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玄武裂天 正文 第四百七十五章跌宕起伏的搏杀

正文 第四百七十五章跌宕起伏的搏杀

目录:玄武裂天| 作者:蓝庭| 类别:玄幻魔法

    ♂

    彭家主霸道的拳势铺展开来,似若海啸汹涌澎湃,又如一座座险峰岳山势崩塌,直朝着楚家主的立身之处肆意地挤压过去,封锁住了所有闪避腾挪空间,形成了一座天地牢笼,将自己囚禁在其中,令人生出上天无路的恐怖感。⊙頂點小說,

    "完了!终是在劫难逃!"楚家主仰天一声悲叹,全身上下透出一股英雄未路苍凉气息,神情间充满了悲愤的不甘和无尽的绝望。

    而空气中的每粒微尘都似如千斤巨岩般的压迫着自己,仿佛整个身躯在不断地往下沉,像是要陷入尘土沙堆中一般,全身上下想要动弹一下都甚感艰难。天地牢笼似乎在不断地朝内收缩碾压,似欲将对方的身躯碾成碎沫……

    楚家主甚而连呼吸都感觉越来越不暢,眼前的天地在倒旋,意识巳开始逐渐模糊不清。

    "呵呵,哈哈!"彭家主仰天狂笑,笑得无比的开心暢快,斗了数十年的冤家对头,终于还是丧命于自己的手中;"楚老儿,在老夫的"天地牢笼"下,没有人可以侥幸生还。安心去吧!看在你我斗了一辈子份,明年的今日,老夫会记着在你的坟头上烧几张纸。"

    "是谁?"什么人竟敢捣毁老夫的"天地牢笼"?"彭家主笑声未落,突然怒目园睁,暴喝出声。

    紧接着,便看一只金色的手臂,仿佛从星空云层间探出,肉眼可见的缓缓插入重重的峰岳之中,看在彭家主的眼中,仿佛看到的是一把锋芒无尽的绝世利剑,可怕的锋芒纵横无匹,所到之处,重重峰岳竟被犁出一条条长长的裂缝,随之纷纷龟裂开来。

    轰隆隆!

    空气在可怕的挤压和撞击力下,肉眼可见的形成了一片闪亮的涟漪波纹,四下扩展开来,生生将那"天地牢笼"地掀起一层,漫空黄尘石屑四下飞揚四溅。

    彭家主眼中的瞳孔微微一缩,面带杀气的环顾着大殿四周,但见在埸的所有人皆在五十米之外,根本不可能在如此远的距离出手毁掉自己"天地牢笼"……

    "天地牢笼"的威压骤然消失,楚家主陷入混沌的大脑顿然一清,很快便意识到是有人在暗中出手救了自己一命。

    楚家主的确没有猜错,那只金色的手臂出自陆随风的杰着,他自然不会眼睁睁的看着这位楚家主活生生的命丧于"天地牢笼"之中。更何况,对于彭家之类的卑鄙无耻之辈,根本无须讲什么信用道义。

    "楚老儿果然藏得深,居然连老夫这"天地牢笼"也能轻易破解,当真是走眼。"彭家主身上的气息狂飙,手中的开山大斧巳高举过项,闪射着褐黄色的杀气锋芒;"只不过,你今日终难逃一死的命运。"彭家主说话间,一双眼睛竟然变成灰蓝色彩,透出一道淡蓝的光束投射在楚家主身上,令人生出一种不敢正面逼视的感觉。

    "没想到你竟也修成了"通天魔眼",可以一眼看穿事物的弱点,无所遁形,在你面前似乎藏不住任何隐秘。"楚家主之前一时大意,险些丧身于那可怕的"天地牢笼"之中,此刻却不敢再有絲毫的大意,目中含着絲絲令人惊悚的杀气;"只不过,"通天魔眼"也有窥不透的事物?天下之事又岂是人力所能窥透的。"

    对方竟然知道自己的隐秘之术,彭家主闻言,心神为之一荡,恼怒之下,斧交左手,空着右手食中二指突然并起,指尖浮现出一抹幽光,隔空飞射向十米之外的楚家主。

    又是没有大家风度的卑劣的偷袭!楚家鄙夷不屑地皱了皱眉,直看得一旁众人十分无语的摇摇头,引以为耻。

    彭家主却压根没这种觉悟,在他的字典里没有"偷袭"一说,有的是兵不厌诈,出奇方能制胜,虚虚实实本就是自己的风格,若是不能适应,那也只能说声"报歉"了。

    "虚灵指!"楚家主一挑,目中闪过一抹惊色,曾听人言及过类似的玄奥指法;"虚灵指"如梦似幻,虚实难辨,能在瞬息间骤然改变攻击的方位角度,令人防不胜防。

    一抹飘浮不定幽芒近身前不足三尺,指芒又陡然不见了踪影,再次呈现时,巳骇然到了逼近眉梢,幽芒闪射,充满了凌冽的杀气。

    噗!楚家主打起十二分心神,长剑呛然出鞘,一抹剑光横削而出,电闪般地切开指芒幽光,仿佛早巳在那里等着指芒的出现。

    这楚老儿怎么可能看透这幻灵指的玄虚变化?彭家主惊诧之下,此时已没时间多想,也没指望一指见功的击败对方,因为"虚灵指"的真正变化杀招在后面,当对方闪避或化解前面指芒的同时,后续的虚灵五绝指才会顺势待发。

    右手五指一曲一弹,呼吸间,五道幽芒如箭,从指尖喷射而出,分击楚家主胸前的五处要害剖位。

    噗噗噗!

    楚家主手腕轻旋反转,飞速地舞出一串剑花,一剑如棱,瞬间荡开来五道袭来的如箭指芒。

    逐月飞星!楚家主身形一闪,巳飞速地掠向彭家主,人在途中,一道如雪的剑光已飞斩而出。

    这一剑来得太快,太突然,彭家主唯有退,人在退途之中同样不失时机的弹出一指幽芒,隔空击向奔射而来的剑光。指芒剑光在空中碰撞,爆出"波"的一声轻微炸响,同时阻碍了楚家主的反击之势。

    分光掠影!

    彭家主的身形在月色下突然化成一道如水般的气流消散开来,下一刻,便突然出现在了楚家主的身后,正欲发出诡异的虚灵指,殊不知,等着他的又是一道璀璨的剑光。

    噗的一声,彭家主锦袍的胸前被撕开一道长长的口子,骇然飘移开去,他还真不相信对方能精准的预知自己的下一次攻出线路。整个人再次化为如水气流环绕在楚家主的四周,一眼望去,只能发现一条条模糊的水影流光,根本难以辨别出人影。

    楚家主突然斜斜地跨出一步,身形突然一个大回旋,手中长剑划出一道弧线光华,光华中闪动一溜血红飞溅。

    彭家主手臂上出现一条浅浅的血痕,咬着牙,硬是没痛叫出声来。"分光掠影"身法施展到了极限,楚家主的周边空间层层叠叠,都是如水般的气流在旋动,虚虚实实难辨真假。

    像是突然坠入一片水波的旋流中,楚家主顿觉有眼如盲,心神顿觉一阵晃忽,但见漫空幽光如箭闪射,根本避无可避,整个人似若被囚禁在一个水雾弥漫的牢笼中,任人随意宰割,呼吸间,便被有数十道幽芒射中了身体,换个人,只怕巳成了百孔千疮的尸体。

    "这死老头竟还藏着这种诡异的绝学!楚家主似又陷入危境。"一旁观战的青凤见状,不禁为那位那楚家主捏了一把汗。

    "凤儿不用操心!不过是些虚幻之象,还不致困住楚家主。"陆随风淡淡出声,落在心神有些幌忽的楚家主耳中,全身顿然一震,知道陆随风的话这是在提示他,别被这些幻象所惑……果然,下一刻,楚家主的身形完好无损的呈现出来。

    这个结果,彭家主一点不感到惊诧,神色一肃,身上的锦袍鼓荡,一股炽烈如火的气息散发开来,目中精光蕴含着火山喷薄的意境,投射在冷崚如冰的楚家主身上,似欲将其彻底的融化。手中握着的开山大斧,斧锋之上有暗红色的火焰缭绕喷射。

    斧断峰岳!

    声助斧威,气势夺人,一斧当先破空斩劈而出,斧在途中,划出一道血红的线条,缕缕火焰螺纹四下激射,炽热的的温度仿佛连空气也一并点燃,更添了几分霸道的威势。

    斧未至,喷射的火焰螺纹巳飞速地朝着楚家主狂袭而去,暗红色的斧锋骤然微颤,瞬间化出三道赤红色的斧光,一斧更比一斧凌厉狂暴,三道仿佛流星燃烧般的火焰流芒,飞速地奔斩楚家主的上中下三盘,令人生出无处闪避的危机感。

    楚家主看上去沒一点想闪避躲让的意思,斧芒近身的刹那,但闻一声长剑出鞘的轻响,眼前骤见一片如雪的剑光翻飞纵横,直令狂暴的火焰斧芒倒卷,三道火焰斧势在如雪剑气的震荡下,一絲絲的破碎开来,随即分崩于无形,云散烟消。

    彭家主三斧连击之势被对方轻易化解,目中的精光一缩,深吸了口气,玄力灌注于斧体,瞬间人斧合一,携着一往无回霸天气势奔斩而出;劈天一斧!

    楚家主见状,面色凝重地皱了一下眉,似对这一斧的威势颇为忌惮,手中长剑一颤一抖,一道眩目的惊电同时划空而出;一剑奔月!

    一剑出,四周的天地仿佛都融入了这一剑的剑势之中,带着一往无前的意志,前方的空气一阵震荡,大地空间一阵模糊的扭曲……

    铿锵!

    彭家主手持开山大斧倒射回去,嘴角溢出一抹血絲。处于倒射姿态中的彭家主,手中大斧在虚空一抖一颤,幻出一团烈焰,随之汇聚于斧锋之上,速度快到了极致,仿佛一道血红色的闪电,呼吸间巳奔射到楚家主的面前。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