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玄武裂天 正文 第四百八十四章血色残月,腥红刀芒

正文 第四百八十四章血色残月,腥红刀芒

目录:玄武裂天| 作者:蓝庭| 类别:玄幻魔法

    ♂

    黑煞诡刺!黑衣老者的袖口中突然脱出一根似若一尺长短的幽黑铁刺,铁刺如极光流星一瞬闪射奔出,刹那穿透对方剑芒的气埸。±頂點小說,

    这黑煞残月掌只不过是明面的杀招而已,后续的黑煞诡刺才是暗藏的致命杀机,纵算彼此修为实力相当,也势必会再这诡异的一刺中陨落。

    "好的阴损杀招!"有人无尽鄙视地冷哼道。

    "躺下的英雄豪士很快就会被人遗忘,立着的小人当被万众仰视。"有人幽幽地叹道。

    "一切过程,都有如镜花水月,过眼烟云,结果才是永恒的光环。"有人感慨地道。

    一众观者议论纷呈,是非对错的尺度都在每个人的心中,站的角度方位,层面不同,认知的差异就显现出来,不必太过执着认真。

    武者,诡道也!谁的一招一式不充满了手段和算计,没人在意对手使用什么武技手段,都说了,一切的过程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人仍还能立着,还可以继续摶杀战斗,要的就是这个结果。

    这种瞬息百变的情势,三长老也是活了百岁以上的人,经历得太多,发现对方的招式每次都未用实,便突然收缩,巳隐隐觉查到其中必有玄机,料定其中必藏着暗手。诡刺幽光一闪之时,他身形巳急速地飘移开去,顺势发出一指劲气射向对方的面门,同样的出其不意。

    凌厉的指风扑面,直惊得华袍老者身形急速侧转,好似一抺经过折射的流光,瞬间脱离原地,偏离了三长老指风攻击的轨迹。

    三长老恼怒对方的阴毒手段,手上指风连环弹出,如影随形紧贴其后,每道指风劲气皆可穿岩透石,血肉之躯轻易便能洞穿。

    "可恶!黑煞摧魂掌!"华袍老者出道以来,从未被人逼到如此狼狈的境地,骇然是遭人贴身追着击杀。左闪右掠间,左右手暗中叠加,一掌按在身前的虚空处。

    轰!

    脚下的草坪轰然掀起一层,炸裂开来,草木尘土飞溅四溢,掦起的每粒微尘草屑都充斥着森然煞气,都能伤裂肌肤,令人倾刻受创。

    微尘草屑蔽日遮天扑面,完全掩住了三长老周边的视线,一袭长衫竟被这些不起眼的微尘草屑破碎洞穿,所幸有玄力护体,否则真会被其所伤。

    趁这一阻之势,华袍老者这才扭转了被动挨打的局面,背部的华袍也被对方凌厉的指风劲气撕裂几个大口子。华袍老者憋着冲天煞气,双掌幻出一片残月般的黑色掌影,弥天血腥煞气一泄千里。

    华袍老者一声嘶吼,残月般的黑色掌影突然四分五裂的破碎开来,如同水中残月般一触即碎的分崩四射。

    对方的黑煞幻道,虚实相兼,频繁转换,的确十分难缠,总是出人意料的难以防范。黑色幻月营造出的破碎气场,四分五裂的令人眼花缭乱,絲絲煞气如针似线纷至缠绕飞射……

    三长老冷静的在原地留下一尊虚影残像,任由对方煞气破碎洞穿,真身化作一道光影,撕破空间,骤然呈现在华袍老者的面前,双手十指连弹,噗噗噗……指风剑气纵横四方,五米之内,无处不在指风剑气打击的范围内。

    华袍老者骇然惊闪,每掠向一处,都会瞬间再闪开,避免被对方指尖释放的剑气所洞穿。一时间,左摇右晃,上窜下跳,状极狼狈,一身华袍百孔千疮,絲絲缕缕的血滴洒落在草坪之上。

    所谓的黑色幻道不过只是惑人心神的虚象,真正伤人致命的是那些森然的血腥杀气。

    残月如刃!

    狼狈不堪地摆脱了对方的袭杀,华袍老者须发倒立,口中暴出一声怒喝,一弯残月冷光宣泄四射,如此真实,真实得令人不忍去触碰破坏。正因为真实到了极致,反而给人以十分虚幻的感觉。

    真实一击!

    真实一击,由黑色煞气幻化而成,看似虚幻的残月,绝对能劈开人的身体。这才是华袍老者营造酝酿了很久的真实一击。

    双方战至此时,埸上搏杀的两人巳是双双袍衫破碎不堪,浑身上下血迹斑斑,唯见三长老冷冽的双眸中透出一抹异样的凝重。华袍老者却是一身百孔千疮的的华袍鼓荡飞揚,浑身上下肉眼可见,不断有絲絲黑色的雾状煞气透体而出,环绕蒸腾,整个面部因过度凝神聚气而微微抽搐……

    残月的冷光骤然色变,腥红如血,当空微颤,随即划出一道诡异的弧线,似若死神的镰刀飞速劈落。

    残月血光一闪,快,快到了极致,快到连思维视觉都跟不上,令人连闪避之心都未及生起,三长老甚至还没来得及挪动一下,整个身形已这恐怖的血色镰刀从中劈成两瓣。

    所幸真身巳瞬间脱离残像,可谓毫厘之差,惊险一线,堪堪避过血色残月绝命一杀。

    这似乎只是危机开始,华袍老者竟然留有后招杀招,似巳料算过对方所有可能出现的异变,血月斩落的同时,手中突然握住一把古朴精致的长刀,拔刀出刀,一气呵成,快若奔雷电闪。夹着血腥的煞气,含着几分霸道磅礴的刀意,幻出一道血色锋芒。

    三长老的真身方自显出,一抹煞气红光巳充斥了他的整个眼底世界。同等修为之间,几乎没有人能躲过这诡异迅猛的一击。因为这血色刀芒太快,快到只能看到一束红光闪烁,连整个刀身都消隐了。

    三长老的目光仍然很冷,含着一絲惊讶,这一刀的单纯速度,在同等级别的博弈中或许很难奏效。但刀势中蕴含着刀意,就大不相同了。刀意会扰乱,迷惑对方的心神,让其神思紊乱,做出错误的预判。高手相搏瞬息万变,一个小小的疏忽都可能命丧当场。一个错误的判断,其结果不言而喻。

    三长老此时的眼中看到的不仅只是刀的速度,而是刀的运行轨迹,以及刀的攻击线路与方位。

    华袍老者出刀时机和速度足以让他自傲,快到极限时,人刀之间已经很难以辨别清楚。可以让人看到的只是一抹一闪而逝的模糊光影。

    华袍老者的脸上露出无比震撼的表情,喷吐的血刀芒几乎已可触及对方的肌肤,才看见对方一直两手空空的手中,不知什么时候突然多了一把剑,没人看见他的剑是如何出鞘的,像是本来就一直握着这把剑一样。

    下一刻,瞬间拔剑出剑,攻击,一气呵成,行云流水般的后发先至。一抹刺目的青色寒星突然穿透血色刀光,惊险至极错开对方的利刃刀锋,飞速地在华袍老者眉心前急速地放大,猝不及防的惊变令其全身顿感一阵毛骨悚然。直觉告诉他此时如不收剑回撤格挡,不等手中之刀伤及对方,自己已被对方的长剑透脑洞穿。

    没有多余的时间作出更多的判断,当机立断,骤然撤刀疾退,堪堪躲过一剑穿脑的厄运。

    三老虽然抢回了先机,意外地,并未趁势发起迅猛的攻击。手中之剑已然回鞘,负手静静地望着对方。

    华袍老者脱身之后,飞速地拉开自己与对方的距离。脸色微微泛白,额头略见汗渍,眼中充满惊骇之色。

    "血色残月,腥红刀芒,一招两式,叶底藏花,环环相扣,通常情况下几乎是招招绝杀必杀。如非见机得早,或是你的速度再快上一分,只怕我未被分尸,也巳溅血躺下了。”三长老实话实说,没一点水份,当时的情形的确是险之又险,直到此刻背心处渗出的汗还未收。

    “呵呵!你的战斗意识果然超乎寻常,对时机的把握妙到毫端。风岚家的绝学果非浪得虚名!接下来,我会尽我所学,不会再有所保留。”华袍老者紧了紧手中长刀,迅速地重新凝聚煞气玄力,双手握刀缓缓地举过头顶,浑身上下煞气笼罩,长刀泛起腥红的血色刀芒,望之令人心悸胆颤。

    三长老的神光冷若深秋的星光,寒凉冷浸,没有一点想要主动发起攻击的,风岚家的绝学通常都是后发制人,一剑出,鬼神惊。

    华袍老者终于将气势威压攀升到顶峰,再度出刀。这一刀似乎与上一刀有所不同,看似很慢,实则比上一刀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人刀合一浑然一体,视觉上只看到一道闪着血色红光的轨迹。

    瞬息间,一抹血色已闪电般射达三长老的胸腹之间,这次比上一次的距离更近一分,唯有三寸之遥。

    锵!又听一声轻响,三长老的剑又再次出鞘,无数双眼睛仍没人看清他出剑的过程。华袍老者的眼前也再次出现一抹青色寒星,速度比他的刀芒更快。

    同样的后发先至,以攻对攻,以杀制杀,你穿透我胸腹的刹那,我也会割断你的咽喉。比的就是这份胆魄豪气,比的就快到极致的速度,天下武学,唯快不败。

    华袍老者有没有这份胆魄和豪气,没人知道。但,在速度上的确要比对方慢上一线。所以,他绝计不会孤注一掷的赌上自己的性命。此番似早有准备,并未撤刀后退,手中刀锋一颤一抖,骤然爆射出上百道腥红如血刀光,每道刀光都蕴含着森然的煞气杀机,并非虚招,道道锐利的血色锋芒皆能裂山断流,致人死地。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