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玄武裂天 正文 第四百七十二章一剑西来

正文 第四百七十二章一剑西来

目录:玄武裂天| 作者:蓝庭| 类别:玄幻魔法

    ♂

    陆随风青色的身影飘浮移动异常的快速,这老头本就不太擅长身法速度,郁闷无比的同时摧动玄气竭力狂追,摧动着一团红光烈焰在身后沸腾,形成了强大的推动力。

    终于,远远地锁定了那道青色身影,心中一喜,一道道的血色掌印如流星火雨般的倾泄狂击而出,沿途的空气仿佛也被点燃了似的,灼热如火。

    一追一逃的持续了片刻,陆随风奔行的身形突然顿住,反身划出一道紫金色的剑光。

    这小子疯了!在血色掌印密集的攻击下,竟然还敢停身反击,直到紫金色剑光摧枯拉朽地破开叠叠层层的血色掌印。白面无须老头这才骇然惊觉,此时凌厉的紫金锋芒巳斩至头顶,骇然震惊中,仓促地祭出园型血印罩住周身,抵御对方惊天一击。

    卡嚓!园型血印中暮地发出一道"卡嚓"声响,像是坚硬物体被斩断分裂开的声响。

    这一声裂响,落在白面无须老头的耳中,全身猛地微震,很快意发生了什么恐怖的现象。

    随着紫金锋芒的不断推进,斩击切割的力道越来越强劲,这小子力道非旦没有一点衰竭迹象,反而前所未有凌厉强盛。至于之前的劲气滞弱之状,似乎完全是子虛乌有的事,纯属刻意伪造的假象,旨在令自己放弃坚若山岳的防御,展开愚蠢的反击,可谓是舍长取短。至使此时仓促祭出园型血印防御,威势大打折扣。轻敌了!

    被紫金锋芒斩切出的裂缝在不断的扩展壮大,园型血印的防御在不停地震颤,若再照此持续下去,用不了多久,势必会彻底的分崩爆烈开来。

    "不可能!怎会到此时还能拥有如此充沛的玄力劲气?"白面无须老头一脸震撼出声,自己连续施展〃烈焰夺魂印"和园型血印,玄力消耗巳十分浩大,再加上倾力追击对方,又耗损不浅,体内此刻的玄力巳所剩无几。

    "呵呵!我至始至终就没有使用过玄力,何来耗损之说?"陆随风说话的声音很轻,却有如犀利无比的剑气,狠狠地击在对方的内心屏障之上。

    "不可能!如此凌厉紫金剑气从何而来?"白面无须老头揣摩着,能斩裂自己的园型血印,没有深厚玄力支持根本做不到。这小子一定是在忽悠自己,只怕也和自己一般几欲见??。只要再坚持片刻,最后的赢家肯定会是自己。

    "天地间的有些物事和景象,不是睁着眼便能看清的……"陆随讳莫如深地言道,忽然嘎然而止,不再往下说,令老头郁闷无比。

    紫锋芒仍在强劲地切割园型血印,制造的裂缝不断扩大,看上去随时都会面临崩溃。

    白面无须老头巳是满脸青筋鼓涨,将体内仅存不多的玄力贯注于园型血色之中,体外的防御范围突然缩小了一圈,裂缝却在逐渐弥合,反倒变得更加凝实坚固,防御之强,连续不断的斩击切割,也再难撼动分毫。

    终于,白面无须老者体内的玄力巳逐渐恢复到了六成左右,视线中,忽然看见对方一下收回了剑势,左脚踏前一步,右手将剑高高举过头顶,整个仿佛突然融入了一种无比玄奥的境界,无数紫金劲气汇聚于锋芒无尽的剑尖之上,看上去一片璀璨夺目。

    "这小子想要干什么?不好!"白面无须老头见状,心中顿然生出一个十分危险的信号。绝对的危险!容不得再有分毫的迟疑,整个人瞬间脱离园型血印的防御区域外。

    一束紫金光华缓缓地,以一种简单致极的运行轨迹,云淡风清,不带一点烟火气的斩落劈下。这束紫金光华看似悠悠缓慢,实则快若奔电,最后唯见一线紫金光华笔直飞掠斩下……

    卡擦!

    坚若峰岳的园型血印在此时竟然显得如此脆弱不堪,紫金光华乍闪,倾刻便从中分裂开来,随之纷然破碎崩散。

    所幸白面无须老头见机得早,提前半拍抽身脱出印中,尽管如此,园型血印是由玄力凝聚而成,结印崩碎,势会遭到玄力的反噬,口喷鲜血是自然在所难免。

    噗!白面无须口中喷血的同时,脚下也是一阵踉跄,连连暴退十来步,这才免力稳住身形,沉下惊骇过度的心神,迅速地调整着体内滚荡翻涌的气血。

    适才的一幕,可谓是生死之间,惊险一线,虽余悸仍在,但因之前大话说得太满,太狠,太歹毒,似以再无回旋的余地。即使自己此时认熊认输,对方也绝不会轻易罢手。

    没有了退路,这片大殿中又不能动用"领域",唯有倾尽全力,搏命一战。

    双方此时的距离巳拉开了二十来米,彼此怒目相视,接下来的战斗都不会再有所留手,一定是惊动魄的生死相搏。

    彼此遥遥相对,白面无须老头浑身红光透体,气势汹涌鼓蕩,全身上下散发出炽烈的火焰流光。四周空间的温度似乎在急剧上升。一众观者虽在五十米之外,也微觉烈焰的高温蒸腾,空气仿佛弥漫着燃烧的气味,仿佛连身上的水分也在迅速的蒸发,生出一种口干舌燥的感觉。

    陆随风仍是静静地立着,没弄出什么惊涛骇浪的大气势,似若一片悠然飘逸的闲云。

    未战,双方的凌冽的杀气掀起一股劲气风暴,下一瞬,两道身影几乎在同一时间启动,犹如两颗飞逝的流星风驰电闪般的奔射对方。

    刷刷刷!

    两团飞快运行的物体在极速的靠近,强大的奔行气场挤压着中间的空气,不断爆出炸裂的轰鸣声,令周围的空间禁不住一阵扭曲。

    飞速奔行间的白面无须老头,人在途中,手中的长刀巳泛起赤红的光华,散发出炽热灼人的气息,血刀烈焰四射;劈空斩日!

    双方极速的飞掠奔行中,陆随风顿觉时空在这一刻静止了,唯见一道米五丈长的火焰刀芒划空劈斩而至。知道对方巳将毕身玄力尽数贯注于刀身之中,此搏命一击,势必石破惊天,硬撼之下只恐造成两败俱伤之举。虽说不俱,却也不敢掉以轻心。

    白面无须老头搏命刀势一出,仿佛将一座迸发的火山烈焰推向巅峰境界,冲天火影夹着如血刀芒,焚尽一切,斩灭一切,誓将对方焚成枯骨肉屑。

    一剑西来!

    陆随风同样人在途中,口中发一声轻喝,几乎在同一时间扬剑出鞘,一道紫金光华撕破苍穹,势如惊电般地迎向对方劈斩而至的烈焰刀芒。

    叮叮叮!铛铛铛!

    呼吸间,剑光刀芒巳撞击百次,尖锐碰撞声中,刀,剑旋舞的频率越来越快,直看得肉眼酸涩难辨,漫空尽是火花银星,灿若烟火飞溅,肉眼根本看不清双方的人影所在。

    轰!

    一声轰然震响,空中骤然生起一团蘑菇云,紫金光华与血色烈焰缠绞一处,滚荡蒸腾……劲气狂流散尽,两道身影逐渐呈现在视线中。

    陆随风的青衫之上有几处被烈焰灼焦的痕迹,再看白面无须老头却是浑身浴血,身上的锦袍裂开了数十道口子,鲜血不断地从各个创口处汨汨溢出,空中还有几缕灰的白发絲飘飞……

    白面无须老头此时单膝跪地,双手握刀弓身撑住地面,口中还有血在不断地往外溢出,腑脏像似受到极重的震荡。

    陆随风手中长剑直指对方前胸,目中透出的凛然杀气,剑锋轻颤,森寒的剑气呑吐不定。

    "老夫是彭家长老,你敢杀了老夫,天下之大将再无你的容身之地,不信动手试试?"感受到来自对方剑锋的铮铮杀气,白面无须老头抬起灰败的面孔,满口鲜血的厉声威胁道。他不信对方真敢斩下自己头颅,彭家的强势威压绝不是作摆设的,就算不在乎自己这条老命,但却关乎着彭家的至高尊严和声望,家主也不会坐视对方当作众人的面斩杀自己。

    "我并非一个嗜杀之人,你即巳落败,此战本该就此了结。"陆随风淡淡出声,没一点烟火气,听在白面无须老者耳中,提嗓子眼的心这才稍稍松驰了下来,只不过,这话听上去似乎还有下文,难不成还要自己当众道歉谢罪不成?纵算如此,虽是奇耻大辱,却也好过被人一剑斩下头颅,死无全尸。

    白面无须老者眼角瞥了一眼躺在血泊中的两具尸身,前一刻,彼此间还在谈笑风声,下一刻,一个便被开膛剖心,另一个更身首分离,禁不住打了一个寒颤,后悔自己不该一时悲愤上脑的强自出头。

    "但,人有逆鳞,触之即死!"陆随风声调突然一冷;"所以,你即巳落败,结局只有一个,死!"话音落地,一道迷离若幻的紫光一闪而逝,陆随风的剑巳呛然回鞘,看都没看对方一眼,便缓缓地掉转身向回走去。

    白面无须老者仍保持着单膝跪地的姿态,紫光闪过的瞬间,身形微不可觉地轻颤了一下,腰背猛地挺了挺,似若山岳般傲然挺立。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