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玄武裂天 正文 第四百六十八章趁你病,取你命!

正文 第四百六十八章趁你病,取你命!

目录:玄武裂天| 作者:蓝庭| 类别:玄幻魔法

    ♂

    "死屠夫,像你这种货色,天下间简直多如牛毛沙粒,有何资格如此狂妄自大?岂不知喜屠人者,势必被人屠之。⊙頂點小說,若再这般藏着掖着,当心被本凤儿当埸分尸。"青凤毫不势弱地回敬道。

    "哼!小丫头不知道天高地厚,强自出头的下埸,会死得非常难看。老夫从不懂得怜香惜玉,所以,要做好随时被开膛剖腹的准备。"屠夫老夫残忍地??了??嘴唇,说出来的话血淋淋的,让人直觉毛骨耸然。

    双方都知道此战不会有人轻易妥协,更没有所谓的平局,有的只有胜或败,生与死。所以,接下来的战斗搏杀势必会非常的惨烈。

    屠夫老者的真实修为超乎了所有人的想象,当众人的视线突然发现他的身影在逐渐模糊淡化时,他的另一道清晰的身影凝聚出来,骇然呈现在青凤的身后。

    天河倒卷!一道蓝色的流光仿佛撕开夜色天幕,似若掀动天河之水奔腾倒泄,直朝青凤背影席卷倾射而去。

    仰视上空,触目皆是奔流而下的蓝色流星雨,呼吸间,青凤的身影便被无数可怕的蓝色流光冲击得支离破碎,溃不成形,瞬间化为点点青辉。

    噗噗噗!

    整个空间像是被一块抹布擦在满是尘埃的玻璃上,瞬间清空一片,荡然无存。

    小丫头就这么完了?一位乾坤境尊者真会如此轻易的被彻底抹杀?非旦始作甬者,屠夫老者的脸上充满了质疑的神色,在场的所有人都在质疑自己亲眼目睹的一切。

    屠夫老者与对方搏杀了这许久,没占到一星半点便易,清楚的知道,凭自己的实力或许能击败对方,甚至连重创都不是轻而易举事,更别说将其一招抹杀了。

    风散了,再聚,依然是风。风怎可能会被抹去?

    "不好!"屠夫老者全身毛孔豁然舒张开来,这是一种最危险的信号。不用置疑,不用回头看,这小丫头根本就没事,此时一定巳潜移到了自己身后。

    碧光幻影!

    屠夫老者毫不犹豫地施展岀"碧光幻影"的瞬移身法,长衫猎猎的身形急速地挪移至数十米开外,估计巳脱出了对方的袭杀范围,这才深吐了一口,谨慎的现出身形。

    "这怎么可能?"屠夫老者回转身来,骇然发现这小丫头竟然离自己巳不足三米的距离,脚踏虚空,手中的火焰飞凤枪倨高临下的斜指着自己,这点距离,对方如要出手,自己根本无从闪避,绝对能一枪洞穿的身体。

    这只凤此刻不知在想些什么?如此大好的战机为何不出手袭杀对方?她可不是一个高风亮节的主,更非心慈手软的角色。

    "嗯?小丫头为何不出手?要知道,这样的好的大好机绝不会再出现第二次。"屠夫老者露出了一脸不思议的神色,嘴角边却隐隐透出一抹失望的苦笑之意。

    "切!本凤儿可不是什么心慈手软的善良之辈,若真能一枪洞穿你这死屠夫,自然不会这般客气。不过,会有这么简单吗?"青凤青辉点点的凤目中透出淡淡地不屑之色;"你那点阴毒小伎俩,又怎瞒得过本凤儿的法眼。"

    屠夫老者的确留有阴毒的后手,看上去的机会,有时候往往是一个致命的陷阱。

    "呵呵!没想到小丫头如此年纪,便藏着这般深沉的心机,老夫当真是再次低估你了。"

    "死屠夫!以为本凤儿是刚出道的雏呀?如此明显的破绽都看不出来,岂不是死过了多回。"青凤在纱巾面罩下撇撇嘴;"你虽收敛了全身的气息,但却掩不住心神间释放出那股铮铮杀机。别耍那些上不了台面的小心思了,还是拿点真料出来,否则,你这条老命保准会死无全尸。"

    青凤似在刻意激怒对方的心气。谁若是小瞧了这只凤,下埸一定十分难看。

    屠夫老者眼中泛起一片蓝光,眼底仿佛有一汪碧涛滚蕩,被他看上一眼,都好像会被惊涛席卷吞噬一般,看样子真被这只凤给激怒了。

    "小丫头狂妄!你虽然有点实力,但还没强大到足以击败我的地步,接下来,老夫让你生不如死。"屠夫老者说话间,眼底的蓝光骤然喷薄涌现,瞬间汇聚成一线,锋芒杀气凛然迫人。!

    碧海青天!

    一刀斜扫而出,千百道波浪形碧色刀气应声迸发,疾若奔电,夹着强劲的破空之声呼啸而出,每道刀气都闪射出冰冷湛蓝的光泽,仿佛万箭齐发,铺天盖地,令人根本无从闪避抵御。

    "风幕蔽日!"青凤冷斥一声,纤手虚掦,一道青色的风墙凭空出现身前。

    嗖嗖嗖!千百道犀利的刀气连续激射,瞬间全数没入风墙之中,风墙一阵轻微的颤动间,锐利无铸的刀气恰似泥牛入海,骤然化为无形。

    噗嗤!

    一束炽亮的蓝光从漫空刀芒中绽射而出,途中不断地变幻着形态,由波浪状变为椭圆形,再形成一枚梭子,最后飞速地聚成一线,似若一根深蓝色锋利尖针,噗嗤一声,惊电般刺透风墙。这才是"碧海青天"的真正杀机,之前的千百道刀气不过是为了铺垫这最后一击的障碍法。

    青凤的双眼眯成一线,凤目开合间,有点点青辉跳闪而出,瞬间聚成一线,仿佛一道青色的光束,更像一枚无坚不透的青色锋针。

    叮!

    空气中传出一声轻微的炸响,青针对蓝芒,彼此尖锋精准的撞击在一个点上,绽出一束绚丽的光华,璀璨耀眼。

    "这……"屠夫老满脸堆起惊诧之色,眼前的这小丫头,是他碰到过的最难缠的对手,而且还是用第一个用这种俯视的姿态看他的人,一种强烈的被羞辱感觉从脚底一下窜上的顶门,令其怒极反笑;"呵呵!有意思!"脸上的肌肉抽动了两下,鬼头大刀插回到鞘中,身躯微微前倾,右手搭在刀柄上,整个气息全部收归体内,凝而不发,像似在迅速的蓄势。

    "死屠夫!不会是在准备玩自爆?"青凤的火焰飞凤枪仍斜指着对方,枪尖不断地喷出一缕缕的螺旋火焰,嘶嘶作响。姿势不变地俯视着对方,凤目中透出戏谑嘲弄的意味,令人是可忍,孰不可忍。

    屠夫老者此刻的刀势已积蓄到了极限顶峰,若在继续积蓄下去,没准真会瞬间爆炸开来。最后的刹那,鬼头大刀终于出鞘了。

    吼!

    屠夫老者喉咙间暴出一声怒喝,眉发倒竖,长袍鼓荡飞扬,猎猎作响,浑身的气息节节攀升,自己不断地施出绝学杀技,小丫头却只是见招拆招,不但从容地破解了所有的杀技,竟连一根头发絲都没伤到。这个结果当真始料未及,令人一时之间难以接受。尽管如此,他仍没想过自己会败,一定有办法收拾这个难缠致极,甚至十分危险的小丫头。

    锵!一道碧蓝的刀光闪耀天际,眼前的空间随之一阵扭曲,头顶的天空仿佛被骤然撕开一道巨大的口子,滚滚洪流如同天河决堤,倒悬奔湧而下,眼前的空间仿佛呈现出一望无际海洋,波光粼粼,碧波滚荡,狂浪掀天,惊涛拍空怒卷,无边无际,浩瀚无涯。人在其中,渺若微粒尘埃。

    "死屠夫,竟被本凤儿逼得有些穷途未路了,竟连领域之威都动用了,即然如此,本凤儿也就不会再客气了。"

    嗷!

    碧浪滔天的"水之领域"中,一声尖厉高吭的凤鸣震荡虚空,下一刻,便见天际深处骤然呈现出一只百米长的巨型青凤,凤翅一展,漫空惊涛狂浪瞬间分崩碎裂……凤躯盘旋间,在无尽的汪洋上空拖出一道青色的轨迹,点点清辉从一双凤目不断地绽射而出。

    这些点点清辉纷纷炸裂分崩开来,肉眼可见,迅速汇聚成一股青色飓风。倾刻间,风云色变,狂风咆哮怒吼,呼啸着席卷天地汪洋。

    一时间,千百道惊涛汹湧拍空,飓风与碧浪交织缠绕,纵横翻腾,层层叠叠地相互冲击撞,轰然爆裂之声不绝于耳。

    青色飓风肆虐地掀江倒海,碧色的汪洋不断沸腾奔湧,似若万马千军自相搏杀廝拼。无边浩瀚的汪洋,面积也随之不断地萎缩……最后竟然只剩一池清水,寂寂无声,无波。

    哇!

    一蓬血水从屠夫老者的口中喷射而出,血溅三尺。身躯晃荡,踉跄暴退数步。水之领域荡然无存,反遭玄力反噬,内腑像是遭受了些重创,有血禁不住地从口中不断溢出。

    败了!屠夫老者似乎从未想过会败给这个小丫头,但自己此刻的确是败了,败的结果就是死!所以,踉跄暴退的同时,心中唯一剩下的念头就是逃……

    只不过,双方此战都存有必杀之心,所以,青凤脚踏虚空,凤目眨动间,点点青辉中泛起凛然的杀机 ;"死屠夫想逃 !趁你病,取你命!" 手腕一抖,一道腥红如血的烈焰红光刺破空气,火焰枪影纵横狂舞,璀璨耀眼,一气绽射出百枪,洒下一片刺目的烈红光。

    暴退中的屠夫老者瞳孔急剧地收缩,望着无尽的烈焰枪芒漫天袭来,仿佛空气都被点燃了似的,炽热如火,道道枪芒杀气盈然。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