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玄武裂天 正文 第四百一十六章两败俱损

正文 第四百一十六章两败俱损

目录:玄武裂天| 作者:蓝庭| 类别:玄幻魔法

    ♂

    这人是便是风十三口中的那位隐卫风九,杀手本色。但见自己诡异莫测一击见功,目中刚泛起一丝冷酷的笑意,接着便骤见一道刺目的红光飞速地在眼前放大,充斥着灼热火烈的杀气。

    直到此时,风九方才意识到,乾坤境尊者岂会这般轻易被绞杀,惊骇之下,,身形暴然飞退,手中短刀同时挥出一片刀影,急速地荡开对方追魂夺命般的一击,顺势拔身升空,有如鹰击长空般的迅猛,下一刻便出现在对方的头顶上端,青芒闪烁的刀锋斜斩而下。

    叮!彭天雷反应神速回剑斩出,精确无比地点击在飞劈而下的刀锋之上,发出一声清脆的声响。

    面对乾坤境尊,风九并没奢望一击会奏效,刀剑撞击之时,他另一只空着的手中突然多了一把短剑,令人猝不及防地闪出三连击,挑,削,旋,整个身体无限贴近身形彪悍的彭天雷。

    一长一短,风九的贴身缠绕搏杀,的确令人防不胜防。短剑近身,威力倍增,更加上闪电般的突袭,一招三式,势欲必杀,绝杀。

    只不过,风九毕竟只拥有破虚境颠峰的实力修为,只是凭着精妙诡异的身法变化,以及刁钻难缠的杀技,勉强能与彭天雷这样的乾坤境尊者周旋一阵,一旦遭遇对方的反击,根本不堪一击。

    彭天雷冷哼一声,手中大剑回旋斩出,空气中倏然传出三声的刀剑撞击声,风九必杀的一式三连击瞬间崩散开来。

    风九的杀招虽巳被破,缠绕搏杀的攻击却是连绵不绝,他绝不能让对方有一点反击的机会,否则只怕连逃逸的可能都没有。身子飞速一旋,吐息间巳绕到了彭天雷身后,手中短剑巳直奔对方背心,意欲透体而出。残忍的一笑,连剑带手一起深深地插入了对方身体。

    短剑透体的刹那,风九敏捷地反应过来,因为刺出一剑毫无任何阻碍和着力感,仿佛击中的是一团空气。

    心中骇然刚生,便见一道火焰红光拦腰横斩而来,迅速收回短剑,在手中一个旋转,恰好与寒星碰撞。借着一撞之力,身形下蹲,闪身朝着侧面窜出。脚下突然跨出一个弧度,一剑刺向着彭天雷的大腿。

    这一连串的变化,诡异之极,换做常人只怕难逃一剑之劫。只可惜他的对手是个乾坤境尊者,所以,无论多精妙的杀技都很难见功。对方的剑从不可思议的角度击向短剑,一声铿锵响起,短剑被一股潜劲豁然荡开。

    风九趁着这一荡之势,身形急转,顺势一剑削向对方的别一条大腿出,速度同样的快捷无比。

    彭天雷手中的大剑倏然倒竖,像似未卜先知般,早在那里等着对方的这一削,风九整个递出的手腕恰好迎上对方倒竖的剑刃。 所幸风九反应敏捷 ,忽觉持剑的手腕传来一阵剧痛,迅急收手回剑,自己的手腕只被对方的剑刃划开一道口子,大片鲜血渗了出来。如再深上几分,手腕倾刻必被生生切落下来。

    风九直到此刻方才真正领略乾坤境的强大利害,才明白彼此之间的差距有多大。他生平第一次感到在对手的面前竟然无计可施,无招可用,一切的攻击都显得苍白无力,徒劳无益。引以为傲贴身缠绕搏杀之术不但毫无建功,却险些断送了一只手腕,这是他做梦都想不到的结果。

    “你搏杀术虽然诡异无比,但,对我没用!所以,你的下埸只有一个字,死!”彭天雷寒气森森的从牙缝挤出一个"死"字,身上的气息强大得令人惊悚颤栗。

    "呵呵!我知道不是你的对手,你的确比想象中的更加强大。但,我的使命是缠住你,让你无法分身指挥你的人战斗,而非战胜你。现在你的人只怕巳死伤殆尽。所以……"风九的身上突然青光流转,瞬间化为一道青色的流星,向着远处的天际绽射而去,呼吸间巳消失在迷蒙的雨夜之中。

    "彭天雷,有勇无谋,不过如此!哈哈!恕不奉陪!"飘浮的语音从雨雾中传出,带着的肆无忌惮的戏谑和讥嘲。

    吼!彭天雷一声怒吼,身形电射,疯狂地追出了百米,雨雾中四顾茫茫,人影渺渺。对方死缠烂打的纠缠了自己这多久,从那诡异的身法,招招致人死命的杀技来看,应该属于顶级的杀手之类的人物,若是存心逃逸,还不是一件简单容易的事。

    彭天雷虽心有不甘,恼怒致极,却也无可奈何,忽然想到下面的战事,心神一震,随即迅速地降落虚空……

    人间地狱,修罗场。满地的残肢,断臂,人体内脏四溅,横七竖八尸身举目皆是,可谓是惨不忍睹,地上流淌着的是盈红的血水。

    这是谁干的?如此残忍,无情,斩尽杀绝,还有一丝人性么?彭天雷的心中发出悲愤无比的嘶吼。

    但,他又何曾想过前一刻,他自己难道不是想做诸如此类的事吗?夜袭,血洗风岚家的府邸,斩尽杀尽,一个活口都不留,他的那时的心中又何曾发出过这样的声音吗?一切似乎理所当然,这世界本就是弱肉强食。

    人性的自私,冷酷,在这里展现得淋漓尽致。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你不懂,别人也大可装作不明白。

    彭家的祸水东移,风岚家的黄雀行动,本就是一场毒谋和奸计的博弈,双方最终在雨夜的惨烈搏杀血拼中,缓缓地落下了帷幕。彭家几乎是全军覆灭,只有数人侥幸得以生还,甚至回放整个的行动过程,简直就是一头雾水,有太多的疑问找不到合理的解释。

    而风岚家的雨夜伏杀,也是杀人一千,自损八百的结果,双方的数量战力可谓是势钧力敌,相差无几,灭杀对方的同时,自身也受创惨重,可以用两败俱伤,或一方惨胜来形容。

    最令人郁闷的是双方所针对的灭杀目标,至始至终却是毫发未损,安然无恙。似乎有一只无形的手在暗中策划操纵着一切,肆意地将这两大势力玩于鼓掌之中。

    轰!一张价值不菲地案桌被一掌击得木屑四溅飞掦,彭家主眉目倒竖,一脸震怒之色;"这怎可能?行动时间也是临时决定的,就算有人急时通传对方也来不急,更别说预布陷阱机关了,而且还能算准你潜入的线路……你认为自己这个解释,会有人相信吗?"

    "这个……家主,我说的句句属实,绝无一点虚言,连我自己都不相信会发生这种事。"彭天雷拉长着一张脸,颤声言道:"更不敢相信有人会冒充我彭家的金狼卫,在回程的必经之路上展开疯狂的伏杀……这一切绝非巧合,而是有预谋的伏杀。"

    "见鬼了!"彭家主平息了一下心中的恼怒之火,冷静地揣度着,除了楚家和风岚家嫌疑最大,其它家族势力根本没这个胆。再想想,自己不也是暗中算计风岚家,这祸水东引之计也的确够阴毒。对方又岂会是省油的灯,定是发现了自己的图谋,索性将计就计的借刀杀人,然后再以彼之道,还施彼身,反将祸水倒泼回来。

    "好高明的连环杀局,好可怕的对手。这个隐于暗中的黑手是谁?"彭家主自言自语地喃喃道;"如此精心的谋划,绝不会是府邸中的那几个小子所能做到的。"

    "只要能查出风岚家有谁想在暗中灭杀的那位二少爷,谁就是这一切的幕后黑手。"彭天雷大咧咧的脱口岀声道,没经过大脑,完全是凭直觉胡乱的猜测。

    "嗯!你这话说得一点不错,很直接的方法。你即刻派出人手暗中调查此事,可以通过我们安排在风岚家的内线,无论埋得多深,都要尽快挖出这只幕后黑手。我彭家的这笔血债,势必要加倍的讨还回来。"彭家主一脸杀气汹涌,又是一掌恶狠狠的拍下,只是身前案桌已荡然无在存的成了一堆碎木屑。

    ……

    昏灯下,大长老盘坐阴影中的床沿上,垂眉闭目,有如老僧入定。门外传出十分轻微的脚步声。须臾,房门开了一道缝,条条黑影一侧身,闪了进去。

    "事都办妥了?"大长老一动未动,连眼皮都没抬一下。语调平缓,却含着淡淡威压。

    "这个……雨夜的伏杀行动很成功,但对方的战力十分强悍,我们也遭受了不小的损失。"黑衣蒙面人风九有些惶然道。

    "彭家金狼卫的战力的确不可小视,受些损失在所难免。"大长老平静地出声道,缓缓睁开垂闭的眼廉,二道有若实质般的神光横扫过风九,令其全身一抖,禁不住打了个寒颤。

    "主上所言极是!此一战,除了彭天雷和几个实力颇强的人得以逃逸,几乎将整个出动的金狼卫全数灭杀。只是……"黑衣人风九吱唔着,一时不知该如何解释,有些惶急地道,"这个……因为……"

    "哼!老夫一向不喜欢呑吐之辈,府邸内的情况如何,可有活口留下,现场布置得怎样?"大长老者一脸阴冷地言道,重又垂下眼皮,不再多言,似在静待对方的回复。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