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玄武裂天 正文 第四百四十七章我之枪道不仅于此

正文 第四百四十七章我之枪道不仅于此

目录:玄武裂天| 作者:蓝庭| 类别:玄幻魔法

    ♂

    嗯!一直昏迷不醒的崔老丹宗突然发出一声轻微的轻"嗯"之声,云无涯闻声下意识地稍稍转动了一下头。

    风维掦等的的就这一刻,手中银枪一抖,一道璀璨的银光划破空间,有如天外飞星瞬间跨过数米的空间,骤然出现在云无涯的面前。

    枪若银蛇出洞,快若疾风电闪。夹着强劲的铮铮,含着一股磅礴的枪势,因为这一枪太快了,快到只能看到一束银色的流光,连整个剑身都彻底的消隐了。

    云无涯的眼底闪过一抹精芒,对方的枪道竟然已进入了剑势的境界,方园数米内的空间,尽在这一枪的笼罩之中,根本没有任行闪避迂回的空隙。

    如果只论单纯的出枪速度,在同等级别的博弈中很难奏效。但枪中若蕴含着枪势,那就大不相同了。枪势会在瞬间锁定的你的身形,无论如何移动都难摆脱对方的攻击。而且还能准确预判对方的运行轨迹,以及攻击线路与方位。

    枪势中更包含着枪压,枪意,能够扰乱,迷惑对方的心神,让其神思紊乱,做出错误的预判。高手相搏瞬息万变,一个小小的疏忽都可能命丧当场。一个错误的判断,其结果不言而喻。

    同等修为之间,几乎没有人能躲过这迅猛的一击。只可惜,云无涯的"独孤剑法"本就无招无式,所以也没有任何套路,更不存在任何运行轨迹和线路。至于枪压,枪意,除非对方在精神力方面强过自己,否则反倒会自食其果。所以对方的剑势对他根本形不成巨大的威胁。

    风维掦的出枪的速度足以让他自傲,快到极限时,人枪之间已经很难以辨别清楚。可以让人看到的只是一抹一闪而逝的模糊影像。

    令风维掦感到无比震撼的是,自己的枪锋距离对方不到一尺,喷吐的银芒几乎已可触及对方的肌肤,才看见一直两手空空的云无涯手中不知什么时候突然多了一把剑:很窄,最多只有两指宽,很薄,有如蝉翼。根本没看见他的剑是如何出鞘的,像是本来就一直握着剑一样。

    对方闪射的枪锋及胸巳不足一尺,云无涯的脸上仍是一片淡然。瞬间拔剑出剑,攻击,一气呵成,行云流水般的后发先至。

    一抹刺目的寒星突然毫无征兆地在风维揚的眼前飞速放大,猝不及防的惊变令其心下骇然,全身顿感一阵毛骨悚然。直觉告诉他此时如不即时收枪回撤,不等手中枪锋伤及对方,自己的身体已被对方的长剑透体洞穿。

    以命搏命,是你的枪快若电驰,还是我的剑疾如流星?根本没有多余的时间作出更多的判断,风维掦当机立断的骤然撤枪疾退,这才堪堪躲过一剑穿心的厄运。

    云无涯此时虽然已是先机在握,却并未趁势发起迅猛的攻击。手中之剑已然回鞘,负手静静地望着对方。

    风维掦脱身之后,飞速地拉开自己与对方的距离。脸色微微泛白,额头略见汗渍,眼中充满惊骇之色。

    “你的枪虽巳快到了极致,却缺少了一些精妙的变化,否则只怕此刻躺下的已经我了。”云无涯对他适才的那一枪,淡淡地出声道。

    “你对时机的把握的确妙到了毫端,却是在以命赌命,也算不得什么精妙。"风维揚面带不屑的冷笑了一下,紧了紧手中的银枪,迅速地重新凝聚玄元力,时刻准备再度寻机出击,适才也只是一次试探性的攻击。

    云无涯没想过主动发起攻击,独孤一剑,通常都是以静制动,后发先至,任你千招万招,我皆一剑破之。

    风维掦深深吸了一口气,再度将气势攀升到顶峰,手腕一振,再度先行出击。这一枪似乎与上一次有所不同,看似很慢,实则比上一枪有过之而无不及。人枪合一,视觉上只看到一道闪着银色的轨迹。瞬间,枪锋已闪电般射至云无涯的胸前,这次比上次的距离更近,唯有三寸之遥。

    锵!又听一声轻响,云无涯的剑又再次出鞘,风维掦的眼前也再次出现一抹寒星,速度比他的枪芒更快。

    风维掦这此似早有准备,并未即时的撤抢后退,手中枪锋一颤一抖,骤然爆射出上百道枪芒,每道枪芒都蕴含着强大的玄元力,并非虚招,道道锐利的锋芒皆能致人死地。

    在视觉中似有上百只持枪的手在同时舞动,那是因为出枪的速度太快了,快到根本分不出前后顺序,像是在同一时间刺出。

    天下武道唯快不败!云无涯的剑似乎更快,至少比对方的枪速快上一倍,虚空中刹那间生出无数点点寒星,每点寒星都散发出森冷的杀机,后发先至地迎向对方的百道枪芒。

    锵锵锵......

    空气中传出数百声尖锐刺耳的撞击声,不时还夹着一连串玄元力碰撞的炸裂轰鸣。

    转眼间,漫天的枪芒,剑影同时破碎溃散开来,仅留下一抹寒星直向风维掦的咽喉间飞掠而去。

    太快了!风维掦巳闪避不急,退,唯有退,再次迅急的飞退!

    那一抹寒星有如索命的鬼魂,始终保持一尺的距离,紧追不舍。风维扬几次欲想凌空拔起,摆脱这追魂索命的可怕寒星,怎奈这一抹寒星似乎像是拥有思想一般,一点机会都没给他留下。

    眼下只有一个选择,也是唯一能够逃出生天的选择:就地卧倒,然后再次施展赖牛打滚的绝技,总好过被割断咽喉,血溅当场。

    所谓尊严,荣誉,面子,这一刻都显得微不足道,命都没了,那些东西还有何用。风维掦毕竟与众不同,杀伐果决,能伸自屈,毅然决然的就地一滚,连眉都不皱一下。

    攻击的对象骤然消失,那抹寒星也随之幻灭。风维掦落地便是一个鲤鱼打挺,翻身跳起身来。虽状极狼狈,却险险躲过一剑穿喉之厄。

    云无涯依然负手而立,静静地望着对方,眼中没有一点讥讽,鄙视和嘲笑,在他的认知中,逃入虚空与就地打滚没有本质上的差别,只要能躲过劫难就是高招。至于何种姿态出现,根本就不重要。

    掸掉身上的尘土,风维掦的神情反显得愈加沉静无波,眼中透出的战意更浓;“你的剑的确很快,至少比我快一倍。但,我之枪道不仅于此……”说话间,腰背挺立,一股霸道至极的气息顿然升腾起来。双眼开合间精芒爆闪,霸气纵横,俯视天下。

    一道有若实质般的神光霸气十足地射向云无涯,这一眼的威势,如换做常人势必当场崩溃。

    云无涯却视若未觉,云淡风轻地冷声道:“气势磅礴浩大,换做常人只怕早巳未战已败。但,仅靠这些还不足以战胜我。”

    “是么?”风维掦冷哼一声,大步跨出,一脚踏下,手中银枪虚空一指,空间一阵扭曲,枪锋上的气劲发出霸道的滚滚雷动之声。

    “这一枪的威势果然非同凡响,如此震天撼地的威势,人在其中非被撕碎不可。”一旁观战的风无霜喃喃道,似被这股睥睨天下的狂霸气势所震撼,至少自已没信心接下这一枪。

    风维掦这霸道的一枪,速度不算快,却蕴含着厚重的如山威势,洞穿空间的气流直朝云无涯迎面击出,强大厚重的枪压令人感到窒息,有若巨岩压顶之势。

    云无涯面对这厚重如山的一枪,却不敢有絲毫的托大,手中的长剑再次呛然出鞘,朝着狂劈而来的如山剑势,虚虚地挥出一剑,轻灵而漂浮。没有强劲的剑气,却无声无息地穿透对方厚重霸道的剑气,精确无比地点击在对方击出的枪锋之上。

    叮!

    火星四溅间,风维掦顿感手臂一阵酸麻,只觉一股绵柔的劲力顺着剑身不断地涌入手臂。心中一惊,手上剑势微顿,就在这微滞的刹那,云无涯的剑巳趁势虚飘飘的刺来,没有任何线路轨迹,十分随意。剑尖不停地颤动,忽左忽右,根本无法预判他的剑下一刻会刺向何处。

    风维掦骇然情急之下,似乎如何闪避都躲不开对方的那飘浮剑气的攻击,唯有凭着直觉回枪上挑,

    锵!

    枪锋剑芒再度相撞,厚重的枪势一下精准崩开了的云无涯薄剑。心中方自一喜,正欲展开全面反击,一抹寒光又突然诡异地出现在他眼前,同样的漂浮不定,全身的要害部位似乎都在他的攻击范围之内。

    云无涯的剑看似随意挥洒,毫无章法,随心所欲地东刺一剑,西点一剑,忽而上挑,忽而下削。令人防不胜防,根本无法知道他的剑,下一刻会指向你全身的哪个部位。

    每一剑都那么漂浮诡异,颤悠悠的剑锋时常从不可思议的角度刺出。对他而言似乎根本不存在任何死角。这是剑道的一种至高境界,无招无式,却包容了天下所有的剑式。意在剑先,意动剑至。

    云无涯每递出一剑都会风维掦令毛骨悚然,冷汗直冒,直惊得左右狂跳,前闪后避,似若惊弓之鸟。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