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玄武裂天 正文 第四百三十章噬骨媚术

正文 第四百三十章噬骨媚术

目录:玄武裂天| 作者:蓝庭| 类别:玄幻魔法

    ♂

    一剑劈碎对方的凤拐三叠浪,罗惊鸿一步踏空而上,呼吸间便出现在满脸惊骇的龙钟老太身前,一道紫芒剑会巳拦腰斜斩而出。

    咔擦!

    龙钟老太高举的凤拐伧促间,急速地往下一沉,拐,剑轰然撞击,暴出一声"咔擦"震响,凤拐的尾部被紫电生生地削去一节,堪堪挡住对方猝不及防以拦腰一斩。龙钟老太的身形借势急速地向后倒翻而出,一蓬如雪的白发如雨纷洒……

    当龙钟老太滚滚翻翻的身影在空中重新稳住身形,罗惊鸿望向对方的瞳孔瞬间收缩,摇摇头,感觉大脑有点蒙,有点麻,揉了揉眼,疑是幻觉,龙钟老太那里去?

    虚空中,佇立着一个看上去只有四十出头的半老徐娘,三千青絲飘飞,飞揚的发絲半遮掩住脸,仍能隐约看见那张玲珑精致,琼鼻凤目的面孔,令人禁不住地去联想她往昔的卓越风彩,一频一笑间,透出万种风情,充满了成熟的韵味,有如一枚饱满的果实,令人垂涎欲滴。尤其是胸前的衣襟半解,深陷的**,更是引人遐思。隆起的酥胸,似乎只要一开口说话,两只蹦跳的小白兔,便会随时破衣而出。

    这还让人活么?罗惊鸿顿觉自己的心神一时间根本无法凝聚,一阵晃忽。

    半老徐娘的眼神有些迷蒙,散发出一种深入骨髓的噬骨媚劲,仿佛在煽动着男人心底的**,令人的脑中闪现一幕幕幻觉。令人的心神一下坠入其中,挣扎着,彷徨,迷离……

    罗惊鸿的迷离??笼的视觉中缓缓地呈现出一幅景象;昏黄的灯光下水雾弥漫,屋内有一只木桶,热气蒸腾,弥漫的水雾中呈现出一具凸凹有致的玲珑玉体,一头青絲随意地披散在裸露的,丰盈饱满的胸前,晶莹如玉的肌肤充满着润滑的弹性,清亮的水珠在肌肤表层轻柔地滑动,有若出水莲荷般的令人暇思飞掦,心神激荡。

    傻掉了,震撼得双目差点从眼眶里滚落出来。罗惊鸿虽巳年近三十,一世习武修道,始终保持着金刚不倒的童子之身,何曾见过女子裸露的美妙玉体。不由得"咕嘟"的呑了一下口水,一时间顿觉全身筋脉鼓涨,气血奔涌,下腹滚烫如火。

    罗惊鸿面部的肌肉不停抽搐着,眼底渐渐地布满了血絲,舌尖不断地舐着干燥炽热的嘴唇,神情间充满了贪婪的佔有欲,情难自禁伸展两臂……

    "这是噬骨媚功,风流幻象!”罗惊鸿的脑中一声震响,这是少爷的声音。

    “吼!”心神一震,大脑瞬间恢复了一絲清明,凝神静气地深吸了口气,毅然咬破舌尖,口中发出一声震喝。

    半老徐娘如遭重击,张嘴喷出一口热血,满脸震撼地望着对方。自己浸淫了数十年噬骨媚功,已至炉火纯青的境界,世上没有一个男人能抗衡。没想到一个血气方刚的小子竟有如此定力,一举破解这深入骨髓的媚劲。早知如此,老娘刚才就早该出手了。

    这半老徐娘正是那位白发散尽的龙钟老太,这才是她的真正面目,百岁老妪,常年修习这噬骨媚功,驻颜有术,伸出纤纤玉手拭去嘴角边的血渍,目如秋水流转蕩漾,妩媚的展颜一笑:“小弟弟定力不错,不会是太监吧?”

    “呵呵!这位老太说话留点口德好不好,别坏了小子的声誉。”罗惊鸿摸了一把额前的虚汗,嘘嘘道,“适才的确出现了一些幻觉,现在想想都会毛骨悚然。”

    哦!小弟弟适才看到了些什么,能说来听听么?”半老徐娘语音婉转,娇笑道,眼中不失良机的又投射出一道媚劲。

    “还来!"罗惊鸿浑身打了个颤,做了一个干呕的样子;"刚才看见老太一身鸡皮皱起,一层叠着一层,小子一阵恶心,差点没吐出来。再来......哇!”

    “你找死!”半老徐娘一声娇喝,手一扬,一抹绿幽幽的寒芒一闪而出。

    罗惊鸿身形微偏,一缕绿光从耳边飞掠而过。罗惊鸿刚才的话像是点中了对方的死穴,这把年纪的大娘最忌他人说自己老,更何况罗惊鸿的话比这难听十倍。这位大娘瞬间感觉生不如死,怎能不怒,怎不生起杀心!

    大娘发出的暗镖色泽发绿,像是浸过毒,中者必亡。足见其心中巳恼怒到了极致,分明巳对眼前的这个可恶的小子生出了杀机杀意。

    双方落下虚空,重新回到地面,大娘的脸色微微有些发白,不知何时,巳换上了一身如雪般的裙衫,妖娆中不乏铮铮霸气,看上去倒也英姿飒爽,英气逼人。

    四周的空气中忽然充斥着絲絲寒气,温度一下像是骤然降低了几度,众人眼中此时看的一张孤傲清冷得有若万年坚冰永难消融脸,一身雪白裙衫裹身,一米方园,瞬间铺盖着一层薄薄霜白。这那里还是那个媚骨天生,妖娆放荡,风情撩人的大娘,此中的落差大到令人难以置信的地步。

    "这位大娘咋就看不上本凤儿,我看上去很利害吗?"青凤郁闷地嘀咕道。

    "你看上去虽然清丽可人,却给人一种十分危险的感觉。"陆随风淡笑道;"与你战斗,她或许感觉胜机不大。"

    "如此说来,她像是吃定惊鸿,却不知会有几成胜算?"白凝霜皱了皱眉,秀目中浮起一层淡淡的忧色,同样是一身如雪的裙衫裹身,却似若一片飘然白云,给人一种悠然飘逸的感觉。

    "胜败之数,应该各占五成!"陆随风有些凝重地道;"双方临埸的发挥和敏锐的战斗意识,是取胜的关键。"

    双方相距十米,彼此不敢有絲毫的托大,

    "我虽然仍看不透你的实力修为,但,直觉告诉我,可以勉力与你一战。"大娘的眼中涌动着浓浓的战意,浑身上下的寒冰之气更加凛冽。身上的冰雪气息絲絲缕缕地透体而出,周边的二米之内,迅速地铺满了一层白霜,惊人的寒气弥漫开来,空中撒落下无数米粒大小的冰晶,四散飞舞。

    大娘说话间,吐气如兰,隐在雪白衣袖间的纤手微掦,却突然虚虚地凌空拍出一掌,刹那间,骤见眼前寒雾迷蒙,一片,二片……十片,百片,漫空晶莹盘旋的雪片纷洒,转瞬间便将罗惊鸿的整个身形笼罩在寒雾迷蒙的飘雪中。

    天地间一片晶莹迷蒙,每片飘飞雪花都薄如蝉翼,轻灵地颤动旋舞着,闪射着晶莹透亮的光泽,美伦着奂,令人如醉如痴,疑是梦中幻境。心智稍弱者势必会沉迷其中,难以自拔。

    没有人敢小视这些由玄力幻化而成的梦幻般的飞雪,每片飞速盘旋的雪花皆如刀锋剑刃般的锐利,沾者见血,肌肤瞬裂,深可见骨。实力修为稍弱的人,面对这些漫空旋舞的飘雪,直呼无处遁形,堪称是这世上最梦幻,最可怕优美的利刃杀器。

    罗惊鸿见状,只是微觉惊诧的撇了撇嘴而巳,岂会为其所获惑。这如刃的飘雪应该与欧阳明月的落英杀器同出一辙,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换作常人一旦置身其间,势必心迷神乱,根本不知该如何化解这梦幻般的杀阵,唯有坐以待毙而巳。

    飞雪若锋,漫空旋舞,嗡嗡颤响中充满森然杀气,大娘此时的双眸中更多了一份冷艳的杀机,少了一份柔情媚意。一心倒要看看对方如何化解这飞雪杀阵?

    骤然间,透着冷冽之意的双眸中,忽然涌动一层惊诧之意;这飞雪杀阵中怎会凭空生岀絲絲紫电流光,漫空雪花飘落,一触即散,纷纷碎裂开来,瞬间化为无形。

    这些晶莹的飘雪,本是由的玄力幻化而成,每片飞速盘旋的雪花皆如刀锋剑刃般的锐利,皆由自己的心念所控制,此刻竟然纷纷碎裂开来,却像是断了线的风铮一般,一下失去了所有的音息。

    彼此双方皆觉心神微震,那是一种玄力反噬的征兆,各自禁不住身形一颤,朝后小退了两步。这本是双方试探性的一次交锋,没人认为会一击见功。

    这位大娘的战斗意识非常敏锐,退步后撤的同时,握着凤拐的双掌间顿时泛起一层白雾;冰峰崩裂!

    轰隆隆!

    仿佛地裂山崩,漫空冰棱雪石飞溅激射,前方的十米空间之内皆在攻击范围内,几乎没有遗漏的死角。

    "老太,如此大面积的攻击,没有絲毫杀伤力。"罗惊鸿话落,隔空挥剑斩出,一道近乎满月的紫色流光乍现,一条直线上的冰棱雪石纷纷被摧枯拉朽般的切开。

    大娘在岀招的瞬间便有些后悔了,对方说得一点没错,如此分散的攻击力,对这种层面的尊者来说,就像是虚张声势一般,只怕连对方的衣角都沾不上,非但失去了先机,还会遭至对方无情的反击。惊觉的刹那,脚下一跺地面,飞速地闪移开去,一抹紫色流光险之又险地擦身而过,惊出一身冷汗来。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