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玄武裂天 正文 第五百一十三章 谁是危险人物

正文 第五百一十三章 谁是危险人物

目录:玄武裂天| 作者:蓝庭| 类别:玄幻魔法

    ♂

    两人遥遥相对而立,彼此的视线凝练如剑,有若实质般的在空中相撞,发出"波"的一声震响,仿佛溅射出无数火花。

    任谁都想不到这红面老者曾经是一个杀手,而且还是那种杀手中的"王者",那都百年的尘封之秘,根本不可能有人会知道。

    欧阳无忌但见对方的身形突然一幌一蕩,下一瞬,巳似风一般的出现在左侧,双手多了两把寒芒刺目的短剑,一左一右,双剑齐出,一匕肋下横切,一匕由上而下扎向肩臂。

    胖子像是被这突如其来的袭杀给吓了一跳,浑身一哆嗦,脚下一歪,斜斜地一个踉跄跌向一边,无巧不巧地避过了对方的双匕袭杀,堪堪躲过溅血的一劫。是巧合,还是刻意为之,或许是两者皆有之?

    红面老者一击无功,飘身而退,比风还要迅捷地退回了原地,地倒的一副杀手本色,来去如风,出招时巳达到尘不惊的至高境界。在所有人的眼中就像是一直就站在那里,从未挪动过一步。

    呼!欧阳无忌重重地呼了一口气,伸手抹去脸上被吓出来的豆大的汗滴,一脸惊惶地望向对方,直疑对方是一个级杀手,他和杀手打过数次交道,对这类人有着特殊的嗅觉,那是一种十分危险的气息。

    红面老者冷然一笑,仿佛看到了一堆砧上的肉,之前的一击,不过只是一次试探性的袭杀。深吸了一口,似乎巳看到这胖子被一刀刀切割的凄惨模样。杀!心底有一声暗喝,脚下一地,身形再??一荡,瞬间便出现在欧阳无忌身后,手中双剑再次齐出,直插对方腰眼部位,如被不幸扎中不死也只剩半条命。

    又像似无巧不巧,胖子脚下又是一踉跄,笨拙的身躯一下朝前扑跌,犀利的剑锋贴着背部险险划过。又是巧合?只怕他连自己都服不了自已,两番必杀的一击尽皆落空,纵算对方有十足的准备也难如此轻易的化解,红面老者脑中骤然闪现四个字;扮猪吃虎!忽然有鄙视自己,竟然会犯如此低级的错误。

    这种层面战斗,能够从容出战的人又岂【∵【∵【∵【∵,会是待宰的羔羊?怪只怪这胖子的模样,不用演戏都可忽悠一大片人,那一连串的踉跄,跌扑,斜倒,看似惊惶笨拙,仔细想来却是妙到毫颠,似对自己的意图,出招的方位和线路了然于心,如无超绝的实力和无比的自信,又岂敢这般以身弄险,貌视被忽悠的对象从头至尾都是自己。一念至此,不觉背心渗汗,摆明了,对方不是在挖坑,就是在戏谑自己。

    眼前的这个胖子绝对是个十分危险的人物,红面老者顿时收起了视之心,身形再次一闪,仿佛一下融入了空气中,竟然在众目睽睽之下突然失去踪影,紧接着,一次又一次的袭杀像是从虚无中生出,只见冷冽的幽光交错闪烁,却不见人。

    烈日阳下光下,但只见欧阳无忌一人,时而闪身横斩,时而上挑下劈,滑步斜削,凌空飞刺……空气中不时暴出一连串尖锐刺耳的铿锵声。

    红面老者的速度像风一般的快到了极致,通常都是一击退,无论是否击中目标,下一秒便接着又一连串诡异致命的攻击,空气中留下一道道纵横交错的清晰轨迹。

    尽管如此,无论红面老者的攻击如何凌厉,刁钻,诡异,但每次袭杀都无差别的落空,令其感到极度的惊诧和震撼。

    红面老者手中幽黑的短剑再次一晃,骤然释放出仿佛明月般惊人的光华,一道道银色剑影四下弥漫绽射,所到之处撕破夜色的暗痕,絲絲扩散开来。

    这霎现的光华,闪耀着欧阳无忌的视觉,眩晕着双眼,迷幻着五官,致命的剑光,杀机就隐于其中,电闪般的刺向陆随风的咽喉处。

    分光绝杀!这也是红面老者引以为傲的秘杀绝技,轻易不会使用,只是眼前目标太过难缠,实为平生仅见,不得发出这至强的一击。

    光华绽放中的一抹刺目的剑光,充斥着幽冷的杀机,那才是勾魂夺命的必杀一击。

    胖子也非省油的灯,索性闭上双眼,手中大剑在空中划出一道弧形轨迹,简简单单,却仿佛千锤百炼一般。

    这看似简单随意的一剑,却令红面老者骇然惊颤,那一切绽放的光华,仿佛遭遇烈日的冰雪,迅速的消融。似乎连自己也被融入其中,无所遁形。

    分光绝杀,竟然击在空处,一道惊电寒光却飞速地朝着自己的颈项间奔削划来,呼吸间,一剑寒光在眼前急速地放在,充斥,仿佛佔据眼前的整个世界。

    红面老者曾是杀手中的"王者",临埸应变的能又岂是常人可以想象揣测。即然巳避无可避,又何必去避。果断的伸出另一只闲着的手,泛起一层蒙蒙的青辉,空气中骤然散发出一种淡淡的异香,令人心智忽觉一阵迷离幌然。

    这是一只戴着手套的手,毫无畏惧地抓向几巳无限贴近脖颈的剑光,竟然发出一声金属切割的刺耳声响。这手套不知是什么质地,可以不俱刀剑的切削,还能同时散发出一阵淡淡的异香,能令人出现短暂迷离幌然,便有足够的时间一刀割开人的咽喉,洞穿人的心脏。难怪杀人从不易失手,实在够阴损,着实令人防不胜防。只不过杀手看重的只是结果,却也无可厚非。

    "兰叶一醉香!"欧阳无忌轻轻地嗅了嗅,状似十分爽意,并未呈现出异样的神态;"死老头竟然会是一个杀手,还使出这种阴招……"

    "咦!你竟然可以不受这异香的影响,的确有些出乎意料。杀人的手段数不胜数,取人性命何来高雅低俗之,明里暗里的结果都只有一种,杀手的使命是杀人,并不在乎使用什么手段,达成目的即是王者。"红面老者的话听上去十分冷血,但站在他的角度和位置,却是无可厚非的至理明言。

    "我并没有鄙视不屑的意思,这也是一种秘杀技,只是阴损了一些。只可惜在我的身上发挥不了应有的功效。"胖子在陆随风身边呆了这么多,所谓进朱者赤,自然也懂得不少,早在第一时就服下了解毒的丹药。

    望着红面老者重新现身在阳光下;"杀手一旦现身,优势便荡然无存。彼此相对而立,如无一定的真材实学,应该会死得很惨。现在,你觉得自己还有几分胜算?"胖子咧嘴一笑,轻松得就像聊天一般,似忘了眼前之人曾是一个杀人于无形的级"王者"杀手。

    "你的确是个十分不易对付的人,但想要我的命,似乎还差资格。我若愿意,倾刻便会在你面前消失,重新融空气中,在这高台之上,最后躺下的一会是你这胖子,而绝不会是老夫。"红面老者话间,身形忽然变得模糊虚幻起来,眨眨眼的霎间,便就地失去了踪影,真的再次融入了空气中。

    殊不知,他身上的气息此时早巳被欧阳无忌锁定,他之所以用尽任何绝妙高超的杀人手段,仍连对方的一片角都没触碰到,皆因为的每一次出手的方位角度和运行轨迹,都被对方提前预知,如非他的应变速度太快,此刻只怕早巳躺下了。

    红面老者身形乍动的霎息,胖子也同时一步踏出,咫尺天涯,瞬间横跨二十米的空间,一抹惊电如影随形的紧追不舍。

    正面搏杀抗衡绝对是杀手的弱项,尽管对方曾是级的"王者"杀手,也不会选择这种以短摶长的方式,所以十分冷静明智的再次融入空气中,寻准机会再行雷霆一击。

    惯于阴人者,通常最惧被人所阴,戒备心通常都非常强,尤其是像红面老者这样曾经的尖杀手,更是时刻保持着高度的警觉,这才再次隐入空气中,眼角余光便见一抹剑光从身侧奔射电驰而来,他不知道对道对方是如何发现自己的踪迹方位,也没时间让人去揣摩思索。

    红面老者知道再稍一有所犹豫,那凌厉的剑光便会刺穿他的太阳穴,右臂斗然暴伸,疾若闪电般的拍出,竟然十分灵巧地避过了对方的剑锋,一掌拍在对方袭来的剑身之上。

    红面老者这一掌的劲力雄浑汹涌,一击之下竟将欧阳无忌必杀的一剑横向拍飞一边。胖子的剑势灵动而飘浮,身形随剑顺势一转,瞬间闪至五尺之外,借转动之力清消了红面老者留在剑上的劲力。

    红面老者这双手套竟然不俱刀剑,不知是何种材料练制而成 ,至少是天品初阶的等级。一个人能迎着锐利的剑锋拍出一掌,并且能精妙的避过剑锋,拍中剑身,这份胆气和战斗意识就非常人所能及。

    欧阳无忌料敌先机,像似早知他会再次潜走,手腕一转,回剑复出,颤巍巍,轻飘飘的一剑,没有固定的轨迹和方位,无形的剑气和剑意却无处不在,根本难以判定下一刻会攻击何处,令那红面老者不敢轻易妄动。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