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玄武裂天 正文 第四百四十三章见死不救

正文 第四百四十三章见死不救

目录:玄武裂天| 作者:蓝庭| 类别:玄幻魔法

    ♂

    二人刚走进丹药殿的大门,一位身材高挑,胸部丰满诱人,容貌靓丽的小姐便迎了上来;"这不是三少爷么?你可是第一次来呀!我叫丽丽。"丽丽小姐的脸上顿时溢出一个清甜醉人的微笑,如水荡漾的眼中送出一道秋波;"啊!这位大叔英武不凡,简直酷呆了。不知……"

    "闭嘴!轻浮浪荡,没一点规矩!再费话一句,抽烂你的脸。"风天浪忽然怒喝出声,顿时吓得那位丽丽小姐花容失色,面色一下发白,身体悚悚发颤。

    "崔老丹宗人呢?"风天浪神色峻厉之极,冷声问道;"还不去叫他赶快出来见我。"

    丽丽小姐怯生生地应了一声,旋即飞快地转身向内堂小跑而去,如同一只受了惊吓的鸟儿。

    "维掦大哥!你说这傲慢的老头会不会卖我们的帐?"风天浪皱了皱眉道。

    "不好说!不过,今日不管用什么方法,也得逼拿出一枚八品"凝元丹"来,否则,难以向彭家的人交待。"风维掦苦笑了一下;"万不得巳,也唯有用强了。"

    "哼!到底是什么人有这种能耐,竟连尊者级的彭家主都到重创,伤到非要八品"凝元丹"方能治愈?"风天浪不禁嘘嘘地道。

    "听说是一位蒙面女子所为,来历不明,除了彭家主本人外,没人见过。想来多半是你那位二哥暗中雪藏的高手,你如今是鸠占鹊巢,可得留点心,没准一夜醒来,连硕大的头颅都没了。"风维掦冷气森森地恫吓道,目中透出一抹鄙夷不屑之色,暗忖道,这种浓包也配做家主?

    风天浪闻言禁不住哆嗦了一下,面色一阵发白,惊颤地道:"不会吧!维掦哥可别吓我,怎么说都是兄弟血脉,还不致狠心取我性命吧?"

    "是么?貌似你也不是什么善良之辈,听说你还几番设谋想取他的性命,你即做得初一,别人自然也做得十五,所谓以血还血,实也无可厚非。你说呢?"风维掦咳咳地冷笑道。

    "那可不是我的主意,是你爹大……算了!事巳至此,覆水难收。更何况,他眼下就如同丧家之犬一般,巳是自身难保,何惧有之!"风天浪挺了挺胸,自我安慰地排解心中的恐慌。

    "谁是丧家之犬,不会是在说老夫吧?"崔老丹宗从内堂的门内大步走了出来,沉着脸,一双怒目望定两人,他从未见个这位三少爷,更不认识什么大长老的长子。听丽丽说有人让他滚出去相见,身为器师诚唯一无二的八品丹宗,除了家主风泰岳之外,还真没人这般狂妄的在他面前如此叫嚣:"是你们这两个小子让老夫滚出来的?"

    "哦!这个……我是风天浪……"

    "风天浪!你说是家主的那个浓包第三子?"崔老丹宗冲着风天浪上下打谅了一番;"看上去倒是人模人样,只是中看不中用,甚至连人话都不会说。"

    风天浪被这老头鄙视得有如一文不值的垃圾,心中可谓是震怒无比,怎奈对方的身份极为特殊而尊贵,加之到此又有求于人,唯有将一腔耻辱和怒火硬生生的呑了下去,强露一脸假笑,忍气呑声地道:"这绝对是个误会!你老的身份如何尊崇,我等怎敢稍生不敬之心。"

    "果然没点出息,敢做不敢认,没一点男人的担当。"崔老丹宗鄙夷不屑地冷哼道:"说吧!有什么事?快说快走,老夫的时间比金子还珍贵。"

    "哦!是这样,家族的长老中有人遭遇暗算,身受重创,命在旦夕,非八品"凝元丹"难以救治,这才特来向你老求助。"风天浪不敢言明真相,编了一套说辞;"都说你老一向慈悲为怀,乐于救人于危难之中。希助能不吝赐丹,求人于垂危之中。"

    "就这些?说完了?那还不快走,难道还要老夫下逐客令不成?"崔老丹宗丧着脸,冷哼出声,随即一拂袖,便欲转身向内堂行去。

    "等等!你老还没回答此丹是否赠予?"风天浪见老头拂袖而去,有些情急地喝阻道。

    "都说你是浓包三少了,否则怎会连老夫的名号都没听说过,还恬不知耻地在这里忽悠老夫,简直就是其蠢如猪。"崔老丹宗回转身,啧啧地摇着头道。

    名号?怎没听说过?风天浪一脸茫然望向风维掦,殊不知,风维掦也露出满脸云里雾里的神色,苦笑着摇一摇头。

    "唉!也难怪,这种事没点身份的人自然不会知道。"崔老丹叹了一口气;"不过,从此刻起就知道了。老夫的名号叫做;见死不救。怎么样,是不是够阴森,冷酷?所以,你小子口中的慈悲为怀,似乎与老夫没半毛钱的关系。"

    "是这样呀!我等当真是孤陋寡闻了。"傻瓜都知道这死老头在耍自己,风天浪撇了撇嘴,阴阴的笑道;"也就是说,你老的身上的确有八品"凝元丹",皆因你有一副铁石般的心肠,固而才获得了这"见死不救"的名号。所以……"

    "你小子的理解没错!所以,就算舌绽莲花,也感动不了老夫的这副铁石心腸。回吧!老夫很忙,炉鼎内还炼着丹呢!"话落,崔老丹宗又欲转身离去,但见人影一闪,眼前仿佛被一座大山阻住去路。

    风维掦高大魁梧的身躯横在崔老丹宗的面前,无论他如挪动都无法通过,意思很明白,如不给过交待,休想走人。

    "这是干什么?想对老夫霸王硬上弓?"崔老丹宗双目怒睁,冷厉出声。

    "你老的理解也没错!所以,如不交出"凝元丹",只怕后果比这更严重。"风天浪带着威胁的口吻,骚包似的耸了耸肩,似乎一点没将八品丹宗当回事,不知道是无知还是够愚蠢。

    "哦!有多严重,是准备胁持,还是尸解老夫?"崔老丹宗平生还是第一次遭遇这般恐骇,内心的震怒简直到了极致,直气得眉发微微颤动不巳。

    "一切皆有可能!这就看你老的态度。"风天浪见这老头怒归怒,却没一点惶恐不安的表现,心下暗忖,如不给点颜色,还当本少爷是在这里虚张声势。

    "呵呵!你当老夫这把岁月是被吓大的?"崔老丹宗怒极而笑;"丹药,老夫身上有的是,只不过,拿出来你敢要吗?所以……呃……"

    头脑简单的风天浪真的动手了,身形一闪便出其不意贴近老头,一记勾拳击在崔老丹宗的胸腹之间,虽未下死手,确也足够让不谙武道,且毫无防备的崔老丹宗当场喷血,成了史上第一个被人揍得鲜血狂喷的八品丹宗。

    "不可!"风维掦惊呼出口,欲想上前阻止时,一口鲜血巳迎面喷来,盈红的血水溅了一身,拭去脸上的血污,但见这老头面色惨白得没一絲血色,身形晃了晃,突然推山倒玉般的朝后轰然倒下。

    "切!这都挨不住,竟还敢在本少爷称雄,简直就像一堆垃圾。"风天浪一脸不屑撇撇嘴,抬脚在老头身上勾了勾;"少装死!"随即俯身在老头身上一阵狂搜乱翻……

    蠢的人见过不少,蠢到将八品丹宗打得喷血晕死的人,还真没听说过。风维掦真的被惊到了,脑中瞬间一片空白,楞楞地望着风天浪在老头的身上胡乱的折腾。

    "嗯!死老头将丹药藏到那里去了?"风天浪恨恨地嘀咕道。

    "完了!你这下绝对是名动天下了,恭喜!"风维掦回过神来,苦笑出声,听上去比哭还难听;"胆魄勇气,堪称世间无双!"

    "那是!本少爷不鸣则巳……嗯?这话听上去咋有些变味?"风天浪歪头望向风维掦,见其脸上阴沉得像是要下暴雨一般;"啥意思?"

    "啧啧!我怎会与一只猪同伍,你就准备亡命天涯吧!"风维掦仰天悲叹一声;"唉!我只过是挡挡道而已,不知是否能躲过此劫?"

    "你在说什么?我怎听不明白?"风天浪摇摇头,一脸茫然地出声道。

    "你知道这老头醒过来,第一件要做的是什么?"风维掦像是想到什么可怕的事,禁不住打了一颤;"登高一呼,然后,倾刻间便会有无数高手强者为他奔命……"

    "这又如何,与我们有什么关系?"风天浪还是没听懂,不以为然地继续在老头身上摸索着,没一点大祸临头的觉悟。

    风维掦没想到这廝巳蠢到不可思意的程度,自己真的被连累惨了,欲哭无泪,忍不住一声怒喝;"停!"随上前俯身探了探老头的鼻息,人倒是还活着,只是暂时晕死了过去。

    "眼下摆在你面前的只有两条路,一是亡命天涯,被人无休无止的追杀,以你这点实力修为,绝对活不过十日。二是一不作,二不作,将此间所有的人全体灭杀,绝不可留下一个活口,当然,也包括这老头在内。"风维掦面透杀机,看在风天浪眼中没一点说笑的意思;"至于为什么?以你那不足一百的智商,说了也未必听得明白。你只须选择走那一条路?"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