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玄武裂天 正文 第五百四十二章器宗对器王

正文 第五百四十二章器宗对器王

目录:玄武裂天| 作者:蓝庭| 类别:玄幻魔法

    ♂

    "这可怎么办?"风,楚两位家主这才意识到事态的严重性,但,当下的局面已势成骑虎,看这两位器王一脸的沮丧无奈之相,像是害怕承受输局后果,决定放弃了。

    望着两位家主投来的目光,充满了焦虑和救助的神色,陆随风似乎早知道会出现这种状况,耸了耸肩,带着玩味的口吻道:"两位家主用这种眼神望着我,不会是想让我临时上埸顶雷吧?站在上面的可是一位高阶器王啊!"

    "看来我俩的猜测没错,陆公子果然还是一位深藏不露炼器高手。"风泰岳肃然地出声道。

    "哦,何以见得?"这次轮到陆随风大感惊诧了。

    "我风,楚两家一直都在按照公子的暗中谋划行事,在与彭家的交锋中,可谓步步占尽先机,几乎已将其逼到了悬崖边上,按理说,彭家最后抛出的这个赌局中,早就隐着这枚足以改变全局的锋利棋子,公子却像是事前早巳知晓,却没有即时的出提醒或阻止,那就说明公子心中也早已有应对策。"风泰岳不愧是一家主,面对困境危局仍不乱方寸,保持着清晰的判断力。

    "而公子这一派淡定从容的姿态,也在无形中出卖了自己。"楚家主补充地道:"以公子的睿智,似乎早已料到两位器王会临埸害怕有所担当,而畏缩的打退堂鼓。那公子接下来的应对之??又是什么?答案似乎已经呼之欲出。"

    "是啊!如换作别人,这种天马行空的推测简直荒唐致极,但……"风泰岳没有说下去,以他这些时日来对陆随风的认知和了解,对自己的这番推论充满了信心。

    "两位家主话到说到了这个份上,看来我这点三脚猫的炼器道行,不硬着头皮上去折腾一番,是园不了这个埸的了。"陆随风淡淡地笑道,在他脸上看不到一点紧张不安的情绪;"一下将风,楚两家的命运一下交到我的手中,真心的感觉有些压力山大。"

    "呵呵!陆公子即然出埸,彭家这孤注一掷的赌局,只怕不能再稳操卷了。"楚家主和陆随风经历了许多生死凶险,知道这位年轻人深不可测,算无遗漏的手段,如无必胜的把握,避之唯恐不及,又岂会轻易出埸。

    "这……两位家主不会是想让这小子出埸吧?"三人的对话落在两位器王的耳中,有若惊雷击顶般的大惊失色,直疑这两位家主是不是脑子断了一根筋,否则怎会做出如此疯狂的愚蠢之举动来。连他们堂堂的中阶器王都没点勇气登台,这小子那来的胆,莫不成还傻傻地将自己当作"器帝"了。

    "二老即不愿出埸,更何况上去了也是有输无赢的局,还不如让这位陆公子上去赌一把,不定还会发生惊人的变数。"楚家主讳莫如深地笑道,神色间透出一种莫名的神秘感。

    疯了!这两位家主的脑子一起出了问题,老神在在的,到了这种时候,还在故弄什么玄虚?两器王惊诧望着风,楚二人,满脸皆是不可思议之色。

    如在规定的时间内,风,楚两家再无人登台,这埸器王生死挑战赛,便会被视为主动弃权,按规定,主动弃权,就意味着一律被判为输局。

    就在主持人准备宣布结果的时候,埸上出现一片不小的骚动,几乎每个人的脸上都露出了一种愕然惊诧的神情,另一座高台上不知什么时候,突然出现了一个看上去实在年轻得一塌糊涂的小子,一袭青衫,齐肩的长发十分随意地向后束起,给人一种清雅而飘逸的感觉,浑身上下充满了浓浓的书卷味。

    "你有看见这小子是怎么上去的?"有人还揉着眼,疑是自己眼睛出现了幻觉。

    "这可是器王生死挑战赛呀!这小子发什么神经,跑上去干嘛?护卫呢……那里去了?"

    "不会是风,楚两家选派出来的吧?不对,这世上那来这么年轻的器王?"

    主持人抬头望向高台上的陆随风,脸上带着迷惑之色,而后突然出声斥道:"你这小子是什么人?还不赶快滚下来,那里岂有你的立足之地!"

    "呵呵!不好意思,本公子是风,楚两家选派出来的选手,你认为可有资格站在这里?"陆随风淡淡地出声道,声音不太,却是全埸之人清晰可闻。

    顿时引来了一片惊嘘议论之声,这风,楚两家在弄什么玄虚,竟然派出这样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子来对抗器王,这摆明了是在自取其辱,更何况这小子怎么看都不像是一块炼器的料……

    "你小子炼过器?"主持语带戏谑地出声问道。

    "当然!否则,那有的勇气代表风,楚两家站在这里,试问如没有足够自信和相应的实力,谁有胆登上这座高台?"陆随风挺了挺腰背,看上去大有故弄玄虚之嫌。

    "如此说来,你也应该是一位器王了,我怎从没听说过器王之中有你这号人物?"那位主持毫不掩饰地露出鄙夷不屑之色。

    "器王么,那到不是,不过也差不离。"陆随风淡笑地回应道,说出来的话让人一时间有些理解不过来。

    "差不离是什么意思?"主持真的听得有点迷糊,却也问到了点子上。

    "这都听不明白,差不离就是稍弱一点的意思。"陆随风手一掦,亮出一枚器宗标志的勋章,顿时引来了埸上的一片唏嘘声。

    "切!一个小小的器宗也敢向堂堂的至尊器王叫板,简直狂妄致极,不知死活。"

    "啧啧!当真是初生牛犊不畏虎,不过这份胆魄和豪气,倒也令人惊嘘狂叹,至少在埸中人没人能做到。"

    "这不是在宝器阁中试剑的那小子么!有意思,看来真是有好戏看了。"坐席上的一位白须器王玩味地出声道,想起自己的八品红玉剑,被一柄五品垃圾剑器轻易折断的那一幕,时至今日仍耿耿于怀。

    "果然是这小子,当初五品对八品的亊都做得出来,器宗抗衡器王之举想必更加精彩了。这小子出手便有惊人之举,玩的就是让人心跳的游戏,实在令人期待呀!"坐在白须器王身侧的另一位中年模样的器王,眼中闪着光,同样沒忘记自己的那柄八品中阶的碧泉刀,被一把地摊货般的五品刀器震毁的情景。

    "天下之大,无奇不有,什么事都可能发生。有没有兴趣联手开个盘口,让大家下个注,赌一赌最终的比拼结果。"那位白须器王捋了捋胡须,对身侧的那位中年器王饶有兴趣地言道。

    "嗯!想法不错,器宗对器王的盘口,一比五十,绝对的刺激,足够让人热血沸腾。"两位器王对视了一眼,彼此透出会心的一笑。随即征询了一下主持人的意思,这种事并不影响接下来的比赛,而且埸下开设盘口也无违规之嫌,人生何处不沾了赌字,否则这世界也太平淡无趣了,可以说人遇事的每一次选择都离不这个"赌"字。

    "呵呵!诸位,器之一道的规则,可谓是玄奥无比,不到最后一刻,仍充满着无尽的悬念和变数。所以,老夫二人联手在此开个盘口,助助兴……"

    有这种好事?器宗对器王,谁都知道该如何下注,简直有点天上掉馅饼的感觉,在坐的没有一个是吃素的货,省油的灯,这种稳赢不输的赌局,岂有轻易放过之理,狠不得一下将家当全押下去,赢他个坛满罐满。只可惜盘口设了底线,一千万起步,十亿封顶。

    接下来,大殿内出现了上百人排队下注的壮观景象,只不过都是有身份的大人物,没人喧哗哄闹,始终保持着应有礼数和气度,在一片寂然中默默地完成一桩桩下注过程。

    开盘口的两位器王,一个忙着不停地执笔记录着每个人下注的数目,一个数金卡数到手发酸,下注的总金额巳过了上千亿,手不数到发酸才是怪事。

    可以想象在座的这一百来位大人物,自然没一个会看好那位器宗小子了,所有人几乎都将十亿的上限满注全押在那位高阶器王的身上,坐在埸每个人物都是十足的冷酷狠角色,只要抓住机会,没人会心慈手软,管你他妈是谁。

    大殿内的那间唯一的包厢中,不并十分宽敞,摆设也很简单,龙椅凤位各一张,另外唯有一张专供品香茗用的特制桌子,一壶香茗,两副杯具。一廉轻沙低垂。

    "师兄怎样看?一个器宗小子敢直面高阶器王,未免也太过嚣张了,这个时候还显得如此淡然轻松,像是根本没将这些老傢伙放在眼里。难道他真自信到可以忽视器王的程度?"大殿包厢内的轻纱后,透出一缕淡淡的幽香,这种独特的气味通常都出自女人的身上。闻香识女,从这高贵清雅的幽香中,大致可推测出这包厢中女子的身份地位和品味。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