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玄武裂天 正文 第五百四十一章一个输字了得

正文 第五百四十一章一个输字了得

目录:玄武裂天| 作者:蓝庭| 类别:玄幻魔法

    ♂

    殿内的最高处设有一座玲珑精致的包厢,看上去尤为醒目,也是整个殿内内唯一的一座包厢,众人不用猜都知道,那是两位"器帝"的专属观赛区域,包厢敞开的部位也有一廉轻纱遮掩住,令人无法看清其内的虚实。

    在整个器师城,包括所有的器王在内,从没人见过两位至高无上的器帝真面目,只知道这座器师城真正的撑控者,是一男一女两位器帝,其余的一概不知。

    通常这些立在峰颠上的存在,永远都会保持一份不为人知的神秘。纵算是对面相立,也未必相识。至于为什么?似乎从未有人去探究个这问题,也没人敢去探究,好奇心会害死人的。

    大殿内显得异常地安静,几乎没人会稍稍高声喧哗,有些人巳有很久未见,也只是远远地挥挥手,抱抱拳,算是打过招呼,表示问候,至多是偶尔有人压低嗓音小声的议论几句,整个氛围显得十分肃穆庄重。

    器王以上的争锋,抗衡,不设任何评委,皆由两位丹帝亲自到埸鉴定审核,更何况是器王这个层面的顶级赛事,除了器帝之外,谁有资格敢加以鉴定评判。当然,诸如此类的顶级赛事可谓是少之又少,用罕见来形容也绝不为过,百年来,一个巴掌都数得过来。

    当!

    一声悠扬悦耳的钟声响起,令人心神为之一荡,纷纷敛息收声,钟声过后,上百人的大殿中,竟然静得几乎落针可闻。

    中央赛区的两座高台前,不知什么时候,分别各立着一位身着一袭白衣的老者,看上去肌肤如婴,一派道骨仙风的模样,且气息内敛,更给人一种平实无华,却又蕴含着几分超然物处,返朴归真的空灵意韵。

    在埸之人几乎都拥有乾坤境的修为,却无一人能看透这两位白衣老者的实力境界,更不知道为何会突然出现在赛场中央?而且,像是每一人在守护一座高台,或者说是监督,谨防在比赛的过程中会出现什么不轨的行为。

    只不过,这些都是无端的猜测而已,当今之世上,又怎会有人敢在两位器帝的法眼之下,行那违反比规则的不轨之举。

    事实上,此举的主要目的,意在防患于未然。器王级兵刃的炼制,风险极大,一旦发生炸炉爆器的境况,其威力之大,只怕连这座大殿都极可能会被掀去一半。

    尤其在这种器王级争锋抗衡上,不排除有人或许会急功近利的越级炼制一些十分危险的器刃,这种可能绝对存在。而这种惨剧,也曾有发生过,在器师总殿内是绝不允许发生的。

    所以,为防万一,才特意派遣这些具有乾坤境修为的尊者,前来为每个器王的炼器护法,一旦发生意外的变故与不测,这些白衣老者有足够的能力,在第一时间,将一切祸患灭杀在初始阶段,以确保整个大殿的安然无恙。这些防患未然的安排,没必要向众人多作解释,唯恐引起一些不必要的惶恐和不安。

    二位白衣老者的的突然出现,的确引起了众人的疑惑之心,大殿内顿时传出了一片低低的猜测议论声。这时,一位气宇轩昂的大赛主持人出现在赛埸中央,朗声的宣布;"此次的器王生死挑战赛,正式开始!"主持人目光如电的环视着全埸,所有的议论声随之消隐沉寂下来。

    "比赛的规则很简单,每人只有五个时辰的炼器时间,必须在规定的时限内完成全部的炼器过程,愈越时限者,一律被视为自动出局,所炼制的器刃也同时失去了鉴定的资格。另外,希望各位器王量力而行,千万别以身涉险,造成难以弥补的祸端。言尽于此,不知各位是否还有异议?"主持人的目光扫视着全埸,充满着询问的神色。

    埸下众人一片默然,至于所谓的异议,纯属废话!难道有异议就能轻易撼动规定?

    两位白衣老者,身形一闪,出现在各自负责的高台上。主持人见状,没再有过多的赘述,稍稍提高音调庄重的宣布;"器王生死挑战赛,现在开始!请参赛的器王上台!"

    主持人的话音刚落,一位身着华袍,两鬓斑白,一缕长须及胸的老者,在众人的目光视线中一步三摇,气宇不凡地走上高台,手抚长须,睥睨一切地扫视全埸,目光最后落在风,楚两家的坐席上,语带戏谑地出声道:"孔兄,吴老弟,你二人可商议好了?事实上,无论你二人让上台来,其结果都不会有多大差别。"

    这位长须老者是彭家的那位器王,拥有王级高阶炼器实力,而风,两家的孔姓,吴姓两位器王,却只有王级中阶的炼器实力,相形之下弱了不是一点,而是落了一个层次,对方在两人面前自然有嚣张不屑的资格。

    孔两位器王未上埸,便已失去了往昔的清傲和自信,完全一副心气低落的沮丧模样,似乎连上去搏一搏的勇气都提不起来。如果是将军在战埸上,这叫做未战先怯阵,甚至想临阵脱逃。

    只不过,这种埸面的出现,似乎早已在陆随风的预料之中,如换作自己,双方的实力悬殊摆在那里,而且还背负着压力山大的责任,自然没人愿意去做这必输无疑的出头鸟。

    全埸上百双眼睛静静地投射在这两位器王的身上,疑惑着怎迟迟没见动静?唯有那些知晓其中实情的人,心中冷哼不已,拭目静待着这两位器王中的那位敢上台争锋。

    这可是一埸器王间的生死挑战赛,不管愿不愿意,猜拳也好,拈阄也罢,最终还须得有一人上去台不是。更何况,今次的这阵仗,连常年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器帝也亲临塔中,从那精致包厢中的轻纱后,隐约可见两位器帝朦胧的身影。

    "这个……孔老,吴老,不知两位是否决定由谁上埸?"风泰岳见这两位器王在这紧要关头,竟然双双垂眉闭目,没一点要出埸的意思,心中顿觉情形有些妙,不由焦虑的出声询问道。

    "二老像是有什么顾虑?"楚家主见状,猜测地问道。

    "你们本就不该应下这埸毫无胜算的生死挑战赛,完全是在自掘坟墓,自取其辱而已。"孔姓的器王轻叹出声,语气中带着报怨的意思。

    "嗯,此话怎讲?双方都是至尊级的器王,胜负之数至少各占一半,怎可能毫无胜算?"风泰岳有些迷惑不解,在他的心目中,这些至尊级的器王平时都是自视孤傲不凡,何曾见过这般低调,如此自我贬轻,完全没一点往日自信满满的风彩。

    "这位大人说得一点没错!两位家主像是被一埸小胜冲昏了头脑,这才盲目地接下了彭家的这个赌局。"陆随风直言不讳地出声道;"虽然双方都是至尊级的器王,但器王之间却同样分有着等级上的差别,而此刻站在高台上的那位彭家器王,绝对是没一点水份的高阶器王……"

    孔,吴两位器王闻言,彼此面面相观,带着一脸恼怒之色,怎奈势不如人,两人不管谁上去都毫无半分胜算可言,更何况,这并非器王之间的普通比试争锋,而是关系着风,楚两家未来命运的生死挑战赛,一旦输局的结果简直不敢设想。

    "高阶器王?这怎么可能?"风泰岳闻言,脸色顿时色变,他相信这位陆公子不会无的放矢地信口胡诌,但,据他以往所掌握的信息,彭家这位器王也只是中阶而已,什么时候一下就变成了高阶?

    "陆公子这是猜测的吧?"楚家主脸上带着不信之色,只不过短短数年时间,彭家这位器王怎可能会晋级为高阶?到了这个层面,就算十年二十年,想要有所精进都非易事。

    "你们所知道的都已经是陈年的信息了,否则,这两位大人也不会如此心气低落,连上台搏一搏的勇气都没有。当然,换谁上去都是一个输字了得,至多也就折损些颜面,遭人讥讽嘲笑几句而已。关健是背负着两大家族未来的命运,这份重压可就不是谁都能扛得住的了。"陆随风的这席像是说到了这两位器王的心坎上。

    两位器王闻禁不住微微叩首,可谓是一语道破了他们眼下进退维谷的困境,真不知接下来该怎样做?埸上已经有人在不耐地发声摧促了,但滋事体实在太过重大,两人低声的争执了数声,似乎并没有得出结果,而后又恢复了垂眉闭目的状态。

    "这可怎么办?"风,楚两位家主这才意识到事态的严重性,但,当下的局面已势成骑虎,看这两位器王一脸的沮丧无奈之相,像是害怕承受输局后果,决定放弃了。

    望着两位家主投来的目光,充满了焦虑和救助的神色,陆随风似乎早知道会出现这种状况,耸了耸肩,带着玩味的口吻"两位家主用这种眼神望着我,不会是想让我临时上埸顶雷吧?站在上面的可是一位高阶器王啊!"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