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玄武裂天 正文 第四百七十七章算你命不该绝

正文 第四百七十七章算你命不该绝

目录:玄武裂天| 作者:蓝庭| 类别:玄幻魔法

    ♂

    楚家主逐渐熟悉撑握了对方瞬移的空间距离和速度,提前闪掠至对方下一处瞬移的位置,意欲施以拦截,指尖绽射一道凌厉剑气,斜斩而出。

    噗!竟然斩碎的又是对方的一道虚影,当真大出意料。

    "想要提前预判老夫出现的位置,只可惜,那只是一个陷阱,老夫的身法可以瞬移至半空之中,让你大失所望了。"彭家主的话音方落,身形再次闪现,落在楚家主剑气所斩过的位置,趁对方微楞之际,毫不停顿地轰出一拳。

    轰!拳劲咆哮如雷,一往无前地轰在对方的身上。楚家主身形炸裂的刹那,彭家主便知道击中的同样是对方的残像。

    他也没指望能这般轻易的击溃对手,所以,早巳预留后手准备,算计着对方闪避之后可能出现的方位,脊背弯曲,另一只空着的左手握拳,顺势一拳轰在地面;拳动山河!

    倾刻间,霸道浩荡的拳势铺展开来,似同海啸般汹涌澎湃,又如一座座险峰岳山势崩塌,直朝着云无影的现身处肆意地挤压过去,封锁住了所有闪避腾挪空间,令人生出上天无路的恐怖感。

    彭家主能想到的,人老成精楚家主又岂会想不到,一剑如虹,隔空斜劈而落,锋芒无尽,势若怒海狂涛倾刻逆流反卷,山岳巨岩倾刻塌陷分崩。这长虹般惊天一击,直接毁去了彭家主"拳动山河"的拳势。

    身为乾坤境尊者,每个人都会留一些足以至人死地的隐秘底牌,不到面临万分被动的情势,不会轻易展现出来。对方的强大完全超出了事前的预想,唯有抛出底牌,否则,想要很快分出胜负的难度很大。

    "好!即然如此,不妨就以彼此的底牌分一个生死来吧!"彭家主一脸怒容杀气的开声道,众所周知,未来世事难料,底牌一旦用出来,便少一分保命的机会。

    楚家主没有一点惊诧之意,不以为然地淡声道:"到了尊者这个层面,自然都会留有以防万一的底牌,你若有,我自然也不会例外。"

    双方的话音落地,彭家主浑身身势瞬息汹涌澎湃,浩荡霸冽,给人一种无限拔高的错觉,仿佛耸立天地之间,睥睨一切。

    拳崩山河!

    这一拳是彭家主裂空霸拳中的绝杀技,仿佛从星空深处轰出的一拳,摧枯拉朽的破碎虚空,塌天崩地般的朝对方碾压而来。

    对方的开山大斧断裂,没有另外再亮出别的兵刃,楚家主此时自然也不会拔剑。心神沉入手上的剑指之中,给人一种暴风雨前的可怕沉静。

    大殿内的天光斗然一暗,一只如山大拳头遮住光影,轰然落下;拳崩山河!

    数十米方园皆在这一拳的攻击范围内,令人根本无法躲闪。而楚家主此时也根本没生出过躲闪的想法,剑指一掦,一道数丈长的绚丽光华瞬间划空而出,炽亮的剑气锋芒无尽;长虹惊云!

    轰隆!

    如山拳劲与如虹剑气轰然撞击在一起,浩荡的气劲旋流幅射开来,令人无比震撼惊骇的一幕发生了,如山般浩荡霸道的拳势,竟然被数丈长虹剑芒彻底击穿贯透,肉眼可见的迅速分崩溃散开来。

    而那一道无尽锋芒却仍旧余势未消,带着一往无前的决然意志,奔雷般的斩在彭家主的身上,幸好有玄力护体,抵消了大部分的剑气攻击,却仍挡不住这一剑之威,身形倒飞而出的同时,口中随之喷出一蓬鲜血。

    面目扭曲狰狞的彭家主,人在倒飞的空中,左手箕张呈爪状,紧紧抵住去势未尽的剑气锋芒,虎口处已有鲜血流淌,足见这一击的威势有多么强劲。

    楚家主的剑指如再稍稍挺进几分,剑气锋芒势必会长趋直入的贯入体内。对方几番蓄谋欲致他于死地,之前若不是陆随风在暗中出手助,又数次出声提示,只怕此刻死的巳是自己了。所以,再大度的胸怀此时也不会生出慈悲之心。

    "住手!"

    正当楚家主的剑指带着誓杀,必杀的意志,一往无前的挺进时,耳边响起一道如雷般震响的喝阻之声,至令手中的剑势稍滞微顿……

    吼!

    就在这稍滞微顿之际,彭家主开声合气,一把揑碎胸腹前的可怕剑芒,踉跄地落下地面,一连暴退了数十来步,这稍稍稳住身形,咽头一甜,又忍不住喷一口血,胸口一畅,这才适敞了许多。

    彭家主眼神中流露极度的惊骇之色,他清楚的知道如不是这突如其来的喝阻之声,令对方心存顾忌,自己那有时间揑碎那恐怖的剑气锋芒。此刻只怕巳被对方剑气洞穿,倾刻变成一具尸体。

    而且,此战从头至尾,都是自己主动出击抢占先机,对方一直处于被动防御的姿态,却每每总能在最后的惊险一刻,从容地逆轻战局,而反击的迅度和力量都拿揑得恰好处,并能精妙准确地切入对方招式中最薄弱的环节,反创对手。

    彭家主若有所思的总结着此战的优劣,自己先声夺人,意在慑敌心气,增我威势,从双方的气势上达到此消彼涨的效应,能凭添几分胜机。主动出击,抢占先机,可撑控全局,进退之间游刃有余,可以立于不败之地。但,结果却是……

    ??了??干涩的嘴唇,情绪虽有些低落,深刻地意识到自己此刻巳身遭重创,体内气血翻滚,如在继续斗下去只会败得更惨,甚至真的连性命都会输掉。但,骨子里的那股傲慢和霸气仍在,他不是君子,是一方枭雄霸主,所以,他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做,绝不会傻傻的枉送性命。

    彭家在埸的众人几乎同时飞扑了过来,将彭家主护在中间,唯恐对方不顾一切的痛下杀手。

    "哼!算你命不该绝,器师总殿的人来得可真不是时候。"彭家主意外地还剑回鞘,像是心有不甘的冷哼出声。换作任何出人岀声喝止,都不会令他放弃这必杀的一击。

    只不过,这出声之人是器师总殿的那位白须老者,在这关键时候恰好从光门中出来,喝阻这埸杀戮。三大家族一向对器师总殿都心存顾忌,还真没勇气在白须老者的喝阻下继续击杀那位彭家主。虽心有不甘,却也不得不放弃这大好的机会。

    "这是怎么回事?竟在这种险境凶地内起内哄,大家能不能活着离开这里都不知道,还在相互火拼残杀。"白须老者恼怒出声的言道:"老夫不想知道你们三大家族的恩怨分争,但在离开此处之前,老夫不想再看到类似的埸面出现。"

    这时,器师总殿进入光门的人相继冲了出来,至于是否通过了考核,获得了什么奖励,就不得而知了。这种忌讳之事,没人会去询问。

    白须老者见各方都收敛起杀机锋芒的气息,随望向大殿中央的那座通体暗红色的小山,整座山被一层薄纱似的浓雾笼罩着,充斥着一种诡异的神秘气氛,同时给人一种莫名的压迫感。

    "这应该就是传说中的那座红晶血渊山了,那珍贵无比的血渊灵池也应该就在这座山中。"白须老者猜测地出声,眼神中带着一抹难以掩饰的兴奋之色。

    众人闻言俱皆露出惊色,随之充满了欣喜若狂的情潮,人人一副跃跃欲试模样,尤其彭家主一众人等,只向白须老者打了招呼,便纷纷迫不急待朝暗红色的晶山飞奔而去。

    器师总殿的人见状,也按奈不地紧随着彭家之人冲入了红雾笼罩着的山中。剩下的一众黑影卫也不甘势弱的一个个飞掠而去。

    陆随风三人和楚家主落在最后进入红雾笼罩着的小山中,仅仅站在山脚之下,便能清晰地感受到整坐山峰都在隐隐散发的某种强大的灵力波。更令人惊诧不巳的是,在外面看上去的一座峰,此刻却显得高耸入云,令人昂首仰视也难见其峰。站在山峰脚下,显得尤为渺小,展开身法速度,攀登了足足一个时辰,也才爬到了半山腰间。

    "这是……"陆随风的手十分随意在暗红色的岩石上轻抚而过,心神感之自然地渗透进去,脸上骤然透出一片惊色。

    "怎么了,难道这岩石透着什么古怪?"紫燕柔声地问道,也伸出纤纤玉手在岩上轻抚了一下,并未发现任何异样。

    陆随风突然竖掌为刃,朝着暗红色的岩石斜劈而下,这一掌绝不压于锋利的兵刃,且还蕴含着千斤力道,却只在岩石上留下一道浅浅的印痕,分毫未损。

    紫燕见状,便取出自己的"断金"剑,一剑轻灵地斩落,噗!岩石的一角应声给劈下一块,切面看上去光滑无比,但在陆随风眼中看到的,却是暗红岩石中一闪而过几道血红的微芒。

    这块劈落的岩石并不大,却晶莹剔透,稍稍仔细观察,便会发现不时有血红色光芒透射而出。

    锵锵锵……

    紫燕的"断金"连连挥动劈斩,将周围的暗红色岩石都劈下了一角,每块岩石内都充斥着这种血红色的光芒。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