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玄武裂天 正文 第五百三十九章器师塔

正文 第五百三十九章器师塔

目录:玄武裂天| 作者:蓝庭| 类别:玄幻魔法

    ♂

    "说!东西到底在何处?否则,我会让你亲眼目睹这两女被当埸剥光衣衫的美妙埸景,接下来,这里的每一个人都会轮留的上一回……咳咳!当然是由我先拔头筹了。"面罩下的一双眼睛在两女的身上来回的扫视,尤其盯着紫燕高耸的酥胸,还能听见呑咽口水的"咕咚"声。

    "畜生啊!一群畜生。"陆随风眼中闪过一抹森冷的杀机,碰触了逆鳞,这条小巷中所有的黑衣人将无一能生离此地。见两女巳要发彪暴走了,赶紧向两女递了一个眼色,示意其沉住气,随装出一副被逼无奈的神情;"我……我巳将东西寄放在了天品晶石坊了!"

    "什么?"黑衣人闻言大感意处的全身一震,就在一震微楞之际,陆随风身后的两女身形一闪间,骤然失去了踪影。下一刻,两边房舍的高墙上便传出一阵凄厉的惨呼声,小巷的上空忽然呈现出一片红光,大蓬的血雨瞬间倾泄而下,不时还有残肢断臂四溅纷坠。

    位于地面的一众黑衣人惊觉时,兵刃正欲出鞘,陆随风的身形巳骤然化作无数道青色的人影,似若幽灵般的一下切入这些黑衣人中,青影所经之处,皆有一抹流星般飞逝的精光划过。倘有几位黑衣人反应还算敏捷,巳迅速地挥刀斩向青影,刀芒劈过青影顿然破碎开来。心下方喜,便觉候头一凉,似觉自己的身体上有液体渗出,伸手一摸;血!随即扔下兵刃,双手捂住脖子……

    一连串兵刃坠地声此起彼伏,哐啷哐啷之声不绝于耳。一个,二个,三个……整整三十八个黑衣人,只在片刻之间,几乎以同样的姿态,双手捂住颈部,缓缓弯曲下身子,左歪右斜倒了下去。小巷中,一下呈现出无数盈红的血水,在小巷的街道上汩汩流淌。

    此时紫燕和青凤,以最快的速度清理完那些隐伏在高墙之上的黑衣人箭手,重新回到地面时,巳寻不到一个可虐杀的对象。

    陆随风的三十二道残象几乎在同时启动,到了他这个境界层次,每一道残象都能以虚拟实,杀人于无形,等同三十二个陆随风同时出手。

    呼吸间,小巷中唯剩下那位的那位嚣张无比的黑衣人,还愣愣地立着,巳被眼前的这一幕惊得魂不守舍,呆若木鸡。这批黑衣人并非寻常的土鸡狗,最不济的都有破虚境初阶的修为,其间甚至还有乾坤境的尊者隐于其中。

    如此强悍的阵容,竟被一个看上去文弱不堪的年轻人在眨眨眼的功夫,集体瞬杀。再坚韧的心智也难以承受,就算崩断几根神经也无可厚非。

    呼!还剩一个。青凤重重吐了气,纤手一掦,风索巳将对方牢牢的捆定。没错!正是那个口口声声要剥光自己衣衫的那位黑衣人。凤目中杀气蒸腾,青辉点点闪动;啪!一记闷声脆响,罩面的黑巾应声变成一片碎屑飘洒。

    那位黑衣人的脸呈现在阳光下,唯见半边脸上印着一只纤小的掌印,突起在肌肤表面之上,隆起老高。

    陆随风怜悯地看了这廝一眼,而后转过身去,轻轻牵着紫燕的小手朝着小巷深处径自行去,身后不断传出渗人的惨呼声,那绝对是一种来灵魂深处的生不如死的凄厉呼唤。

    ……

    近午时分,烈阳高悬,炽热如火的光照把树叶都烤晒得卷缩了起来,隐在枝叶间的知了扯着嗓门叽喳个不停,令闷热的天气更添上了几烦躁的气氛。

    尽管新的一天或许只是昨天的重复,或许会发生许多令人意想不到的事,谁知道?总之,未知的东西才会充满着神秘,充满着无尽的悬念,令人患得患失的充着期待……

    三三两两的人流,也步也趋地朝着器师总殿内的一处悬崖峭壁之上行去,一个个尽是锦衣华服,这些看上去年龄各异的人,举手投足间或多或少都带着淡淡的威压,更显示出一种清高不凡的傲视之态。

    "器王"生死挑战赛的地点设在器师总殿的重地"器师塔"内,但能有幸亲眼见证这埸旷古烁今的器王生死挑战赛的,绝不会超过百人。

    近百人陆续地聚于悬崖峰顶之上,出现在众人面前的却是一道深不见底的悬崖峭壁,一片轻烟雾气迷蒙……

    "器师塔在那里?"所有人都在四下眺望探视,心中充满了迷惑。

    "诸位,请跟随老夫走!"一位看上去童颜鹤发的老者,像是知道众人心中的疑惑,口中朗笑出声,一枚淡蓝色的符令出在他的手中,而后抛向崖下的轻烟雾气之中。

    那枚淡蓝色的符令抛出去后,迎风而长,前方的深渊之中,蓦地迸发出一蓬耀眼眩目的蓝色光华,似若一轮蓝色的烈日,在所有人震撼惊诧的目光中,那位童颜鹤发的老者却是举步踏出面前的悬崖边缘。

    "都随老夫走吧!"那位童颜鹤发的老者语音响起的同时,整个身体瞬间融入了蓝色的光华之中,随之便很快地消失在众人的目光视线里。

    "诸位无须惊惶,都跟着邱护法走,一个个的进入这蓝光中,不会有任何的危险出现。"人群中有人出声提示道 。

    众人闻言释然,纷纷有序地逐一跨出悬崖之外,而后迅速地被蓝光包裹住,消失不见。

    人人但觉一股强烈的眩晕感传递至大脑,意识出现了刹那的空白,等重新回转神来的时候,眼前已呈现出的景象,令所有人都膛目结舌震撼得连惊呼声都叫不出来。

    ……湛蓝的天空,如同水洗刷过的玻璃一般清澈惕透,飘浮的云团似若雪一般晶莹轻柔。碧空下是一片开阔空旷的原野,柔风和煦,掀动齐腰的不知名禾木野草,随风摇曵,青青草地上点涰着色彩各异的不名小花,散发出淡淡清香,空气中充满了一股清新甘甜的气息。

    小溪泉流潺潺淌过石缝青草地,叮咚作响,似若天外之音。再看那溪水泉流清澈可见水底下面鹅卵石的纹路,如同夜空中的繁星闪烁,每个人的眼里心中禁不住惊嘘长叹。

    众人的视线很快又被不远处山峰上的一座美轮美奂高塔所吸引,那是一座高达数十米,通体由黑色墨玉构筑而成的高塔,那磅礴浩然的气势让人禁不住的惊颤。

    这是一座耸入云天般的高塔,整个塔身笔直地插入天际,令人生出一种难以言表的震撼。

    陆随风无论是前世今生,也算得上是见多识广,但也被这座高塔的宏伟,磅礴浩然的气势给彻底的冲击震撼了。

    无数的名出大川虽然高耸云端,毕竟只是大自然的杰着,但,这座高塔并非天生而成,而是以力鬼斧神功般的建设而成。其给人的震撼意义远非大自然的景观所能取代,对人类而言,绝对称得上是一个神迹。

    "这里的灵气好浓郁呀!"有人口中异常惊诧的出声。

    众人闻言都试着运转体内的玄力,调动吸收这里的灵力,顿时感觉到恐怖的灵力波动,其浓郁的程度,几乎是外界一倍以上。人人的脸上带着惊喜之色,就如同在沙漠中突然发现了水源一样,每个人都疯狂而贪婪地吸取着。

    "呵呵!诸位暂时不用如此急着吸引这空气中的灵气,那器师塔中的灵气元素要比这里更加纯净和浓郁,无须这般猴急,有失仪态。"那位童颜鹤发老者的语音再度响起。

    话音落下,这老者的个人已化为了一道流光,直朝着不远的高塔飞掠而去。

    嗖嗖嗖!无数道人影紧跟随在老者的身后,同时向前方的山峰奔行……

    有资格前往器师塔的人,没一个是等闲之辈,陆随风从这些人身上传递出的气息,没一个是修为较弱的存在,感受到每一个都俱有乾坤境尊者的修为境界。

    风,楚两家,除了家主之外,也只有准备参加这次"生死挑战赛"的两位器王,有资格前往器师塔。陆随风的这个名额,也是两位家主执意力争来的。而彭家也只有彭家主,以及家族中那位参赛的器王两人前来。

    陆随风与风,楚两位家主,也随着众人很快地登上了这座山峰之上,眼前耸立着一座高约百米的巨塔,看上去古朴而苍老,塔身通体幽黑,像是用铁水浇铸而成,仿佛闪烁着金属的光泽。气势伟岸,磅礴,远远望去给人带来一种窒息的压迫感,让人生出莫名的敬畏。

    "器师塔"三个字在炽烈的光照下,耀眼生辉,陆随风的目光第一时间就被这烁烁闪亮的三个大字所吸引,神光视线刚一触及,天地间仿佛在刹那进入暗夜一般,四周所有的一切都在倾刻间不复存在,唯剩下"器师塔"三个闪射着眩目光华的大字,一种莫名的威压迎而来。

    塔下的的众人似乎都受到了这股莫名威压,有人顿觉心惊胆颤,有人神态晃忽额头冒汗,不少人的后背竟是一片湿漉漉的,已被冷汗浸透。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