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玄武裂天 正文 第五百零三章 恕不奉陪

正文 第五百零三章 恕不奉陪

目录:玄武裂天| 作者:蓝庭| 类别:玄幻魔法

    ♂

    白凝霜飞跌出去的瞬间,便知道自己巳经败了,直到此刻方才领略乾坤境尊者的真正强大和利害,才明白彼此之间的差距有多大。她生平第一次感到在对手的面前竟然无计可施,无招可用,一切的攻击都显得苍白无力,徒劳无益。

    脑中仅存的一清明告她,败的结果是什么?以对方凶残霸道的作派,纵算不死也会沦为耻辱的人质,她是女人,不是君子,绝不允许这种发生在自己身上。除了玉石俱焚之外,她此刻唯一的念头便是"走",是"逃"也不为过。

    “你扇技搏杀术虽然诡异无比,但,对老没用!所以,你的下埸只有一个字,死!”彭家主寒气森森的从牙缝挤出一个"死"字,身上的气息强大得令人惊悚颤栗。

    "呵呵!我知道不是你的对手,你的确比想象中的更加强大。但,我的使命是缠住你,让你无法分身去指挥你的人战斗,而非战胜你。现在你的人只怕巳死伤殆尽。所以……"白凝霜的身上突然青光流转,瞬间化为一道青色的流星,向着远处的天际绽射而去,呼吸间巳消失在迷蒙的雨夜之中。

    "你彭家败局已定,恕不奉陪!"飘浮的语音从迷茫的雨雾中传出,带着的肆无忌惮的戏谑和讥嘲。

    吼!彭家主一声怒吼狂喝,身形电射,疯狂地追出了百米,雨雾中却是四顾茫茫,人影渺渺。对方死缠烂打的纠缠了自己这多久,从那诡异的身法,招招致人死命的杀技来看,应该不是一般的等闲人物,若是存心逃逸,还不是一件简单容易的事。

    彭家主虽心有不甘,恼怒到了致极,一时之间却也无可奈何,忽然想到下面的战事,心神一震,随即迅速地降落虚空……

    此时巳是风停,雨歇,雷电收。夜空中又有隐隐的星光闪烁。

    剩于的彭家一众弟子,这从道路的两端向中间心翼翼地挺进,人人刀剑出鞘,全神戒备,以防突如其来的变故。

    人间地狱,修罗场。满地的残肢,断臂,人体内脏四溅,横七竖八尸身堆积如山,举目皆是,可谓是惨不忍睹,长街的地上流淌着的是盈红的血水。

    彭家的弟子中突然掀起一阵巨大的骚动,有人发出凄厉的惊呼,有人在拼命地呕吐,更有人在浑身颤抖,这些人虽也见过血,杀过人,但如此血腥惨烈的景况何曾见过。

    前后不可一个时辰的光景,七八万彭家弟子巳被灭杀了一半有余,如此惨绝人环的杀戮,还有一丝人性么?彭家主的心中发出悲愤无比的嘶吼。

    但,他又何曾想过,前一刻,他自己难道不也是想做诸如此类的事吗?夜袭,血洗风岚家的府邸,意欲斩尽杀尽,一个活口都不留,那时,他的的心中又何曾发出过这样的声音吗?一切似乎都理所当然,这世界本就是弱肉强食。

    人性的自私,冷酷,在这里展现得淋漓尽致。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你不懂,别人也大可装作不明白。

    陆随风等人在对彭家实施雷霆袭杀之后,并未一举将其斩尽杀绝,歼敌数万,迅速地抽身走人。一场以少搏众的袭杀与反袭杀,一场智与计的惨烈博弈和较量,至此缓缓地落下了帷幕。

    一夜之间,三大家族在电光火闪的滂沱大雨中,展开了器师城史上前所未有的大火拼,可谓长街横尸如山,血流成河,至少有数万人死于这次惨烈的大火拼之中。

    雨夜中发生的大火拼事件,尽管搏杀的双方都在第一时间将自己的人尸身清理干浄,现场仍会或多或少的留下许多遗漏的迹象。更何况,如此大规模的血腥搏杀,谁知道暗中能惊动多少梦中人,亲眼目睹了这一幕。

    总之,第二天便纷纷掦掦地传了开去,整个器师城一下沸腾了起来,各种版本的传闻纷呈,人人震撼,只怕这座一向平静无大波的城市以后再难有安宁之日,一时间,全城人心惶惶,仿佛器师城的未日就要来临一般。

    十分意外地,器师总殿这次异乎寻常的没有派出大批金甲武士加强城内的治安,竟连平时正常巡逻各个区域的城卫军也不见了踪影,不知器师总殿此番存着什么心?难道要做壁上观,坐看这上千年的三足鼎之势,继续火拼下去,自行崩塌溃散,然后……

    然而,尽管如此,这血腥事件的三方却三缄其口,似乎昨夜的大火拼纯属子虚乌有,从来就没发生过,一切又归于平静。

    此时正值百年一届器师大赛在际,四海八荒蜂涌而至的人流如潮,大街巷举目皆见人头涌动,拥挤不堪,各大酒楼客栈尽皆客满为患,甚而连一些民居也一下变成了接纳外来客的住宿之地,其费用更是高得令人乍舌。

    兵刃和丹药一样,对每个武者而言都是生命中的重要法码,缺一不可。一枚丹药可以改变人的体质,甚至一生的命运。一把兵刃的质地强弱好坏,能让一个武者多出几条命来,非旦增强战力,还能助长威势,令敌心寒胆怯。

    所以,对各大家族,势力来,器师的份量也毫不逊色于丹师,可谓是同等的势在必得。

    当然,有资格前来器城观赛的人,俱是有头有脸有身份的主,身上没揣着千万上亿的金币,在这烧金币的器师城,的确会令人举步维艰,寸步难行。

    一时间,器师城内可谓是高手云集,强者有如过江之鲫,一方强豪,霸主更举目可见。所以,在此之间能低调时,莫张狂,否则下一刻必招杀身之祸,甚至连怎死的都不知道。

    事实上,此刻的器师城却是混而不乱,因为人人心存顾忌,纷纷谨慎行事,能忍则忍,退一步地阔天空,无处不是路。如此一来,整个器师城到也是和谐一团,相安无事,连波浪都没荡起一个。

    但,这也只是一种表相而已,当下的器师城实则是龙游虎行,似若一个巨大的火药桶,一颗火星,一个触碰,都引发火山喷发,掀起惊天风暴。

    接下来要发生的事,令整个器师城骇然震动起来,有人似乎有意在这个巨大的火药桶上扔下了一颗火星,准确的应该是一团燃烧的火球。

    器师大赛在中央大陆,同样是百年难得一逢的重大赛事,其受关注的程度绝不压于其它的百年赛事之上,由此可见器师在这片世界的重要位置,也同样倍受瞩目。

    器师大赛的比赛规则也和丹师大赛一般,中包含着三大赛事,分别为;器师,器宗,器王,三个不同层面的大比拼,最终分别角逐出未来百年的第一人。

    七品以下的器师根本没资格参予这种高级别的赛事,单是参赛的七品器师就有上万名之多,经过数十轮的大比拼,能笑到最后的也只有一百名,才拥参加终极决赛的资格。

    八品器宗的赛事也不例外,参赛的器宗更是多达五千名之上,也是经过连番的激烈角逐,靠前的前三十六名器宗,才有资格参加最终的决赛。

    唯有九品器王的赛事尤为特殊尊荣,因为乞今为止,满天下能被誉为器王称号的,唯有区区十八人而巳,称之为凤毛鳞角也绝不为过。所以,也就无须争夺什么决赛资格权,直接进入器王第一人的最终角逐。

    另外,此届器宗大赛的第一人,也有拥有资格参加器王大赛的爭夺,也可以自由选择不参予。只不过,古往今来,敢冒然参予器王排名争夺赛的器宗第一人,几乎可以忽略不计。摆明了是不知天高地厚的自取其辱而巳,徒惹天下人遗笑千古。

    器师大赛开赛在际,作为器师城三大家族之一的彭家,如在往昔,这种百年一遇的盛会之际,彭家的成员弟子们一向都是个个心高气傲,霸气十足的出现在各个埸合。

    然而,当下的彭家府邸却是时时大门紧闭,戒备森严,一股莫名焦躁的气氛在家族的府邸中流动,压迫着家族中所有的人,沉闷令人几欲窒息。

    家族的议事厅中,彭家主以及数十位家族的高层人物都肃然端坐其中,人人的脸上都堆满了凝重而阴沉的神色,显得忧心忡忡。

    "家主,刚接到传报,家族的商队在距城外的百里处,又遭到受一群神秘人的袭击,价值数十亿金币货物全部损失殆尽,护送货物的家族护更是死伤惨重,除了几人侥幸生还外,几乎全被灭杀在荒野之中。这种事在数日内巳发生了三次,再这么下去,只怕……"座位上的一位长老立起身来,悲愤出声。

    "这几日,家族在城中的许多重要产业都遭遇到神秘人物的袭击和破坏,纷纷倒闭歇业,而派出去调查的族中高手精英,也一个个有去无回,踪影全无。"

    "岂止如此,凡是走出府邸大门的人,同样没见一人回来,我彭家府邸如今已被风,楚两家的人牢牢的封闭困住,就像是一座死城一般,如不再想出一个应对之??来,只怕彭家这上千年的基业便会遭遇灭之灾,就此毁于一旦。"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