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玄武裂天 正文 第四百二十二章古井无波

正文 第四百二十二章古井无波

目录:玄武裂天| 作者:蓝庭| 类别:玄幻魔法

    ♂

    云无涯手中也突然多了一把剑,右手轻轻地碰了一下剑柄,锵然一声轻响,一道璀璨的剑光应声划过夜空,飞斩而出。√∟頂點小說,

    对方祭出了兵刃,云无涯还没狂妄到以血肉之躯去与之抗衡。

    一剑一蠎鞭瞬间在空中交击了上百下,空气中接连不断地爆出炸响声,强大的气劲狂流纵横飞溅,四散激荡。

    "咳咳!别仗着有金系玄力便能克制住老夫,这蟒鞭是八品初阶器刃,当心你那不入流的剑器被寸寸折断。"长须老者一鞭在手,稍低落的气势再度飞揚飙升,白须抖动,咄咄逼人。

    "是么?"云无涯从牙缝中挤出一声冷笑;"你老刚纠正一次以相取人的错误,这么快就再犯以表取物的大错。当真是人老记忆力大幅衰落。"云无涯终于掉下了尊老爱幼的品格,忍不住出声讥讽道,这把剑器是少爷才将炼制岀来的,看上去幽黑如墨,光华杀气收敛入内,不泄一絲一毫,剑身之上雕有腾龙图案,少爷虽没言明是何品级,只说这剑名为"腾龙剑",没有任何属性,却包含着天下所有的属性,因人而已,但须先滴血认主,只有能得到剑灵的认可,方可使用。

    陆随风曾叮嘱过,不到生死倏关的时候,千万别惊动剑灵,也不可随意断人兵刃,雪藏底牌等于多了一条命。

    云无涯适才长剑出鞘,斩劈百击,还鞘,皆在电光火石间一气呵成。他的剑看上去像是根本没出过鞘一样。

    长须老者的战斗意识十分老到,对方托大的长剑入鞘,正是他出击的最佳契机,低吼一声,手中蟒鞭急速的挥舞,一下从七八米的长度暴增至七八十米,盘踞在身前;绿蟒盘旋阵!

    盘旋的绿蠎骤然腾空而起,一圈圈地朝着云无涯盘旋缠绕而去。

    呛!再见幽黑如墨的长剑出鞘,一道金芒从剑锋绽射而出,划出一片耀眼弧光,金芒所经之处,空气如同被掀动的湖面,荡起道道金色涟漪。

    噗嗤嗤!

    绿蠎划空盘旋而来,迎面遭遇潮汐般奔涌而至的金色涟漪,金芒如水如刃,瞬间切入绿蟒盘旋阵中,一圈圈的蠎身骤然破碎开来,寸寸裂断。

    "这怎么可能?"长须老者惊愕地望着手中的绿蟒鞭,骇然只剩了一个握柄,这可是八品初阶的器刃呀!怎可能会如此不堪一击,而且还是粉碎性的断裂。这小子手中剑器乌黑无光,怎么看都是一件不入流的货,怎会在呼吸间就毁了自己的八品绿蟒鞭,心头在滴血,直觉大脑不够用,而且也没时间容他细想下去。

    金光如电当空斜劈而来,锐利无铸的锋芒巳近身不足三尺,陡然转向,变劈为削,横向拦腰切割,一剑两式,有如行云流水,羚羊挂角,无迹可寻,令人防不胜防。

    长须老者惊骇的瞳孔急剧的收缩,一片金光席卷而至,剑气凛然,及肤生痛。手中无刃,唯握着一把鞭柄,何以拒敌。唯退而已,没有多余的选择,一脚点地,身形瞬间滑退十米,终于赢得了一线兵刃出鞘的时间。

    金光剑气如影随形,始终保持着尺许的距离,紧追不舍。千钧一发之际,长须老者的手中出现了一把刀,仓促之间唯有连刀带鞘飞速格挡。

    锵的一声,火星飞溅,险险挡住对方必杀的一剑,身形同时再被震得踉跄而退。还未稳住脚步,眼底又映出一抺金色。

    呛!长刀终于得以出鞘,瞬间扬起一片刀影,刀剑撞击,电光火石间传出数十声刺耳的铿锵之声,无数火星漫天飞溅开来,即使在阳光下,也璀璨犹如的烟花绽放。

    "小子隐藏得很深,果然很强!"长须抖动,老者神色凝重地轻哼一声。

    “你却没想象中的那么强!”云无涯冷冽地道,声如寒冰。

    两人再次拉开十米的距离,彼此的眼中同时绽射出凌厉精芒,虚空碰撞,仿佛剑气冲击,炸裂开来,荡开无数波纹涟漪。

    "“你不过仗着剑器的犀利,才得以小胜一招。接下来,战过才知道孰强孰弱!”长须老者手握刀柄,缓慢地拔出刀,剑身与剑鞘的轻微摩擦声,尖锐刺耳,令人的心脏禁不住收缩。

    一道闪亮耀眼的光华从刀鞘中绽射开来,无比凌厉的气息瞬间迸发,撕破劲风,令人的视觉空间顿感一阵扭曲。

    云无涯神色冷峻,身上的寒气越来越凛冽,呼啸的劲风仿佛在刻意的回避,竟然绕身而过。

    “我之霸刀劈天裂地,斩尽一切!”长须老者一字一句地道,拔刀的速度随着话音的节奏缓缓出鞘,一抹刺目的光华,仿佛撕开苍穹,石破天惊般飞射而出,快,猛,狠,杀气凛然。

    叮!一声清脆鸣响。

    对方刀芒近身不足一尺之际,云无涯的剑方自出鞘,快如流光电闪,一剑挥出精确无误地点击在对方刀尖之上,如同两颗飞逝的流星骤然相撞,轰然炸裂开来,爆出石破天惊的炸响。碎裂的空气弥漫开来,重重的冲击着所有人的耳膜,发出嗡嗡颤鸣声。

    长须老者似乎早已料到这一刀会被对方封杀,刀剑相撞的刹那,手腕突然一振,瞬间暴刺出数十刀,刀芒如虹,刀刀不离对方要害死穴,刀刀绝杀,必杀,无尽的锋芒洞穿一切,绞杀,撕裂一切,霸气纵横。

    无数锐利的刀芒纵横绞杀,刺透,切割,撕碎,云无涯的身形肉眼可见,顷刻间便分崩离析的破裂开了。

    如此轻而易举地绝杀一位至强尊者,可能吗?

    长须老者心中质疑地惊楞了一下,但自己的手感却是真实无虚地绞杀着实物,那种洞穿的阻力,沉重的切割感都在证明这一切的真实性,绝非虚幻的错觉。

    答案很快浮现出来,云无涯身形却是完整无缺地呈现在他眼前,毫发未损。云无涯的残影由玄元力幻化而成,亦虚亦实,虚实相兼,意之所到,到了尊者这个境界层面,化出的每具残影残像,都同样会发出凌厉的击杀,似同真身无异。

    云无涯此刻的手中握着是另一把剑,剑鞘上雕刻着星痕图案,色泽湛青,深沉冷冽,如同他身上散发出的气息一般。

    长须老者心神微惊之际,一点紫光灿若星辰飞射而出,破开漫空刀影直向面门飞射而至,丝丝杀气令皮肤生寒刺痛。

    长须老者的嘴角勾了勾,脸上无悲无喜,沉静如水,犀利目光远远的锁定对方的飞射而至的一点紫星;古井无波!

    刀出,一道碧色寒光裹带着慑人的凌厉刀意,空气在这瞬间仿佛若水,古井无波的水,天地间唯剩一人一剑,再无其它。人刀合一,融入古井无波的意境之中,浑然一体。

    刀道与剑道存有极大的差别,刀道讲究的气势浩大恢弘,大开大合,吞天撼地的张扬,令人望之热血沸腾。而剑道讲究的是玄奥的意境,精妙技巧的升华,往往力求最小的代价,擅长以最不思意的角度,一击必杀,会给人留下悚然惊心的感觉。

    云无涯目光微一收缩,手腕一转,一点紫星精准无误地点击在对方袭来的刀尖之上,古井无波的意境破碎开来,荡然无存。

    彼此蓄满了剑气刀芒的兵刃对踫相击,火星飞溅,劲气流光四溢纷洒。

    长须老者在刀芒破碎的刹那,突然退步振腕,手中长刀震颤间迸发出斩金裂铁的锐利刀芒,一束碧色流光像是虚不受力般,如同忽视空间距离,飞速绽射,直指前方不远处的云无涯。

    波!

    飞射而出的碧色流光,奔至半途,便被一道紫芒切碎。破碎的光影中猛地闪射一点冷艳的寒星,直朝着长须老者眉心处奔袭而去。

    在旁人看来,不过一点寒星而巳,却给长须老者造出一种混乱的空间意境,令人视觉一片迷乱,不敢轻易挥刀抗衡格挡。唯有闭上双目,朝后暴闪飞掠。没人知道他为何连一点寒星都不敢抗衡,而选择惊悚闪退。因为不是身在其中,难以感受到这种"孤剑碎星"的玄奥意境,唯有当事人心知肚明。

    云无涯收回手中之剑,一絲血滴顺着剑尖滑落地面,抬眼望向巳脱剑意笼罩的长须者,巳飞退回到十米之处,只是脸颊上多了一条浅浅的血痕。

    双方再次碰撞交锋,各击出一刀一剑,一个无功而返,脸上多了一道剑痕,一个立身原地,仿佛未挪动过半步,全身上下却是毫发未损。

    "这是什么剑道意境,闻所未闻!"长须老者惊悚中脱口问出一句没智商的低级问题,你的对手有义务告诉你吗?白痴才会解释!

    "孤剑碎星!自创的,不是很成熟!今日不过借此试试招而巳"云无涯是白痴?可是他说的话你听懂了吗?那不结了,说与不说有何分别?徒乱人心而已,小看这块冰了,有时候真的很阴险,中了招都不知道。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