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玄武裂天 正文 第四百四十六章生死搏命

正文 第四百四十六章生死搏命

目录:玄武裂天| 作者:蓝庭| 类别:玄幻魔法

    ♂

    "啊!"风无霜忽然一声悲呼,朝着倒在血泊中的风天浪冲去,刚冲出几步便被欧阳明月闪身拦住;"你身上有伤,不是他的对手。"

    "你们是什么人?竟敢来淌这浑水,简直不知死活。"风维揚也是在生死间行走过了无次人,早巳锤炼坚韧的神经和意志,巳经可以冷静从容地面对一切突发的势态。

    对面这个年轻人虽然只用两根手指震断了自己手中的长剑,这一点他也可以轻易做到,并不能因此证明对方比自己强大,而毫无没有一战之力。更何况,门外还有一队实力不俗的黑血卫,事态仍在自己的掌控中,足以灭杀此间所有的人。

    "你是不是觉得自己太孤单了,想唤外面的那群垃圾前来助阵?"云无涯掀了掀嘴角,冷漠出声,随俯身探了探崔老丹宗的鼻息,人还活着,只是暂时晕死了过去,不由暗自松了一口气,示意欧阳明月将他挪到旁边的一个安全地带。

    风维掦脑子再不好用,也能明白对方话中的意思,心神猛地一震,很快意识门外的黑血卫已帮不了自己,势态斗然急转,一对三的局面,自己根本毫无胜算。见对方正俯下身去,将整个背面完全对着自己,那还等什么?

    扔下断剑的同时,手中多了一杆银枪,脚下一踏地面,身形骤然凌空飞跃而起,人在途中,凌空一枪绽射而出,划出一道银色电光,其势仿佛可以洞穿一座巨岩。

    惊艳一枪,充斥着铮铮杀气,凌厉的气息扑背而来,似若乘风破浪,径自将空气左右划开,令奔射的速度倍增,眨眼间,便离云涯的身背前不足一米。

    云无涯掉转身来,一抹银色便充斥了他眼中的天地世界,快到了极致,可怕枪势锋芒一米之外巳挤压得全身肌肤隐隐生痛。

    云无涯的脑中,在这一刹那间浮现出多种反击方式,却一种都没有采用。正因为有多种反击方式,稍一犹豫间,时机变化稍纵即逝。不过,他一点都不急,显得耐性十足。尽管对方攻势凌厉凶悍,修为实力也不弱自己多少,但他仍有自信战而胜之。

    枪芒如电,呼吸间便在的眼前急速放大,待作出反应之际,那束枪芒突然一颤,瞬间分化为数十道枪影,好像在同一时间从各个不同的角度,同时攻击全身的各个要害部位。

    云无涯伧促间虽看出了"枪势"的破绽,却两手空空,因对方的出剑速度快得令人根本没机会拿出剑来。而这一枪似被一股奇异的力量相互牵引衔接,令每道枪影的威力和杀气仿佛融为一体,形成了一个绝杀"枪势",充满了凛冽的杀气,撕裂洞穿一切。

    倘若有一剑在手,发现破绽的刹那,云无涯自信可以出剑,一击破之。怎奈这世上没有"倘若",所以他即无法击破"枪势",又必须迅速脱出这倾刻便被洞穿的"枪势"。

    百变残影!

    情急中,云无涯似若飞娥扑火般撞向一天肃杀的枪影之中,在旁人的眼中看来,实属与自杀没多大分别。云无涯此时的身形看似在往前冲,实则,却是在飞速地掠退。

    噗嗤噗嗤!

    刹那间,有如电光火石般的一瞬,云无涯的七八道残影分身在呼吸间,巳被对方的数十道凛烈的枪芒撕裂洞穿,支离破碎的崩散开来。

    "好精妙的残影分身!"风维掦似留有后续杀招,残影再现的同时,手腕运转,划岀一道银色弧线,随即便见一道道肉眼可见的银色气流,瞬间四下幅射开来。无数的气流如同灵蛇般朝着云无涯缠绕而去,无论化出多少残影,一旦被气流缠上,倾刻崩散。

    云无涯一脸沉静如水,步法变幻间,身形同时不断化出残影。但,风维揚的利害手段远远不止于此,因为他下一刻巳无声无息出现在云无涯真身的背后,又是一枪横扫而出,枪芒炸裂般的化为十数道银光,笼罩在云无涯背部各处,左右前后同时夹击,封住了所有的闪退路线,意欲一举将其绞杀在其中。

    一旁的风无霜见状,双手捂住嘴,心都同时揪了起来,为云无涯眼下的处境深深地揑了一把汗。当四面八方的银光枪芒同时汇聚在云无涯的身上,瞬间便将其撕成了碎片,化着烟尘般的飘散开来。风无霜正欲惊呼出声,却见云无涯的身影突然出现在半空中,仿佛冲破囚笼的雄鹰,身形斗然倒转,头下脚上的直坠而下,速度快到了极致。

    刹那,令人有种眼花缭乱的感觉,风维掦的身侧仿佛同时出现了五个云无涯的身影,或高或低,从各个不同的方位角度同时弹剑出鞘,挥剑击出。

    风维掦惊诧之余,没一点慌乱失措,却意外地露出一抹冷笑。

    云无涯的反击时机虽十分到位,让他生出无可闪避,似乎唯有硬抗选择。但,对方只不过是虚空出剑,其威力势必会大打折扣,他自信完全有能力可以抵挡住。身形旋动之间,枪锋一颤,闪电般挥出五道枪芒,一枪比一枪凌厉霸道,倾刻击碎了五道攻击的身影。心中方自暗叹出一口气,忽然发现自己击碎的仍是对方的五具残影。真身又去那里了?

    一个问号方从脑中跳出之际,破碎的烟尘中露出一尊身影,那身影双脚与肩同宽分开站立,仿佛眼前骤然耸立一座巍峨高山,亘古长存,一柄幽黑的长剑高高举起,如同接通天际,剑体有絲絲青色电光闪烁莹绕,双眼绽射出冷冽惊人的寒芒。

    霸道的剑势释放开去,笼罩四周,下一刻骤然聚拢,化为一道眩目的惊电劈雷划空斩落。令人生出一种无可闪避,甚至无可抵挡的感觉。

    "这是……"风维掦骇然地惊呼出声,望着一道青色的剑芒,吞吐不定的切开前方的虚空,朝着自己劈斩而至,惊惶之下聚起浑身的玄力贯入枪体之中,布下一道枪幕,希望能挡住这些恐怖的惊天一击。面部因过度的用力而扭曲不堪,变得异常的狰狞。

    当当当……空气气中爆出一串尖锐刺耳金铁交鸣声,火光银星如同烟花般喷溅绽射。

    一时间,风维掦顿觉自己心神仿佛被絲絲剑气不断的冲击着,整个意识的凝聚力在颤抖松动,胸口如遭雷击般一阵闷胀疼痛,整个人闷哼岀声,整个剑幕随之分崩离析。嘴角溢出一缕盈红的鲜血,禁不住轰然暴退数十步,脸色变得一阵青一阵。

    似乎根本接受不了眼前的事实。

    “是否还有一战之力?”云无涯冷声问道。

    “当然!刚才只是略逊一筹,输了一招,以致失去了先机,为你所乘。接下来,不会犯同样的错误,更不会再给你这种机会。”风维掦直到此刻,始终认为对方的真实修为不一定如他,自己并非没有取胜的可能。

    “你的临场应变能力的确不俗,心境修为也算勉强过得去。但,仅靠这些还不足以战胜我。”云无涯的音调仍然很冷,话语去充满了戏谑的意味。

    如说对方的话中充满了强大的自信与狂傲,那云无涯戏谑的语气中更蕴含着一股睥睨天下的气概。

    “很好!从你的话中,我能感觉到你对自己剑之一道的自信,那我就枪道与你放手一搏。”风维掦言语间充斥着杀气腾腾地霸道气息,就算不择手段,也必须尽快的此人灭杀。一旦三人联手攻击,自己必死无疑。

    他在枪道一途中还真是罕逢过敌手,他对自己枪道上的造诣,更充斥着无尽的自信。

    出枪,回枪的速度,角度,以及身法的运用和枪道轨迹的预判,融会贯通之后,才能勉强算得上是一个枪道上高手。枪气,枪意,枪势,枪域,每个层次之间的差距有若云泥之别。

    枪道的最高境界,则是人枪合一,手中无枪,心中有枪,无招无式。举手投足间,一个眼神中都蕴含锐利无比的枪意和枪势。枪即是我,我即是枪。

    他眼中的瞳孔在收缩,全身的精气神和玄元力没有一丝一毫的泄露。一双握枪的手十分稳定,淡淡地汗雾在枪体上蒸发。

    两人地相对而立,似乎都在耐心的等待着一个最佳出击的契机。

    嗯!一直昏迷不醒的崔老丹宗突然发出一声轻微的轻"嗯"之声,云无涯闻声下意识地稍稍转动了一下头。

    风维掦等的的就这一刻,手中银枪一抖,一道璀璨的银光划破空间,有如天外飞星瞬间跨过数米的空间,骤然出现在云无涯的面前。

    枪若银蛇出洞,快若疾风电闪。夹着强劲的铮铮,含着一股磅礴的枪势,因为这一枪太快了,快到只能看到一束银色的流光,连整个剑身都彻底的消隐了。

    云无涯的眼底闪过一抹精芒,对方的枪道竟然已进入了剑势的境界,方园数米内的空间,尽在这一枪的笼罩之中,根本没有任行闪避迂回的空隙。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