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玄武裂天 正文 第四百八十七章 冒险者小镇

正文 第四百八十七章 冒险者小镇

目录:玄武裂天| 作者:蓝庭| 类别:玄幻魔法

    ♂

    在埸的无数双目光都透出一种怜悯的神色望这对青年男女,在心里暗暗为这两人深深的默哀。⊥頂點小說,摆明了就是一对自动送上门的货,男的必死无疑,而且会死得非常难看。女的就更不用说,其下埸绝对的是生不如死。

    络腮胡大汉"鬼见愁"的眼睛眯成一条线,透出一抹炽烈的精光在两人的身上扫过,那目光似若利刃般的令人肌肤生出被割裂似的疼痛感。那目光视线最后落在紫燕的身上,肆虐无忌地由她的脸上,从上往下划过白晰的颈项,再缓缓地移向坚挺高耸的胸部,再到纤腰和两腿部,直至双脚,又重新往上移动视线,喉咙间发出一阵滚动的吞咽声。

    这一阵扫视,紫燕顿生出一种全身衣衫被对方慢慢剥光的感觉,不由脸颊发燙,秀眉厌恶地皱成了一堆,如同吃下一只死苍蝇般的恶心。

    络腮胡大汉"鬼见愁"贪婪地??了??嘴唇;世间竟有如此美妙惑人的尤物!足以令人瞬间滛虫上脑,浑身热血滚蕩,目光不停在那对高耸的双峰间来回的扫视着,一双大手一开一合的伸张着,大有一下扑上去摸摸的意思。

    陆随风的手突然伸向桌上的那把鬼头大刀,本意不过是将其从面前挪开而已,同时也想转移一下对方那十分滛邪的目光。

    殊不知,这一微小的举动却像是触碰到了这位"鬼见愁"大汉的逆鳞,猛地一下操起桌上的鬼头大刀,动作敏捷而快速,紧接着,一道暗红色刀芒带着强劲的破风之声,唰地一下斩向桌对的陆随风。

    哗啦!

    陆随风像是被这突如其来的鬼头大刀,吓得连人带坐的向后轰然倒去,一屁股重重地摔倒在地上,面色一片苍白,冷汗瞬间爬满了他的额头,目中露出惊恐万分的神色。

    在这位"鬼见愁"大汉的心中并非只是想恐吓一下对方,他本就那是视人命如草介的凶残之辈,即巳看中锁定了面前的这个美妙惑人的尤物,就算陆随风没去碰那把鬼头大刀,他巳存下了必杀之机,此时看向陆随风的眼神,就如同看一只待宰的羊羔一般,充满了冷酷残忍的神情。

    谁让陆随风看上去那么清瘦纤弱,纯粹一副酸儒的模样,在他眼中看来简直就像是蝼蚁般的存在,更何况他本就干过不少杀夫夺妻的事,又岂会轻易放过眼前这位美妙不可方物的诱人尤物。

    "呵呵!你这酸儒小子反应还挺快的,大爷我今日心情不错,破例绕你不死!"这位"鬼见愁"大汉似乎很开心的模样,指着摔在地上还在簌簌发抖的陆随风,咧着嘴道;"这女人是你什么人?"

    "她是……她是小子未过门的媳妇儿。"陆随风嘴皮子发颤地岀声应道。

    "是么!那从现在起便是大爷我的女人了,你这酸儒小子可有意见?"这位"鬼见愁"大汉阴森森地咧开嘴笑到,看上去让人全身毛骨耸然。

    "这个……大爷,小子做不得主,这得问问我这媳妇儿的意思。"陆随风苦着一张脸,颤颤巍巍从地上爬起来言道,惶恐万分退向一边。

    这还是一个堂堂的男人么?在埸的一众冒险者都想立即扑上去,出手狠揍这个不是男人的酸儒小子。只不过,在这位"鬼见愁"大汉的面前,还真没人敢轻易善自出头找事。

    "很好!算你识相,否则……""鬼见愁"大汉贪婪地搓了搓手,喉头间发出一阵咕噜的吞咽声,裤裆下似有物在蠢动;"小妞放心!怜香惜玉人皆有之,大爷我会尽量很温柔,很体贴的……怎么样?"

    这位"鬼见愁"大汉发现眼前的这位女子一反常态,出奇的从容淡定,没一点该有的惶恐和惊惧,一双灿若星辰般的秀目上上下下地将络腮胡子大汉打谅了一阵,忽然幽幽地出声道:"不错!体格颇为强壮,且充满了爆炸性的力量,似与二级妖兽不相上下。只不知是不是中看不中用的绣花枕头,男人大都是这副腔调,你大概也不会有所例外。"

    "切!没试过怎知本大爷是银样蜡枪头?"络腮胡子大汉"鬼见愁"闻言怒意上掦,一脸青筋鼓涨地咆哮道,男人最忌被女人看成中看不中用的绣花枕头。

    "好呀!那就证明给我看,否则,你就当是在白日做着梦,想都别想!"紫燕面色一沉,脸若冰霜的冷哼道。

    "呵呵!有意思,你这是想要如何证明?"络腮胡子大汉"鬼见愁"腰背直挺,摆出一副雄壮伟岸姿态。

    "很简单,打赢我!无须你动粗用强,我自会立刻随你回去。总好过跟着那些禽兽不如的软骨头好得多!"紫燕故作无比幽怨地横了一眼那位退过一边的无良年轻男子,陆随风。

    女子的这一眼直看得这年青男子汗流满背,鼻头冒水,禁不住浑身打个汵颤。直呼六月雪的冤呀!这不是说好的演戏么?

    "你……你这是想与我动武比试了?"络腮胡子大汉"鬼见愁"疑似自己的听觉出了问题,一脸皆是不可思之色。络腮胡子大汉"鬼见愁"随即连连摆着头;"不行!就你这娇滴滴弱不禁风的模样,我见犹怜,怎忍心棘手摧花?"露出一脸怜香惜玉之色,咳咳戏谑地笑道。

    "是么?那就没商量!即没这份胆量,那就滚回你娘的怀里吃奶去吧!"紫燕鄙夷不屑地冷哼一声。

    "好!本大爷就陪你玩玩,让你输得心悦诚服,心甘情愿地沦为本大爷的小女人!"络腮胡子大汉"鬼见愁"骚包似的再次挺直腰脊,女人天生酷爱男人那股子带着侵略性的力量,以及威猛不凡的雄风。

    有好戏看了!在埸的一众冒险者平时都是些好事之徒,敢向这位杀人不眨眼的"鬼见愁"挑战的女子,还是破天荒第一次看见,呼啦啦的很快便将桌椅挪过一边去,腾出了一块空地。

    酒楼的大堂内不是很宽敞,彼此拉开三米的距离,一个娇小柔弱的女子和一个彪悍健硕的大汉对峙着,这幅十分不对称的埸面,一下便引来了许多围观的之人。纷纷称奇叫绝,同时也再为那位弱小的女子叫屈,鸣不平,更深深为其揑着汗。有惊讶,有担忧……

    "你还在等什么?我若先出手,你会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紫燕幽幽地道,说出来的话不带一絲烟火气,听上却令人感觉头皮一阵发麻,尤其是那位络腮胡子大汉"鬼见愁"直觉心脏像似突然被人掂了一下的难受,禁不住一阵莫明地狂颤,更从对方的话中感受到一种从未有过的危机感。

    络腮胡子大汉"鬼见愁"也非蠢笨之辈,忽然有些意识到自己像是被眼前这位看上去软弱不堪的小女子给耍了,脸色顿时一沉,浑身气息斗然一变,双目杀气凛然;"贱女人竟敢戏弄你大爷,看来不让你付出一点代价,还真以为我会怜香惜玉,不忍下手了?"

    "代价?"紫燕侧目想了想;"你所说的代价,是断脚断手,被人当埸开膛破腹,还是做一具无头尸身?"

    一个如花似玉的女子竟当众说出这种如此血腥残忍的话,这世界真的疯了!

    络腮胡子大汉"鬼见愁"怒极反笑;"果然是在扮猪吃虎,只可惜本大爷不是猪,而是一只狂野的雄狮,你注定将死在本大爷的袴下。所以……"说话间,手中的鬼头大刀突然闪电斩出,刀势强劲而迅猛,疾如流星奔电直向着紫燕劈杀而去。

    这猝不及防卑鄙偷袭,顿时引来观者的一片不耻之声,唏嘘,怒骂不绝于耳。

    紫燕仍是静静的立着,眼中透出一抹淡淡的鄙视之色,直到对方的鬼头大刀近身的刹那,手中不知何时忽然也多了一把剑,看上去很窄很细,颤巍巍地,薄如蝉翼。就是这样一把很薄很细的剑,虚飘飘地斜挥而出,一道金色剑光骤然掠起,看似像风一样轻,一样的飘浮不定,却精确无误的蕩开了对方奔袭而至的凌厉刀锋。纤手腕脉顺势一转,一抹去势未减的金光,突然折向朝着络腮胡子大汉"鬼见愁的咽喉部位飞抹而去。剑出,后发先至,直惊得对方毛发倒竖,骇然抽剑疾退。

    紫燕一剑惊退对方,并未趁势追击,仍是静静地立着,眼中透出尽是无尽的鄙视和不屑。

    络腮胡子大汉"鬼见愁"一击偷袭无功,迅速拉开距离,一双牛眼警惕的盯着对方。他的这一刀不可谓不快,而且还是在对方毫无防备下的偷袭,非旦无功,反倒险些被对方抹了脖子。万没想到这贱女人的剑法会如此精湛,竟能后发先至的在瞬间展开反击,这怎不使他惊骇,不提聚十二分心神来应对。

    深深地吸了口气,手中的鬼头大刀猛一抖,暮地化出数十道暗红色的刀芒,有若漫天流火般朝着紫燕飞斩狂劈而去。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