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玄武裂天 正文 第四百零五章兴师问罪

正文 第四百零五章兴师问罪

目录:玄武裂天| 作者:蓝庭| 类别:玄幻魔法

    ♂

    楚南山望着柜台上陈列的一排类形不一的兵刃,伸手捧起一柄墨绿剑鞘的长剑,道:"这便是广告上所说的堪比七品的五品剑器?"

    "正是!没见这许多人都对此深表质疑,五少爷自然也不会有所例外了。"风华云語带玩味的出声道。

    人云亦云,不是这位五少爷的行事风格,他只在乎自己敏锐而独立特行的判断,很少有人能左右他的决定。长剑在他手中缓缓出鞘,剑刃莹莹如墨玉,透一抹墨色的光华,以他对剑器的认知,看上去的确是一件地到的五品剑器,伸出手指在剑身轻弹了一下,剑身一阵轻颤,随即发岀一声清亮的剑吟之声,令人心中禁不住泛起一阵惊悚的感觉。

    "好剑!"楚南山脱口赞道,内心的直觉告诉他,这柄剑直追八品而绝不会稍有逊色。

    三角眼白成材的脸上闪过一抹惊喜之色,微眯着的小眼珠在眼眶内快速地转了几转,贴近楚南山的耳旁,轻声低语的提示道:"五少爷!机不可失,应该有多少要多少,最好不要让一件流失出去。"

    楚南山闻言微楞了楞,随即明白了三角眼的深意,这又将是一个轰动性的事件,会再次引起家族高层的关注,令自己的根基扎得更深更牢。他最初的本意只是要抛砖引玉的给众人做个示范,象征性的购买一二件,并没有从深处多想,经这三角眼这么一提示,不由福自心上。

    "怎么样?五少爷是不是想试试剑?"风华云戏谑地笑道;"试剑的代价可是不菲。"

    "不用!"楚南山果断而干脆的摇搖头,洒然一笑;"如果事事都要花大代价去翻底牌,那人生也太无趣了,那"赌"之一说也不复存在了,妙就妙在需要用头脑和胆识去判断底牌。"

    "五少爷果然睿智而豪气,如此说来是准备购下这柄五品剑器了?一口价,三百万!"风华云报出的价,比正常交易价还要高出百分之五十,顿时引来了众人的一片唏嘘声。

    "见风涨,简直比那些奸商还狠。"

    "是呀!非旦不优惠,还比正价高出不少,活抢人啊!"

    众人愤愤不平的报怨不停,都认为楚南山也不是好忽悠的主,一定会大砍大杀的一还到底。殊不知楚南山接下来的表现,令所有人的眼珠子都险些惊爆了出来。

    "五百万一件!余下三天的货我全买下了。如果还有存货,多多益善,希望能一件不留!"楚南山手中的描金扇"刷"的一下铺展开来,大有一言定乾坤之豪气。

    "这个……"风华云大感意外地张了张嘴,一时间不知该不该应允下来,不由拿眼望向陆随风,似在征询他的意思。

    风华云这个细微的动作,被精明过人的楚南山瞬间捕捉到,不由在心中暗暗的思忖着,这风岚家未来的继承人,也并非想象中的那么聪明能干,只不过幸运的结识了这位陆公子而巳。平心而论,如与自己相比起来,应该还是稍有些差距。

    不得不说,楚南山比想象中的更有胆魄气度,但他的这点小九九心思,又怎瞒得过陆随风的法眼。这些五品兵刃共有三百件,也是陆随风临时赶制出来的,其用意也不过为了炒作一下宝器阁的人气。一不小心,却让楚南山又捡了个漏,无意之间又帮了他一个忙,令其在争夺继承人的道路上又朝跨出了一步。

    只不过,这一切似乎与陆随风这个匆匆的过客没什么关系,这本是一个一举两便的双赢游戏,还另送对方一个顺水人情,无形之间还拉近风华云和这位五少爷的关系,绝对是件有益无害。楚南山的此举,反倒会令宝器阁的声誉和人气大幅度的飙升。

    "五少爷可谓是福自心灵,神思敏捷……"陆随风点到即止的笑了笑,接着道:"宝器阁的此举不过是想借此增添些人气,不过,五少爷的这份胆识豪气,的确让人由衷的折服,冲着这一点,我个人会毫不犹豫地吼一声;成交!但,这种事毕竟还得由风二少爷说了才算数。"

    "这是自然!只要陆公子没有异议,想必风二少爷应该也不会反对。"楚南山玩味地笑道。

    风华云自然听得懂楚南山话中的意思,却是不以为然地耸了耸肩,淡淡地笑道:"五少爷说得一点没错!因为这些东西都源于陆公子之处,所以,他的意思自然也代理我的意思了。"

    "嗯?!"楚南山闻言心中猛地一震,禁不住动容惊问出声;"难道……"

    "这里不是说话之处,有什么问题,我们到里间慢慢详谈。"风华云朝楚南山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三角眼白成材和四个青衣甲卫被在留在了外面,直到日落西山,宝器阁巳准备歇业关门,才见楚南山像被人注射鸡血一般,一脸红光闪射地走了出来,口中不停地喃喃道;"高人啊!"

    ……

    继轰动一时的丹药风波之后,又震撼人心地出现了宝器阁事件。楚南山的又一次惊人之举,令整个器师城再次沸腾了起来。

    几乎人人都想知道这五品兵刃,是否真能对抗七品兵刃?只不过,除了楚家的高层之外,没人能回答这个问题。而楚家之人对此事却是集体缄默,被追问急了,得到的回答却也是哈哈一笑;"游戏而已,何必这般认真?"

    游戏吗?只怕这种玩火的游戏已玩出格了,彻底触动器师殿的底线,颠覆了器之一道万年不变的等级规则,足以搅乱整个器师界的井然秩序。是可忍,孰不可忍!

    器师总殿要严查宝器阁的消息一经传出,整个器师城再次沸腾了起来,人人震惊之余却又心思各异,因为一旦查实宝器阁之大逆不道,只怕连三大家族之一的楚家和风岚家也会受到牵连。一时之间,大都抱着冷嘲讥讽,看笑话,幸灾乐祸的心思……

    器师殿这次像是动真格的了,竟然指派两位至尊级的器王,亲自前往宝器阁监督查实这桩足以祸乱器师界的严重事件。与此同时,三大家族,以及一些颇有影响力的顶尖势力,都接到了器师总殿的通传,尽须到埸参与见证这次拨乱反正的事件,以证视听。

    今天的天气看上去并不怎么好,从清晨开始便是阴云密布,天际边不时有闪亮划过,似在酝酿着一埸暴风雨。

    宝器阁似也笼罩在一片阴影中,到了该正常营业的时候,仍是大门紧闭,门前冷落清寂。临近中午时分,宝器阁的门前突然开来一队身着金色衣甲武士,人数大约百人,个个腰悬兵刃,神情冷漠,几息之后,门前五十米区域的人流巳被迅速清空,实行了戒严。

    这些金甲武士来自器师总殿,每一个都俱有破虚境之上的实力修为,平时很少出现在人们的视线中,除非发生什么特殊的突发的事件,才会看到这些金甲武士的身影。不言而喻,宝器阁事端已被列为了特殊的突发事件,甚至严重到出动金甲武士的地步。

    看来宝器阁这次只怕是在劫难逃了。五十米之外聚集围观的人群越来越多,渐渐地,巳是变得水泄不通。

    随着一声声;"闪开,门开!"霸道的怒喝声,一辆辆宝马豪车强行地穿过密集的人流,驶进了五十米内的戒严区域。从这些车上的标识印记,便知道都是些惹不起的主。

    从车内下来的都平时难得一见的大人物,彼此间堆着笑地打着招呼,热情地寒暄,问候。虚也好,实也罢,这种特殊的埸合,大人物该有的礼数气度,尽显无遗。

    宝器阁的一层大殿内,从进门开始就一路铺垫着红地毯,踏在上面柔软度十分舒适,感觉非常好。显示出此间主人雍容大气,虽然这些人都是前来见证,或兴师问罪的。但,整个大殿内却感觉不到一点紧张,压抑的氛围,反倒处处漾溢一种浓浓的喜庆气息。

    一百二十个舒适的席位分布在左右两侧,每个席位的座前都置放着几碟精致的果品,供来者品尝,无处不张显着此间主人的热情好客。

    大殿正中的位置醒目地安放着两席由极品妖兽皮制作而成的坐椅,不用问都知道,这是两位至尊器王的专坐了。

    除了上坐的两席外,该来的大人物们都巳入座,无一虚席。彼此间轻声的议论着,人人看上去状极轻松,一点看不出是来参加见证,审判的模样。

    "呵呵!我说风家主,这是在唱的那一曲,明明是一埸开刀问斩的审判会,乍弄得像是一派喜庆的埸面?你那老谋深算的脑子不会是突然进了水吧?"彭氏家族的掌舵人彭惊云,抚着嘴下的几根稀疏胡须,语带戏谑的讥讽道。

    "有这种事?我怎就没看出来?这些事都是小辈们在折腾,包括与你彭家下赌鉴约的事,家族至始至终都不没兴趣参与其中。不过能在虎口拔牙,的确是件该庆幸的事。"风岚家主风泰岳撇了撇嘴,咳咳地朗笑几声,透出几分暢快的意味。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