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玄武裂天 正文 第四百七十六章残月破云

正文 第四百七十六章残月破云

目录:玄武裂天| 作者:蓝庭| 类别:玄幻魔法

    ♂

    彭家主的嘴角方透出一抹奸谋得逞的阴笑,熊熊的烈焰中,忽然幻出一片炽亮的剑光,璀璨的光束所到之处,包裹的烈焰团随之分崩离析地爆裂开来,点点火星烈焰四下迸射纷撒,似若月色下绽放的绚丽烟火,随之化为轻烟湮灭。↖,仿佛冬季的一座雪岭,又如同春季的坚冰,在熊熊的烈焰下,彼此迅速地融化瓦解。

    彭家主的脚掌踏落地面,禁不住踉跄地退了几步,这才稳住身形,抹去嘴角的血渍,深透了一口气,目中透出一抹不可思议惊愕之色; "你竟能完好无损破解老夫的"焚天一斧",果然有些实力。不过,接下来,我会让你见识到真正的实力有多恐怖。"

    "现在谈胜负,似乎言之过早。别老是藏着掖着,一不小心,死了连绝学都没来得及使出来。"楚家主一脸古井无波的地出声道。

    "狂妄!"彭家主知道到对方的修为只是稍逊自己的一筹,要想一举灭杀对方绝非易事,不再隐藏实力,气势浑然一变,不算高大的体型如同一座山,一座挺拔而高不可攀的山岳,令人生出一种仰视感。

    楚家主的身上的气息却是蓄而不发,尽数收敛回体内,没有一絲一毫的外泄,全身上下似若一把出鞘的利剑。凌冽的剑意冲霄,仿佛刺穿天穹弥漫虚空,锋芒无尽,锐不可当。

    噗!

    彭家主隐隐听到自己如山的气势,一下被戳破的声音,霸气无尽眼中闪过一抹惊色;"能逼老夫施展出绝学,你要作好受死的准备。"彭家主的眼神中仍然充满了浩荡霸气,透出无比强大的自信。

    "彼此彼此!谁没藏着一点保命杀人的手段?"楚家主平静无波地道,身上的剑意凝而不散,更加凛冽冷厉,令周边的空气也为轻微震颤扭曲。

    斧定山河!

    彭家主骤然朝前踏出一步,一股如渊如山的气势轰然爆发,睥睨天下。脚下的地面一震,为之絲絲裂开无数道裂缝。一双握斧的双臂仿佛一下插入了星空云层间,下一刻,一股裂山断流的斧势,势如一座火焰喷发的山峰,一下撕开前面的空间,有若万马奔腾般的朝楚家主席卷而去。所经之处,地面犁出一条长长的斧痕,望之令人头皮发麻。

    残月破云!

    这是楚家主不久前才领悟没多久的剑招,蓄含着"残月破云"的意境,还是第一次在战斗中尝试着运用。

    面对的这一道土与火相聚,浩荡与霸道完美结合成一体的裂天斧势,这看似虚无的剑意,瞬间凝聚成一道有若实质般的残月剑光,以破云之势,精妙无比分解了这惊天一斧。

    噗!

    残月划过火焰山峰,暴出轰然一声炸响,惊电形成了闪亮的涟漪波纹,四下扩展开来,火焰山峰肉眼可见的龟裂爆散开来。空气似若煮沸的水一般剧烈波动,狂暴的气劲朝四方辐射开来。

    残月破云的剑势和霸道无比的火焰斧势在途中撞击在一起,地面一阵颤抖。楚家主的身形被反震劲气狂流震出十米开外,彭家主似也被这反震的气流冲击,蹬蹬暴退十来步。这一次惊天碰撞,场面上看来仍是不分彼此,势均力敌。

    "嗯!这死老头人呢?"一旁观战的青凤发现彭家主的身形在连连的暴退中,忽然便失去了踪影。

    "这彭家主非旦斧势霸道惊天,连身法速度也堪称一流。你看他身体移动的间,犹若幽灵般迅捷,此刻巳无限贴近了楚家主,随时都可能猝不及防的致命一击。"陆随风又淡淡出声道,分明是在有意提点某人。

    被震出十米外楚家主,听得心中一紧,抬眼望去,但见一抹淡身影在日光下划出一条隐约的虚线。

    当彭家主无限贴近楚家主的刹那,但觉有风一吹,对方的身影忽然飘散开来,似若一缕轻烟般的消失无影。

    彭家主见状,心下不由一凛,微皱了皱眉,视线中竟然完全失去了对方的身影,没想到对方的身法速度竟还在自己之上,而整个人似乎巳同空气融合成一体,连身上的气息消失无踪。即然如此,我就用"斧定河山"的拳势束缚封锁住这片天地空间,让你无处遁形。

    彭家主不再四下盲目地搜寻,握斧的双臂再次撕裂云层,从天际深处透出,浩瀚狂霸的斧芒划空斩下,重重峰岳山崩地裂般的塌陷,再次形成了一座天地牢笼。

    只不过,同样的招势再次如法施出,尤其对实力不相上下的尊者而言,几乎巳去了应有的危险和威胁。

    楚家主嘴角冷傲的微微上掦了掦,怎会任由这天地牢笼再次将自己囚禁在其中。在玄奥无比的束缚牢笼未完全封锁这片特定的空间之际,一道银色的残月破开苍穹,势若奔雷惊电般的从云层深处奔腾劈落。

    卡嚓!

    诡异的一幕发生了,残月剑势,烈焰厚土斧势骤然相撞,意外地,并未发出惊天撼地的轰然震响,只是诡异地发一道不太响亮的"卡嚓"声,未成型的的天地牢笼骤然破裂开来,随之分崩碎裂,瞬间化为无形。

    一抹残留的剑气飞窜而出,恰好划过正欲飞退而去的彭家的左肩臂,带起一缕血花飞溅。不仅如此,手中的开山大斧也不知在什么时候竟被斩成两段,而且头上的鬓角位置还少了一缕发絲,发絲随风轻掦,洒落在地上。

    望着空中悠悠飘落的发絲,彭家主伸手摸了摸鬓角处,那里似乎还弥漫着对方残留的肃杀剑意。他清楚的知道,稍偏半分,自己此刻只怕巳是一具无头的尸体了。

    楚家主在斩裂天地牢笼的同时,残月剑气虽然也破碎得不成形,却仍然蓄着一絲残存的剑气,给对出奇不意的一击。

    双方几番惊险绝伦的强势搏杀,生死一线中虽然只是受了一点微不足道的轻伤,但对彭家主霸道的自信,无疑是个不小的影响,从他凝固的神情中便可察觉到了。

    乾坤境尊者之间的搏奕,斗智,斗勇,拼实力,情势瞬息万变,一个小小的误判都可能溅血横死当埸。更何况,连续两次误判,险些令人死上两回了。

    彭家主人在局中,精神高度紧张,自然不知自己犯下的足可致命的错误,招式的重复使用,无疑是在自寻死路。所幸肩臂只被残留的剑气划破一条口,还不至影响下面的战斗。

    "接下来,老夫不会再给你这种机会!"彭家主神光仍显得自信霸气,只是多了几分更加狠厉的杀机。

    "机会,不是对手给自己的,是靠敏锐的触角去捕捉和把握。"楚家主淡淡出声道。

    在他说话的时候,彭家主的身形已在连连闪烁,忽隐若现,不断地在短距离展开"瞬移"的身法,令人很难捕捉到他的俱体位署。

    再次突然失去对手的踪迹,是一件很可怕和危险的事,或许不一分,下一秒都可能出现在身边的任何一处,发出惊天的致命一击。所以,楚家主的身形也在一连串闪动中失去了踪迹。

    大殿内的光线十分明亮充足,观战的所有人却看不清双方的俱体形态,只发现若隐若现的幽灵和闪烁的不定虚影。

    前者彭家主幽灵般诡异的"瞬移",由于速度已超出了人的视觉感观范围,只觉虚影一闪即逝,飘渺无痕,根本难以辨识其轨迹线路。

    后者是楚家主留下的却是一连串残影残象,让人更是难辨虚实真伪,双方似乎不敢轻易发起攻击。

    蓦地,彭家主的身影忽东忽西的闪现了数次,突然便呈现在楚家主身后的五米之处,一股携带着击穿山岳的拳劲无声无息地击出。

    蓦地,彭家主的身影忽东忽西的闪现了数次,突然便呈现在楚家主身后的五米之处,一股携带着击穿山岳的拳劲无声无息地击出。

    楚家主顿觉浑身的毛孔斗然扩张开来,直觉致命的危险来自身后,心神念动间,真身倾刻随风散去。

    噗!

    拳劲呼啸奔涌而出,击破虚空,洞穿空气,只可惜,彭家主顿觉一拳击碎的只是空气,楚家主留下虚影爆裂开来,竟然毫无着力之感,心下暗呼一声不妙,没有一点停顿,迅速展开身形瞬移到一丈之外。

    唰!

    一道如雪剑气激射几乎同时绽射而出,同样撕破的是彭家主留下的一抹虚影。

    双方在急速的移动中各攻出了一拳一剑,击碎的都是彼此的残象,虚影。彭家主凭借着诡异的瞬移身法,不断地轰碎楚家主留下的残像。而楚家主也不时机的击碎了对方无数的瞬移虚影。

    虚影,残像,在大殿中闪烁,交错,迥旋,其中的凶险可谓步步杀机,彼此皆是险象环生,稍有疏忽不慎,势必会溅血当埸。令人看得目不暇接,屏气止息,有人连手心都揑出汗来,不自知。

    楚家主逐渐熟悉撑握了对方瞬移的空间距离和速度,提前闪掠至对方下一处瞬移的位置,意欲施以拦截,指尖绽射一道凌厉剑气,斜斩而出。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