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玄武裂天 正文 第三百九十七章又见血誓赌约

正文 第三百九十七章又见血誓赌约

目录:玄武裂天| 作者:蓝庭| 类别:玄幻魔法

    ♂

    不过片刻间,那些悬于虚空的药材巳然尽数消隐无踪,唯见一团团,一缕缕碧绿晶莹的液体,像是拥有灵性般的自动移向炉鼎的上端,缓缓地倾泄沉入炉鼎之中

    见到这一幕,老者骂骂咧咧的嘴停了下来,惊愕地张着大口,眼前的一切完全颠覆了对炼丹一道的认知。

    不足片刻的时间,巳完成了炼丹前期的所有程序,接下来,只听陆随风一声轻喝;"起火!"

    双掌斗然一转一翻,一团紫焰红光从掌心喷薄而出,双手变幻,如一轮朝阳升空,绽射出一缕缕紫金烈焰,光芒耀眼眩目。璀璨绚丽的光华笼罩包裹着整个炉鼎,熊熊紫光烈焰越来越强烈,远远望去有若一轮紫金烈阳,肆意地散发出灼热的高温,仿佛欲将一切彻底融化。

    "二少爷!你带来竟是一位高阶丹宗,不,一定是丹王!"老者带着不可思议惊色,震撼无比的喃喃道。

    "啥,丹王?"风华云巳经分清眼前的状况,只觉大脑一片混沌,下意识地脱口应道;"大概略知一二!"

    "又是略知一二?"老者已经彻底无语了,这小子完全忽视了千古不变的一切炼丹程序,前所未见提淬,滤计,凝液手法,触目惊心,令人惊悚震撼不巳。除了丹王,丹帝,还有谁能有这份胆识和能力。

    前后不到一个时辰,三枚淡绿色,纯净得如同绿宝石一般的丹丸已静静地悬浮在空中,润人心脾的药香弥漫着整个丹室。

    "这是"聚灵丹",绝不会错!"老者的口中喃喃岀声,眼神呆滞,旋即一下子猛扑过去,一把抓住三枚丹药,一阵望,闻,品,尝……这丹药巳完美到令人惊颤的程度,而炼制它的却是个不足二十岁的年轻人。

    "哼!"陆随风冷哼一声,转身就向丹室外走去。

    "小子,等等!呃……这位公子,请留步!"老者猛地一下冲过去,横身拦住朝外走的陆随风,脸上堆满了无比动人的笑容。

    如此灿烂的笑容,出现在一个须发斑白,满脸皱纹,因长期待在丹室,显得异常邋遢的糟老头身上,却让人感觉有些毛骨悚然。

    "咳咳!老夫之前有眼如盲,多有冒犯,还望公子不要介意才是!"老者露出一口黄牙,一脸谄笑的地道:"公子的炼丹之术,实为老夫平生仅见,尤其是那虚空提淬之法更是闻所未闻,能不能给老夫说说?这个……老夫知道有些冒昧,只不过……"

    一旁的风华云看傻了,望着崔老语无伦次的猥琐表情,心中大呼无语,这位八品丹宗往昔在他心中的至高形象,顿时轰然倒塌。忽然想起之前两人未进丹室,这位陆公子便知道要爆丹,他是如何知道?难道有未卜先知之能?自己的这位救命恩人全身上下都充满了神秘的色彩,如云似雾的让人根本看不清。只不过有一点可以确定,对方对自己没一点恶意,这就足够了。

    "崔老!我们来此是想让你老看看这块内甲上,是否浸染过什么药物?"风华云取出内甲残片递给老者。

    崔老接过内甲残片仔细地看了看,又在鼻头嗅了嗅,眼神中有一道惊色闪过,风华云看到这个神情,心中暮地一跳,难道这引兽药液是他亲手配制的?

    "二少爷的身边有位行家,这种事又何必来问老夫?"崔老皱了皱,像是有难言之隐,不愿正面回答这个问题。

    "陆公子的确提及过此事,说这内甲曾被引兽药液浸泡过,我是特来向崔老进一步加以求证的。"风华云直言不讳地说明了来此的目的。

    "即然这位公子都这般说了,应该……"崔老有些苦笑的言道。

    就在这时,门外传来一阵嘈杂之声,无数的脚步声和吆喝之声突然丹室外面的**院响起。

    "这是怎么回事?"崔老停住了话头,不过后面的话,不用继续听下去都知道是什么意思。只是没从他口中亲自说出来,而且其中似乎还藏着什么隐情。

    这**院是丹药殿的重地,一般不是风岚家的极高层人物,是没资格也不敢善自进入的,更何况这里一向戒备尤其严密,今日竟会出现这种状况。

    崔老的脸上透出恼怒的神情,引兽液的事没弄清,风华云的双眸中则是流露更愤怒的神光,正欲出去看看是那个胆大包天的傢伙敢善闯丹室重地。

    嘭!

    风华云刚挪步,一声巨大的轰鸣声突然在丹室中响起,整个丹室厚重的大门随即被震成无数碎屑,四下溅射。

    "呵呵!崔老丹宗,可真是让人好找呀!"

    丹室门外,木屑逐渐落尽,一个身形高大魁梧的大汉,手握一把巨型大剑,脸上带着戏谑的意味,冷笑出声,缓缓出现在视线中,在其身后,立着一队体格彪悍,充满了杀气的劲装武者。

    "竟然是你,彭天雷!"风华云神色勃然一变,口中惊怒出声;"胆子不小,竟敢善闯我风岚家的地盘,谁给你的胆?"

    在器师城中,分别由三大家族掌控着,一是风岚家族,二是彭氏家族,第三则是楚氏家族。其中以这彭氏家族的势力最为庞大,几乎掌控了整个城市三分之二的产业,而这彭天雷则是彭氏家族的一名嫡系人员,其本身的实力修为也达到破虚境高阶的巅峰,无限接近乾坤境。

    "啧啧!这不是风岚家的二少爷么!真是大巧了。"彭天雷的一双大眼微微一眯,似乎带着一絲惊喜;"有风岚家未来的继承人在此,正好可以做个见证。"随将目光转向崔老丹宗,咳咳地冷笑道;"崔老丹宗,三月的赌约期限巳到,如再不出货,只怕唯有让这间丹药殿易主了,当然,这也包括你老在内。呵呵!我彭氏家族会给你老一个客卿的位置,待遇自然比你在风岚家的要高得太多。"

    "崔老!这是怎么回事?"风华云听了半天,仍是一头雾水,弄不清发生了什么状况?

    "唉!都怪老夫一时赌气,与他彭氏家族订下了一个赌约,在三个月内为这个彭天雷炼制出一枚"聚灵丹",赌注是这间丹药殿,包括老夫本人。而对方的赌注则是东城区彭家的那间宝器阁。"崔老苦笑着解说道,叹了口气。

    "此事我父亲知道吗?"风华云闻言虽感惊诧,却显得异常平静地问道。

    崔老摇一摇头;"老夫本以为三个月定能炼制出一枚"聚灵丹",所以也就没将此事告知家主。没想到要想越级炼丹,当真堪比登天还难。如不是今日……"

    "都听见了吧?风二少爷!这里从今日起不再是你风岚家的产业了。哈哈哈……"彭天雷狂声放笑,笑得十分的暢快淋漓。

    "你是不是笑得太早了点?彭天雷,你就没想过你彭家那间日进斗金的宝器阁会易主吗?"风华云一脸讳莫如深的冷笑道,他适才亲眼目睹陆随风炼制成了"聚灵丹",心中自然淡定到十分的暢快愉悦的程度,可谓因祸得福了。

    "嗯?你在说什么?不会是在梦吧?"彭天雷心中忽然生出一种不太妙的感觉,这老头不会真的能炼制出来吧?这里一地的药渣,像是刚才爆过丹,随即取出一张赌约,声色厉惧地道:"最后的限期巳到,崔老丹宗,是不是该交货了?"

    "何必这般咄咄逼人!得饶人处且饶人,以老夫之见,这桩赌约不妨就此取消了吧?只要双方同意,这血誓手印便会自动消除。"崔老丹宗神色凝重地道,他也为自己之前冲动而感到懊悔,如不是二少爷和这位公子的突然出现,自己当真会成为风岚家的罪人,想想都心悸不巳。此刻只想当做此事从未发生过,以免造成两大势力间的摸擦和碰撞。

    彭天雷闻言,仿佛听到的是全天下最荒唐愚蠢的话,这血誓赌约的是可以轻易取消吗?更何况对方摆明了是交不出货,按照约定,便是输了赌局。这个世界无理都要闹事,不饶人,得了理更是寸步不让,能斩尽杀绝,又有谁会给对方稍留退路?

    "不就是一间小小的丹药殿,风岚家不会是输不起吧!竟连取消血誓赌约这样的话都说得口,若是传掦出去,简直会令人笑掉大牙。"彭天雷一脸鄙视地撇了撇嘴,话中的意思巳十分明白,要取消赌约,连门都没有。

    "那是!你彭家又岂会再乎区区一间宝器阁?只不过,崔老只是一心想要息事宁人,才有此一说。却不知道这违背血誓约定的可怕后果,至少我风岚是不敢做这种事,不知你彭家是否有这个胆?"风华云冷笑连连反唇道。

    在整个西北地一旦按下血手印,便是最高规格的约定,几乎没人敢善自违约。据传闻,违约的人一觉睡下去,天明时,胸脯便显出一个大洞,硕大的心脏却没了。所以,之后再无一个违约的案例,也没敢去验证这个传闻的真实性。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