的体内经过不断压缩的金红色火焰疯狂的灌输到鼎炉之中,刹那之间,炽烈的温度骤然之间提高??,一团团的青烟从鼎炉当中升起,两股完全不同属性的能量,开始相互融合起来!

    ?? 在场的所有人全都带着一脸紧张的目光看向炽焰青烟滚滚的鼎炉,炉鼎炉那一刹那爆发出来的威势,让人感到一种极度的惶恐和不安,甚至嗅到了异常危险的味道。

    长须器王老者的脸上出现一丝动容,手掌微动,一股庞大的玄力注入其中,狠狠拍在了炉鼎盖之上,在一刹那之间,一股强劲的力量将鼎炉稳定下来。嘴角轻喝:“起!”??刹那之间,炉鼎盖骤然之间打开,猛然迸发一道刹那之间的光华!一道属于帝级的器刃的光芒从炉子之中迸发出来。

    一声器刃成形的器鸣声猛然之间传出,令所有人的脸色都一变,两种完全相异的能量融合,令面前的鼎炉接近于爆 鼎炉颤抖变得更为猛然和激烈,此刻已经别想压住那股冲击到四处的力量;"??以他现在的能力,却无法控制住鼎炉发出的这种颤抖,就算是我,也要费功夫。怕是这个要炸炉了!”陆随风的喃喃自语的话音刚落,

    尽管长须器王老者拼命压制鼎炉之中的能量,但是这种能量的融合,发出的威势实在的太过庞大了,在一瞬间,49494949,一道绚丽夺目的光芒从鼎炉之中发出。

    轰!大殿内突然爆出一阵轰然震响, 炸响声来自长须器王老者的那座高台之上, 紧接着便见一团炽烈的红光冲天而起,四溢的能量顿时让周围的空气一荡,发出阵阵的黑烟。

    炸炉了!在坐的几乎都是炼器的行家老手,第一时间已判断出发生了什么状况,纷纷迅速的蹲身卧地,以免遭遇爆炸冲击波的秧及自身。

    炸炉的可怕和恐怖,人人皆知。更何况是器王的炉鼎爆炸,其威力更是成倍增长,十米之内绝不会存在完整的物体。几乎可以肯定高台上的两人巳经遭遇了不测,只能在一片废墟中找到一些碎骨肉泥。想想都令人惊悚颤栗。

    但,意外的是这种可怕的状况并未发生,红光冲起的刹那,虚空中骤然呈出一道碧蓝的光罩,其间似有水波荡漾,瞬间便将冲天而起的炽烈红光包裹在其中。碧蓝光罩复盖住整个高台,没有一絲一缕的红光外泄奔射。

    片刻之后,红光消隐,碧蓝光罩也随之消失。令人震撼骇然的一幕出现了,整个长须器王老者所在高台竟然在这一声爆炸中彻底的消失了,只剩下一堆碎石尘土。

    那高台上的器王和那白衣老者那里去了,难不成也像这座高台一般,被炸成了碎骨肉泥?

    "果然被你这子不幸言中了,否则,后果当真不敢设想。"陆随风高台上的白衣老者不甚唏嘘地惊叹道,睁开一直垂闭着的双目,抬头望向大殿的穹,数十米高的空中竟然悬浮着两道人影,正在缓缓地向下降落。

    哗!全埸响起一片惊嘘声,奇迹发生了!高台上的两人竟然还活着,看上去像是安然无羔,而且毫发未损。在如此恐怖的大爆炸中,还能完好无损的逃出升天,简直不可思议。

    远远望去,但见高空中的白衣老者舒臂悬空抓着一人的后衣领,被??之人不猜都知道,定是那位高台炸炉的器王了。

    若非陆随风事前的警示,若非那一位白衣老者有着高度的警觉,快速敏捷的临埸应变,只怕此刻不仅仅是摊塌一座高台那么简单了。

    ??一股巨大的烟尘升起,将整个大殿弥漫。在场外发出阵阵的嘘声,有的是发现出冷笑,有的是充满了惋惜。

    炸炉意味着什么?绝对的炼器失败,那些下了大注人更是纷纷发出愤怒的诅咒之声,有人甚至连人家的祖宗八代都掀出来肆意的溅踏"

    被白衣老者带落地面的那位器王,此时巳是面无人色,整个身体仍在禁不住地簌簌发颤,与死神擦肩而过,望着被炸成一堆碎石粉屑的高台,再坚韧的神经也会被绷断几根。急功近利的趋使下,明知不可为而强行为之,险些酿成不可挽回的大祸,甚至造成大面积的伤亡流血惨案。此时的余悸和后怕令其全身发软,双腿禁不住的发抖。

    陆随风看到鼎炉不断的颤动,以他丰富的炼器经验,自然知道鼎炉之中的两种强悍的力量,已造成鼎炉升起如此巨大的反应,而以这位长须器王老者当下的实力,虽然经过不断的控制,但难度异常的大,根本无力把控这种暴动的局面。

    ……大殿内所有人的面容一僵,旋即震惊的看向烟尘之中。随着驱散的黑烟,缓缓的露出了那位器王的身形,多亏他身着的是一身黑袍,否则全身都将会被染成黑色。

    ??在他脸上,已经五颜六色一般,尤其是鼻尖,还带着黑色。目光看向场中的众人,咧嘴一笑,露出的一排有些发黄的牙齿,声音有些虚弱的道:“成!死神之手,阴阳双股箭!”

    ? 着,冲众人摊开手掌,一只银白色的利箭出现在他的掌中。带着一股炫目的光芒!看到晶莹炫目的光芒的出现,所有人的脸上的表情都刹那之间凝固。

    炼器都已经炸炉,竟然还能够成功?无论是场上的人,还是包厢内的两位至高无的器帝,这一刻都陷入了死一般的沉默,仿佛在这时刻时间都静止了一般。

    ?? 场上的人群中最先反应过来的,是那下了大赌注的人,之前还在将人家祖宗八代都掀出来肆意的溅踏。刹那之间,发出一阵巨大的喧哗声,声音之中虽然充满了质疑,但是也参杂着一些兴奋。??竟然在炸炉之后,还能够炼制成功,就堪称奇迹了!接着便是一阵如雷般的掌声,一波接着一波的响起。

    "怎么可能,已经炸炉了,怎么还可能炼制成功?其中是不是有诈?”风泰岳的脸上堆满了不信之色,身为一家之主的他虽不谙器道,但这最基本的普通常识还是知道的。

    彭家主听到这话,脸色变的无比的狰狞,怒目的瞥向风泰岳,恶狠狠的道:“风老儿,闭上你的臭嘴,在这器师塔中,有谁敢偷奸耍诈,届时自有两位器帝亲自鉴别,少在这里胡言生事。”身上的衣袍无风鼓荡,双拳狠狠的握紧。

    一埸势所难免的炸炉灾难,算是有惊无险的被平息了下来,至于炸炉后仍能炼制成功,的确是有史以来绝无仅的事,尽管所有人都亲眼目睹了那位长须器王,手掌中千真万确出现了一只银白色的利箭,此刻还闪射着晶莹眩目的光芒。

    但,每个人的脸上仍带着质疑的神色,是否真如风泰岳所的那般,其中可能有诈?不排除预先早已有所准备。只不过也只是一种猜测和质疑而已,这种事,自然休想瞒过两位器帝的法眼。

    在一阵充满了质疑的声音中,那位主持人拿着那只银白色的利箭,去而复返,再次神色端重地出现在大殿中央,一脸肃穆地朗声宣传道:"之前的炸炉,是由龙鳞,磐凤鲜血两种主要材料融合时,炉鼎不负重压而导致,此物且余温犹存,是器圣笔记之中记载的??主持人举起手中那只通体泛着银白色光华的利箭,屈指在箭身上轻弹了一下,发出一声清脆的颤响,箭音有若惊涛拍岸,汹涌滚荡,时而又似涓涓细流淌过石缝青草地,润物无声,却又杀气内敛……!

    "此器能够自由的在黑夜和白天之中转换颜色。箭出悄无声息!如同死神之手一般,悄悄带着任何需要的生命。经两位器帝的无上权威鉴定,属于无限接近帝级的器刃!"主持慎重地宣布道,权威性的鉴定,不容任何人质疑。

    炸炉之后,还能够炼制出无限接近帝级的器刃,简直堪称奇迹了!无数道的目光震撼地集中在那"死神之手,阴阳双股箭!??"上,无数人发出阵阵的惊嘘声。

    那位长须器王脸上出现了一副如释重负的笑容,而彭家主此时更是得意的一笑,将目光投向一旁的风泰岳和楚家主,嘴角冷冷的一笑,眼神之中,不出的狂妄融入其中。

    ??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