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玄武裂天 正文 第五百十九章天品晶石坊

正文 第五百十九章天品晶石坊

目录:玄武裂天| 作者:蓝庭| 类别:玄幻魔法

    ♂

    "赌晶"这个行业存在了多久,没有人去考证过。身为一个器师,"赌晶"之术,似乎都是一项必须掌握的技巧,当然,各个器师在"赌晶"方面的成就也都有所不同,通常等级层次越高的器师,"赌晶"方面的成就自然会越高深,包括丹师,修武者在"赌晶"方面也是一样。

    在这些古老的原石中,时常会出现一些十分珍奇特殊之物,因此身份等级层次越高越尊贵的人物,都越热衷于"赌晶"。像陆随风在那座血渊山中发现血渊精一样,血渊精也是灵晶的一种,其珍稀的程度更是举世罕见。

    只不过,一般而言,晶石矿脉都掌握在一些大势力的手中,而能够用来"赌晶"的原石,一般都是品质优良的原石。尤其是在大西北这种地方,绝对拥有其它地方很难出现的珍奇之物。而且,此时距器师大赛的时间日趋临近,四海八荒涌来精英人物越聚越多,因此,这家"晶石坊"内自然是人流络绎不绝,热闹非凡。

    越靠近这家"天品晶石坊",越能感觉到这座建筑物的宏大气派,整个建筑物的处层石壁上,都刻有一道道复杂龙纹,竟然是用极为珍稀的龙云岩石构建而成,堪称为极度奢华也不为过。整个大门十分豪阔,可以容七八人同时并排而入,而一点不嫌拥挤。

    只不过,这间"天品晶石坊"却不是什么人都可以轻易进入的,豪阔的大门两旁各立着两个身形彪悍,气息强大的门卫,看上去都拥有破虚境的实力修为,足见这间"天品晶石坊"的背景底蕴绝对不凡。

    大门两端各置放着一台测试器,每个进入的武者都须测试实力修为,玄婴境之下的武者拒绝入内,七品以下的丹师,器师同样没资格进入,须验明勋章标志方可入内。

    陆随风三人以武者的身份,将实力压缩到玄婴境的层次,勉强获得进入的资格。"天品晶石坊"内有很多重大殿,占地面积尤为庞大,原石晶矿触目皆是,根据大小整齐地排放着,大到上千上万斤,小到几斤……

    原石晶矿足够的多,更多的似乎还是人,天南地北的口音,各色各样的衣着装束,粗略的估计一下,这第一层的各个大殿中的人竟然有数千之多,埸面空前的热闹。

    陆随风三人的足迹,除北大陆外,几乎走遍了这个世界的各块大陆,还从未见过如此宏大的赌晶坊。不过,这第一层虽大,但都是些最次等的原石晶矿,而在此驻足赌晶的人,大多都是身份不高的人,碰运气看热闹的居多。所以,三人并没有在这第一层多做停留,便直接朝第二层,第三层走去。

    从第三层开始,里面的格局更为别致,不仅有专门的妙龄女子负责接待,笑语盈然的介绍各种类型的原晶矿石,还有十分专业的晶师傅,负责解石。

    陆随风三人仍在继续往上走,不久便上到了第八层,然而,这一次却被第八层门口的护卫给拦抯了下来,陆随风很快意识到这第八层之上,才是真正的赌晶之地。

    护卫的态度肃然而严谨,神色间却显出不卑不亢,沉声道;"几位,请留步,这八层之上,唯有符合身份的大人物,方有资格进入!"

    "大人物?难道我们算不上吗?"青凤掀了掀嘴角,斥问出声。

    "几位请出示大人物的身份标志,这是规矩,没有人可以破例!"护卫一脸冷肃地沉声道。

    "什么身份标志?"紫燕也出声问道。

    "武者需要有破虚境之上的修为,这里有测试器,试过便知!"护卫见三人身上都没有佩戴丹宗或器宗之勋章标志,认定三人是武者的身份,才会这般说。

    三人闻言也不再多问,逐一地经过测试器的测试,上面所显示出的数据都达到了破虚境的实力要求。

    "几位大人请进!"护卫当即神色一凛,闪身退过一边。

    赌石在西大陆是一项受人推崇向往的职业,可让穷人一夜暴富,也能使富豪转眼流落街头。总之,令人热血蠢动,滚荡,永远让人充满了无尽的希望和期盼,潮起潮落,无时无刻不充斥着悬念和变数。上一刻惊喜若狂,下刻哭爹叫娘,泪如汪洋。

    "废石!天啦!我怎会如此背运,连开三石皆是废石。三百万金币竟连小泡也没冒一丁点。"一个赌石者哀声悲叹道。

    "啊!磨,再磨,再切割深一点,我就不信八百万金币会打水漂?"另一个赌石者额头布满了细密的汗珠,嗓音嘶哑的叫唤着,不停摧促着解石师傅,眼中却透出极度的兴奋和异常紧张的神色。

    乌黑光亮的原石不断地在缩小,巳被切割了三分之一,赌石者几尽绝望的眼睛骤然一亮,原石中心透出一点盈红;"停!"不用赌石者吩咐,解石师傅十分专业老道地嘎然而止,随即细细地鉴定了一下,这才不紧不慢地悠悠说了一句;"恭喜了!这是红玉精晶!"

    "价值多少?是赔还是赚?"赌石者激动得音调都有些打颤。

    "市埸估价大约在五百万到七百万之间,遭遇好卖主可以打个平手,略赚也是有可能的。"解石师傅实话实说,没掺一点水份,得有职业道德。

    呼!赌石者重重吐出一口浊气,对解石师傅的话深信不疑。少输当赢,更何况还有赚的可能。最主要的这赌石的过程太刺激,太振奋人心,每个毛孔和细胞都扩张跳跃,这种感觉比任何**都**。

    陆随风三人刚步入第八层大殿,还没来得及好好打谅这大殿中的状况,却听见大殿的侧面传出一阵喧哗之声。

    "小子,就这点能耐还敢与本公子赌晶,赔上你老妈,妹子,都不够输!哈哈!"一个无比嚣张的声音传来,陆随风三人闻声望过去,只见一个衣着华贵的年轻人,用手指着他前方的一个装束朴素的青年,面带鄙色的嚣张出声羞辱道。

    "是他!"看到那位被羞辱得面红耳赤的青年,陆随风大感诧然地微楞了一下。

    "姐夫认识这人?"青凤出声问道。

    "楚天河!就是那个曾在交易中心寄卖过五品"凝婴丹"的人,没想到这小子竟然这么快便跨入了破虚境……他还是楚家的一位嫡系弟子。"陆随风将他不幸的经历简略地告之了二女。

    围观的人都在指指点点的议论着,从这些人的话语中,听出了这位楚天河之前与那位衣着华贵的年轻人赌晶,前后总共输掉了三千万金币,还被人嚣张无比的羞辱得无地自容。

    一听到这个数字,陆随风心中也禁不住吓了一跳,倒并非是惊异于这三千万金币的数字,陆随风身上所拥有的财富足可敌国,这点数字连根牛毛都算不上。

    但,对于这位楚天河来说,三千万金币,绝对是一个无比惊人的天文数字,以他悲凉的过去,能积累这笔财富,势必十分艰辛难得,他本是一位不敢显露身份的七品丹师,定是想冲击问鼎丹宗的资格,需要更多的珍贵药材炼制一枚八品丹药,区区三千万金币自然差得太远,所以才生出来这里赌一赌运气。殊不知,却一下输掉了他所有的积累,此刻只怕连去死的念头都有了,没见他连嘴唇都咬破了,不自知。

    楚天河脸色死灰,神情间充满了无尽的沮丧和失落,望着不停叫嚣羞辱他的华贵年轻人,眼中充满了悲愤,却是敢怒不敢出言反击。

    "哟呵!看你这副模样还不服气,那就再赌一把?只不过,你口袋中还有金币吗?"华贵年轻人的脸上带着鄙夷不屑,手都快指到了楚天河的脸上,楚天河死命的咬着嘴唇,都溢出了血,双手拳头紧握,关节处隐隐发白。

    "你妈老了,值不了几文,你那小妹长得倒也清丽可人,就算她抵一百万金币,怎么样,再赌一把如何?"华贵年轻人得势不绕人,出言极尽羞辱,恶毒致极。

    "这世上那里会有常胜不败的将军,偶尔小赢一把,便这般折辱于人,可见其人品素质之低劣,称之为人渣也不为过。"一个带着鄙夷和嘲讽意味声音,突然从围观的人群后面传出,在整个大厅中无比清晰的响起。

    "是谁?有本事给本公子滚出来!"华贵年轻人听到这声音,分明是冲着他来的,目中寒芒一闪,杀气森然地望向人群之后,发出声音的方向。

    围观的人群,脸上都带着惊奇,纷纷让开一条路,将身后管闲的事人一下暴露出来,是个看上去更加年轻的一男两女。之前出声的人是青凤,一是很同情楚天河的生世遭遇,二是非常看不惯这个华贵年轻人,甚至厌恶他的这种嚣张跋扈的行径。

    华贵年轻人微眯着眼,望着这一男两女,完全毫不相识,而且年轻得让人有点嫉妒,一眼看上去就不像是本地之人。在器师城中,这类人丢进其中,就像是大海中的一瓢水,根本难以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