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玄武裂天 正文 第四百二十一章 武者,诡道也!

正文 第四百二十一章 武者,诡道也!

目录:玄武裂天| 作者:蓝庭| 类别:玄幻魔法

    ♂

    太狂妄了!没见一众老者个个怒目园睁,身上的锦衣华袍都在无风自荡,猎猎作响。≥,陆随风的话中没一点戏谑玩笑的意思,字字铿锵,掷地有声。

    "呵呵!哈哈……看来老夫等人今日是有些老眼昏花,大大的看走了眼,竟然沦落到被一群小屁孩叫板的地步。"说话的老者怒极而笑,举目环视着对方这群人,大约有四十来个,看上去都年轻得令人羡慕,或许其中有那么几个至尊强者,倒也十分有可能。但,对方的话中的意思是可以任意挑选,这水份就有点大得太离谱了。

    几乎可以断定对方此举完全是在虚张声势,这种不入流的心理游戏,在这些老傢伙的眼中简直也太了儿科了,上百年的岁月不是白活的。这帮小子即然想玩,索性降尊陪他们玩玩,年轻人都是在惨痛的教训中成长起来的。

    一众老者只是相互间交换了一下眼神,十分默契地达成了某种共识。长须及胸的老者挺了挺微微有些弯曲的腰背,缓步排众而出,一身蓝色的华贵长袍在阳光的折射下,显得尤为醒目。

    "老夫如果没猜错的话,你应该是这帮小子的主心骨了。"长须老者的目光聚成一线,犀利如刃地投射在陆随风,似欲将对方一举洞穿,略微停顿数秒,心中不由响起一声轻"咦";这小子怎会是体内空空,有如一汪无波的清水?就算寻常武者,身上多少也会有些许玄力波动的痕迹。但,如说他只是一个不谙武道的普通人,有人会相信吗?自少以他上百年的经验和见识,绝不会这样认为。

    只有两种可能,第一种是修习了某种十分精深的敛息术,让人一时无法看透自身的真实修为。第二种便是对方的实力修为尤在自己之上,所以无法窥透对方的玄力气埸,虽说这种可能几乎微乎其微,但也不是完全没有这种可能。

    所以,长须老者皱了皱眉,似乎不太喜欢做这种选择题,很快将目光从陆随风身上挪移开去,迅速地在人堆中扫视了一圈,眉头却皱得更紧,眼底掠过一抹惊色诧然;怎会都是一个样?就如同集体被复制出来的一般。见鬼了!

    "就你了!数你在这群人中最酷,想来也不至会太差劲,否则,也实在是太无趣了。"长须老者大袖朝着一身冒着寒气的云无涯一挥,一道如山气劲奔涌而出。

    云无涯闻言,冷冽地撇了撇嘴,朝前踏出一步,伸出食,中二指,十分随意地挥了挥,一道金芒从指尖绽射而出。

    噗嗤!

    长须老者挥出的如山劲气,在途中被云无涯挥出的一道金芒切割开来,空气中传出一声闷响。

    "不错!果然有资格让老夫出手!"老者抚了抚长须,收起了不屑小视之心。

    "你我一战,是点到即收,纯属一埸比试,还是只问结果,不论生死?"云无涯说出的一字一句,都似若严冬飞雪般的冷冽,浸骨,即便是在烈日之下,也令人心生寒意。

    强如白须老者这般的尊者级人物,也禁不住感觉到一絲寒意,微皱了皱眉;"小子狂妄!老夫只想让你辈长点教训,还没无耻下作到心生杀意的程度,不过,你尽可放手施为,老夫还不至会栽在你小子手里。"

    "很好!有你这句话,我会让你全身而退。"云无涯在对方的身上的确没感觉到浓烈的杀机,才有此说,却引来了一众老者的怒意。

    "小小年纪便如此不知天高地厚,简直狂妄得离谱。"

    "看来不出点血,留下几道伤口,难长教训。"

    "各位前辈稍安勿怒!这并非狂妄,应该是叫做自信。自信一向都是建立在实力的基础上,面对一个尊者级的人物,敢说出这样的话来,如无绝对的自信,那就绝对是在自寻死路。"陆随风淡淡地笑道:"信与不信都不重要,拭目以待即可。"

    这可能吗?陆随风的话摆明了是对自己的人信心满满。反倒令一众老者心中那份高傲自负情结出了些许裂痕,神色间仍充满了不信之意。

    出埸的长须老者闻言,极度轻松的神情也逐渐变得凝重起,一抚长须,朝前踏出了一步,很轻,很缓,踏在青岩石铺就的石径上,如同踩在舒软绵柔的草坪上。每踏出一步似乎都含着一种很有规则的韵律,充满了某种节奏感,仿佛与人的心脏脉搏产生出一种什么奇妙的同步感。

    云无涯微不可觉地勾动了一下嘴角,从对方踏出第一步,他的心脏也随之砰然触跳,二步,三步……每一步都像是踩踏在自己的心坎上,让人胸憋气闷,十分难受,这才意识到战斗巳在无声无息中展开了。

    碎心步!云无涯虽记不得在什么地曾见过有人施展,但一定见过。所以,他才会在第一时捕捉到这种危险信号,倘若反应迟缓一些,等回过神来,只怕战斗还没开始,就巳经结束了。

    石径路上的青岩石,肉眼可见的龟裂出无数道细微的裂缝,这是"碎心步"的节律遭遇阻碍后所造成的破坏埸,足见这〃碎心步"的可怕和恐怖,可谓是杀人在不动声色中。

    长须老者停住脚步,眼底闪过些许惊色,对面的小子同样在无声无息中化解了自己的隐形杀招。当然,如果连这都应付不下来,接下来的战斗自然也无须再继续下去了。

    武者,诡道也!所以,云无涯并没出声鄙夷不屑的讥讽对方,他之前的话虽然有些狂妄之嫌,却至始至终没小视一切站在面前的对手。

    长须老者再次一拨齐胸的长须,身上的玄力骤然勃发,长须飘散的同时,右手瞬间有绿色光芒莹绕,呼吸间便化着数道表面流转着玄力符文的绿色藤蔓,大手一挥,空气中顿时被一股木系玄力的气息充斥,笼罩……

    七八道绿色的藤蔓瞬间暴动,似若漫空铁索钢鞭飞甩疾掦,如同潮汐般汹涌澎湃地云无涯席卷而去。

    "金系!"长须老者藤蔓出手的刹那,但见对方小子剑指间透出一抹金色的光芒,心中不禁一楞,五行中,金克木,欲要即时回撤巳是不及,他可不想一出手就被对方克制住,藤蔓上的绿色玄力暴涨,更为强劲。

    呼吸间,金色锋芒已和绿色藤蔓接触,金光突然暴涨,对着绿色藤蔓一搅,一割,一转!

    噗噗噗!

    七八道由绿色藤蔓化成的铁索钢鞭,瞬间如同布条般的被撕扯开来,被切割断裂的绿色藤蔓顿时在细微的噗噗声中,散成了枝未碎屑,化作木系玄力消散在空气中。

    "去!"云无涯的眼中寒芒一闪,手指一点,割开藤蔓的金芒没有絲毫的停顿,直朝十米外的长须老者电射而去。

    "不好!"长须老者的脸色勃然大变,金色锋芒穿透空气的阻碍,在空中留下一抹金色的痕线,瞬息便来到长须老者的面前。

    双目惊骇中,一声低喝中,一道绿色盾牌骤然在面前竖起,盾牌的表面镌刻着一个人面藤身的妖兽,流转着迷蒙的绿色光芒。

    金色锋芒直接撞击在盾牌中间,爆出一声轰鸣声响,盾牌之上瞬间出现无数裂纹,随即龟裂溃散开来。破开盾牌的同时,金色锋芒也消耗殆尽,荡然无存。

    蹬蹬!长须老者被强烈的撞击波掀退数步,稳住身形,惊骇出声道:"你小子是在扮猪吃虎,到底是什么实力修为?"

    云无涯闻言撇撇嘴,冷声道:"你老太过自负,事前有问过我吗?貌似我也没资询过你的修为境界,此时提及还有意义吗?知不知道,战斗仍要继续下去。"

    "呵呵!的确如此!老夫大意轻敌了,接下来,老夫会将你当作同级的对手来搏击。当心了!"长须老者说话间左手大袖一挥,全身玄元力瞬间奔涌而出,肉眼可见一道白色的气流有如水银泻地般,顺着地面朝着云无涯的席卷而去。一浪一浪的水纹涟漪,看似轻柔多情,实则比惊涛骇浪还要可怕几分,每一道水纹涟漪都是由强大的玄元力幻化而成,触者即死,沾者必亡。

    水系!一浪一浪的水纹涟漪,呼吸间已潮汐般涌至云无涯脚下,云无涯神色凝重地小退一步,化指为剑,一道金光划空飞斩而下。

    轰!随着一声炸响,水纹涟漪被一剑生生切割开来,四下溃散开来。

    "他奶奶的!"长须老者被自己的气劲回流反震,身形禁不住再朝后退了一步,老脸一红,看上去真的怒了,右手一掦,一条绿色的软鞭突兀地出现在手中,挥舞甩动间,幻化成一条七八米长的绿色巨蟒,呼啦一下朝着云天涯缠绕而去。

    云无涯手中也突然多了一把剑,右手轻轻地碰了一下剑柄,锵然一声轻响,一道璀璨的剑光应声划过夜空,飞斩而出。

    对方祭出了兵刃,云无涯还没狂妄到以血肉之躯去与之抗衡。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