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玄武裂天 正文 第五百一十二章老夫很无耻吗?

正文 第五百一十二章老夫很无耻吗?

目录:玄武裂天| 作者:蓝庭| 类别:玄幻魔法

    ♂

    云无涯的剑看似随意挥洒,毫无章法,随心所欲地东刺一剑,西一剑,忽而上挑,忽而下削。∷頂∷∷∷,..令人防不胜防,根本无法预测他的剑下一刻会指向全身的哪个部位。

    每一剑都那么漂浮诡异,颤悠悠的剑锋时常从不可思议的角度刺出。对他而言似乎根本不存在任何死角。这是剑道的一种至高境界,无招无式,却包容了天下所有的剑式。意在剑先,意动剑至。

    每出一剑都令枯瘦老太感到毛骨悚然,冷汗直冒,惊得左右狂跳,从霸气纵横的主动攻击,到气喘吁吁,左支右绌,再到一刀又一刀笨拙的格挡招架,整个过程的转换只在几个呼吸之间,其不堪入目之状,当真难以言表。

    至令那些刚才还在为那霸道的刀威惊叹动容的观者们,一下变得有些目瞪口呆,禁不住发出一片惊嘘哀叹,有些人甚至索性闭上眼,不忍再看下去。

    这那里还是级强者间势均力的强强搏杀战斗,倒像是一边倒的单方面虐杀的埸面。

    枯瘦老太此刻的内心震撼简直无以复加,至始至终都一直认为,对方如此年轻,即便修为再不凡,也绝不可能超越自己,只是在武技和身法的运用上或许精湛一些。所谓一力降十会,万不得已之时,可用自身强大的修为实力镇压对方。

    但,历经一番惊险万分的搏杀,却不得不承认在武道修为和身法的变化上都略逊对方一筹,没想到竟连自以为傲的强悍实力,也如此不堪一击。

    枯瘦老太已没有时间往下想,对方一剑平平递出,大繁至简,看似十分随意而简单的一剑,竟让人生出一种无可闪避的感觉,仿佛无论如何躲闪,都逃不出这一剑的厄运。

    坐以待毙绝不是级强者的风格,绝地反击,忍着被对方在自己身上再次拉开一道血槽的同时,手腕一抖,长刀放弃格挡之势,斜削对方握剑的手腕。你刺中我的刹那,我也会毫不留情地切下你的手腕。

    枯瘦老太这悍不畏死惧伤的战法,完全使出两败俱伤的拼命招式,迫使云无涯不得不中途瞬变剑招,也因此令对方从绝境中挣脱出来,赢得喘息反击之机。

    眨眼间,双方电光火石般的变幻数十种剑招刀式,诡异的是,双方的刀与剑在数十次的变幻交锋中,竟未发出一声撞击之声,一切都在悄无声息中演绎着惊心动魄的搏杀。

    诡异的空气中,斗然传出一声闷哼,枯瘦老太手中的长刀突然脱手斜飞而出,握刀的手腕之上骇然现出三道剑痕,滴滴鲜血从虚空洒落,若再稍再深上几分,整只握刀的手倾刻便会被齐腕生生切断。

    虚空中火星飞溅,只留下一抹精光从漫天碎影间飞掠而出,直向枯瘦老太对方的面门奔袭而去。枯瘦老太在无比的震骇中,巳然避无可避,唯有退之一途。

    "嗖!"的一声,枯瘦老太脚尖地向后狂飙而退,退得比来时更快。

    一抹精光有如天外飞虹般的穷追不舍,距枯瘦老太的面门已不足三寸,始终不即不离的追逐着,似在告诉对方,倘若此时停下必死无疑。

    枯瘦老太狼狈不堪地退至高台边缘,身上已留下数十道剑痕。直到此刻仍没弄明白,对方前后之间的差别为何如此之大,简直判若两人。前一刻彼此还能相互搏杀抗衡,后一刻自己却变得不堪一击,毫无还手之力,被追杀得无路可退,枉我终年闭关苦修,从未料到会被逼到如此悲凉惨淡的绝境。

    眼前唯有两条路,一是悲壮的被对方一剑透脑,成为倒地的英雄。或是趁势跳下高台去,苟且可捡回一条命,屈辱的活着。

    巳没有时间让人慢慢的来回选择,锐利的杀气巳临近脑际,抛弃所有的选择,一切交由生命的本能来支配。

    枯瘦老太没有被一剑透脑的倒下去了,也没见鲜血飞溅的埸间。二十米的高台下,一个垂垂老朽的身躯在微微地颤抖着,浑浊的双眼中充满了无尽的耻辱和悲凉的情怀。

    彭家三战皆输,二死一败,但按"生死挑战赛"的规则,战斗仍未就此结束,还须继续进行下去,剩下的最后两埸,只要彭家能侥幸的赢上一埸,便不算彻底的输局,还可以提出另一项挑战,除了武道之外,丹道和器道,都可以任选其一。规则就是规则,除非五战完败,方才算是彻底的输局。

    胖子欧阳无忌身着一件淡黄色的长衫,闲庭信步般一摇一晃地走向高台。有人怀疑这厮走错了路,不心溜到了台上。怎么看都不像比赛的选手,这肥猪穿成这样哪里有武者的霸道气息。

    彭家坐席又走出一位须发如雪的老者,肌肤如婴,脸色犹为红润,看上去杀气腾腾的,气势爆裂,像是揣着杀子夺妻之恨而来。裁判还未宣布开始,便对着高台上的胖子背影卷残云般的轰出拳头。

    “死老头太无耻了。”

    “卑鄙偷袭!一把年纪都活到狗身上去了。”

    “这胖子危险了!毫无防备。”

    胖子欧阳无忌的脑后像是长了眼一般,反手朝后虚飘飘地拍出一掌。

    轰!掌风拳劲在空中碰撞,发出巨大的爆裂声。

    “你再违规,判你出局!”器师总殿派出的裁判厉声提醒道。

    “老夫耳背,听不清。”红面老者咳咳阴笑道。

    “比赛开始!”裁判大声喊道。

    红面老者的突然偷袭虽然十分阴毒,却被对方随意一击便轻松化解。一击无功,反被自己的气劲反噬,震得内腑血气翻腾,十分难受。深吐了一口浊气,这才稍稍平复下来。随咳咳的阴笑道:“子年纪轻轻反应不错,还敢暗算老夫,后生可畏!”

    “都快入土了,还没学会做人,街头地痞混混看上去都比你有品。”胖子掉转身来无比鄙视地朝着红面老者伸出一根中指,“无耻的人见过不少,不知无耻的死老头倒是生平未见。”

    “老夫很无耻吗?哼!你子毛才刚长齐,懂个屁!这叫做兵贵神速,兵不厌诈,兵者诡道,兵......”红面老者十分厚颜地了一大串,还欲继续往下。

    “兵你妈!”胖子真的很生气,猛地朝前踏出一步,瞬间出现在红面老者身旁,一道精芒乍现即逝。

    红面老者话到嘴边,忽觉眼前精光闪动,下意识地偏了偏头,还未回过神来,一边耳朵忽然传来一阵剧痛。伸手一抹,平平整整,哪里还有什么耳朵存在,满手满脸尽是鲜血淋淋,脚旁还躺着一块血肉,仍在微微抽动着。

    “啊!”红面老者一声惊天怒喝,热血冲脑,双眼布满了血丝。全身玄元力瞬间爆裂开来,手中长刀锵然出鞘,浓烈的气劲注满刀身,发出嗡嗡颤响。

    “刀裂天地!”双手握刀虚空斜劈,一道炫目的刀光划破苍穹,霸道无比的朝着欧阳无忌飞斩而下。

    锐利的刀锋近身之际,欧阳无忌空空的手中忽然握着一把色泽幽黑的大剑。手腕轻转,剑身陡然一颤,闪电般地在对方劈斩而下的刀背上,虚飘飘地轻拍了一下,刀势在眼前五寸之间骤然下沉,轰然劈向坚硬的地面,碎石崩裂,四下飞溅。

    红面老者狂怒中的倾力一击,被这胖子云淡风轻般地随意一击,骇然落空。心神一震,冷静了许多,不顾耳伤的疼痛,暴然疾退。手中长刀顺势挥出一片刀光,以阻对方趁势袭杀。

    欧阳无忌像是早料对方一击无功必然后窜,手中长剑飞扬,瞬间洒出一片剑芒,犹似寒星透着凛然杀气,直指对方全身要害部位。

    当当当!......

    锵锵锵!......

    红面老者一气挥出上百刀,堪堪挡住对方锐利的剑势,内脏被剑上的潜劲所伤,气血一阵翻腾。

    直到此时,红面老者才用一双阴冷犀利眸子认真地注视十米外,双手环抱胸前的胖子。本以为自己善长以速度制胜,可谓是天下武学唯快不败。这胖子如此笨拙的身形只怕连自己的衣袂都沾不上,唯有任人肆意宰割而巳。

    欧阳无忌同时也在打谅着眼前这个的红面老者,心下揣度着,应该属于以速度取胜的武者,身法像风一样快捷,云一般的飘浮多变。自己若无凌波微步,遭遇这样的对手还没打巳输了一半。毕竟自已这身肉堆在这里,任谁都会忽视他的速度和灵动性,将其当作软肋来攻击。但这何尝不是一个十分诱个的坑?

    两人遥遥相对而立,彼此的视线凝练如剑,有若实质般的在空中相撞,发出"波"的一声震响,仿佛溅射出无数火花。

    任谁都想不到这红面老者曾经是一个杀手,而且还是那种杀手中的"王者",那都百年的尘封之秘,根本不可能有人会知道。

    欧阳无忌但见对方的身形突然一幌一蕩,下一瞬,巳似风一般的出现在左侧,双手多了两把寒芒刺目的短剑,一左一右,双剑齐出,一匕肋下横切,一匕由上而下扎向肩臂。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