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玄武裂天 正文 第四百六十五章孤单无助的楚家主

正文 第四百六十五章孤单无助的楚家主

目录:玄武裂天| 作者:蓝庭| 类别:玄幻魔法

    ♂

    根据石碑上的意思,只要进入这些光门,通过考核,就能获得奖励,至于考核的内容是什么?是否充满了凶险和死亡的危机,却没有絲毫的提及。如果一进去就冒出一头乾坤境级别的妖兽来,只怕在埸之人没一个能活着出来。

    所以,眼下要考虑的是,有谁先以身行险,做为试探石进入这光门?这无疑是一件十分凶险,谁知道里面会发生什么状况。没人愿热血冲动的去当英雄,傻傻的出头鸟。所有人都在面面相观,自然不会有人充当这第一个。

    "不如这样,你我双方都选派一人,先行进去探个究竟。如何?"长须老者凝目想了想,出声建议道。

    "这个主意不错!"彭家主了头,欣然表示赞同。

    正当双方都在自己的阵营中坚难的选择派出之人时,金色的光门中突然有人"嗖"的一声窜了出来。众人定目看去,骇然竟是风岚家的黑衣影卫,衣衫破碎,面色有些惨白,嘴角还挂着些许血渍,看上去状极狼狈。

    "这……"长须老者正欲出声询问,四壁各处的光门内,紧接着不断的有人冲了出来,数了数,这些从光门内冲出来的黑衣人共有十九人,且人人状极狼狈,一脸都是沮丧失落的苦相,不用问都知道,肯定是没通过考核,而且还吃了大苦头。不过,能活着出来巳算是不幸中的大幸了。

    众人见状,纷纷惊虚不巳,就知道这光门中的考核是容易通过的么?那些所谓的奖励,简直有若水中月,镜中花。

    噗!光门中又有一人窜了出来,竟然会是楚家主,一身锦袍华服撕开了几道大口子,有些惨白的脸上带着一絲压抑的狂喜,手中却是握着一柄火红色的战斧,斧身之上刻有一些精美的火焰图案,斧柄处,还镶有一枚火红的血色灵晶,那如血的灵晶上流露出澎湃的火焰气息,给人一种炽烈的爆炸之感,望之令人顿觉心悸。

    "这是……九品王级高阶的烈焰战斧……天啦!无限接近帝级……"长须老者来自器师总殿,鉴别器刃的眼光自然高人一等,一眼,便看出了这柄战斧珍贵不凡,口中禁不住惊呼出声。

    "无限接帝级,此话当真?"彭家主闻言,心中猛地一震,目中透露出难以掩饰的贪婪精光,一双眼暴睁,死死的盯住楚家主手中的那柄烈焰战斧。

    "切!这还用质疑?为了这东西,险些没将这条老命搁在里面。"楚家主有些余悸犹存的唏嘘道。

    "光门之中竟有如此凶险?"白须老者询问道。

    "光门之中倒是没有什么危险,有数种可选择的种类,只不过,无论你选择那一种,死亡和危险都可能在其中。"楚家主实话实地回应道,没一水份;"你没见风岚家的那群人,都没通过考核,能有惊无险的出来,巳算是烧了高香。嗯!你等怎还不进去撞撞运气?"

    众人闻言,都纷纷跃跃欲试地准备向光冲去,彭家主刚迈出几步,见器师总殿的人巳进入光门之中,突然让自己的人停下,然后转过身来阴阴地对着楚家主笑道:"我的运气一向很好,开山大斧刚被毁掉,没想到竟会有一柄无限接近帝级的烈焰战斧出现在面前,楚家主是不是认为我的运气好过了头?"

    啥意思?楚家主怎会听不明白,心中顿然冰凉一片,这廝果然要动手,他此行的目的之一,就蓄谋将自己灭杀在这云雾山脉之中,恰好此时陆公子等人又不在身边,再加自己手中又握一柄级的烈焰战斧,更激发了他内心的必杀机,此刻不动手杀人掠货,更待何时。

    楚家主望了一眼风岚家的一众黑衣影卫,这些人没理由会出手帮自己,大长老已死,此刻能保持中立,作壁上观,巳算是最好的结果了。

    "怎么样?没想到会有今日这个局面吧?是你自己将东西交出来,还是要我费神从你的尸体上去取?"彭家主冷酷地??了舐干燥的嘴唇;"不过,我并不喜欢这样,如果你识相,念在你我斗了几十年的份上,我会考虑给你留下一具全尸,拥有一份死后的尊严。"

    如果单打独斗,楚家主不惧对方的任何一人,但对方眼下却是有八位尊者级的高手,一旦动起来,唯有被分尸的份。现在绝不是逞强斗很的时候,眼角瞥向大殿的门,存了心的要想逃,只要冲出殿外,进入那道白色光门,便会瞬间被传送到外界。

    只可惜,对方也同样存了心的要致他于死地,又岂会让他轻易离开大殿,此刻巳有两位尊者迅速地封住了大殿的出口。

    彭家主一路走来,终于露出了邪恶的嘴脸,扫了一眼准备作壁上观的一众黑衣影卫,阴声地斥道;"你等还楞着干什么?还不一起动手将这老东西斩了。"

    "这是你们之间事,与我等何干?"黑衣影卫中的风十三,一没卖对方的帐,冷冷地回应道:"再了,你以为自己是谁,有什么权力唆使我等为你卖命?"

    "你算什么东西?就连你们主子也不敢如此对我话。"彭家主一脸怒容,神色狰狞的嘶吼道:"风云掦呢,那里去了?好了一起联手灭了楚家,关键时候竟敢掉链子。"

    风十三指了指金色光门;"他老人家还在里面忙着寻宝,只怕一时半会还岀不来,没有他老人家的指令,我等没人会轻易出手。这种杀人掠货的事,唯有你彭家自己动手了。"

    "敢对家主如此无礼,我看你是不想活了。"彭家的一位尊者指着风十三,怒喝出声。

    "哼!难不成你彭家还想将我等一并杀了灭口不成,或是想让我们选边站队了?"风十三话落,突然跨步走到了楚家主的身边,一众黑衣影卫见状,纷纷不加思索地靠拢过去,那意思不用都知道风向一下变了。

    没人知道风十三为何会突然地倒向了孤单无助的楚家主?

    陆随风此刻的神志巳陷入半昏沉状态,在他的体表,不断地浮现一道道神秘的金色符文,这些符文古朴而繁杂,充满了玄奥,似乎蕴含着一种大道的规则。

    在这些玄奥符文的映衬下,陆随风的通体隐隐透出一片金色的光华,看上去给人一种坚固的阳刚之感。

    那诡秘的金色球体巳完全融入了他精神识海之中,消失得无影无踪,身上的玄奥符文就像是通了电的集成路板,不间断地在他身上不停的循环着,渐渐地变淡,最后完全地隐没在身体之中。

    呼!不知过了多久,也许很长很长,或许得很短,不过只在刹那间。陆随风缓缓地睁开有些沉重的眼睛,脸上充满了迷茫的光芒,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猛地低头望向自己的手。

    "那诡秘的金色球体呢?……"陆随风迅速地感知了一下自己的身体,骇然发现自己的精神识海竟比之前扩展了一倍有余,脸上布满了难以置信的表情,而体内澎湃无比的真元力,更是让他傻了眼。

    他这才发现自己在不知不觉中晋了级,"生死境"!自己竟然巳跨入武道的巅峰领域,体内的真元力如同浓郁金色的液体一般,在全身的经脉中不断地滚荡涌动着,给人一种无穷强大,天立地,俯视天下的感觉。

    "这……难道都是拜那诡秘的金色球体所赐?"陆随风口中喃喃道。

    陆随风一遍又一遍地运转着体内的真元力,发现自己的精神识海中静静地悬浮着一枚米粒大的金珠,缓缓地旋动着,散发出道道如同金絲般的光华,渗入到身体的各个部位,令人顿感身心舒泰无比。

    这粒金珠应该就是那枚诡秘的金色球体,尽管陆随风有着两世的见识阅历,一时之间也不知这粒金珠为何物,怎会自动融入自己的体内?但有一可以确定,此物并无阴邪气息,身心非但没有絲毫的排斥和不适之感,反觉气机澎湃如潮,神识更加清明澄净,绝对的有百益,而无一害。

    陆随风试着用自己的神识去触碰这粒金珠,殊不知,这粒金珠竟然主动飘移过来;嗡!一道碗口粗的金色光柱穿过识海,冲天而起的透脑而出。

    身心猛然一震,陆随风在极度的惊愕中,骤然发现这道金柱从头穿透出去,而后悬浮在脑后,金芒闪动中竟然形成了一金色的灵环。

    "这是什么?……"陆随风还未从极度的震撼中回过神来,金色的灵环突然飞速地旋动起来,一束几乎透明的金光,蓄含着浓烈的金系灵力猛地从陆随风体表辐射而出,在身体的四周形成了一道园形的金色空间。

    "金系空间领域!"

    就陆随风感到万分惊愕震撼的时候,这云雾山脉的更深处,一个隐秘的所在,有一双金色的双瞳缓缓地睁了开来,闪过一絲微惊的光芒;这子,居然将主人留下那枚金灵珠给吸收了,并且还融入了体内,这子是如何做到的?"金色的双瞳中充满了不可思议惊诧神色。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