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玄武裂天 正文 第四百七十一章无尽锋芒

正文 第四百七十一章无尽锋芒

目录:玄武裂天| 作者:蓝庭| 类别:玄幻魔法

    ♂

    即然躲避无门,那白面无须老头索性不再闪退,深吸一气,长刀倏然横空斜斩而出,烈焰刀光飞劈怒斩向那团如火云,一声轰然爆响,给人一种火山崩裂迸发的壮观景象。

    轰隆!

    火云应声被狂暴的刀芒斩裂开来,空中随之呈现出两种色彩,一种如雪晶莹,一种如血火红。彼此争锋,纠缠碰撞,互不相让。

    白面无须老头毅然决然的反击,一刀逆转战局,紧接着回刀复斩,顺着之前斩出的轨迹一连百刀狂击,炽焰冲天,直将火山崩发的气势推向巅峰。如雪流云终在持续不断地斩击下分崩离析的炸裂开来。

    陆随风的风云剑势被对方烈焰狂刀击溃,神色间仍是一片沉静,毫不动容,只是在气息上忽然变得有些迷离,虚浮,整个身形似在虚空中随风摇摆晃动着,时隐时现,令人眼花目眩难辨虚实,疑是幻觉。

    下一刻,陆随的身形便诡异地从对方视线中彻底消失,眨眼的瞬间,人去了那里?

    白面无须老头骇然惊觉时,远在二十米外的陆随风却像幽灵般的骤然出现在自己眼前,彼此双方一直都是在隔空摶杀,没人看见这二十米的空间距离,他是如何跨越的?

    陆随风人在途中巳然一剑划空击出,虚空中闪过一道紫金色的炽亮光弧。

    这一剑来得太快,太突然,没有任何前兆,人在二十米开外,怎会突然杀奔眼前?白面无须老头此时巳无暇多想,伧促间下意识的挥刀斩向飞射而至的紫金剑光,岂料剑光中途微微一顿,剑身斗然一颤,暮地化出七道刺目的紫金光华剑影,每道剑影皆真实无虚,杀气森然,锋芒无尽。

    愕然间,白面无须老头仓促挥出的一刀,一时之间却不知该格挡其中的那一道紫金剑影?难不成也要如对方一般一刀化七刀,自问眼下根本做不到,更何况还是在伧促间出刀。

    这一剑来势迅猛,诡异飘浮,一剑化七,剑剑直指对方周身致命部位。挡是挡不住了,惊惶之下,做了一不可思议的举措,不格不挡,不闪不避,因为这一切都显得毫无意义,仍无法避过一剑之厄。

    白面无须老者竟然做出了一个令人望之喷血的举措,七道紫金剑光即将近身透体的刹那,突然就地一个懒驴打滚,身躯出乎意料地扑地急滚,七道剑光贴身堪堪呼啸而过,而另一束剑光却倐然变向,在空中划出一道诡异的弧线,飞速划过他急坠而下手臂。

    啊!白面无须老头一声惊呼,左臂的锦袍被切割开一条口子,大殿的地面上留下点点血滴,血肉翻卷,深可见骨,有血仍在不断向处溢出。以手臂被创的代价躲过必杀的一劫,巳算是不幸中之大幸了。

    白面无须老者趁着这就地一滚之势,翻转尤为神速,堪比流星飞逝,一下又将彼此的距离拉开了十来米之外,白面无须老头这才惊魂方定,迅速服下一粒疗伤丹药,止住流血不止的创处。

    陆随风并未趁势追击,手中长剑斜指地面,双方此时巳隔十来米之外,彼此再次遥遥对峙。

    白面无须老头的手臂受创,更不敢再稍有疏忽,凝神戒备,双目牢牢地锁定对方的身影,稍有异动便会迅速做出反应。

    "哼!若想取我取下老夫的头颅,势必也将付出惨烈的代价。"白面无须老头瞥了一眼受创的手臂, 目光狠厉地言道,尽快地将心中的不良情绪排空,精气神再次凝聚合一。他知道接下来的一战,或许是他人生中的艰苦的一战。想要继续存活下去,唯有胜过对方,败则势必溅血当埸。

    "你的临场应变能力不错!连这种懒驴打滚的手段都施展了出来,的确让人不得不刮目相看。当心啦!没准下一次我会直接割断你的咽喉。"陆随风语带不屑,冷冽地言道。

    "哼!不过侥幸小胜一招而巳,接下来,老夫会让你生不如死。"对付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子都吃了这么大的亏,白面无须老头禁不住恼怒到了极点,面色一下变得铁青。身上的锦袍无风鼓荡,浑身上下红光透体而出,杀机凌厉的目光牢牢锁定对方。

    烈焰夺魂印!

    白面无须老头双掌在空中不断地做出各种繁杂的手势,一道红光血印轰然脱掌而出,所过之处,坚硬的地面被这道红光血印划出一条沟槽,一直延伸到陆随风的脚下,红光血印轰然爆裂开来,漫空烈焰火光飞迸激射。

    一股股烈焰火光不断地冲击着陆随风的身体,仿佛要将他掀飞,焚尽,周身体外的三尺的护体真元力,在无数烈焰流光的挤压下,更是发出嘎吱嘎吱的声响,看上去大有不堪重负之夷。

    若护体真元力一旦崩塌,倾刻间便会被烈焰光焚成一堆枯骨,这绝非骇人听闻。

    护罩内的陆随风,神色仍旧一片沉静如水,看不见絲毫惊惶不安的危机感,

    一步踏出,手中长剑呛然出鞘,一道碗口粗大的紫金色剑气宛若山岳,瞬间切入烈焰火光之中,失去了根源的"烈焰夺魂印"恰似被击中七寸的毒蛇,烈焰火光,变得外强中干,有气无力。

    噗嗤嗤……

    凌厉的紫金剑气锋芒无尽地斩在"烈焰夺魂印"上,发出高度的震颤摩擦,一寸寸地向内切割……

    白面无须老头见状,急速地全力运转着体内玄力,浑身上下的红色光晕更盛,几乎化成实质般的贯注于即将崩溃的"烈焰夺魂印"之中,血红的光晕迅速地重新组合成一体,倾刻转化成一座园型血色火印,炽热火焰护住周身,硬抗着对方凌厉无比的剑气锋芒。

    这"烈焰夺魂印"非旦能发起凌厉的攻击,还能在倾刻间组合成坚固的防御之势,对方倘若在短时间内攻不破这园型血印的防御,一旦稍有力竭气衰之状,势必会遭遇致命的反击。

    紫金色的剑气斩切在园型血印之上,绽发出璀璨的血色火花,任由剑气斩切的频率加快加高,玄力形成的园型血印,依然固若山岳,些许缺口裂缝根本难无法动摇其根本,更别伤及印中之人了。

    "哼!看你小子还能支撑多久?一旦力竭,老夫的反击定会将你碎尸万段。"白面无须老头在固若山岳的园型血印之中,张狂的嘶吼着,面部因极度的怒气杀机而狰狞的扭曲。

    陆随风的目中仍是古井无波,看上去无悲无喜,口中突然吐出一声轻喝;金锋裂空!

    紫金色的剑气随声斗然炸裂开来,化作千百道细碎的紫金剑芒,叮叮当当的击斩在园型血印之上,直震得白面无须老头禁不住骇然连连倒退。

    白面无须老头怒极而笑,左右两手各自结出一印,击出两道"烈焰夺魂印",血色流光的力道仿佛蕴含着峰岳的力量,所到之处,凌厉无比的紫金剑芒俱被阻住,一时之再难有所寸进。

    "无知小子,凭你体内的那点玄力又能维持多久?快见底了吧!"白百无须老头凭仗着自己上百年的底蕴,意欲拖垮对方,而后再伺发起致命的反击。

    双方此时的局面是一攻一守,彼此缠绕搏杀,相互撞击,叮咚之声此起彼伏不绝于耳,一时间僵持不下。

    从陆随风的双眸中捕捉的神情变化,唯觉这双深遂如渊的眼睛越来越透亮锐厉,仿佛能洞穿一切,看透真实。

    白面无须老头面对这双始终古井无波的眼睛,心底怒气狂彪,誓要彻底粉碎对方这股坚韧的自信,把脚踩在他自以为是的脸上,狠狠的尽情蹂躏。

    时间在一攻一守的僵持中飞速流逝,白面无须老头微觉对方攻击稍滞微弱,判断这小子定然巳经后续无力,正是自己展开反击的大好时机,怎会轻易放弃。双手叠加,极快地打出一片的掌印,这些掌印血红如火,无比凝实,宛如一座座火山被封印在其中。

    一片叠叠重重的血火掌印突然弥天倾泄而出,一下焚尽了漫空的紫金剑芒,直朝陆随风狂暴地席卷而去。

    令人大感意外的是陆随风并沒有硬接对方的反击之势,身形一扭一荡,像风一般的飘移开去,一下脱离了血色掌印的攻击范围。

    "嗯!这都能避过?"白面无须老头惊楞了一下,随即掌印一转,旋即朝着陆随风飘移开去的身形急追而去。

    陆随风青色的身影飘浮移动异常的快速,这老头本就不太擅长身法速度,郁闷无比的同时摧动玄气竭力狂追,摧动着一团红光烈焰在身后沸腾,形成了强大的推动力。

    终于,远远地锁定了那道青色身影,心中一喜,一道道的血色掌印如流星火雨般的倾泄狂击而出,沿途的空气仿佛也被点燃了似的,灼热如火。

    一追一逃的持续了片刻,陆随风奔行的身形突然顿住,反身划出一道紫金色的剑光。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