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玄武裂天 正文 第五百三十七章又见精妙杀局

正文 第五百三十七章又见精妙杀局

目录:玄武裂天| 作者:蓝庭| 类别:玄幻魔法

    ♂

    当作在埸所有人的面,青凤抬起一只手,似乎毫无一点廉耻的觉悟,玉指呈爪状,缓缓地朝老者两袴之间的那那玩意探去,直吓得老者双手紧捂下身,惊怒得一脸潮红。

    "别……你……简直不是人!"老者惊颤地嘶吼出声,真的被这小丫头给打败了,跌坐在地的身子惶恐地向后缩,一副要彻底崩溃的模样。

    "你又说对了,本凤儿的确不是人,所以,没有不敢做的事。即然你敢如此嚣张的当了出头鸟,就要有被虐的觉悟。不过,你仍有选择……"青凤的玉爪又朝前悠悠地探去,离老者裤裆下的那玩意儿又近了许多。

    老者的脸色由潮红变为苍白,额头间的汗珠密布,他一向自视身份背景深厚,且本身修为也的确不凡,所以霸道惯了,而这种强取毫夺之事也干过不少,没想到有一天会一脚踢在铁板上,可谓是终日打雁,一朝反被雁啄。

    直到此时,在埸的许多人这才意识到自己犯了一个最低级的错误,试想一下,一个能在晶术打败赌晶界泰斗的人,仅凭运气是绝不可能的,而且还连连解出绝品的珍稀奇物,绝不是一般人可以做到的。

    更何况,一个能随手便拿出王级丹药来的人,又岂会是平凡之辈?怪只怪眼前的这一男二女,真的是太年轻了,年轻得让人心生嫉妒,而忽视了他们深不可测的来历背景,只是一味地生出对珍稀奇物的贪婪之心,人人意欲不择手段的据为己有。

    那位被人称之为袁阁主的老者悲痛欲绝的妥协了,他不再怀疑眼前这个无尽羞辱了自己的小姑娘,真的什么都能做得出来,包括揑爆自己裤裆下的那玩意,所以,他不加思索地从手指上取下了那枚戒子,心在滴血。

    "诸位,美女宝物当前,岂可失之交臂,不妨鼓足胆气上来赌了一把,偌能赢了本凤儿,人货双入怀。如果不幸输了,不用留下命来,只须和这老色狼一样,摘下手上的戒子即可。常言道,机遇和风险并存,天下绝没有免费的午餐。"青凤侃侃地出声道,话音很轻很柔,落在所有的耳中却似铁马金戈奔腾。

    良久,仍没见一位有胆魄的人走出来,围着的人群倒是微微地搔动了一下,而后自觉或不自觉地让开了一条道,陆随三人就上百双眼睛的注视下,闲庭信步般的从容离去。

    "哼!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那位器王华海啸望着三人离去的身影,阴沉的冷哼出声;"离开了这里,便是你等的死期!"随即朝着身边的一个身形彪悍的武者,低声的耳语了几句,直听得那武者连连点头,眼中透出杀气凶光。

    离开天品晶石坊时,已经是天色渐暗,日近黄昏,街头巷尾皆是人流往返勿勿,十分的拥挤不堪。

    陆随风三人却是尽可能地选择人流稀少偏静的小街小巷行走,因为一出了天品晶石坊便发现,有着无数双看不见的眼睛在暗中关注着他们的行踪,至于是什么人,或何种势力所为并不重要,不外都是冲着宝物而来,行的都是杀人掠货之举。

    之所以选偏静之处行走,是特意为这些暗中窥视之人制造袭杀的机会,不以身作饵,人海茫茫中的鱼儿怎会上钩。

    三人悠悠地拐进了一条小巷,小巷很窄,至多能让三人同时交错通过。小巷看上去也很幽深,七转八绕的都难见一个行走的路人。

    令人大感奇怪的是,眨眨眼的功夫,便忽然看见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太,颤颤巍巍地提着一筐鲜嫩的荔枝,叫卖着出现在前端的转弯处,嘶哑的叫卖声凄凄切切地回荡在幽寂的小巷中,令人徒生一种怜悯,忍不住想忙忙她,近前买上几斤鲜嫩的荔枝。

    陆随风三人见状,稍稍放缓了脚步,像许多拥有同情心的人一样望着颤颤巍巍的老太迎走来。

    紫燕的脸上尤然地露出一抹同情的神色,并未多想地掏出一把金币迎了上前,轻柔地出声道;"老人家!这筐荔枝我全要了。"

    "燕儿,小心这老太!"陆随风突然惊呼出声,他曾经历过这种诡异埸景,从卖荔枝老太颤颤巍巍地突然现在小巷的拐角处,他在第一时间就发现了许多疑点,心中早已有所防茫。

    "这……太多了!姑娘好心腸,三个金币巳算是卖出了好价。"老太抿嘴笑道,挤出一脸的皱折,从紫燕伸出的一把金币中,颤悠悠地取走了三个金币,随手便将那筐荔枝递了出去。

    就在紫燕伸手接筐的刹那间,老太苍白的发结间暮地闪射出三枚蓝汪汪的亮光,分作品字型的奔射而出,一枚直朝着近在咫尺的紫燕奔袭而去。而另两枚却直奔向不远处的陆随风和青凤两人。

    买卖做到清风雅静人迹难见的幽深小巷,本就不符合常理常情,这老太看似垂垂老朽,一步三颤,脚下却是异常地轻灵稳健,最重要的是嗅到了絲絲危险的气息,尽管对方巳掩饰得几近完美,但在她眼中仍露出多处破碇。对方举止的每个细微的变化都收入了陆随风的眼中。

    殊不知,千算万算却没想到,紫燕心地太过善良,以至被这老太的表相所迷惑,失去了应有的警觉性,甚至连一絲危险的信号也没有察觉到。

    紫燕更没有想到致命的杀器,竟会从这老太苍白如雪的发结中迸射而发,当真是令人始料未及,防不胜防。

    此时的紫燕与这老太不过相距咫尺,根本没有闪避躲藏的空间,一线蓝光电闪般的透体而入,只留出一枚蓝汪汪的针尾,闪射着阴冷森寒的幽光。

    另外的两蓝针由于距离相对较远,让人留有应对的时间,更何况陆随风巳早有警觉,以他的身手根本不可能中招,而一旁的青凤听到陆随风的提醒时,一抹蓝光已迫近眼前,欲要闪避已经来不及,念动间,一双凤目中点点清辉骤然涌动而出……

    噗嗤!

    一枚蓝汪汪的针锋像是扎入一道风墙之上,只距青凤的眉头间不足三寸,微微地颤动着,再难朝前挺进分毫。与此同时,陆随风的手指尖也夹着一枚蓝汪汪的针锋,两人算是有惊无险地躲过了这诡异阴毒的袭杀,心中却担心着紫燕的安危。

    老太满脸皱折的脸上浮起一抹残忍冷浸的笑容,原本浑淖的眼中骤然闪射出锐利的精光,森森杀气直欲将人洞穿。

    如此突然而精妙的袭杀,几乎没人能侥幸避过,更何况近在咫尺的距离,紫燕自然很难逃过此劫,蓝汪汪的毒针巳在刹那间无情地穿透了她的紫衫。那是一枚见血封喉的毒针,如果这世上还有比死亡更可怕的存在,那就是等待死亡。

    老太的身子此刻巳挺得笔直,那里还有点垂垂老朽的姿态,脸上透出无尽的不屑和讥讽,毒针入体见血,根本就不用担心对方是否会死,静静地望着那在绝望中痛苦的死去的过程,绝对是一种残忍的享受。

    时间在一秒秒的流逝,此刻的每一秒似乎都变得很漫长。紫燕脸上的神色一如即往温润如玉,没有一絲一毫的异样变化,更没出现意想中的痛苦煎熬和撕心裂肺的挣扎。一般的高手三息之内,必死无疑。时间都已过去了五息,修为再高也该倒下了。怎没看见面色发青,口鼻溢血的症状?

    不好!老太的神色聚然剧变,手腕一翻,掌中多了一把短剑,同样闪射着森寒的蓝光,看上去也像是淬过见血封喉的剧毒。

    与此同时,那枚透入紫衫中的毒针突然反向暴射喷出,电闪般的朝着那老太奔射而去。

    刹那间惊天逆变,对方分明已经中针,非旦无事,反以其之道,还施彼身。同样的近在咫尺,同样的猝不及防。

    这老太也非等闲之辈,对危机的洞察力异常敏锐,毒针反向射出的刹那。她的身体巳提前半拍挪步侧身,斜斜飘掠开去,避开毒针的同时,手中蓝色短剑还不失时机地朝着紫燕的侧臂反卷飞削而去。

    老太这一剑同样的出人意料,竟能在躲过危机的同时发出致命的袭杀,单凭这一点足可挤身一流杀手的行列。

    这惊艳夺目的一剑,剑锋发出湛蓝的杀气光泽,快若惊鸿掠空,瞬息便巳无限贴近紫燕的左臂身衫,如再无意外的变故,只须划破一点皮层,见血必亡,躲过一次,终究难逃一死之厄。

    事实上,如非紫燕的体内穿着一件贴身的金絲软甲,之前的那枚毒针已不可避免地透入了她的体内,只要扎破皮层,见血封喉,几息之内必死无疑。当她听见陆随风的提醒时,身体也随之做出了反应,由于彼此间的距离太近,根本没时间避过那枚毒针的暴然袭杀。

    这老太十分确定地看见那枚毒针射入对方的体内,竟然可以安然无事,老太的脸上透出难以置信的神色,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对方的体内穿着什么护身软甲,否则,中了这见血封喉的毒针,神仙都救不了。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