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玄武裂天 正文 第四百六十九章绝不会有怜悯姑息

正文 第四百六十九章绝不会有怜悯姑息

目录:玄武裂天| 作者:蓝庭| 类别:玄幻魔法

    ♂

    暴退中的屠夫老者瞳孔急剧地收缩,望着无尽的烈焰枪芒漫天袭来,仿佛空气都被点燃了似的,炽热如火,道道枪芒杀气盈然。∷,

    躲,闪,避……屠夫老者暴退中的每次闪躲退避,身上都会飞洒一蓬血雨,全身上下转眼间已留下数十道枪痕,血肉翻卷,道道深可见骨。气血在大量的流失,玄元力已无法凝聚,心神也感到有些恍惚,一种深深无力感遍袭全身。

    心即巳生逃念,心神势必会倾刻崩塌溃散,忽觉握刀的手臂突然传来一阵强烈的剧痛,骇然惊觉自己手臂竟然已被对方一枪洞穿,凌厉的枪锋一旋一绞,斗然上掦飞挑,一股鲜血从剧痛处喷射而出,整只手臂一下脱离身体,冲天斜飞而起。真要被人给分尸了!

    “啊!”

    惊骇未定之际,另一只手臂同时传来尖锐的痛楚,随之也跟着相继脱离了身体。血腥的一幕似还未结束,接着,便是两条腿,骤然传出撕心裂肺的痛,再接着两眼一黑,两臂两腿也随之纷至坠落地上。

    除恶务尽,青凤绝不会有怜悯姑息之心,烈焰枪锋间喷射出一道血色流光,隔空绽射而出,直朝着屠夫老者的颈项间一闪划过,一蓬红光乍闪,冲天的血柱飙升数米之高,一颗硕大的头颅轰然脱离颈项腾空而起。

    砰!一颗硕大的头颅从高空砰然坠地,滚滚翻翻,恰巧滚到那位且还惊楞着的彭家主脚下,这才悠悠停住。一双惊恐万分的眼睛死死地斜盯着这廝,令其一下犹遭雷击般猛地跳了起来,整个面色苍白得与面前的这颗头颅差不多。全身鸡皮疙瘩顿时隆起。

    尽管这事他平时也没少干,甚至还乐此不疲,大呼痛快!但眼前的这颗头颅却是自己家族中的长老级人物,朝夕与共同伴呀!怎不令人心惊胆寒,一腔逆血直冲脑门。

    这一切发生得太快,一个大活人,在电光火石的碰撞中便被人血淋淋的分解了,众人骇然惊觉时,一切都结束了。

    "聂老三!"彭家主一方的另外几位长老级人物,几乎同时惊呼出声,望着地上这颗瞪着死鱼眼的头颅,人人袍衫鼓蕩,空气中顿充满了一股浓烈的暴戻凶杀之气。

    "小丫头凶残成性,你竟敢将聂老三给尸解了,我夫要将全身的血肉一寸寸撕割下来。"一个身形瘦削如柴的老者,蓄着一缕山羊胡须,一双狭小的眼睛微眯成一条缝,阴森的凝成一线,似若窗缝透射出的一道如刃阴风,直欲将前方的青凤切割撕裂成碎片。

    其余的几位长老及人物,也个个面呈悲愤震怒,目透杀机,大有一涌而上之势。

    青凤见状,没一絲惊惶之态,手中的火焰飞凤枪一抖,直指一众长老,鄙夷不屑地撇了撇嘴;"彭家上下果然没一个好东西,这死屠夫之前要屠宰本凤儿时,怎不见你等站出来说一句"凶残成性"?更何况,你等本就是来杀人的,自当要有被人杀的觉悟。怎么?难道想群欧不成?貌似我方数量是你等的一倍有余"

    "哼!杀你这小丫头,老夫一人足也!"山羊胡须的瘦老者脚下朝前移动了一下,瞬间滑出十米,手中不知何时突然把着一把黑色的长剑,剑身幽芒流转呑吐不定,充满了血煞狂暴的凶残戾气。

    "凤儿退下!这一战由姐来接下了。"语音落下,一道紫影一闪,紫燕的身形便出现在青凤的面前,在她的肩头轻拍了一下,柔柔地道;"你刚打过一埸,下去歇着!"

    "姐!你知道凤儿根本没尽全力,这堆货一起上,凤儿也照杀……"

    "凤儿!听你姐的,还不快退回来。"陆随风淡淡地出声。

    "哦!"青凤幽怨地应了一声,陆随风都发话了,她可不敢抗命,悻悻地收起火焰飞凤枪,像个乖乖女般的退了回去,那里还像是将人瞬间分尸的暴力女。

    "啧啧!连"死"都要争,老夫一定会成全你的这番壮举。"山羊胡须老者??了??嘴唇,语气间透出阴森残忍的气息。

    "是么?"紫燕不以为然的轻笑一声;"你老不也是在争着向黄泉路上赶么?所以,我也会尽快地助你去赴"死"!"

    紫燕说话的音调很轻很柔,神色也不并冷肃,却令人清晰地感受到一股凛然的强大气息扑面而来。

    山羊胡须老者微惊之下,同时也激发心底浓烈的杀机和战意;"究竟死的谁,战过自然就会知道了。"说话间,脚下略微移动半步,双手紧了紧握着的黑色长剑;"黑虎惊天斩!"随着一声暴喝,一道墨黑色的剑光夹带着虎吼的凄厉咆哮,劈空斩向十米外的紫燕。

    一道紫影骤然飞身旋起,人在空中,手中多了一把剑,下一刻,一道金色的剑芒划空斜斩而出,斩碎黑色剑光的同时,纤纤手腕灵巧地一转,化斩为削,一缕金芒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切向山羊胡须的颈项。

    山羊胡须虽惊而方寸不乱,回剑格挡巳然不及,左手突然探出,中指和拇指相扣,瞬间弹出一道黑色的劲气,指力如刃,凭空拦截住飞射而来金芒剑气。

    噗!

    指力劲气虽然强劲,但还是低估了这道金芒剑气的威势,一触之下,黑色的指力劲气微顿一下,随即碎裂开来。金芒毫不停滞的激射,直向对方的颈项间飞速切割而去。

    叮!

    所幸黑色长剑乘金芒这一缓之势,恰好回防到位,堪堪挡住了这必杀的一击。

    山羊胡须老者的眼中透出惊骇之色,人在空中的紫燕同样微觉惊讶;这都能档住,足见对方的战斗意识超乎寻常的敏锐。尽管如此,仍未给对方任何喘息之机,身形下落的同时,一道数丈长的金芒剑光宛如惊天长虹般顺势劈空斩落。

    面对这数丈金芒剑光,山羊胡须者并未选择封挡,他生性本就冷酷,且巳心存浓烈的杀机,所以,他此刻的字典中就没有单纯的"防守"一词。袍衣鼓荡,须发豁然倒竖,墨黑色的玄劲逆冲而上,贯注手中的黑色的长剑之中,毅然决然地迎向劈天斩来的金色长虹。

    轰隆!

    一金一黑,两道剑光似若两颗飞逝的流星轰然碰撞,一蓬气劲狂流在一声惊天震响中,有若水纹涟漪般地漫延扩展开来,直令四下的观战的一众之人纷纷避让。

    地面上对战的两人身形同时消失,山羊胡须老者的身影再次呈现时,巳悬浮在空中,双手紧握黑色长剑,高举过肩,浑身玄力以爆炸似的方式贯入剑体之中。

    噗嗤!

    一轮黑色的残月乍现,一道可怕的黑色剑波骤然呈现出一个巨大的扇形状,四下辐射出去,其势如奔雷电驰,速度快得已超出了视觉的能见度。

    斩!

    山羊胡须老者口中暴出一声大喝,漫空黑色剑波伴着千百只虎影狂吼,从四面八方向着立于虚空中的紫燕肆虐地扑杀而去。

    面对这恐怖的杀戮一剑,紫燕仍是一脸沉静如水,古井无波,手中长剑骤然幻出一团金色光华……

    山羊胡须老者下意识的微眯了一下眼,凝聚的视线中竟发现有絲絲金芒绽射闪烁,其亮度有若太阳般的炽烈灼目,在这种光线中感觉到一股裂天斩地的无尽锋芒。

    山羊胡须老者在极度的惊诧中,微眨了眨眼,这些金芒变得更加浓烈,只觉自身仿佛一下置于一片金色的洪流之中,一波一浪的金流似若一缕缕金色的剑芒凝聚而成,所过之处,仿佛可以切割,撕裂,破碎一切,无可阻挡。

    黑色的剑波充满了的杀戮之气,狂暴切入一片金流之中,一时间,金,黑两色相间,相互交织缠绕,可谓难分难解。千百虎影未接近金色狂流,便巳被锐利的金芒切碎尸解,瞬间化为无形。

    一波一浪的金流似若一缕缕金色的剑芒凝聚而成,锐利无比,黑色剑波置于其中,时间一长,纷纷溃散开来,化作缕缕烟尘消失于尽。

    山羊胡须老者最强的绝杀剑势,全凭辐射黑色剑波以及虎影展开杀戮,没有固定的线路轨迹可寻,无孔不入,无处不充斥着森然杀机,唯有祭岀护体玄力气罩加以防御,除此外根本无法与之抗衡,更别说奋起反击。为了酝酿这一击,险些被对方削下了颈上头颅。他自信最强的绝剑势一旦祭出,几乎无人可全身而退,对方势必非死即伤。

    殊不知,双目中刚浮出一抹阴冷的笑意,便见这大殿中骤然凭空生出一片一波一浪的金流似若一缕缕金色的剑芒凝聚而成,倾刻间便将自己斩出的虎影剑波尽数碎裂……

    下一刻,眼中的惊骇之色未透出,但觉一抹金光划过身前,胸口处暮地传出一阵剧烈的疼痛,一蓬绽射的鲜血染红了眼眸,热热的,弥漫着浓烈的血腥味。

    时间仿佛在这一刻嘎然静止下来,山羊胡须老者此时的脑海中,不知为什么只剩下一个念头,仿佛看见了"聂老三"被分尸的景象,心神禁不住生出一惊颤。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