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玄武裂天 正文 第五百三十五章剑道搏奕

正文 第五百三十五章剑道搏奕

目录:玄武裂天| 作者:蓝庭| 类别:玄幻魔法

    ♂

    对方眼神中的细微变化,又岂能逃过这只凤的眼睛。◇↓,淡然一笑,视若未见,语带玩味地出声道:"老头,你认为自己有几成胜算?”

    “你认为呢?”老者不答反问,他不会给对方再摸清自己底细的机会。

    “你想听真话,还是假话?"青凤撇了撇嘴,完全没一点的紧张情绪。

    “这很重要吗?真与假都只是一句话,唯有打过才能见分晓。”老者让自己的心境尽可能的平静下来,高手相搏最忌心浮气躁。

    “如果我说你连一成胜机都没有,你可相信?”青凤十分雷人地岀声道,像是压根真没将对方放在眼里。

    “我信与不信?势必仍会继续下去,信与不信老夫都同样会出手。你也一样,不是么?”老者利用双方对话的时机,让自己的心境彻底的归于宁静,收敛起轻视之心。重新回到了巅峰状态。厚重的破虚境强者气息,开始逐渐的攀升,全身的气势为之一变,一股无比强大的玄元力缓缓地溢出体外,肉眼可见一层淡红色的雾体在蒸腾,弥漫。

    青凤眨着眼,静静地望着对方身体的变化,没有在趁他开始凝神聚气之时发起攻击。那是一种高手寂寞的心态在作崇,充满着无比的期待。期待对方的气势攀到顶峰,期待对方崩山倒海的惊天一击。

    一个淡红色的雾状球体缓缓成型,老者的神光也随之越来越锐利。精气神归一,雾状球体开始颤动起来,发出阵阵低沉的轰鸣声。

    “九九归一!”

    老者的气势像是终于攀到了顶峰,如再不出手便会爆裂开来。一声震天暴喝,双掌一收急推,雾状球体骤然凌空飞起,犹如一支脱弦之箭,瞬间撕裂二十米的空间,夹着狂暴的呼啸排山倒海般的朝着青凤的立身之处席卷而去。

    望着奔腾而来的雾状球体,青凤没有丝毫惊惧之色,反而显得异常兴奋地舔了舔嘴唇。而后,随之伸手在虚空中轻柔地划了一个圈,一团如雪般的白云突然呈现在眼前,接着单掌一推一送,看似柔弱无物的云团骤然发出一声轰鸣,飞速地迎向暴袭而来的雾状球体。

    “轰!”

    两团强劲的气体在空中碰撞,轰然炸裂开来,惊天动地的爆裂声震得整片石园簌簌颤抖不已,在埸的一众围观者也被爆裂冲击波震得晃晃荡荡,有些修为稍低的人甚至直接被掀翻在地上,状极狼狈。

    陆随风和紫燕二虽然只相隔十米,却是神色淡定,最多是衣角被强劲的气流稍稍掀动几分。

    雾状的球体在白色云团的撞击下,瞬间分崩离析,烟消云散。但,白色的云团却是气劲不减反增,仍然飞速朝着那老者奔射而去。

    老者震惊之余,见那团白云非但没被自己击溃,反而更加狂暴席卷而至。虽然惶恐震骇,却是惊而不乱,并未失却方寸,手中不知在什么时候突然多了一把古朴的剑。双手紧紧地握着剑柄,双目凝神,死死地盯住飞速袭来的强劲云团。

    锵!

    老者手中的长剑出鞘,一抹耀眼的精光划破苍穹,迎着飞速袭来的强劲云团,狂暴地飞劈而下。

    “轰!”又是一声惊天炸响,锐利无比的剑锋飞快地切入云团之中,势如破竹。不料切割至一半时,却被一股绵柔之力紧紧地缠住,分毫难进。瞬间陷入欲进不能,欲退不得的境地。

    “不好!”老者忽然一声惊呼,暗道不好,情急之下只得弃剑疾退。那云团像是得理不饶人,追魂夺命般的紧追不舍。

    老者的临埸经验似乎非常老道,临危不乱,疾退之下脚尖运力一点地面,身形骤然凌空拔起。

    一团强劲无比的气流带着一串嗡鸣,从他的脚底呼啸而过,险险躲过一劫。与死神擦肩而过,心头一阵骇然,额头见汗。

    那云团像似具有灵性一样,失去了攻击的对象踪迹,随即悬浮于空中,肉眼可见地缓缓分解开来,瞬间化为无形。

    "小丫头可恶!"老者怒骂一声,回落地面,俯身拾起地上的剑,立即进入戒备状态,唯恐对方骤然发起攻击。

    如非青凤在暗中接到陆随风的传音,叮嘱她不要斩尽杀绝,只怕这老者位此刻已成了一俱死尸了。

    “色老头,是否还有一战之力?”

    “哼!刚才只是略逊一筹,输了一招,以致失去先机,为你所乘。接下来,老夫不会犯同样的错误,更不会再给你这种机会。”这老者如果知道青凤的真实修为,也许就不会说出诸如此类的话来,只怕连迎战的勇气都会顿时失去。

    “你的临场应变能力的确不俗,心境修为也勉强过得去。但,仅靠这些还不足以战胜本凤儿。”青凤一脸不屑地撇撇嘴。

    “老夫已很久没有用剑了,今日你有幸能领略老夫之快剑,如还能活着,足可慰你平生。”老者对自己的剑似乎充满了无比强大的自信。

    “是么!战过之后,你会感慨自己的剑为何如此之慢,更会为自己的快剑之名而羞愧万分,无地自容。”青凤一脸云淡风轻,戏谑地望着对方笑道。

    如说老者的话中充满了强大的自信与狂傲,那青凤戏谑的语气中更蕴含着一股睥睨天下的气势。

    "小丫头毕竟还是嫩了些,小胜一招,便认为天下无敌,竟狂妄地要想与袁阁主在剑术上一见高低,摆明了是自寻死路,自取其辱。"人群中有几位认识这老者的人,尽皆露出不屑的神情。

    若要论谁的剑更快,老者出道至今,在剑道一途中还真未逢过敌手,他对自己剑道上的造诣,充斥着无尽的自信。

    拔剑,收剑,身法的运用,以及出剑的速度,角度,剑道轨迹的预判,融会贯通之后,才能勉强算得上是一个剑道上高手。

    剑道一途,分为剑气,剑意,剑势,剑域,每个层次间的差距有若云泥之别。最高境界则是人剑合一,手中无剑,心中有剑,无招无式。举手投足间,一个眼神中都蕴含锐利无比的剑意和剑势。剑即是我,我即是剑。

    老者眼中的瞳孔在微微收缩,全身的精气神和玄元力没有一丝一毫的泄露。握剑的手十分稳定,淡淡地汗雾蒸发在剑柄的周边。

    有风忽然吹过,老者的长剑随之锵然出鞘,一道璀璨的精光划破空间,有如天外飞星瞬间跨过十米的空间,骤然出现在青凤的面前。

    拔剑出剑,一气呵成,快若疾风电闪。夹着强劲的剑气,含着几分磅礴的剑势,同等修为之间,几乎没有人能躲过这迅猛的一击。因为这剑太快,快到只能看到一束剑芒,连整个剑身都完全消隐了。

    这老者的剑道造已进入了剑势的境界,的确有些出人意料。单纯的速度,在同等级别的博弈中很难奏效。但剑中若蕴含着剑意或剑势,那就大不相同了。剑意或剑势会扰乱迷惑对方的心神,让其神思紊乱,做出错误的预判。高手相搏瞬息万变,一个小小的疏忽都可能命丧当场。一个错误的判断,其结果不言而喻。

    而在青凤的眼中看到的不只是剑的速度,而是剑的运行轨迹,以及剑的攻击线路与方位。

    老者的出剑速度足以让他自傲,快到极限时,人剑之间已经很难以辨别清楚。可以让人看到的只是一抹一闪而逝的模糊影像。

    但,令他感到无比震撼的是自己的剑只距离对方不到一尺时,喷吐的剑芒几乎已可触及对方的肌肤,才看见一直两手空空的陆随风手中不知什么时候突然多了一把剑:很窄,最多只有两指宽,很薄,有如蝉翼。没人看见他的剑是如何出鞘的,像是本来就一直握着剑一样。

    闪着寒芒的剑锋及胸不足一尺,青凤的脸上仍是一片淡然。瞬间拔剑出剑,攻击,一气呵成,行云流水般的后发先至。

    一抹刺目的寒星突然在老者的眼前放大,猝不及防的惊变令其心下骇然,全身顿感一阵毛骨悚然。直觉告诉他此时如不收剑回撤,不等手中之剑伤及对方,自己已被对方的长剑透体洞穿。

    老者根本没有多余的时间作出更多的判断,当机立断,骤然撤剑疾退,堪堪躲过一剑穿心的厄运。

    青凤虽然已是先机在握,却并未趁势发起迅猛的攻击。手中之剑已然回鞘,负手静静地望着对方。

    老者脱身之后,飞速地拉开自己与对方的距离。脸色微微泛白,额头略见汗渍,眼中充满惊骇之色。

    “你的剑慢了半分,如再快上一线,只怕我此刻已经躺下了。”青凤淡淡地出声道。

    “呵呵!你果然对时机的把握妙到毫端,适才只是一次试探性的攻击。"老者紧了紧手中之剑,迅速地重新凝聚玄元力,时刻准备再度出剑,

    青凤没想过主动发起攻击,一旦出手,对方只怕连一招都接不下来。她在等对方尽情展示一身最精湛的绝学,让他输得心服口服。只有这样才能震慑在埸的所有人,这也是陆随风的意思。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