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玄武裂天 正文 第五百三十六章本凤儿不是君子

正文 第五百三十六章本凤儿不是君子

目录:玄武裂天| 作者:蓝庭| 类别:玄幻魔法

    ♂

    青凤没想过主动发起攻击,一旦出手,对方只怕连一招都接不下来。她在等对方尽情展示一身最精湛的绝学,让他输得心服口服。只有这样才能震慑在埸的所有人,这也是陆随风的意思。

    老者终于将气势攀升到峰,再度出剑。这一剑似乎与上一剑有所不同,看似很慢,实则比上一剑有过之而无不及。人剑合一,视觉上只看到一道闪着寒光的轨迹。瞬间,一抹精光已闪电般奔射至青凤的胸前,这次比上次距离更近,几乎唯有三寸之遥。

    锵!

    又听见一声轻响,青凤的剑又再次出鞘,老者的眼前也再次出现一抹寒星,速度似乎比他的剑芒更快。

    老者此番像是早有准备,并未撤剑后退,手中剑锋一颤一抖,骤然爆射出上百道剑光,每道剑光都蕴含着强大的玄元力,并非虚招,道道锐利的锋芒都足以致人死地。

    在人们的视线中似有上百只持剑的手在同时舞动,那是因为出剑的速度太快了,快到根本分不出前后顺序,有如在同一时间刺出一样。

    老者剑的确很快,但青凤的剑似乎更快,至少比对方的剑快上一倍,虚空中刹那间生出数百道青色的风刃,每片风刃都散发出青幽的光泽,后发先至地迎向老者发出的百道剑光。

    锵锵锵......空气中传出数百声尖锐刺耳的撞击声,不时还夹着一连串玄元力碰撞的炸裂轰鸣。

    转眼间,漫天的剑光与风刃同时破碎溃散,仅留下一抹青色的流光直向老者的咽喉间飞掠而去。退,唯有退,再次迅急的飞退!

    青色的风刃有如索命的鬼魂,始终与不断飞退的老者保持一尺的距离,索命般紧追不舍。那老者几次欲想凌空拔起,始终摆脱不了这追魂夺命的可怕风刃。

    赖牛打滚!这是眼下唯一的能摆脱危境的方法,虽然有**份,总好过被当埸割断咽喉,血溅当场。

    所谓尊严,荣誉,面子,这一刻都显得微不足道,命都没了,那些东西还有何用。老者此时连眉都不皱7♂7♂7♂7♂,一下,毅然决然的就地一滚。

    所有人目睹这一幕,几乎同时倒吸了一口冷气,尽皆惊嘘不已;这也太丢人了!

    青色的风刃突然烟消云散,老者也在此时一个鲤鱼打挺,翻身跳起身来。一身灰土,满面尘埃,状极狼狈。

    青凤依然静静而立,一双凤目青辉烁烁地望着对方,眼中没有一讥讽,鄙视和嘲笑,在她的认知中,逃入虚空和就地打滚没有什么本质上的差别,只要能躲过劫难就是高招。至于何种姿态出现,根本就不重要,有这么可笑吗?

    待这老者掸掉身上的尘土,青凤这才悠悠地出声道:“色老头,你像是又输了一招,还要继续吗?”

    “你的剑的确很快,但老夫在剑道上的造诣并非仅仅如此。我之剑道为霸剑,霸者睥睨天下,气吞山河。”老者话间,一股霸道至极的气息顿然升腾起来。双眼开合间神芒爆闪,一道有若实质般的精光,霸气十足地射向对方,如换做常人,这一眼都会令其当场崩溃。

    青凤却视若未觉地勾了一下嘴角,面带戏谑地出声道:“气势磅礴浩大,换做常人只怕未战已怯战。只不过,在本凤儿的眼中不过是虚张声势而已。”

    “哼!”老者一声怒哼,大步跨出,一脚踏下,手中长剑虚空一劈,空间一阵扭曲,霸道的气劲发出滚滚雷动之声,狂风咆哮,天地为之色变。

    “这霸剑果然非同凡响,如此震天撼地的威势,人在其中非被撕碎不可。”

    “是呀!这么多年来,很久没见如此霸气的剑道了,今日算是又开了一回眼界。”

    “听这位袁阁已数十年未动过剑,因为还没人能让他动剑了。”

    在埸的一众观者,都被这股睥睨天下的狂霸气势所慑服,纷纷动容,一扫适才的沮丧之气。

    这老者斩出的霸道一剑,速度不算快,却蕴含着厚重的如山威势,劈开空间气流朝青凤迎面劈斩而下,强大厚重的剑气令人感到窒息,有若巨岩压之势。

    青凤的剑也在同一时间再度出鞘,朝着狂劈而来的剑势,虚虚地挥出一剑,轻灵而漂浮。没有强劲的剑气,却无声无息地穿透对方厚重霸道的剑气,精确无比地击在老者划空斩落而下的剑尖上。火星四溅间。

    老者顿感手臂一阵酸麻,只觉一股绵柔的劲力顺着剑身不断地涌入手臂。心中一惊,剑势微顿,青凤的剑巳趁势虚飘飘的刺来,没有任何线路轨迹,十分随意。剑尖不停地颤动,忽左忽右,根本无法预判他的剑下一刻会刺向何处。

    情急之下,老者凭着直觉回剑上挑,锵!两剑相撞,厚重的剑气崩开了青凤的薄剑。心中一喜,正欲展开反击,一抹寒光又出现在他眼前,同样的漂浮不定,全身的要害部位似乎都在他的攻击范围之内。

    这只凤的剑看似随意挥洒,毫无章法,随心所欲地东刺一剑,西一剑,忽而上挑,忽而下削。令人防不胜防,根本无法预测他的剑下一刻会指向全身的哪个部位。

    每一剑都那么漂浮诡异,颤悠悠的剑锋时常从不可思议的角度刺出。对他而言似乎根本不存在任何死角。这是剑道的一种至高境界,无招无式,却包容了天下所有的剑式。意在剑先,意动剑至。每出一剑都令那者毛骨悚然,冷汗直冒,惊得左右狂跳。

    从老者霸气纵横的主动攻击,到气喘吁吁,左支右绌,一剑一剑笨拙的格挡,整个过程的转换只在几个呼吸之间。

    让那些刚从沮丧中走出来的一众观者再次发出一片哀声,有些人甚至闭上眼,不忍再看下去。

    哐当!一声清脆的长剑坠地声。老者似乎再也无法忍受这种徘徊在生命边缘的残酷折磨,那种胆颤心惊的恐惧彻底的摧毁了他坚韧的心神。如果对方愿意,他此刻只怕已死过七八十次了,什么是差距,彼此间的差距有多大?

    老者的身形仍止不住朝后"蹬蹬蹬"地暴退数十步,最终禁不住一个踉跄跌坐在地上。正欲竭力撑起身形,眼底忽然被一片靑光浸染,随之顿觉喉头一凉。一柄剑,二指宽,薄如蝉翼,冰凉的剑尖颤颤巍巍地着咽喉部位,稍一使力,势必会血溅三尺。

    老者抬起暗淡失神的双眼,看见一张灿烂无比的笑脸,一双闪动着清辉的双瞳中,却是精芒如剑,仿佛一个眼神都能将自己的身体洞穿。

    "老夫败了!"嗓音沙哑而低沉,像是从喉头勉力挤压出来的,抹去嘴角的血渍,用剑鞘撑着地面立起身形,脸上显出一片英雄未路般的悲切之色。他从未想过会自己竟然会输给一个看上去清丽可爱的姑娘。而且输得如此彻底,找不到一可以聊以**的理由

    青风还剑入鞘,凤目中的肃杀之气逐渐隐去,脸上没一获胜者的喜悦之色,那灿烂的笑容看在老者眼中,却显得那么阴冷奸险,这种感觉非常不好,令人直觉心神颤栗。

    "你的绝学秘杀技的确很强,应该很少有人可以从容的全身而退。本凤儿只是个例外,你输得并不冤。"青凤声音听上去很轻很柔,像是在实话实,她的这一战赢得并不轻松,主要是不能杀人,只能重创,无形中受到了制约,所以胜的很幸苦。

    "能告诉老夫,你的真实修为吗?"老者明知道这话不该问,却仍忍不住问出了口,只不过想证实一下心中的质疑。

    只不过,这只凤会告诉他吗?答案是绝对不会。能在对手心中留下一道阴影,制造一个郁闷,自然是一件十分令人开心的事。

    "现在才想起问这个问题,还有什么意义吗?"青凤撇撇嘴,脸上浮起一抹令人心颤的笑容,眼光落在这老者的无名指上,幽幽地出声道;"你这戒子的造型梃别致的,本凤儿喜欢!

    "你……这不是恃强豪夺么?乘人之危,绝非君子所为。"老者下意识地捂住手指上的那枚戒子,里面定是藏有许多宝物和大量的财富,否则,也不致会如此紧张。

    "得一没错,那又如何?"青凤围着这廝绕了一圈,面带鄙夷不屑地道:"你这老色狼的脸皮当真够厚,人怎可能如此健忘?第一,本凤儿是女儿身,并非你口中所谓的"君子"。

    第二,你这老色狼当下只是一堆砧上的肉,本凤儿一不高兴,首先便会将你那杆不倒金枪折断……你这是什么眼神,是在赌一个姑娘根本做不岀这种事来?"

    当作在埸所有人的面,青凤抬起一只手,似乎毫无一廉耻的觉悟,玉指呈爪状,缓缓地朝老者两袴之间的那那玩意探去,直吓得老者双手紧捂下身,惊怒得一脸潮红。

    "别……你……简直不是人!"老者惊颤地嘶吼出声,真的被这丫头给打败了,跌坐在地的身子惶恐地向后缩,一副要彻底崩溃的模样。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