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玄武裂天 正文 第五百十六章缠绕搏杀

正文 第五百十六章缠绕搏杀

目录:玄武裂天| 作者:蓝庭| 类别:玄幻魔法

    ♂

    如果一旦被对手贴身靠近,因为剑的长度关系,无论是刺,劈,削,斩都会显得束手缚脚,有些方位角度根本上就变成了难以攻击到死角。

    白发老头成功的贴近了对手,心中就知道自己巳掌握了战局的主动,巳然有七成胜卷在握了。

    而这闪电三连击,竟然还是白发老头的惑敌虚招而巳,只见他的整个身子同时滴溜溜的一转,身形晃动之间就像一条蛇一般,灵动无比窜到了对方的身后,一剑飞刺云无影的腰部之间命门之处,一旦刺中,势必会当埸毙命。

    这看似必杀的一击,却又诡异的被对方给挡住了,一把看上去又窄又薄的剑,却像一条玉带般的弯曲折转在身后的腰眼之间,恰好栏下了这致命的一刺。

    白发老头的脸上闪过一抺惊讶,这一击再次无功,手中短剑同时轻轻一划,荡开对方反弹而来的剑刃。接着又顺势朝着云无影的身背后一连串的连削带划,构成了一个杀势。

    云无影的背后像长了眼睛似的,长剑似一条玉带般的朝上翻转卷起,突然划向对方握剑的手腕,令其不得不放弃攻击。

    白发老头见状心头一紧,缩回刺出的短剑,身子随之一蕩,蛇形般的避开了对方的反击,同时飞快地移向云无影的左侧,手中短剑由上往下的倾力一剑扎下,仿佛像是毒蛇大张着的嘴猛然闭合,要用森冷的毒牙一下扎进猎物的身体。

    这一剑几乎已触及对方的肩臂衣衫,突觉自己的手腕被一条玉带狠抽了一下,扎下的一剑顿时失去了方位,同时发现手腕不知何时竟被对方的剑身抽岀一条血痕,若是剑刃,白发老头没敢往下想。轻则手腕溅血,重则被齐根削断。

    白发老头的心下不由一颤,双目变得更加阴冷幽深,手中的短剑一抖之间,用力往上一勾,奔电般的拨开对方的剑身,同时借这一拨之势,往之一挑,急速地抺向云无影的颈项间。

    这一连串的贴身缠绕摶杀快若电闪,双方皆险象环生,招招杀机,剑剑夺命。

    白发老︽∵︽∵︽∵︽∵,头这出其不意的一抹,可谓是刁钻阴毒,正当短剑无限接近对方的脖子时,骇然发现一道耀目的剑刃正横在那里等着,只要他的短剑划过,还未触及脖子,就绝对先被横着剑刃割断手腕,就好像自己特意迎上去的一般。

    太诡异了!对方像是能提前预判自己的攻击线路,一次或许是巧合,二次,三次,傻子都不相信会有这么巧。

    再次郁闷地放弃这抺杀对方大好机会,手中短剑往内一勾,在掌心中斗然一转一旋,两剑撞击间,身形借力,整个人的重心微微下移,双膝半蹲,突然矮身窜岀去,飞速地掠岀两步,脚下猛地跨出一个大弧线,下一秒,巳倏然出现在云无影的另一侧,一抺幽光直向云无影的肋部斜削而去。

    云无影是右手用剑,右肋部一下成为了一个死角,正常情况下除了闪避之外,根本无法回剑格挡防范。

    但,诡异的一幕又再次发生了,云无影的剑竟然不可思议出现在自己的右肋部,剑锋瞬间击在袭来的短剑上,传出一声尖锐的"叮"响,一股潜劲促使白发老头的短剑往一旁边荡开,堪堪贴衣而过。

    云无影的长剑顺势朝着对方飞撩而去,迫使白发老头不得不迅速闪退,与对方重新拉开距离,失去了贴身缠绕搏杀的的机会。

    双方一下又拉开了十米的距离,白发老头一脸警惕地盯着云无影,双眼眯成一条缝,瞳孔中闪烁着幽深的光泽,他的脚步在绿茵草坪上缓缓地围绕着云无影移动,上半身则随着斜指对方的短剑而不断的摇晃摆动着。

    这种不定的晃动摇摆,即可以迷惑对方的视觉,令其无法判断自己将会从何种方位角度发起攻击。

    双方之间的连番惊险搏杀,没有霸道磅礴,风云色变的气势,有的只是奔电流星的袭杀和反袭杀,纯粹是剑术与剑技的强强搏奕,贴身缠绕的白刃战。

    云无影的长剑一直斜指地面,似若一尊雕像一般,絲毫不动,浑然一体,令对方一时之间根本寻不到任何出击角度和机会。

    白发老头意识到,所谓的人体死角,对眼前的这女子而言,似乎根本就不存在,令人感到有些匪夷所思,但事实的确如此,不由人不信。

    暮地,始终佇立未动的云无影纤纤**朝前轻柔踏出一步,下一刻,如同滑水般的骤然出现在白发老头面前,这也是她第一次主动向对方发起攻击,连剑带鞘划向黑袍老者发老头不停晃动着的胸腹部位。

    太快了,十米之外的间隔,举步间,便一下跨越了这空间距离,所幸白发老头的反应超强灵敏,惊觉的同时,身形也随之飞速飘移开来,手中短剑还失时机的展开反击,一剑削向云无影的手臂。

    云无影带鞘的长剑只是在对方前胸虚晃一下,手腕一翻,剑鞘反敲击在瘦老头削来的短剑上。乘对方一击微顿之际,一抹寒光这才毫无任何征兆的呛然出鞘,剑光流转旋动,一圈又一圈的牵引着瘦老头手中的短剑,令其禁不住的往上卷揚。

    一圈圈剑光璀璨眩目冲向空中,让人看得目眩神迷,唏嘘不已。

    白发老头直觉手中短剑有些难以掌控把持,唯有被动地受一股力量往上牵动,原本前冲的身体不得不尽力的向后缩回,感觉自已的手臂仿佛要被撕扯断裂一般。

    云无影的长剑此时突然往上一掦,带动巨大的旋转力将对方的短剑高高掀起,令他整个身形也情难自主似欲往上冲去。云无影左手握鞘,对着瘦老头大开的胸前空门,重重敲击了一下。

    白发老头避无可避的硬抗了沉重一击,呯的一声,体内传来一阵震痛,同时也趁势后飞速闪退,他另一只空着的手中突然多了一把更短的剑,整个身体乍退即上,又一次无限贴近云无影。令人猝不及防地闪出三连击,挑,削,旋,

    白发老头再次展开贴身的搏杀,令人防不胜防。一双短剑近身,威力倍增,更加上闪电般的突袭,一招三式,势欲必杀,绝杀。

    不过云无影也是一剑可同时杀三十二只飞鸟主,当然也包括近身的飞鸟。在最的空间角度,同样可以展开挑,削,旋的剑技,空气中倏然传出三声轻微的刀剑撞击声,对方必杀的一式三连击瞬间崩散。

    白发老头的短剑双杀招被破,身子飞速一转倏旋,吐息间竟然巳出现在云无影身后,一抹寒芒直奔背心,意欲透体而出。残忍的一笑,竟然连剑带手的一下深深地插入了对方身体之中。

    短剑入体的刹那,白发老头瞬间敏捷地反应过来,这不过是对方留下的一道残影而巳。而眼前这时又突然呈现出五个云无影的残影,肉眼很难分辨其真伪。他一向引以为傲的贴身缠绕搏术,生平第一次遭遇挫败。从未有人能让他在贴身之后还能全身而退,纵算对方身法诡异无比也绝不会有所例外。

    白发老头凝目一扫五个残影,手中一剑电闪横扫,同时瞬间锁定其中一个的残影身形,另一把短剑飞速暴袭而去。眼见短剑即将刺中目标,忽觉持剑的手腕又传来一阵剧痛,这才发现不知何时,自己的手腕竟被对方划开一道口子,鲜血渗了出来。如再用力几分,手腕必被生生切下。

    心中骇然刚生,又见一寒星袭来,迅速收回短剑,在手中一个旋转,恰好与袭来的寒星碰撞在一起。借着一撞之力,身形下蹲,闪身朝着侧面窜出。脚下突然跨出一个弧度,一剑刺向云无影的大腿部位。

    这一连串的变化诡异之极,换做常人只怕难逃这一剑之劫。但云无影却不是常人,她的剑再次从不可思议的角度击向短剑,一声铿锵响起,短剑被一股潜劲豁然荡开。

    白发老头趁这一荡之势,身形急转,顺势削出一剑,直奔对方的胸腹而去,速度快捷无比。

    云无影似乎早巳料知对方的后手袭杀,手中长剑倒竖,像似早在那里等着对方的这一削,瘦老头整个递出的手腕恰好迎上倒竖的剑刃。

    “啊!”白发老头一声惨呼,持剑的手腕又裂开一道口子,鲜血汩汩渗出。

    白发老头的惨呼声刚想起,眼前又有一抹闪亮的星光闪烁,惊惶间躲避不及,手中的另一把短剑急速上扬,险险崩开对方必杀的一剑。一剑解围,身形电射而退。贴身缠绕搏杀之术不但毫无建功,反倒令自己的一双手腕受创溢血,险险被齐根斩断,这是他做梦都想不到的结果。

    噩梦似乎还未做完,仍将继续下去。

    云无影并未追击,一剑斜指地面,幽幽地道:"你的贴身缠绕搏杀术果然诡异无比,但对我没用!"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