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玄武裂天 正文 第四百零四章宝器阁

正文 第四百零四章宝器阁

目录:玄武裂天| 作者:蓝庭| 类别:玄幻魔法

    ♂

    一个行事稳健慎重,做事总是一步一趋小心異異,力求不出屁漏的家族弟子,固然可以守住家族的基业,但这种缺乏拓展精神的作为,同样会让家族陷入固步自封的境地,在这竞争尤为激烈的器师城,逐渐会被淘汰。所以,各大家族需要的正楚南山这样敢于拼搏开拓的新生辈弟子。

    楚南山一夜之间成了器师城年轻辈中的风云人物,之前的一切讥笑嘲讽声,瞬间都变成了一片赞誉之声。与此同时,几乎所以大家族的弟子都在关注着交易中心的动向,等待着,希望同样的事能再发生一次,就算倾其所有也不会放弃这种机会。

    只可惜,有些机会一旦错过了,或许永远再不会出现第二次,令人欲哭无泪。人们似乎都不明白一个道理,每次机会的出现,都需要一种孤注一掷的胆识和勇气,你有么?所以美好的机会总是会与你擦肩而过。

    当那些家族的嫡系弟子们疯狂地涌入交易中心时,再也没出现那丹药的信息,那位寄卖者也从此消失,连一点蛛絲马迹都寻不到。

    与此同时,城中城颇有名气的宝器阁,门头上的彭氏家徽被摘了下来,竟然换成了风岚家的家徽。这种店面商铺易主的事,在竞争激烈的城中城几乎每天都在发生,根本算不上什么事。

    但三大家族之一的彭家宝器阁易主,那就绝对不是一件小事了,所引起的反响比交易中心的丹药风波更令人震动,私下里的议论猜测纷起。

    宝器阁位置处于一个十分繁华的街区,是一座独立的状似城堡风格的建设物,完全是由青岗花岩建造而成,给人一种坚实,厚重,山岳般傲然的气势。这状似城堡的建设物,楼高五层,第一层的大殿约有上千平方,空间高度至少在十米之上,内部装修堂皇而华贵,四围的壁上有选择地悬挂着各种不同类形兵刃,器械,以及各和盔甲装备,令整个大殿内充满了一股霸道的肃杀之气。

    宝器阁的生意并没因它的易主而受到絲毫的引响,反倒是人气更旺盛,交易的成交量递增。其中或有诸多原因,一是易主引起的连锁反应,许多人抱着各种各样的心态目的前来观探一番。二是门外打出了一则老店新气象的大幅广告,内容大略是;三日之内,阁内的一切物品皆以六折的优惠价格出售。另外,还有一批五品的兵刃,质量堪比七品,数量不多,每人限购一件,每日只出售百件。机不可失,望速选购。

    这则广告信息颠覆了人们对器之一道的认识,引起了一阵不小的轰动,甚至连器师总殿的高层也受到惊动,准备派出人前往宝器阁,对此事进行彻底的核查,倘若一旦查出与事实不相符合的行为,势必会遭至最严厉的惩处。

    风岚家派来宝器阁坐镇的是位七品高阶的器师,对这种大逆不道的行径,表示出极度的不满和坚决的反对,但,最后真正说了算的还是这位风岚家未来的继承人风华云。至令这位七品器师一怒之下,竟然不顾一切的拂袖而去。以他的经验和常识,这种挑战器道规划的行为举措,无论结果如何,都是一件惹祸上身的事,没人愿意被无端卷入这漩涡之中。

    此事传入风岚家主风泰岳的耳中,自己的儿子有几斤几俩,知之甚详。不用想都知道,一定又是那陆公子的主意了。这种令人耸人听闻的事,也只有他敢想,敢做。

    风泰岳已知道了陆随风的特殊身份,这种站在峰巅之上的大人物,所行之事自然会让人一惊一乍,难以揣摩其真实用意。但有一点可以确定,无的放矢的事,这位陆公子绝不会去做。

    尽管如此,他还是因此事去资询过家族中独一无二的那位至尊器王,但得到的回答却只有两个字;荒唐!

    五品兵刃堪比七品兵刃,这种事听上去的确够荒唐。只不过,都认为风泰岳会立刻勒令此事叫停时,他却出人意外地没有加以阻止,竟然不闻不问的任其胡作非为下去。没人知道这位老谋深算的家主在打什么主意?其中是否还藏着什么不为人知的玄机?

    这则广告的效应,将刚易主的宝器阁一下推向了风口浪头,从颇有名气变得非常有名气,几乎巳到整个器师城无人不知不晓的地步。

    宝器阁内,可以用人流如潮来形容也绝不为过,有些人甚至连门都进不去,仍心有不甘的滞留于门外,久久不舍离去。

    宝器阁出售的货,一向都是价格昂贵的精品,动赢便是百万起价。难得逢到这种几近半价的机会,好歹也得弄过一两件回去不是。虽说是优惠三日,看这蜂涌而来趋势,只不定当日就会被抢购一空,也未可知。

    大殿内的情形的确和众人估计的差不多,里面的人就像是在疯抢不要钱的货一般,要过两三件的人属于正常,但不惜血本,十件八件的抢购就有问题了。不定下一刻就会出现在别的店铺里,那就绝对不是这个价格了。

    五品的兵刃,价格通常都在一百万到两百万之间。但,七品兵刃的价格却是在一千万到三千万不等。这品级之间的落差在十倍之上。

    所以,五品堪比七品,这种事听上去太过离谱,令人无法置。所以,这个另类的区域,尽管快好奇观望的人很多,一个上午竟连一件兵刃都没售出去。

    一片质疑声中,有人提出要当埸验证一番。得到的回答却是让人闻而生畏;"测试的结果如是七品兵刃被五品兵所损坏,就必须无条件地按原价将被损的兵刃购买回去。这就要考验一下各位的胆识和判断了。人生本就是一个大赌埸,每一次决择都是一次豪赌。赌赢了,五品的价格买到了七品的货。赌输了,大把的金币就如同扔进了海里。"

    "呵呵!说得好!天下本就没有免费的午餐,坐享其成的事只会在梦里出现。"人群中忽然有人朗声言道。

    当众人看清这张开声说话的脸时,顿时传出了一片惊嘘之声。随即,涌塞的人群便纷纷自动的分流,让出了一条通道来。

    一行六人气势迫人地从人群中走了出来,前面的四人都身穿青色甲衣,前胸后背都绣有一个"楚"字,器师城的人一眼便认出这是楚家的"青甲卫",而紧随其后是一位年不足二十的年轻人,一身淡黄色的锦衣长衫,手握一把描金折扇,轻摇慢摆,举手投足间隐透出一股淡淡的慑人威压。

    "这不是楚家的五少爷,楚南山么?"人群中有认识的人惊嘘出声道。

    "这么年轻便成了全城的风云人物,走在大街小巷都听得见对他的议论声。"

    "你看人家这气度,就是与众不同。却不知他为何会突然光临这宝器阁,难不成又要上演一幕惊人之举?"

    "谁知道?据说他胆识过人,眼光敏锐而独到,该不会是冲着这些五品兵刃来的吧?"

    "难说!不凡之人总行不凡之事,又岂是你我这些平庸之辈能揣度得出来的。"

    楚南山似对这些议论声充耳未闻,脸上始终带着一种意味深长的淡淡笑意,径自朝着柜台行去,身后紧跟随着一双眼溜溜转的白成材。自丹药事件之后,这位不引人注目的旁门弟子,便被楚南山从交易中心调到自己身边听用。这宝器阁易主,以及五品兵刃堪比七品兵刃的消息,也是这位三角眼的人精提供的。

    听说那位助他一飞冲天的陆公子也在宝器阁中,楚南山便在府邸中坐不住。高人啊!出手便不凡,一动鬼神惊。风岚家有这位陆公子的存在,彭家宝器阁的易主也就不足为奇了。

    宝器阁的易玄重开张,以楚南山的精明,自然不会放过这种能再次结识这位陆公子的机会,而是带着谢意诚意而来,在这种高人的面前耍心机,玩心眼,纯粹是自取其辱。

    "呵呵!什么风将日正中天的五少爷给吹来了?难不成又想在我宝器阁淘宝来了?"风华云礼节性地朝着对方拱拱手,颇感意外的出声道。

    "风二少取笑了!"楚南山自嘲地一笑,随朝着风华云身边的陆随风微微地歉了歉;"楚南山见过陆公子!"

    陆随风回以淡淡地一笑;"五少爷光临此间,不会又想弄出什么惊人之举来吧?"

    "有陆公子在的地方,自然不会浪静风平,不甘寂寞的人都喜欢试着来弄弄潮头,也顺带着给改玄易主的宝器阁,前来道个喜,捧个埸。至于别人会怎么想,如何评论,完全不在我考虑的范围内。"楚南山坦然地笑道,言语间释放出一些善意的信息。

    楚南山望着柜台上陈列的一排类形不一的兵刃,伸手捧起一柄墨绿剑鞘的长剑,道:"这便是广告上所说的堪比七品的五品剑器?"

    "正是!没见这许多人都对此深表质疑,五少爷自然也不会有所例外了。"风华云語带玩味的出声道。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