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玄武裂天 正文 第四百六十六章老夫的名号叫"屠夫"

正文 第四百六十六章老夫的名号叫"屠夫"

目录:玄武裂天| 作者:蓝庭| 类别:玄幻魔法

    ♂

    就在陆随风感到万分惊愕震撼的时候,这云雾山脉的更深处,一个隐秘的所在,有一双金色的双瞳缓缓地睁了开来,闪过一絲微惊的光芒;这小子,居然将主人留下那枚金灵珠给吸收了,并且还融入了体内,这小子是如何做到的?"金色的双瞳中充满了不可思议惊诧神色。∷,

    "这金灵珠可是上界的灵神赐与主人的神器啊!唯有灵神级金系灵神方能拥有和掌控,否则就算是"生死境"金系圣者,都会被这金灵珠中所蓄含的灵力给瞬间撑爆躯体。可是……"一个低沉的声音仿佛在天地间嗡嗡响起。

    "嗯!这小子的精神识海中竟然还有一道上古真龙的神识存在,难怪能轻易地吸收金灵珠而空然无恙。没想到这小子居然会是真龙血脉的拥有者,否则又能岂容下上古真龙无比强大的神识……"那声音中带着豁然开释的语调。

    "主人当初设置这"座通灵殿",其目的就是为了寻找一个有缘的传承人,数千年来始终未能遂愿,没想到这一次非旦寻到了一个传承之人,而且还是真龙血脉的拥有者,的确可喜可贺。只不过,这小子居然连金灵珠这般神器也一并吸收去了,当真有些始料未及。只可惜,以这小子眼下的"生死境"修为,还不足以完全掌控这金灵珠的灵力,有些暴殄天物之嫌。唯有达到灵神级别的存在,才有望真正掌握这金灵珠的玄奥,离开这片世界……"

    那喃喃的自语声渐渐地弱了下去,长长地轻叹了一声;"这座"通灵殿"巳没在存在下去的价值了。"而后那双金色的双瞳也缓缓地合上,消隐在无尽的黑暗中。

    大殿中,彭家主怒目园睁地冷笑道:"你等竟敢违逆主子的意志,难道不知彭,风两家巳暗中结成了联盟,此行的目的就是要将楚家的精英一举灭。你等居然敢临阵反戈相向,可知如此做的结果是什么?诛灭五族!"

    风十三和一众黑衣影卫,似对彭家主的这番恐赫之言充耳未闻,所有人的眼光都移向别处。风十三原来的本意是保持中立,作壁上观。之所以会突然改变主意,做出了反戈相向的举动,因为他看见了一个人,一个从光门中走出来的人,一袭青衫,一双深遂无涯的眼中不经意地流露出絲絲令人心神颤栗的气息。

    "陆公子……"楚家主深深地透了一口气,一张紧绷着的脸顿时松弛了下来,若是再迟来一步,只怕唯有来给自己收尸了。

    "滚开!"大殿门外突然传出一声冷厉的娇喝,金光一闪,便见那两位守在殿门前尊者,突然如遭重击般的飞了起来,而后随见一道紫影掠进了殿门内。

    "紫燕……"陆随风欣喜万状的惊呼出声,抢前一步,一下将紫影拥入怀中,生死别离的重逢埸景,陆随风胸前的衣襟很快便被紫燕无声倾泄的泪水所浸透。

    "哼!一对狗男女,居然在此打情骂俏,当我等不存在么?"彭家主面带杀机的冷哼出声。

    "家主!宰了这对狗男女!"适才被紫燕偷袭震飞的两位尊者,浑身杀气蒸腾地怒吼道,不待家主的下令,两人便欲冲上前去动手。

    "慢着!"彭家主见一众黑衣影卫毅然挺身护住这对狗男女,心中大感惊诧,审视了一下眼前的势态,己方竟从之前的绝对优势,突然逆转成了劣势,一旦动起手来,纵算侥幸将对方集体灭杀,也必然是个惨胜的局面。更何况,还没弄清这两人的身份和虚实,更不能挺而走险的冒然动手。

    "你二人到底是什么人?风岚家的人怎会不顾一切维护你们,甚至连他们主子的意志也敢违逆?"彭家主心存疑虑地出声询问道,口气明显的没有之前那么强硬霸道。

    陆随风轻柔地为紫燕拭去脸上的泪滴,然后缓缓地回转身来,十分平静地说了一句令彭家主如遭雷击般的话;"你说的那位的"主子",应该就是风岚家的大长老,所谓的代家主风云掦了。我可以很不幸的告诉你,他此刻只怕正在黄泉路上奔跑着,赶着去投胎了!"

    "呵呵,哈哈!"彭家主闻言,心神猛地一震,随即又纵笑出声;"你认为老夫是属猪的,如此好被忽悠的么?那老傢伙此刻还在光门中寻……"

    砰!一颗硕大的头颅砰然坠地,滚滚翻翻地停在彭家主的脚下,一双死不瞑目白眼睁大着,直直盯着这位与之狼狈为奸的彭家主。直看他眉头忍不住的跳动,直觉背心发寒生凉。

    彭家主一眼便认出这颗头颅的确是大长老的,却不知在什么样的情形下,有谁俱有这般实力,能轻易斩下一个乾坤境尊者的头颅;"这是谁做的?"

    "哼!欲杀人者,当有被人杀的觉悟!"楚家主冷哼出声;"你二人不是密谋要灭杀我吗?这老傢伙巳被我宰了,你是不是也想步他的后尘?"

    "大胆!你还没资格让我们家主出手,老夫就能割下你的头颅。"一个须发斑白的老者排众而出,一身华袍无风鼓荡;"老夫的名号叫"屠夫",平生虽屠人无数,却还真没机会屠过楚家主这般的大人物。"

    "死老头狂妄!让凤儿来会会你,看谁屠了谁?"光门内闪出一道娇小的身影,呼吸间便裙衫飘飘的掠过百米的空间距离,双手叉腰的出现在那位自称屠夫的老者面前;"姐!凤儿就知道你没事。等凤儿宰了这屠夫,再与你好好说话。"青凤头也不回地出声道。

    "就你……开什么玩笑!老夫从不和小女人动手,更何况还是个没熟透的小丫头片子。还不速速离去,否则,别怪老夫替你家大人狠揍你的屁股。"屠夫老者恼怒地咧着嘴,恶狠狠地恐吓道,一脸奇耻大辱的模样。

    "哦!知道了!"青凤像是真被这老头给吓住了,禁不住打了个哆嗦,转身就向回走去,才走得几步又突然掉转来,歪着头想了想,喃喃地出声道:"这死老头都没躺下,怎就走了呢?岂不是太丢人了。"

    "小丫头在嘀咕些什么?怎又回来……"屠夫老者皱眉,微感诧意地道:"老夫是在这里等着杀人的,害怕了吧?还不赶离开。"

    青凤摆了摆头,一脸纯真地道:"不怕!本凤儿自小就喜欢杀猪宰牛,更喜欢杀人,尤其是你这样喜欢杀人的屠夫,本凤儿通常都不会心慈手软,好歹也得分过尸……"

    "小丫头找死!"屠夫老者忽然意识到自己被人给耍了,羞怒之下,一道微不可觉的杀气透体而岀,有如实质股地朝着青凤眉心间无声无息飞射而去。

    青凤像是下意识的抬手理了理鬓发,带起一阵微风,恰好将袭来的杀气吹得斜斜的贴着发絲一掠而过;这死老头太邪恶了,连小姑娘都不放过,换个人真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你不会连我也想杀了吧?"青凤双手一叉腰,凤眉一挑,眼中泛起一层淡淡的青光,这是百分百要发彪的前兆。

    "你这小了头到底是什么人?"屠夫老者疑惑地皱了皱眉,刚才那道无声无息的杀气,竟被这小丫头不动声色的便轻易化解了,是有意还是巧合?

    "真够笨!到现在还没弄清状况,自然是来斩屠夫的了。不过,我真有件秘密要告诉你!想不想听听?"青凤故作神秘地低着嗓音,唯恐被旁人听去了似的。

    "哦!说说看!否则,一会儿就会被你带到坟墓里去了。"屠夫老者巳然心生杀念,露出了一个残忍的戏谑笑意。

    "换个埸合,像你这种蝼蚁般的存在,本凤儿根本不屑动手。这话你可相信?"青凤说的话只有他能听清,青蒙蒙的凤目点点清辉无声无息的溢出;弄阴的,本凤儿也会!虽然很无耻,偶尔以其之道还施彼身,也无伤大雅。

    "呵呵!哈……"屠夫老者像是很久没听见这么值得笑的事了,才笑了两声,忽然笑不出来了,骇然发现自己除还能开口笑之外,全身上下竟然巳无法动弹,像似被千百根无形的絲索牢牢地捆勒住,越挣扎,絲索勒得越紧,似乎巳陷入了皮肉之内。

    "你……你对我动了什么手脚?我……"屠夫老者接着连口也张不开了,整个面部突然变得青筋鼓涨,不断地抽搐扭曲,双目外突,嘴角缓缓淌出一缕血水。

    吼!

    屠夫老者的咽头内滚动出一声怒吼,声如雷动,身上的千百道絲索瞬间寸寸裂断,浑身上下弥漫着碧蓝色的光华,眉发倒竖地咆哮道:"你竟敢下暗手阴老夫,如不活刮你这小丫头,老夫这屠夫的名号从此抹去。"

    这屠夫老者活了几百年的岁月,可谓是见多识广,算得上目光如炬,阅人有术。再以他乾坤境的强悍实力修为,几乎很少有人能逃过他这双法眼的洞察。但眼前的这个看上去清丽可人的小丫头,体内分明是空空荡荡,连一絲玄力波动的痕迹都察觉不到,适才却能在刹那间制住自己,险些难以脱身。心中虽震怒致极,头脑却保持着一份清明,暗里反而打醒了十二分心神。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