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玄武裂天 正文 第四百六十二章传承失败者,死!

正文 第四百六十二章传承失败者,死!

目录:玄武裂天| 作者:蓝庭| 类别:玄幻魔法

    ♂

    陆随风的一番话像是触动了这些杀手的心弦,这些人终日生活在阴暗中,不敢以真面目示人,在世人的心目中只是一群血腥残忍,冷血无情的动物,与妖兽等同,毫无人格尊严可言,更谈不上受人尊敬之说。↖,

    陆随风振振有词的一席话令他们沉黑的心灵为之一亮,每个人都情不自禁地挺了挺胸腹,阴冷的神光中暴虐之气更是蕩然消失于尽,眼睛似乎都比之前睁大了几分。

    陆随风对人性的认知非常人可比,他知道对方的心解和最脆弱的地方在那里,字字如针的扎在对方的灵魂深处。

    看得出每个黑衣影卫的眼眶湿润了,隐有泪光闪动。没人知道他的过往,总有迫不巳得以的苦衷才会甘愿受制于人。没谁愿意永远生活在无尽的阴暗角落,人永远渴望阳光的抚慰。

    "我不知道你过去曾经历了什么?但,一切都巳如逝去的流水,不在那么重要。重要的怎样选择明天的生活,这完全取决你当下的态度,一念之间的地獄,天堂!"陆随风的最后一击,不知这些黑衣影卫最后的心里防线是否会彻底崩盘?

    有人突然伸手摘下脸上的黑色面罩,露出一张惨白的面容,一个十分简单动作,却掀开了背负一生的大山,坚定的表明了一种抉择的姿态。紧接着第二个,第三个……在埸中的所有黑衣人也陆续地跟着摘下了自已面罩,每一张苍白的脸上都透出一种释重感,眼中都隐有泪光闪烁滚动。

    就在此时,一个飘渺的语音在迷雾笼罩着的天地间响起;"很好!一埸势所必然的大伙拼,竟然兵不血刃的化于无形,没戏看了。那就去"地獄"吧!"

    诡异神秘的语音消失,汉白玉广场一则的迷雾忽然之间消散了开来,空间骤然一阵轻微的扭曲,呈现在所有人眼前的是一片云雾沼泽的地域。

    望着这一片迷雾笼罩着的沼泽,令人生出一种极度的危险感,称之为"沼泽地獄"也实不为过。

    "大家不用担心!"沼泽地獄"这个名字听上去虽然十分恐怖,但却没感觉到任何危险的气息,只要越过这沼泽,到达彼岸便无事。"陆随风让云无涯等人重新回到"隐龙戒"中,然后展开神识探测了一番,平静地出声道。

    "这怎么可能?如果没有危险,又何必称之为"沼泽地獄"?"楚家主脸上露出不信之色,质疑的问道。

    陆随风不以为然地淡淡一笑;"真正的危险隐于两侧的雾气中……"话落,陆随风的身形已离开汉白玉广埸,直朝着一望无际的沼泽另一端飞掠而去,众人见状也毫不犹豫地紧随而去。

    整个沼泽上空显得异常的寂静,没有一絲声音,静得令人心悸,感觉像是没有任何生命的存在,一片空冥。这种诡异的死寂让不安,提心凝神地留意着四周的任何风吹草动。

    就在陆随风等人掠行在沼泽上空时,封闭密室的传承空间中,一道金色的剑虹悬浮在紫燕的面前,不断的凝聚着,无数条如絲般纤细的金色细线,缠绕流转在金色的剑虹之上。

    噗嗤!

    紫燕双手结印,一推一送,那道悬浮的金色剑虹倏地绽射而出,瞬间刺入墙上,透壁三分。

    轰!轰然爆鸣声中,墙体一阵颤动,随即碎石飞溅的破裂开来。就在紫燕心中禁不住的一阵欣喜之时,骤见破碎裂开的墙体又瞬间聚合了起来,同时大量雕刻的符文图案和一行文字又再次呈现面前;"传承任务的第一重任务顺利完成,用时不到一刻。进入下一重,失败,死亡!"紫燕刚充满喜悦的眼神又一下暗淡了下来。

    在之前感悟和掌握了第一式之后,感觉自己体内的金之力一下增长了许多,本该欢喜的心却絲毫的高兴不起来。不过一会儿,便从沮丧的情绪中走了出来,抬起坚定的目光,她知道必须拥有足够的金之力,方能破开这封闭的密室墙体,唯有尽力的坚持下去,才能有生还的机会。

    "需要一个月么?哼!那我就在两个时辰内完成全部的传承任务。"紫燕紧咬着嘴唇,眼神中闪烁着执着而坚定的光芒。

    从墙壁上雕刻的符文图案看来,这第二式的难度至少高出一倍有余,但紫燕的心中仍充满了自信,早巳被陆随风**得脱胎换骨的她,再领悟力上早巳超出了常人的范围,一旦全身心的沉浸于其中,对金之力的深层感悟渐渐绽放开来。

    时间在分分秒秒飞速流逝……

    却不知就在她的隔壁,同样有着一间一模一样的封闭密室,此刻同样有一个被选中的传承者,而且还是器师总殿的一位尊者人物,看上去六十左右岁,没人知道他姓甚名谁?

    轰!这位尊者一剑重重地劈在墙壁上,墙体一阵抖动之后,又迅速地恢复如初。

    "这……怎么可能?"那位尊者额头布满了汗水,脸上充满了无比的惊诧与骇然,口中地喃喃自语道:"这第一式应该就是这样施展的呀!为什么会失败?若在一个时辰之内不能领悟到这第一式,就意味着传承失败,而失败的结果就是死亡。"

    这间封闭的密室中充满着浓郁的金之力,根本不用刻意的去凝聚,无论施展出多少次攻击,体内的金之力都会处于饱和的状态,所以让人感觉自己的实力修为提升得极快。在这样的环境下,唯需要的是领悟力。可是,无论他如何领悟,自以为已完全掌握了这一式的精髓,但结果却是一次又一次的失败,再失败!

    计算着时间,一个时辰眼看就要到了,尊者的心中可谓焦急无比,完全乱了方寸,一次次倾尽全力狂怒的击向墙体,然而都是除了一阵抖动外,皆是徒劳无益。

    轰轰轰!

    "给我破破破……"尊者眉发倒竖,癫狂的咆哮怒吼,怎奈墙体依然如故。

    时辰终于到了,墙体上骤然呈现出一行金色的文字;接受传承者,掌控金系秘法第一式的任务失败。受传承者―抹杀!"

    "不!……我不要什么传承……"那尊者的口中发出一声绝望的吼叫,整个封闭的密室空间突然亮起无数道耀眼刺目的金色光芒。

    惊恐万状的尊者,脸上由红变白,大张着的嘴仿佛要发出痛苦的呼叫,却连一絲声音都发不出来,金色的光芒越来越炽亮,呼吸间,直接将整个人化为了粉末。

    传承失败的结果,竟然是这般恐怖的被抹杀,甚至连神魂也一并被彻底地焚尽。

    然而,这可怖的一幕,身在隔壁封闭密室的紫燕却是毫不知晓,浑然无觉,全身心的沉浸于自己的感悟之中……

    "这沼泽有尽头么?"沼泽上空的楚家主质疑地出声道,时间仿佛在这里丢失了似的,根本巳计算不出巳在这片沼泽中掠行了多久?

    一开始的时候,众人还小心異異的留意着周边的情况,不敢有絲毫的分心分神,一路行来却始终未遭遇一点危险,众人提着的心这才逐渐地松弛了下来。

    这所谓的"沼泽地狱",并没有听上去的那么可怕,至于两则的诡异的迷雾却是在不断地滚荡翻腾,时不时地突然暴涨弥漫数十米,不久又收缩了回去。

    沼泽的四周有着大片空旷的地带,没有一絲一毫的雾气,只要你别让好奇心趋使去儍傻地探索迷雾中的奥秘,一下被呑噬进去,就应该不会有什么危险。

    众人不知掠行了多久,似乎无边无际的沼泽终于有了尽头,众人的心中皆是一喜,原本巳十分疲惫的身心瞬间充满了活力。

    "不对呀!我们像是又回到了原地?"楚家主望着沼泽的尽头处,一片云雾笼罩着的地方,竟然又是一个汉白玉的广埸。

    众人心中皆是一片冰凉,如此提心吊胆的奔行了这许久,竟然又回到了原处,换着谁都会脑怒郁闷到极致。

    只不过,当众人疾速地落在广埸边缘,这才震撼地发现脚下的这个汉白玉广埸并非彼岸的那个汉白玉广埸。因为在广埸的正前方,左边是一座由白色晶石构成的人体雕像,足有十来高,右边则耸立着一块汉白玉建成的巨大石碑。

    这白色晶石构成的人体雕像,看上去是个剑眉冷眼,神情间充满了苍桑和看透世事的伤感,身后背着一柄镌刻有复杂花纹的重剑,剑柄上刻有"灵通"两字,一看就知绝非凡品。

    但,最令人惊叹的却是这雕像所蕴含的气势,那是一种我欲拔剑刺苍穹,睥睨天下,舍我其谁的傲然霸气,眼神中绽射的冷冽锋芒,更是令人惊悚之余,禁不为其的气势姿态而折服。

    众人望了雕像一眼,俱皆陷入了那种无与伦比的气势之中,心中充满了沉重的压抑感,仿佛在座雕像面前。所有人都犹如蝼蚁草介一般,唯有抬头仰望,身心皆觉自惭形秽。

    良久,从这座雕像的不凡气势中回过心神来,所有人几乎不约而同地将目光视线移向右边的汉白玉石碑之上。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