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玄武裂天 正文 第四百二十四章锋芒无尽

正文 第四百二十四章锋芒无尽

目录:玄武裂天| 作者:蓝庭| 类别:玄幻魔法

    ♂

    紫光火焰一触之下,双双在空中各自划岀一道弧光,再次碰撞。⊙頂頂點小說,一时间,千百道红光旋动,似若漫空火蛇腾挪纵跃。千百束紫色流光绽放,犹似满天紫星闪烁飞逝。火蛇紫星交错纵横,不断撞击,震颤着再次呯然交击,爆出一蓬璀璨耀目的光华,强大的冲击波令四围的空间一阵扭曲。

    埸面空前的震撼,惊心动魄,之前的搏杀与战斗,似乎都变成了大餐前的开味莱,真正的龙争虎斗才正式上演。

    事实上,此时的无云涯才是他的本来面目,之前的他一直隐匿着自己真正的实力锋芒,适才的一番搏杀不过是被动防御,见招拆招,后发制敌。

    长须老者的神色间即惊且怒,对方战斗风格骤然改变,一下将自己的战斗节奏搅乱破坏得失去了章法,连完整施展绝学杀招的机会都没有。

    惊怒之下,烈焰红枪交到左手,右手掌心骤然凝聚出一枚盈红如血的园锥,园锥的表面红光流转;火云锥!

    红光一闪,园锥如同一颗燃烧的陨石火流星,呼啸汹涌的朝着迎面扑杀奔袭过来的云无涯。

    轰!

    火云锥的速度快到了极致,所经之处,沿途的空气仿佛被点燃,释放出炽热的高温。一声震耳炸响,无数红光火焰飞迸四射,云无涯恰好处在火球爆裂的中心,火云锥高速旋转的穿透力,仿佛摧枯拉朽一般,令云无涯的扩体气罩一圈圈炸裂开来。

    长须老者的这一手暗招袭杀,却也算不得下着卑劣,可谓是武者,诡道也!

    望着被火焰包裹缠绕着的云无涯,长须老者深吐了一气,嘴角的一抹笑意未溢出,眼角余光忽然瞥见一道人影出现在左侧的不远处,只见人影手腕微抖,毫无征兆一剑斩出,似若天马行空,羚羊挂角 ,无迹可寻。下一刻,一抹紫星转瞬即至。

    长须老者骇然惊觉时,一点紫星巳距离面门不足一尺,欲要举枪挥挡巳然不及,唯有拖着长枪急速向后飞退,锐利的长枪在地面拉出一串火星飞溅,划出一道长长的裂缝。

    紫星如影随形,有若追魂夺命般紧追不舍。

    吼!

    飞退奔逃长须老者咽间猛地暴出一声怒喝,身形斗然折转后反,人枪合一,突然化作一道红光火蛇, 仿佛来自天际的云层深处,划破空间的阻碍,朝着急追而至云无涯,迎面闪击而去。

    尊者级的战力果然非同凡响,绝地反击,整个攻击过程一气呵成,有若行云流水,令人眼花缭乱,应接不暇。

    云无涯忽觉眼前一空,敌踪竟然尽失,微惊之际,一道血色红光巳闪击而临,纵算自己剑速再快,此时也已无力回防。

    血色红光火影如蛇,叠叠重重的倾泄而至,每一枪的角度和方位都不尽相同,每一枪都杀气凛然,寒芒绽放,但见烈焰枪影重重,根本难以判别哪一剑才是真实无虚的致命一击。

    云无涯惊骇之下,没有时间让人耐心地去判断分析,出道至今还未曾有一人能从自己的这惊天一击中得以全身而退。而眼前的这个长须老者不仅做到了,还同时布下了一个惊天杀局,此时的自己只需一个误判,必然会被对方锋芒无尽的烈焰火枪转当埸洞穿焚尽。

    云无涯自然不会愚蠢的去辨别这些枪势的虚实真伪,因为每一道烈焰火枪都可能带走你的命。虚即实,实也会瞬变为虚。

    所以,他选择了垂眉闭目,不为重重枪影所惑,心静如水,空无一物,心神清明,自然纤毫难隐。

    下一刻,他终于动了,一剑斗然划空而出,同样生出数十种变化,精准无误地荡开了对方所有的烈焰枪芒。

    对方的枪势轨迹,清晰地呈现在他的精神意识之内,绝地反击,一剑斜劈斩出,有如惊雷炸响,快到极致,透过对方重重烈焰枪影,一点紫星飞刺对方面门。

    剑未至,剑气巳透出剑尖直逼对方的眉心间,长须老者但觉头皮顿然生出一阵隐隐的刺痛之感。此时欲要回枪格挡巳势所不及,甚至连闪退避让的时间都没有。

    噗!

    一声闷响传出,云无涯的剑锋一击之下竟被反弹崩飞,长须老者的身前竖起一个绿色的盾牌虚影,看上去光滑透亮,波光涟涟,盾牌表面有碧色的光晕闪烁流转。

    水幕光盾!

    乾坤境层面的尊者,至少都俱有三种属性,长须老者拥有的木,水,火,这水幕光盾便是由水之属性玄力凝聚而成,刚柔兼备互辅,固不可摧。

    云无涯的一击被水幕光盾弹开,长须老者的枪势顺机反击而出,一气暴闪百枪,似若火雨流星倾射。

    铛铛铛!锵锵锵!

    漫空枪影纵横,剑气如虹,枪,剑不断碰撞,一声声无比刺耳的炸响令空气像水波般荡开无数波纹涟漪。

    双方皆是以快对快,以力撼力,枪,剑的每一次撞击,长须者都会感到一股强力的反震,一缕缕森寒气劲透过枪身传自掌心,手臂,一阵阵麻痛令握枪的双手颤抖不已,直觉有些握揑不住,几欲脱手而出。

    云无涯则是挥洒自如,剑气纵横,剑剑迫使对方硬挡硬抗,挡一剑,退一步,抗一剑,退两步。

    长须老者却是越战越惊,心头骇然至极,背心已然湿透,除了竭力格挡,到最后甚至连一枪都递不出来,照此下去必败无疑,心下一横陡然跃上半空,双脚连连蹬踏,整个身躯就像一支脱弦之箭冲天而起,在空中划过一道优美的弧线,手中之枪挥动中,将所剩的玄元力全部倾注在枪身上,一层淡淡的红色光泽闪烁流淌,喷出枪尖寸余,吞吐不定。

    惊天一枪!一道红光仿佛从天际深处,撕裂空气,留下一抹淡红色的划痕,飞速奔射而出。

    云无涯的瞳孔骤然收缩,凝聚的目光牢牢的锁定那道飞驰而至的眩目红光,肆虐狂暴,浓烈的杀气汹涌澎湃,令人头皮发麻,汗毛倒竖。

    云无涯眼中闪过一抹凝重,收敛起淡然自如的姿态,全身气息陡然一变,整个身躯犹似一柄欲待出鞘的利剑,冷冽的气势犹胜严冬飞雪。

    枪锋红光吞吐,由上而下,凌厉无比的朝着云无涯的立身之处绽射奔刺……

    面对着这惊天一枪的无尽威势,云无涯缓缓地划出一剑,仿佛扯动千斤重量般的凝重,无比迟缓地划出一个圆弧。

    霸道狂暴的血色枪锋瞬间洞穿撕破圆弧,正欲摧枯拉朽被碎一切,陡然被一团绵柔气劲包裹缠绕,重重的阻碍使其再难寸进分毫,强劲的血色红光在绵柔的圆弧中不停吞吐颤动,轰然爆裂开来,天崩地裂般炸响

    长须老者,倾力击出的一枪绝杀崩溃,像是遭遇劲力旋流的冲击,口中喷出一股鲜血,心神一泄,整个身躯从半空突然中急坠而下。

    整个惊险搏杀的过程,说来话长,却只在呼吸间便已结束。长须老者口喷鲜血,头下脚上地由半空倒栽而下,如无人急时救援,必将一头触地**炸裂而亡。

    只是这一切发生得太快,众人骇然惊觉时,欲要救助皆是有心无力,只能睁眼望着惨剧发生。

    十米,五米……长须老者如陨石般飞速急坠而下,三米……距离石径地面的青岩石只剩不足一米……,无数人惊愕地瞪着眼,骇然地大张着嘴,骤见一团白云突然从虚无中生起,轻柔的托住急坠而下的身躯。

    白云柔若无物,如絲如绵,轻柔地包裹着长须老者的身躯,缓缓地降落地面。

    砰!

    白云竟在众目睽睽之突然凭空消于无形,长须老者身形砰然落地,止不住蹬蹬蹬……暴退十来米,最终禁不住一个踉跄跌坐在地上。

    呼!几乎所有人都重重地吐了一口气,长须老者正欲竭力撑起狼狈不堪的身形,眼底忽然被一片紫光浸染,随之顿觉喉头一凉。一柄剑,二指宽,薄如蝉翼,冰凉的剑尖颤颤巍巍地顶着咽喉部位,稍一使力,势必会血溅三尺。

    抬起眼,看见一张冒着冷气的脸,双目精芒如剑,仿佛一个眼神都能将自己的身体洞穿。正是将他斩落虚空的云无涯。

    "我输了!"嗓音沙哑而低沉,像是从喉头勉力挤压出来的,长须老者抹去嘴角的血渍,用枪杆撑着地面立起身形,脸上显出一片英雄未路般的悲切神色。他从未想过会自己输给一个后生小辈,但此刻脸皮再厚,也不得不承认自己的确输,而且输得如此彻底,甚至找不到一点可以聊以**的理由。

    "我说过,会让你全身退?"云无涯身上的寒气退去,还剑入鞘,眼中一片沉静,没一絲喜悦和嘲讽的意思;"你的绝学秘杀技的确很强,应该很少有人能从容的化解。我只是个例外,你输得并不冤。"声音很平静,却是实话实说,并不关心对方是否听得懂,巳反身向回走去。这一战赢得并不轻松,不是对方很强,主要是不能杀人,只能重创,无形中受到了制约,所以胜的很幸苦。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