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玄武裂天 正文 第五百零五章 青凤戏老祖

正文 第五百零五章 青凤戏老祖

目录:玄武裂天| 作者:蓝庭| 类别:玄幻魔法

    ♂

    眼前的空间骤然一阵扭曲,但见风云滚荡间,一道人影仿佛撕破云层,长衫飘飘地降落在演武埸的高台之上。

    众人凝目望去,白眉,白发,白须及胸,如雪的长衫飘飘,肌肤如婴,严然一派仙风道骨的风彩,令人禁不住生起仰视膜拜之心。

    "老头卖相挺不错的,走出去分分钟都可以忽悠一大片人。"青凤一脸不屑地喃喃道,声音虽,但此时演武埸内却是一片沉寂,以至这的喃喃声竟随风飘进所有人的耳中。

    刷!

    一道如电似箭般的目光,有若实质般地划过青凤的身躯,竟然发出一阵利刃切割般刺耳声。换着旁人这一道神光便可将其轻易的切割撕裂开来,但眼前这个清纯可爱的丫头却视若无睹,毫发未损。至令此老白眉微不可见的轻皱了一下,同时展开神念对其扫视了一番;体内一片虚空,唯见清辉,几絲飘云……

    "都活了二百来年的悠悠岁月,还这般为老不尊。我可是一个女儿家呢!怎可这般不知羞耻地在人家身上扫来探去,坏我名节,简直就是为老不尊。"青凤愤愤然地言道,一脸楚楚哀怨之色。

    "嗯!竟能一眼看出我夫年岁,姑娘不简单呀!"这位白发老祖啧啧道,嗓音尖细刺耳,有若太监的音调。

    "啊!还真被本凤儿给瞎猜对了!"青凤开心地拍着手道;"看你老这副仙风道骨的模样,没有千把岁,至少也该有五六百吧?"

    "哼!装,继续装!能走上这赛台之上的人,又岂会是等闲之辈。面对老夫还能这般淡定洒然,谈笑自若,竟而还敢出言不逊。这等扮猪吃虎的把戏,怎能瞒得过老夫法眼?"尖细的嗓音咳咳冷笑道。

    "死老头自作聪明!你彭府上下就没一个好东西,重子重孙是这样,白眉白发也绝好不了那里去,全是一堆死不足惜的大坏蛋。"青凤一手叉腰,一手指着高台的老头,开口便一通臭骂。

    三缕白须无风自动,心境修为再深,遇上这只千年的刁凤,不被气得全身乱颤9∈9∈9∈9∈,m.v.才怪。当然,如没陆随风的暗中授意,这只凤还不致会这般张狂。

    "好刁蛮野性的丫头!呵呵!有意思!"老傢伙的定力果然不凡,被人骂成这样,竟然还不动怒发彪,的确有些出人意料。

    "走上这赛台,本就是来杀人的,当然,也应有被杀的觉悟。倘若本凤儿技差一筹,刚才那一眼只怕就让本凤儿躺下了。一品位都没有,德行差透了!"青凤歪歪嘴,显出一副十分无辜的模样,实在令人有些啼笑皆非。

    "是么?在老夫的眼中只有对手,从没有年龄性别之分。 你竟敢对老夫口出不逊之言,老夫也不介意先拿你开刀,做个示范!"话落,一道水箭应声而出,无声无息地直向二十米之外的青凤奔射而去,杀就杀,没一高人的风笵,更是视人命为草介。

    波!

    空间泛起一阵水纹涟漪,奔射的水箭嘎然而止,涟漪轻荡,水箭没入了一道凭空生出风墙立中,瞬间化为无形。

    "嗯!"出手的白发老祖惊诧地轻哼一声,这丫头竟能轻易化解这玄力所化的水箭?百年未闻世事,巳然沧桑变幻,高手辈出。

    白发老祖双目精光闪烁,虽然一时看不出对方修为的高低。却并未因对方是位弱不禁风的姑娘儿而有所视。活了这大把的岁月,自然明白能走上这个赛台的人皆非等闲之辈。

    “竟然还是乾坤境高阶!运气不错,不然也太没劲了。”青风上下打量着对方,云淡风轻地笑道,似乎一没将这位道骨仙风的老祖放在眼里。

    “咦!你竟然能看出老夫的修为?的确不简单!”白发老者目光烁烁地凝视着青凤,瞬间提足了十二分心神,显现出一副严阵以待的姿态。

    “切!这都不知道,你额头上写得一清二楚。”青凤撇了撇嘴,不屑地出声道。

    白发老祖闻言,下意识地伸手摸了摸额头,这才发现自己被人耍了,顿然恼羞成怒,全身气势轰然爆裂开来,一股凛然的杀意有如万马奔腾,直朝对方席卷而去。狮子搏兔须尽全力,老者深谙此道,手中不知何时突然多了一把剑,随之呛然出鞘,一道刺目的电光划破空间,横跨十米的距离,瞬间射向茫然未觉的青凤。

    一剑穿胸,一击必杀。赛场上没有男女老幼之分,站在对面的就是对手,敌人,誓斩杀之。

    “完了!一个多俊俏的姑娘,死了多可惜呀!”

    “真他妈的还是人么?竟让一个姑娘来送死。”场下一片惋惜之声,纷纷岀言咒骂风,楚两家不是人。

    这位白发老祖的心志有如铁石,毫一无怜香惜玉之意,穿胸的长剑不停地旋动,撕绞着,直到对方的身躯被撕绞成片片碎屑,这才深吐了口气,收回长剑,嘴角溢出一抹微不可觉的残忍笑意。

    “死老头!玩够了没,心好狠呀!”

    一个幽怨的声音飘过白发老者的耳畔,有如惊雷般让白发老者全身巨震,凝目一看,这丫头仍完好无损地站在那里,神情间带着几分幽怨。

    “刚才绞碎的是什么?幻觉!”白发老者有些迷茫地揉揉眼,自己适才真实不虚地搅碎了这丫头的身体,怎会这样?

    但见青凤一袭衣裙飘飘,莲步盈盈,细腰轻扭,犹若柔风拂柳,看上走显得那么娇,柔弱,对方仿佛一根指头都能将她轻易捏碎。

    白发老者再也不会这样认为,他此刻却摆出一副如临大敌的态势,前车之鉴,他绝不会再被这幅娇弱的外表所迷惑。扮猪吃老虎,同样的戏码上演两次,如再不明白,那就真是猪了。

    白发老者的神色显得格外的凝重,手紧握着剑柄,全身的气势在逐步攀升,犀利的目光精芒闪烁,有如实质般射向那看似娇弱的身形,一般人面对如此锐利的神光几乎都会当场崩溃。

    但,在青凤身上却看不到丝毫惊惧之色,全身上下有若随风而动的拂柳,仍是那么自然随意。身影却忽然一阵闪烁,漂浮虚幻,时聚时散。

    "老夫不会被你这弱不禁风的外表所迷惑,会拿出全部实力与你全力一搏。”白发老者一字一句地道,声音里透着无比凝重的味道,同时充满了森冷的杀气。

    “不就是一场比试,何必将气氛弄得如此紧张,真是高看你了。”青凤仍是和风细雨地道,脸上却满是不屑之色。

    “你这丫头有资格让老夫重视。”白发老者深信不疑地出声道。

    “你这死老头却还没资格让本凤儿足够的重视。”青凤鄙视地刺激着对方。

    哗!全场人顿时全都张大着嘴,眼珠掉满了一地。

    “太狂了!”

    “一个姑娘,真不知天高地厚。”

    白发老者的眼中闪过一丝恼怒,一向霸道惯了,何曾有人敢如此蔑视自己,彻底触犯了他那所谓的尊严。

    “既然如此,那就让你见识一下我的厚重之道!”一道沉重的话音落下,一步抬起,手中长剑同时锵然出鞘,跨步斜劈,一道粗壮的电芒发出咆哮吼声,瞬间划破十米空间,厚重无比朝着青凤迎面劈斩而去。

    青凤望着那巨岩般沉厚的一击,灿烂一笑,纤手一掦,火焰飞凤枪在握,随即优雅地挥出一枪,一团炽烈的螺旋火焰从枪锋绽射而出,白发老者如山般厚重的剑芒不断暴出碎裂般的炸响,瞬间崩溃消散。

    气劲反噬,白发老者如遭重击般的闷哼一声,身形一震,向后猛退一步,脸色微显苍白。

    青凤手中的火焰飞凤枪再次优雅的在空中划出一道弧线,千百朵螺旋烈焰犹似血色蝶舞旋飞,仿佛展动着轻灵的蝉翼,撕破空气的阻碍,朝着惊骇未定的白发老者席卷而去。

    上下翻飞的螺旋烈焰飞速地旋动着,发出丝丝鸣响,每朵烈焰都闪射着炽热的幽光,有如刀光剑芒般的锐利,每次旋转划动都会带出一片血芒,一朵绽放的血花。

    如此优雅,飘逸,灵动的烈焰,却充满凛然无比的杀气。嗡嗡的颤响着,落在白发白老者耳边有如九天惊雷炸响:“杀无赦!”

    白发老者一个大意,如雪般的华袍长衫便已染血,怒目如电绽射,仿佛欲将对方刹那撕碎,一波一浪的涟漪微澜从手中长剑奔湧而出,层层叠叠,波光涟涟如水的流光不断揉碎漫空的螺旋火焰。

    白发老者全身气息鼓荡,染血的华袍长衫无风自动,身上的气势随之蔓延开来,周边的空气不断发出轻微的炸裂声。

    青凤脚下不丁不八,随意的宁立着,没有鼓荡的气机,浩大磅礴的气势,全身上下虚飘飘的,毫无设防的势态,犹似头天空中的一片悠悠的白云。

    白发老者皱了皱眉,不断的眨着眼,但见对方的身形忽明忽暗,时隐时现,虚幻不停。他一度怀疑自己是不是年岁太大了,有些老眼昏花,一时产生幻觉。这怎么可能?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