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玄武裂天 正文 第五百零九章唯快不破

正文 第五百零九章唯快不破

目录:玄武裂天| 作者:蓝庭| 类别:玄幻魔法

    ♂

    但,云无涯绝对不是常人,他的拔剑术登峰造极,快到毫巅。夺命的寒芒距咽喉只有一寸,云无涯这才骤然动了。

    锵!

    随着一声长剑出鞘的轻响,一精光闪耀,有如天外飞星般划破天穹,直射向枯瘦老太眉心处。

    谁的剑更快?是你的剑割破我的咽喉,还是我的剑穿透你的眉心?以命赌命。

    枯瘦老太似乎胆怯了,手中的夺命寒芒骤然隐退,下一刻,却让人意想不到地突然出现在云无涯的心脏部位。

    这猝不及防的演变,太诡异了。前一秒的夺命寒芒竟然只是枯瘦老太的虚招,真正致命的一击却是云无涯致命的心脏部位。

    “我本就是来杀人的!”枯瘦老太阴冷的声音仿佛来自幽冥地狱,令人毛孔倒竖。

    对方必杀的一击,精心谋算,无论云无涯此时如何闪避躲藏都无济于事,唯有眼睁睁地看着一抹锐利的锋芒无情地穿透云无涯的胸膛。

    枯瘦老太的脸上露出一道残忍嗜血的阴笑,嘴才咧开一半,便忽然地僵住了:怎没看见鲜血飞溅的埸景?,自己这一击似乎毫无着力感,没有任何阻碍,像是穿透一团空气一般。不好!这是残象。枯瘦老太心下一惊,迅速地抽身疾退,眼角余光却发现一星光电射般奔袭而来......

    “双方像是势均力敌,彼此的身形都十分敏捷诡异,看来又是一场龙争虎斗。”坐席上的风泰岳兴致勃勃地评道。

    “双方的实力差距不大,这一战应该会很幸苦,充满了悬念。”楚家主出声道;"“不过,枯瘦老太招式看上去异常阴毒,且身法也十分诡异,令人防不胜防。"

    "你没错!但,我却在云无涯的身上看到了一种无与伦比的自信,随心所欲,意到剑到,剑出追魂夺命......看!他每出一剑,都笼罩着对方的七处要害部位,十分漂浮,刁钻,让人无法预判。"风泰岳继续评道:"陆公子认为此战的胜算有多大?"

    "呵呵!这个还真不好预5555,判,应该有三成吧!"陆随风淡淡地出声笑道。

    "三成?陆公子是云无涯此战只有三成的胜算?"风泰岳大感惊诧的唏嘘道。

    "不会吧?公子对自己的人会如此没信心?"楚家主摇了摇头,脸上堆着不信之色。

    "那倒不是!我这是尽可能保守的法,正常情况下,应该有八成以上的胜机。"陆随风的话,令两位家主越听越迷惑,倒像是在反着一般。

    枯瘦老太从诡异的攻击,必杀的一击,到抽身飞退,只在喘息之间。她自认为自已的身法巳有如鬼魅般迅捷,没想到对方的速度根本就不是人所能做到的,仿佛无处不在的风,无论如何闪避都无法摆脱那似有似无的缠绕。对方随意的递出一剑,自己必得挥出十剑才能堪堪挡住。

    一招不慎,处处受制,枯瘦老太不停地飘移躲闪,不停地挥剑格挡,一次次地上演惊险一幕,心力交瘁,苦不堪言,全身上下被冷汗浸透。

    一剑,两剑,三剑......

    每一剑都充满着死亡的气息,令人惊心动魄。每一剑都直指全身七大致命部位,诡异漂浮的剑势令人防不胜防。一股深重的恐惧感遍袭全身,如此延续下去,不被对方开膛破肚,也会自行崩溃。

    枯瘦老太心下一横,全身玄元力倾力暴涨,整个枯瘦的身形猛然拔地冲天而起,人在空抖手发出一道碧绿的幽光,这是一枚暗镖,色泽发绿,分明浸过毒,中者必亡。

    通常到了这层面的尊者级人物,一般都不屑再使用暗器伤人,只是这枯瘦老太当真是被云无涯给逼急了,迫不得已之下才借此暗镖阻止对方的追杀之势。

    枯瘦老太手段虽不光明,却收到意想的效果,趁着云无涯身形躲闪微滞之际,人巳瞬间脱出了对方的追杀范围。人在空中一挺腰背,看似垂垂老朽的枯瘦身形顿时挺拔如松,浑浊的目光此时有若出鞘之剑,修为若差一的人,一道眼神都会令其失去一战的信心和勇气。

    “有意思!天下武道唯快不破,老太的身法快若幽灵鬼魅,但却还未能领到‘快’的真正内涵,换个场合子会悉心讨教。但今时一战,你我之间或许只有一人能走下台去。至于谁快谁慢,自然只有活着的人了算。”云无涯冷芒如电地出声道。

    “呵呵!之前倒是看了你这子,接下来不会再给你可乘之机,先倒下的绝不会是老娘。”话毕,枯瘦老太手中忽然多了一把剑,接着一剑平平刺出,没有强劲的元力波动,无声无息地跨过二十米空间,看不见这一剑的线路运行轨迹,但见一抹寒光而逝,下一秒便出现在了云无涯的眼前。

    这样的剑速,换做常人,只怕剑未出鞘便被一剑抹杀。太快了!人的动作根本来不及作出反应。

    云无涯的脸上却仍是一片平静,看不到丝毫的惊色。唯有一抹精芒在眼底闪过,内心微感惊讶,如此迅捷的剑速已达到某种极限,只不过,他仍十分清晰地捕捉到它的线路和运行轨迹。这明自己的剑意已达到了一种未知的境界。

    锐利的剑气锋芒未及,森寒的剑气已然袭体,皮肤皮层隐隐生痛。避之不及,长剑在千钧一发间锵然出鞘,剑随意动,胜似惊虹一瞥。

    叮!一剑电闪弹出,发出一声清脆的鸣响,剑尖精确无比地在对方奔袭而至的剑身。对方剑势微偏,紧贴着流云宗主的面门险险掠过。

    枯瘦老太像似留有后手,并未奢望一击建功。剑势一转,化刺为削,一招两式,令人猝不及防。嘴角浮起一抹诡异的阴笑。

    一招两式,世上不止你一人会用。云无涯自然也准备了后手,手腕一转,一剑直奔对方面门而去。

    枯瘦老太顿觉全身一阵毛骨悚然。直觉告诉她,自己的剑未削到对方,面门巳先被对方的剑先行穿透。瞬间的预判,让她做出抽身速退的决断。

    云无涯并未展开追击,双目有些走神的望着天空,似在思索着什么?剑意!剑势!用心去洞察一切,心动剑动,剑在心中。

    双方的距离似乎又回到了原,一次惊险绝伦的交锋,碰撞……

    枯瘦老太的脸色微见发白,双眼中透出着凝重的警觉,全身上下充斥着强大的玄元力,防范着对方随时可能发动的惊天一击。常年的闭关使的她心志非常坚定,她会再次用剑来证明谁的剑更快,谁先溅血倒下。

    这老太本有三分胜算,可是她无意中助了云无涯一臂之力,让其在瞬息间领悟了真正的剑意真谛。悟,是平时滴滴的积累,当它饱和到一定程度之时,一阵风,一片云,一棵草的摆动,都会在刹那间令人呼出一个‘哦!’字。云无涯就是在这刹那间呼出了这个字,所以,接下来,这老太只怕连一成胜算都不会有了。”陆随声似乎在自言自语地喃喃出声。

    悟!原来是这样呀!很简单,却很玄妙。

    枯瘦老太似乎很沉得住气,修至这种层面的武者,战斗意识都非常敏锐丰富,非常人可以想象比拟,手中的剑一颤,她清楚地知道,唯有抢占主动权才能出奇制胜,只是等待寻找一个雷霆一击的最佳时机。

    云无涯从遥远的天际收回视线,有风掠过,掀动云无涯的发絲飞掦,遮掩住半边脸部,正欲抬手拨开遮面的长发。

    枯瘦老太等的就是这一刻,这个机,眉目一挑,环绕周身的森然煞气骤然聚成一道如墨的剑芒,蓄含着血腥的剑意,下一刻,墨黑的剑芒巳从云无涯的门之上,劈空斩落而下。

    枯瘦老太出手便是一剑三连斩,快若毒蛇岀穴,一左一右分斩双肩臂,第三击忽然中途折转,化斩为削,直奔对方颈项间横抹而去,角度刁钻阴狠。

    云无涯但觉头的阳光一暗,凛然的杀气巳扑面而至,枯瘦老太岀击的时机把握得十分精妙,而且果断阴狠,绝不给对方半闪避回旋的余地,躲得过左右两斩,那抹向颈项的一削却是诡异刁钻,而且是突然折转变向,令人所料不及,防不胜防,根本来不及避过这必杀的一击。

    似有意或是无意,云无涯给了对方一个出击机会,或许只是一个诱敌的陷阱也未可知。一众观者都是行家中的行家,虽失去了先机,陷入绝境,却没人认为这种层面的搏杀,一招之间便分出了胜负髙下,这未免也太无趣。

    风起的刹那,他便借势鼓荡齐肩的长发飞掦,刻意遮掩住半边面,如果对方抓不住这个绝妙的战机,那绝对是一个浪得虚名的级尊者。

    战机稍纵即逝,容不得枯瘦老太分析这是否是个陷阱,人之一生每做出一次决定和选择,事无大巨细,都充满了"赌"的特质和属性。古有云;人间事十之**不如人意。细揣摩一下,其真实含意是指,十有**都"赌"输了,所以才会感到不尽人意。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