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玄武裂天 正文 第五百零六章首战争锋

正文 第五百零六章首战争锋

目录:玄武裂天| 作者:蓝庭| 类别:玄幻魔法

    ♂

    青凤随意的宁立着,脚下不丁不八,没有鼓荡的气机,浩大磅礴的气势,全身上下虚飘飘的,完全一副毫无设防的势态,犹似头天空中的一片悠悠的白云。

    白发老者见状,微皱了皱眉,不断的眨着眼,发现对方的身形一下变得忽明忽暗,时隐时现,虚幻不停。他一度怀疑自己是不是年岁太大了,有些老眼昏花,一时产生幻觉。这怎么可能?自己可是高阶尊者的存在,心神力无比的强大,不由凝神于目,意欲锁定对方的身形和气机,趁其不备,发起惊天一击。

    有风吹过,掀动一缕鬓发,遮住了青凤的视线……

    锵!白发老者等的就是这一刻,机不可失,手中利剑锵然出鞘,一抹精光划破苍穹,夹着尖锐的呼啸,瞬间便出现在了青凤眼前。惊天一剑,疾若天外流星,强劲的剑芒直透对方的身影。

    心中方自一喜,眼角余光忽然发现一红光直朝自己的左脑飞射而至,心神一震,虽惊而不乱,白发微动,一个"惊狮摆头",堪堪避过必杀的一击。一道炽烈的枪锋扫过,头皮火热生疼,几缕白发在空中飞洒开来,散发着淡淡的焦灼味。

    呼!方才喘过一口气,又见一抹血红的精光在额前飞速放大,迅疾回剑一格,铛的一声崩开了对方袭来火焰枪身。身形随之暴退,手中利剑顺势舞出一团剑花,顷刻绽放百道璀璨剑光,揉身反击,朝着青凤狂暴地倾洒而去。

    面对漫天剑芒,青凤没有闪避格挡,视若不见。枪锋一抖,飘飘地递出一枪,透过重重叠叠的剑影直取对方的咽喉。

    这猝不及防的一剑,直吓得白发老者惊魂出窍,汗毛倒立,收剑狂退,漫天剑影顿时溃散。反击得快,退得更快。怎奈对方枪芒有若幽灵般穷追不舍,每次枪锋颤动都会闪射七火星,分射周身七大要害部位,令人防不胜防。

    铛铛铛!......

    每崩开对方的一轮攻击,身上都会留下数道口子,鲜血一路飞洒。惊骇,郁闷,一种深深的无力感,纷至袭上心头。

    ∝∝∝∝,

    眼下唯一的一条路,唯有退,飞速地退,退出对方的攻击范围。直退至高台边缘仍茫然不知,直到一脚踏空,才惊觉发生了什么事。晚了!自己一把年纪,一身尖修为,却被一个丫头片子打得胆战心惊,毫无还手之力,还被硬生生地被逼下高台……

    毕竟是尖的高阶尊者,虽然满身溢血,身临虚空,仍是惊而不慌。深吸一口气,凝聚最后的玄元力,凌空翻腾几周,踉跄坠地,重新返回高台之上。

    上百道水箭同时无声无息地迸发而出,疾若奔电,夹着强劲的破空之声呼啸而出,每道水箭都闪射出冰冷的光泽,锋芒杀气凛然迫人。上百道水箭齐发,令人一时间根本无从闪避抵御。

    "雕虫技!"青凤冷斥一声,纤手虚掦,身前凭空出现一道青色的风墙。

    嗖嗖嗖!

    百道水箭瞬间全数没入风墙之中,却恰似泥牛入海,风墙一阵轻微的颤动间,百道犀利的水箭骤然化为无形。

    水之领域!

    白发倒竖,白须飞扬,但闻一声怒喝,空间随之一阵扭曲,滚滚洪流仿佛从天际倒悬奔湧,倾刻间天地一片汪洋,无边无际,浩瀚无涯。

    嗷!

    一声尖厉高吭的凤鸣震荡虚空,天际深处骤然呈现出一只百米长的巨型青凤,凤翅一展漫空云层破碎崩裂,凤躯盘旋间拖出一道青色的轨迹,清辉耀眼夺目,不断分崩炸裂开来。

    肉眼可见无数青辉,迅速地汇聚成一股青色飓风,咆哮,呼啸着席卷天地汪洋。倾刻间风云色变,百道惊涛汹湧拍空,纵横交错,层层叠叠地相互冲击碰撞,轰然爆裂之声不绝于耳。青色飓风肆虐地掀江倒海,汪洋不断沸腾奔湧,似若万马千军自相搏杀廝拼,不过片刻之间,汪洋的面积便随之不断地萎缩……最后竟然只剩一池清水,寂寂无声无波。

    哇!

    白须染血,一蓬血水从老者口中喷射而出,血溅三尺,盈红一片。身躯晃荡,踉跄暴退数步,如婴肌肤苍白如雪。水之领域荡然无存,玄力反噬,内腑巳然遭受重创,有血禁不住地从口中溢出。

    可怕的水之领域,更恐怖的巨型青凤,龙卷飓风。孰强孰弱,根本无须评判,明眼人一瞥即知。

    换作平时,此战胜负已见分晓,但,这是生死挑战,只有一个人能活着走下这座高台。所以,下一刻,白发老者便见一道璀璨精光在眼前乍闪而逝,接着忽然发现自己猛地飞了起来,飞得好高好高,可以一览全场的观众。

    “咦!我的身体怎么会在下面,头呢?天呐!颈项上的血竟喷出了三尺多高。啊!我怎会跌了下来……”这是白发老者留下的最后一道意识,砰!一颗两鬓斑白的头颅从高空坠下,砰然落地,像球一般地滚动着。

    “这神情悲伤,悲凉!”青凤显得有些哀伤地出声道,接着突然飞起一脚,将白发老者的头颅踢向台北的彭家坐席。

    全场数万人,竟无一人发出声响,一片死寂。

    “哇!......”

    “啊!......”

    有人在呕吐,有人在惊呼。

    青凤随即伸出纤纤玉手,推了推那无头的身躯,轰然而倒;“死了还继续立着,会吓死人的。”甜甜的一笑,掸了掸衣衫,整理了一下鬓发,清风拂柳般的盈盈离去,阳光灿烂地走下了高高的赛台。

    "这……怎么可能?"彭家主骇然地大张着嘴,惊恐万状地望着跌落在脚下的那颗白发苍苍的头颅,一双死不瞑目眼睛直令人毛发倒竖。这可是乾坤境高阶的老祖呀,怎可能被一个丫头击败,甚而连头颅都被斩了下来,这一切显得太不真实,直疑是幻觉。

    本以为这风,楚两家太过自负自信,如此生死攸关的挑战,竟没有将家族的老祖请出来放手一搏,未战已输了一半。殊不知……

    “彭家败!”裁判冒着丝丝冷汗大声宣布结果;"下一埸……"

    裁判的语音未落下,高台之上不知何时又出了一位白发白眉,同样道骨仙风般的老者,每踏出一步都充满了山岳般的力量,内敛不散,却又给人一种风雨欲来的压迫感。一身淡黄色的长袍,长袍边缘滚着金边,此老的身形尤为高大,似若一座峰岳耸立,令人不敢轻易逼视。双手握着一把异常宽厚的大剑,十分随意地横在胸前,给人一种铁锁横江的势态。

    "燕儿!这老头拥有乾坤境高阶的修为,还是土系属性的武者,善长防御反击。当心啦!"陆随风旁若无人地对着紫燕轻声柔语地言道。

    陆随风话的语音虽,却清晰地传入了那黄袍老者的耳中,令其惊颤不巳,这子竟能一眼透自己的实力修为,甚至连武道属性都一目了然的得清楚无误。一双白眉不由微微地皱拢,眼中的瞳孔微微收缩,目光中透出的战意更盛几分,浑身热血沸腾,一股股厚重如山的霸道气息随之蒸腾弥漫开来。一道冲霄的剑意仿佛破开前方的空间,汇聚成一道数丈长的土黄色剑芒,

    当紫燕像一只紫蝶般的翩翩飞上赛台,一袭紫色裙衫,清纯的气息,生机盎然,好清纯唷! 埸下又掀起了一阵声浪。

    “我操!又是一个姑娘!”

    “女人怎么了!你这五大三粗的样子,站在台上两腿直哆嗦,只怕连女人都不如。”

    "千万别视了女人,没看见刚才的那一幕,一旦狠起来,简直比男人更血腥凶残。"

    紫燕的身形刚落在高台的地面,一道峰峦般磅礴厚重的剑势已隔空斩落,仿佛一座巨峰从天而降,令人生出无所躲避的感觉。

    "偷袭!这死老头太无耻了,一风度都没有,竟然出手偷袭一位姑娘。"

    "一把年纪简直活在了畜牲身上,连妖兽都不如。"

    埸下响起一阵喝斥怒骂之声,这黄袍老者的无耻行径惹来了众怒。

    紫燕却不以为然淡淡一笑,即然站在了这挑战台上,先出手的人未必能算是偷袭,可称之为出其不意,抢占先机,或是先声夺势,都完全得过去。

    面对这突如其的,如山般厚重的浩然剑势,紫燕一双秀目似若星辰般的闪烁,没有絲毫闪避躲让的意思。下一刻,一道金色剑芒仿佛从天际深处,惊电般的划空斩出。

    一道金色流光飞速切入高山巨峰,骤然迸发出一阵高频率的的剧烈震荡,空间一阵微颤,扭曲,山峦般坚挺的厚重剑势,肉眼清晰可见的四下龟裂开来,随之分崩离析地轰然爆裂,漫空中散发出尘土飞掦的气息。

    黄袍老者的如山剑势被破,似在意料之中,神色间仍是一派肃然,无悲无喜,浑身上下鼓荡着凛然浑厚的土之气息,随着厚土气息不断飞快的攀升,肉眼可见脚下的地面骤然卷起层层叠叠的尘土,似若滚滚洪流奔腾狂涌,气势浩瀚呑天,意欲将对方一举碾成肉泥碎沫。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