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玄武裂天 正文 第四百零八章谁的刀有事?

正文 第四百零八章谁的刀有事?

目录:玄武裂天| 作者:蓝庭| 类别:玄幻魔法

    ♂

    或许,唯一的解释,这只是个十分隅然的巧合,恰好撞上了剑器的最脆弱之处?唯有再试一次,才能真正见分晓。

    这个出人意料的的结果,对这些狂下重注的人来说,无疑似若惊天霹雳,有点突然天塌地陷的感觉,期盼的值越高,受到的打击越沉重,一双双似欲喷火的眼睛逼视着陆随风,甚至质疑其是否与对方串通一气,给自己等人挖坑设阱?

    这种荒唐的念头也不过是一闪而逝而巳,这种可能性几乎完全不存在。但眼前的一幕又该如何解释?众人皆觉自己的脑子一下子变得有些不够用,或许真的是一次隅然的意外而巳。

    "好,好!我就知道会是这个结果!"风泰岳喜形于色的击掌叫好。

    "好险!没见陆公子差点被人给劈成两瓣,这与谋杀有什么分别?"楚家主一脸惊怒,愤愤然地出声道。

    "陆公子感觉怎么样,没事吧? "风泰岳见陆随风面色一片苍白,语带关切地问道。

    "多谢两位家主关怀!只是胸口有些发闷,应该还能挺得住。"陆随风面带苦笑地回应道:"接下来,按照约定的规则,对方还有一次试刀的机会,只怕不会让我们轻易过关。"

    果然,白胡须器王取出一把精光闪射的大刀,厚实而沉重,刀刃十分锋利,刀身隐约透一汪湛蓝的光华,一望便知是把品质十分优良的好刀。接着直接拿出一块金精玄铁,专供试器之用。这种金精玄铁坚韧无比,七品之下的兵刃斩劈之下,几乎连一道痕印都不会留下,七品八品也只能在上面留下些许浅浅的划痕。

    锵!

    黑甲武者舐了舐嘴唇,似对这把大刀的表现十分看好,一扫适才的沮丧神色,浑身上下再次透出浩荡澎湃的气势,将玄力贯足于刀体之中,一刀倾力斩下,但听"铿"的一声脆响,一道湛蓝的光华爆闪,金精铁之上骇然呈现出半分深浅的划痕,再看刀刃,竟然完整无损,顿时赢来满堂的一片惊叹之声。

    "八品中阶!"如此锋利无铸的刀锋,根本无须再加以鉴定,陆随风淡淡地出声道。

    "果然有点眼光!你说得一点没错,这刀名叫"碧泉刀",开山裂石有如斩瓜切豆,你可还有信心一试锋芒?"白胡须器王似对这柄刀器充满了信心,冲着陆随风冷冷地出声道。

    陆随风露出人畜无害的笑容,这笑看上去怎会是如此奸险,阴森,令人莫名其妙的心慌发忤,随即取出了一柄幽黑如墨的大刀,色泽暗淡无光,就像旧货摊掏来低劣二手货,与光华莹莹的"碧泉刀"相形之下,有若云泥之别。但有了前车之鉴,一时之间,还真没人再敢小视这把看上去一点不起眼的大刀。

    经过两位器王的仔细鉴定,再次判定为五品刀器,众人心中虽有疑虑,却没人敢出声质疑这权威性的鉴定。

    陆随风望着眼前金精玄铁,一脸沉静如水,并未像黑甲武者一样的气息鼓蕩,更未见开声作势,惊天撼地的雷霆一击,看上去只是十分随意的,虚飘飘的挥出一刀,很轻,很缓……噗嗤!但见一道幽光闪过,没看见火花飞溅的景象,只传出一声轻微的"噗嗤"声响。

    这一刻,所有人的目光视线都投注在那块金精玄铁之上,幽光闪过,金精玄铁上留下一道十分模糊,隐隐可见的线痕。如不近前细心辨识,很难发现它的存在。这一幕,对这些下了大赌注的人来说,的确是件值得高兴的事,始终提着的心算是稍稍放了下来。

    殊不知,众人嘴角上的笑意还留在唇边,便听见位于金精玄铁旁的黑甲武者,口中突然发出了一声轻;咦!然后,一脸见鬼似的骇然指着那块坚韧无比的金精玄铁,但见那道隐约可见的模糊线痕逐渐变得清晰起来,紧接着,便传出一阵轻微的"卡卡"声。

    震撼!一幕史无前例景象发生了,那块坚韧无比的金精玄铁正从那道线痕间,缓缓地朝着两边分裂开来,更令人震惊的是切面竟然光滑如镜……

    每个人都在质疑自己的视觉是否出了问题?尤其是两位至尊器王,其震惊的程度更是无以复加。一刀有如斩瓜切豆般的将金精玄铁劈成两辨,纵算九品,甚至十品刀器也未必做得。再看那小子手上的那柄幽黑无光的大刀,通体竟然完好无损,连一点细齿裂痕都没出现。

    这么可能?两位器王权威的鉴定绝不会有错,即便是器帝亲临,鉴定的结果也不会出现偏差。但,眼前发生的一幕又如何解释?

    在无数双目光的逼视下,这小子如不给个合理的说法,只怕还真无法收埸。

    "呵呵!我不过是偷了个机,取了个巧而已。"陆随风早想好了忽悠众人的说辞,一脸淡然地出声道:"天地间没有坚不可破之物,只要能发现它最薄弱的环节所在,无论如何坚韧,都将会被一击即溃。关键在于你是否能发现它的存在?"

    "理论上听上去似乎说得通,如果你能用这柄"碧泉刀",同样劈开这金精玄铁,方能取信于人。"中年器王示意黑甲武者将"碧泉刀"交给陆随风,迫使他不得不当埸演试一番。

    陆随风没表现岀拒绝的意思,坦然从容地接过"碧泉刀",对着一块被切开的金精玄铁反来复去地探测了一番,突然翻腕一刀斩下,一抹湛蓝的光华一闪而逝,随即传出一声"噗嗤"声,一秒,二秒……

    卡嚓!这声音听上去有些令人揪心,但,这块坚韧无比的金精玄铁却当真从中分裂开来,其切面同样无差别的光滑如镜,足以证明陆随风之前的所言并非信口胡谄。

    事实上,这一切的确与刀器的品质品级无关,正如两位器王所想,这金精玄铁连十品兵刃都未必劈得开。而真正劈开这金精玄铁的是陆随风贯注于刀器中的真元力,所谓的薄弱环节完全纯属子虚乌有。

    眼见为实,之前的一切着实令人虚惊一埸,却也大开眼界,多了一番见识。只不过,试器并未因此而结束,接下来还须实打实的硬碰一埸,没有任何花招侥幸可言。

    一众大人物们此时并非信不过这位器师总殿的黑甲武者,此举毕竟关乎着上百亿金币的赌注,为了慎重保险起见,一致纷纷要求由彭家主上埸代为试器,方才不失为公平公正。

    可谓是众势如山不可抗,两位器王迫于这些大人物们的压力,也唯有无奈的应下来,更何况这彭家主也同样拥有乾坤境的实力修为,又下了十亿金币的重注,自然不会出现作蔽的情况。

    彭家主双手紧握着"碧泉刀",体内的气息化着一道道乳白色的气旋莹绕周身,吹得身上的锦袍鼓蕩开来,整个刀体溢出一片湛蓝的光华。

    "呵呵!彭家主这一刀可是价值上百亿金币呀!看你这模样,像是沉重得都有些举不起来了。此刻的心是不是有点紧张,否则,脚怎地有些在打颤,握刀的手似乎也在微微发抖?"陆随风提着那把幽黑无光的大刀,一脸阴笑的出声道。看这死老头气势汹涌澎湃的模样,似乎巳经心生杀机,恨不得这一刀斩下,将自己连人带刀的一下劈成两段。

    彭家主的手本来还十分稳定,脚下也并未打颤,却经对方如此一说,还真有些控制不住的微微有些颤抖起来,这小子不过随口胡乱语几句,还真让人心跳加速,太诡异了!

    只不过,能成为三大家族之一的家主,本身又俱有乾坤境的实力修为,这点心性定力还是有的,又岂是一个毛才刚长齐的小子可以轻易撼动。

    吼!

    一声虎吼震响,彭家主手中的"碧泉刀"顿时透一道湛蓝光华,仿佛一条碧色的腰带缠绕在剑身,脚一顿,青岗岩铺就的地面瞬间龟裂开来,身形同时拔高三米,刀光如水湛蓝,倨高临下的朝着陆随风的立身之处,轰然斩落。

    铿锵!

    与此同时,陆随风的手中也挥出一道幽黑如墨的刀光,一蓝一黑两束刀光在空中硬踫硬的一击,爆出一声清脆的震响。

    两刀相击,双方皆觉握刀的手腕一震,彭家主的身体微晃了晃,禁不住向后小退一步。陆随风却蹬蹬蹬地朝后暴退了十来步,身形一个踉跄,险些跌扑在地,刚稳住身体,张口便喷出一蓬鲜血,脸色一片惨白。

    能在乾坤境尊者的一击之下,只是吐了一口血,仍能完整无损的挺立着,可谓是虽败犹荣,足以在年轻的一辈中引以为傲。

    只不过,众人此时关注的不是谁死谁活,而是谁手上的刀有事?这直接关系到上百亿赌注的输和赢。人人屏息闭气,直楞楞地望向双方手中的刀。

    怎么回事?这两人手中的刀看上去竟然仍是同样的完好无缺,这一赌到底算谁胜谁负?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