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玄武裂天 正文 第四百一十四章黄雀行动

正文 第四百一十四章黄雀行动

目录:玄武裂天| 作者:蓝庭| 类别:玄幻魔法

    ♂

    陆随风将手中的一张纸片化作碎屑,洒向身旁的池塘内,冷冷的笑了笑;"黄雀行动!这位大长老果然不是等闲之辈,心机够深沉,连这种连环诡谋都想得出来。"

    "姐夫!这大长老沉不住气,准备动手了?"青凤猜测地问道。

    "没想到这个隐卫风十三,还真成了我们的卧底,这么快就有消息传递了出来。一定十分重要,否则,不会这般顶风冒险的行事。"紫燕面带思索的出声道:"这"黄雀行动"是怎么回事?那螳螂不会是指那彭家的人吧?"

    "燕儿当真是心思玲珑,聪慧过人,这么复杂的问题都能一语道破玄机,接着分析不去,看我家燕儿到底聪慧到什么程度?"陆随风赞人的金口一向难开,虽对紫燕的情爱巳深入灵魂骨髓,却也从未违心加以奉承,以获取对方的欢心。

    紫燕难得未来的夫君金口一赞,小心肝欣喜得砰砰跳,温润如玉的脸上顿时泛起一片红晕,微带羞涩地浅浅一笑,直令陆随风心神为之一荡,情难自禁地抬了抬双臂,似欲将对方一下拥入怀中。

    "姐夫打住!淡定,大庭广众之下,非礼莫为!"青凤目光如炬,一眼便识破了某人的不良心思,一下窜到紫燕身前,双手叉腰,凤目园睁地冷笑连连,众人见状,纷纷掩口偷笑。

    "这个……我有吗?风儿是不是神经有些过敏了,就算想抱……呃!"陆随风收住口风,否则定会引发众怒。

    "凤儿别闹了!说正事要紧!"紫燕善解人意地为陆随风解围道:"我揣想着,昨夜有人偷袭府邸的事,自然逃不过彭家的耳目眼线,而且很可能已猜出这是风岚家内部的相互残杀。所以,势必会利用这个机会假扮风岚家的人,前来血洗府邸,然后再将祸水东引,却可以将自己置身事外,还能进一步挑起风岚家内哄倾轧,令其元气大伤。可谓是一箭双杀之举"

    "紫燕姐分析得不错!这种可能性完全存在。"云无影十分赞同紫燕的推测。

    "那风十三所说的"黄雀行动",与这事又有何关联?"欧阳无忌搔着头,一脸困惑不解地出声问道。

    "真够笨!话都说到这份了,还一头雾水的弄不明白。真不知我姐怎会瞧上你这么蠢的人。"云无涯无尽鄙视的刮了这胖子一眼;"这"黄雀行动"正是冲着彭家设计的。"

    胖子闻言,歪着头想了想;"听上去好像有点复杂,我书读得少,能不能说清楚点?"

    "装,继续装!"云无涯十分无语的撇撇嘴,他知道这胖子那里会像看上去的这么笨,心里比明镜还亮,简直就属于大智若愚的类型,总喜欢揣着聪明装糊涂,有见过如此年轻的乾坤境尊者会是头脑简单的傻蛋。

    "好了!你俩就别斗嘴了,还是听紫燕姐接着分析下去。"欧阳明月出声阻止道。

    紫燕整理了一下思路,继续往下分析道:"这位大长老的确不是一个简单的人物,居然能算敌之所算,非旦识破了彭家的祸水东引,一箭双雕的诡计,而且预布了一个更阴毒凶残的杀局,意欲借彭家这把利刃,先将我们集体灭杀,然后派人同样装扮成彭家之人,提前埋伏在府邸之外,趁其不备,打它个错手不及。这就应该是所谓的"黄雀行动",而彭家就变成那只螳螂。非旦如此,他们还会府邸中精心布置一个两败俱亡的假现埸,如此一来,便能将彭家引来的祸水,当头反泼回去。"

    如此复杂的连环杀局,计中计,被紫燕解析得脉络清晰明了,当然,这一切都极有可能只是一种推想和假设,或许巳无限接近事实的真像。

    所谓进朱者赤,在陆随风身边耳鬓廝磨了这许多年,紫燕巳不再是当年的那个心地单纯,不善心机的紫燕了。

    紫燕今日的表现,让陆随风感到惊讶不巳,心中也同时为此充满了无尽欣慰,她的这番剖析与风十三传来的,纸条上的内容惊人的相同,而这纸条上的内容也只有陆随风一人看过。所以,紫燕的这一系列推测和判断,绝对是一种智慧的精彩诠释。

    所以,陆随风第一个击掌表示由衷欣赏的赞掦,庭院内也随即跟着响起一片掌声,众人纷纷为紫燕的这番絲絲如扣的推测叫好不巳。

    彭家的祸水东引,大长老的黄雀在后,都是歹毒致极的绝户之计,只不过,一个泄了密和被识破了的行动计划,无论多么精妙高明都巳失去了应有的威胁。陆随风有很多种方法可以轻易破解眼前的连环杀局,但,为了避免提前暴露自身的实力,陆随风决定摆一个空城计,然后在对方的局中再设一个局。

    夜,无星,无月,有些迷蒙的夜空纷纷洒洒地飘着细密的雨絲,驱散了白日里的燥热,空气中充满了清醒凉爽的气息。

    夜已深沉,风岚家的府邸在纷洒的细雨中显得迷离朦胧,府邸的大门紧闭,也许是雨夜的原因,连一个值夜的看守的护卫也看不见,令整座府邸凭添了几冷寂诡异的氛围。

    雨夜的黑暗中,有无数双狼一般阴狠的眼睛,很有耐性地注视着沉黑一片的风岚家府邸。这绝对是个杀人的好天气,沉黑的雨夜可以掩饰一切的行踪和气息,不轻易留下行凶后的痕迹。 所以,陆随风料定彭家势必会选择这个时机动手,巳吩咐众人全体离开庭院,两人一组,分别隐于林园的树丛中,所监控的视线所及几乎没有死角。

    雨夜中何来蝉鸣此起彼伏地颤响,分明是一种特殊的联络传令方式。果然,蝉鸣声过后,隐于暗中的幢幢人影纷纷显出身形,四面八方,黑压压,人头钻动,至少有三百之数。

    这些人个个黑衣蒙面,只露出一双双精光烁烁的眼睛,这数百人的统一行动,竟然散而不乱,声息全无,显然像是一支纪律严明,训练有素的队伍。一道道的人影像幽灵般飘浮敏捷,纷纷有序不乱地腾挪跳跃,掠上十来米高的墙头,可谓是点尘不惊,没弄出絲毫声响,足见这批黑衣人的身手个个不同凡响,绝对能列入高手的行列。

    所有的人影都在墙头上呆了数秒,似在对府邸内的情况做最后的观察,整个行动显得十分小心谨慎,直到进一步确定并无可疑异样的迹象,这才纷纷跃下墙头。十分迅速默契形成十人一小队,朝着各个不同的方位小心異異地摸索着前进,看他们行动的路线并非瞎闯乱摸,似对这府邸内的环境颇为了解,多半是有内应提供的信息。

    府邸内的石径小道上,每隔十来米便挂着一盏风灯,虽在风雨中摇曵着,散放着昏光,但如有大批人现身,仍难免会被发现。所以,这些不速之客唯恐暴露行藏,皆放弃了石径小道,选择从园林树丛中悄无声息的潜行。

    数百人冒着纷洒的冰凉细雨,在沉黑如墨的林园树丛间,十人一队的猫着腰前行,彼此前后照应,形成一种相互呼应之势。

    指挥实施这次袭杀行动的人是彭天雷,虽然经过了周密策划,却忘了逢林莫进的至理明言,如果他知道自己正在领着自己族人一步步地走向死亡丛林,不知是否还会这般一往无前的挺进?

    沉黑的林木间,彼此之间近在咫尺,也只能依稀辨识出一个模糊的影像,身傍之人就算无声无息地突然失去踪影,也是茫然不知。

    幽深沉黑的林木间,一众黑衣人目难视物,模索地进行中,甚至出现的五人组集体坠入一个十米深坑的情况,深坑下面皆密佈着锋利如刃的竹尖,一旦坠下根没有生还的可能。

    一时间,惨呼惊唤之声在林木间此起彼伏,这些不断传出的凄厉惨叫声,在雨夜中显得外的凄切渗人,闻之毛骨惊悚。

    越往前行,越觉心惶惶,险象环生人人自危。仍还活着的尽皆是背贴着背,相互颤惊惊地彼此照应着,以警防敌袭。殊不知,头顶之上不知何时又突然降下一根巨木,飞出一排木箭。可谓是防不胜防,中招的人非死即伤。

    活着的人,不知踏出下一步,自己是否还能站着喘气。身边的同伴忽然有人仍下手中的兵刃,双手捂着脖子,虽看不见脸上的神情,却能嗅到一股浓烈的血醒味,傻子都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定是被人无声无息地抹了脖子。接着便发现自己也突然的飞了起来,骇然能看见自己的身体还在下面,头却不知了去向?惊愕之下便随之跌落下来,从此再无知觉意识。

    更有人暮觉自己额头冰凉凉的,伸手摸去却是热乎乎粘糊糊,眉心处骤然传来一阵椎心的刺痛,还没弄明白发生了什么事,便一头栽了下去。

    暗夜,凄风寒雨,林木间,正在演绎着一埸血腥的屠戮,本是来猎杀人的,猎物却瞬间逆转成了猎手。随着时间的移动,林木间的惨呼凄嚎声逐渐的变得稀疏起来,但死亡的气息和血腥味却越来越浓裂。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