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玄武裂天 正文 第四百零七章殿前试剑

正文 第四百零七章殿前试剑

目录:玄武裂天| 作者:蓝庭| 类别:玄幻魔法

    ♂

    两位器王面沉如水地反复细心鉴定了一番,物不可取相,此剑是由乌金玄铁炼制而成,光泽度显得有些乌蒙蒙的,比一般兵刃暗淡了许多。但从品质,属性来看,的确可鉴定为五品剑器。但是否俱有五品剑器威力,只有验过才能下结论。

    "这柄乌金玄铁剑,经鉴定核实,应该属于五品剑器!"白须器王慎重地宣布道,权威性的鉴定,不容任何人质疑。

    两位器王低声交換了几句,那位中年器王从蓄物戒中取岀一柄剑,红玉剑鞘,剑长三尺有余,剑身通体泛着耀眼璀璨的红光,空气中顿时散发出一股炽烈如火的气息,令人肌肤似有被灼伤的感觉。

    "你有权利先鉴定一下这柄剑器的品质和等级,然后便与那柄乌金玄铁剑进行试剑比式。"中年器王将剑抛向陆随风,嘴角溢出一抹意味深长的浅笑。

    陆随风接过抛来的剑,屈指在剑身上轻弹了一下,发出一声清脆的颤响,剑音有若惊涛拍岸,汹涌滚荡,时而又似涓涓细流淌过石缝青草地,润物无声,却又杀气内敛……听音辨器,这是器道中的一种高深境界,纵算九品器王也未必有这种以心品器的境界。

    "此剑刚柔并济,只可惜火属性稍过炽烈,致使柔韧性大幅降低,若是遭遇同等品阶器物的强烈碰撞,势必倾刻断裂……不过,仍不失为一柄优质的剑器。如要论其品质,应该可达到八品初阶的层次。我可有说错?"陆随风将剑递还了过去,知道对方是在刻意试探自己,似乎吃定自己根本无法鉴别出这柄剑器的真正品级。

    嘶!这小子根本未按照鉴定的方法和程序进行逐一的鉴别,随意曲指弹了一下剑身,单凭剑器发出的音响,便能在倾刻间鉴定出剑器的品质,质属和等级,当真令人感到匪夷所思。

    "并未见你仔细鉴别,而却能在如此短的时间内,精准的鉴定出剑器的品质,属性,连品级也说得没错。纵算我等器王也未未必能做得如此完美。"白胡须器王一脸震撼地言道,可谓是语出惊人,令得满殿一众人等骇然瞠目。

    陆随风并未多加解释,只是讳莫如深地笑了笑;"如此说来,两位器王是认可了这个结果了?"见上座的两人微微叩首,表示默认了对方的鉴定结果,又接着道:"按照双方约定的试剑规则,应该是五品兵刃和七品兵刃之间的抗衡和比试,双方各持手中兵刃相互对击,兵刃出现卷口,或断裂的一方判为输家。但这柄红玉烈焰剑却是属于八品初阶的等级,此举只怕有失公平公正的原则。"

    "希望能有个合理的解释,否则只怕很难服众。"楚家主一脸冷笑的出声道。

    风泰岳更是脸透怒色地沉声道:"如此瞒天过海之举,当真令人感到心寒。倘若我方不能即时识破,岂非被埋进深坑还盲然不知不晓,至令风,楚两背负着洗不清的千古奇冤。"

    "这个……只因这小子不愿透露自己的器师品级,我等也是临时起意,只是想借此测试一下他的鉴定水品。此举的确有违规之嫌,即然各位对此有异议,我等也不会执意勉强,一切皆取决于对方的态度。"白胡须器王十分园滑地解释道,人老成精,一席话便平复了风,楚两家的怨气。同时,也给自身留下进退自如的回旋余地。

    埸上的势态一下变得有些扑朔迷离,当真不到尘埃落地的最后一刻,任何事都可能发生。在坐之人都下了大赌注,虽然看上去有九成的胜算,但这一层的变数却是如云如雾。眼前这个小子像是披着一层神秘面纱,始终令人窥测不透,让这次剑器比试充满了未知的悬念。

    所有人的视线再次投射在陆随风身上,期待着他最后的决定。七品与八品之间的差距大得不可以里计,再傻的人都知道该如何选择。

    人人脸上还是禁不住透出颇为紧张的神情,殊不知,陆随风傻傻地耸了耸肩,说出了一句雷人的话,却又令人大大地舒了一口气。

    "都说了,勇于挑战未知的人,才能成就未来的辉煌。五品对八品,虽然胜算几乎为零,但,即然是挑战,自当义无反顾地倾力一试。"

    "陆公子不要冲动行事,是不是再考虑一下,此举关乎着风,楚两家的未来,千万要谨慎为之。"风泰岳有些沉不住气地劝阻道。

    "是啊!对方摆明了就是挖坑等你跳,没必要赌气去挑战什么未来的辉煌。"楚家主面现忧色的跟着出声劝阻道。

    陆随风对两位家主的报以淡淡地一笑,语带戏谑地道;""两位家主有豪气接下众人万亿的赌注,自当对我充满信心。我还没蠢得会让你们的金币就此打水漂。"

    "果然是初生牛犊,后生可畏!冲着你这份冲天豪气,无论结果如何,都值得点赞!"中年器王由衷地言道,随将手中的剑器递给一旁的那位黑甲武者,应该是由他去试剑。

    黑甲武者手捧红玉剑鞘的剑器走到中央,长剑缓缓出鞘,一抹弦目的精光四溢纷射,充满了炽烈的火热气息,再次引来众人一片惊叹之声。

    "哇!这才是真正八品兵刃,看这造型,光泽和气势,都不是那暗淡无光的五品货可比。"

    "简直就是愚不可及,自取其辱。不过能让风,楚两家出点血,倒是件挺不错的事!"

    这些人通常都是墙头草,随风而动,毫无定性,所以永远注定是成不了什么大气候。

    黑甲武者望向陆随风,眼中带着一絲轻蔑;"怎么,不敢出剑了?"

    陆随风不以为然笑了笑;"兵刃的品级固然很重要,更重要的是看谁在使用,只不知在你手中能发挥多少威力?"

    "呵呵!等会试过便知道了?"黑甲武士自信澎涨地咳咳地冷笑道。

    试剑者的实力修为深厚精湛,能在试剑时更添了几分保障。再看对方的试剑之人却是文文弱弱,沒一点武者的气息和霸气,纵算是兵刃的等级相当,持剑之人的修为就尤其重要了。只要将玄力贯注剑身之内,其威力足可成倍增长。

    双方相对而立,黑甲武者身上的气息鼓荡,手中的长剑光华璀璨更胜之前,分明巳将玄力注入了剑身,肉眼可见有絲絲剑气透出剑锋,吞吐不定。

    陆随风一脸淡然,手中握着暗淡无光的长剑,浑身上下仍无半点气息流露,看上去有点白痴的感觉,一众观者见状纷纷发出一声悲叹,其结果不用猜都知道,没一点牵心挂腸的悬念。

    吼!

    黑甲武者聚气开声,口中暴出一声低吼,整个人的气势仿佛在刹那间发生了惊天的变化,这黑甲武者竟然是乾坤境尊者,这绝对又是一个预埋的坑。

    剑借声势当空划出一道劈天惊虹,精光绽射间巳朝着对方当头斩下。

    陆随风微愣之下,伧促举起长剑格挡,动作笨拙之极,在对方的撼天之势下,显得那么虚弱可笑,不堪一击。

    铿锵!两剑势难阻挡相互撞击,暴出一声金铁交鸣的铿然声。

    蹬蹬蹬!陆随风像似被这一剑劈得七晕八素,身形止不住地朝后踉跄跌撞,轰然一声跌坐地上,引来一阵哄笑。接着,笑声嘎然而止。所有的视线都投向他手中握着的剑;骇然完好无损,这怎么可能?

    再接着,上百双眼睛迅速地移向黑甲武者,自然看的不是人,而是他手中的剑器。

    哗!满地眼珠子乱滚,尽皆大张着嘴合不拢,大殿中突然出现了刹那的沉寂。

    黑甲武者的手中竟然握着的是一把只剩半节的剑,仍然闪射着耀眼的光华,给人一种残缺的凄美感,疑视幻觉。

    陆随风狼狈不堪的从地上爬起来,拍着身上的尘土,晃了晃头,再低头看了看手中的长剑,;"这也太狠了!竟然让乾坤境尊者来试剑,这不是存心要人命么?"陆随风面色发白的惊叫道。

    黑甲武者的眼球落在了自己手中的断剑上,满脸俱是惊诧和不信之色。且不说剑的等级品质之间的差距,单凭自己将玄力贯于剑身这一点,就足以将对方的剑斩裂,结果确是对方被自己劈飞的同时,断裂的却是自己的剑器,这未免有些太不可思议了。

    两位器王从无比的震撼中回醒神来,中年器王更是起身冲了出去,一把夺过黑甲武者手中的断剑,细细地检测着,断剑处平滑,整齐,没有絲毫的损裂卷曲状,似被一剑斩断,而非互相撞击时发生的断裂。再抬眼望向对方手中剑,却是连一点齿痕裂口都没留下。

    这怎么不可能!两位器王同时鉴定的结果会出错?说出去有谁会相信 ? 就算再鉴定一次,只怕仍只会是这个结果。两位器王在极度的震惊中,似以完全陷入了一片迷茫之中,颠覆了以往的一切认知。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