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玄武裂天 正文 第三百九十四章与兽共语

正文 第三百九十四章与兽共语

目录:玄武裂天| 作者:蓝庭| 类别:玄幻魔法

    ♂

    事实上,以陆随风的心性,就算对方没有什么身世背景,关键时候也不会袖手旁观,只不过知道了这年轻人的身份之后,却是有了另外的打算。

    "小丫头!将这三头畜牲引到别处去。"远处飞掠而来的佣兵团长口中大喊出声,这些大地暴熊皮糙肉厚,实力强悍,一对一的对抗中勉强能保命,一对三,几乎和送死没什么分别。唯有凭借速度上的优势将其远远的引开。

    "小丫头还傻楞着干什么?"佣兵团长奔到小丫头面前,被眼前的情景一下给惊呆,瞪着眼,大张着的嘴直可以塞下一个大鸭蛋。

    三头大地暴熊竟然扑伏在地,庞大的身躯还在不停地向后挪动,像是遭遇到什么更强大恐怖的存在,熊眸充满了惶恐,身躯还有些微微发颤。

    "三头大笨熊!本凤儿今日心情不错,不想大开杀戒。本凤儿数到三,若再不速速离去,那就只有你等留下来作收藏品了。"青凤一脸堆着可人的笑容,眼中却透射出森然的杀机。

    三头大笨熊像是能听懂这小丫头的话,呵呵地熊吼几声,又拼命地摇晃着头。

    "你们有冤情?那些人连宰了你们几个熊宝宝,的确值得同情。"青凤点点头;"不过,你们也杀了不少人类,算是扯平了。更何况,有本凤儿在这里,还有继续逞凶的机会吗?"

    呜呜呜!

    三头大笨熊发出一阵悲鸣,闻之还真让人感到悲切伤感。这一幕直看得一旁的佣兵团长心头狂震,头皮发麻。直怀疑这小丫头是不是人?

    "好了!念你们有隐情冤屈,本凤儿就给你们一点补偿。"青凤话落,屈指一弹,飞出三道白光,电闪般地射入三头熊口。

    吼吼吼!

    三头大地暴熊兴奋地熊吼了几声,随即朝着青凤频频叩首,直到青凤不耐地挥挥手,三头暴熊才摆动着笨重的躯体朝着丛林中的山道跚跚行去,那模样显得十分的心满意足。

    佣兵团长看傻了,这是啥情况?这小丫头竟然能与兽共语,如此凶残的暴熊还向其频频叩首,像是还充满了感激之意,如非亲眼所见,简直令人难以置信。佣兵团长望向青凤的眼神也变得不同起来,这小丫头的身上充满了一种的神秘感,令人感觉十分诡异。

    山林道上,阳光透过风涛吹拂树枝折射在青凤身上,映得忽亮忽暗,空气中的血腥味还在弥漫着,大地暴熊咆哮的吼声仿佛犹自还在回荡着,七零八落的残肢断臂令人感觉血腥的死亡离自己近在咫尺。

    这恐怖的危机却在转眼间荡然无在,整个车队和佣兵团都充满了一种劫后余生的喜悦感。

    青凤忽然间皱了皱眉,耸动了一下鼻头,回转身,目光落在风岚家的那位二少爷身上,这廝因为之前逃命狂奔了许久,从死亡的边缘摆脱出来,此时有如一堆烂泥般的瘫坐在地上,双目失神,还未从那绝望的恐惧中回过劲来。

    "姑娘!你……这是要做什么?"一旁的器师中年人劫后余生的喜悦脸上透出一份紧张,他见青凤寒着脸走到这位二少爷身边,一把撕开了他残破的锦袍,露出了一件银絲内甲。

    "如果不想死的话,赶紧将身上的这件东西扔丢!"青凤冷声哼道。

    原本双眼失神,大口喘着粗气的二少爷闻言,全身骇然一震,回过神来,也不问为什么?飞快地甩开锦袍,将穿在里面的银絲内甲脱了下来,像烫手的山芋一般扔得远远的,眼中带着震惊和迷茫不解之色。

    内甲抛落不远处,青凤手一招,内甲便飞到手上,手掌在内甲的表层柔软的甲面上细细地抚摸了一遍,随凑到了鼻前嗅了嗅,冷冷地言道:"这软甲曾在一种药剂中浸泡过,如没猜错的话,应该是一种专门诱兽用的的药剂。"

    这二人闻言,脸色勃然大变,诱兽药剂是何物,两人自然知道,自己不久前还曾使用过,还因此宰了几只小暴熊。

    "二少爷!这银絲内甲……"器师中年人骇然惊颤地问。

    二少爷的脸刷地一下苍白得没有一点血色,眼神却是阴沉如要滴水,面上的肌肉扭曲,显得异常的狰狞,咬着牙;"是……"抬头望了望四周,欲言即止,眼神变幻不定,可以看到目光中的极度愤怒。

    众人都是走南闯北之人,自然识趣地闭口不言不问,纷纷撇过身去装作未闻未见,毫不知情。这种大家族内的事,没一个外人愿无故被牵扯进,避之唯恐不及。

    佣兵团长还暗里尤自担心着,自己之前见死不救,还向对方发出恐吓性的攻击,身为风岚家族的二少爷,如果想要对小小的佣兵团采取报复,连稍稍的抵抗之力都没有,绝对是凶多吉少。

    陆随风远远地望着发生的这一切,心中巳能猜出一个大慨来,这种大家族内的倾轧争斗尤为残酷,狠毒的程度令人惊悚乍舌。从这位二少爷愤怒的神色间,可以看出这件银絲内甲定是他极为亲近之人所赠。

    事实上,这种隐秘的手段和奸谋,的确用得天衣无缝,如不是青凤不是人,且对这种气味极为敏敢,还真未必有人能轻易发现,被妖兽生吞活剥了都不明是怎么一回事。

    这位二少爷很快便恢复了平静,脸上透出感激之色,拱手对青凤谢道:"多谢姑娘临危相救!这份救命之恩,我风华云记下了。"

    "别!要谢就去谢那位公子!"青凤指了指车队中央的陆随风;"本凤儿才不愿管这种闲事,宰了人家熊宝宝,不追杀你才是怪事。"

    "这样啊!到了器师城,各位需要什么帮助尽管说,让我有机会报达这救命大恩。"二少爷风华云一脸恳切地道:"这位苍狼佣兵团长是吧!刚才之事虽然令人恼怒,但若换个位置,或许我也会这样做。所以,不必放在心上,这点理我还是明白的。不过,这一路就得跟随着你们车队走了。没什么问题吧?"

    "哦,啊!没问题!多谢二少爷大度理解我等的难处,雇主至上,这事我佣兵团的原则。"佣兵团长重重地舒了口气。

    风华云的表现令人意外的十分世故老练,脸上含着笑,之前的事似乎没有发生过一样,显得通情达理,大度宽容。佣兵团长特意为两人腾出一辆车使用,也被他给婉言谢绝了。反倒是跟着青凤来到了陆随风的那辆车上。

    车队经过一番整顿,再次重新缓缓起程。

    沿途上,陆随风也与风华云相谈甚为投机,陆随风从银絲内甲上割下小块,让他拿回去验证一下青凤的说法。风华云也是一个头脑精明之人,绝不是一个人云亦云之辈。

    接下来的行程中,车队的气氛也显得颇为轻松,风华云也不厌其烦讲述了一些器师城的风情,听上去都是无关紧的趣事。

    途中倒也十分顺利,有佣兵保驾护行,一般小股匪盗也不敢轻易妄动。巳距器师城不足百里路程,穿过前面那条幽深狭長的峡谷,前途便是一马平川,很快便能抵达器师城。

    行进中,陆随风忽然再次皱起眉头,神情凝重地对身边的青凤言道:"你尽快去通知一声佣兵团长,这峡谷内杀气森然,让车队千万别轻易冒进。"

    青凤絲毫不会怀疑陆随风的判断,立即将情况告知了佣兵团长。

    "这怎么可能?这峡谷我不知走过多少回,从未遭遇过袭击,这巳属于器师城的地界,百里之内从未有过劫匪打劫商旅的案例。"佣兵团长有些不以为然地道,还抱怨青凤有些神经过敏。

    "过去没有,不代表永远不会有!本凤儿说有危险,绝不会错!"青凤冷哼道。

    "宁可信其有!"一个佣兵言道:"不如先派人进谷去探探,再作决定!"

    "不用了!对方隐藏得很好,你的人根发现发现不了。我们只须将商队停在谷口,然后摆出一副严阵以待的模样,不出一个时辰,对方便会从暗中走出来。"青凤按照陆随风的话,一字不漏地道。

    "团长!这个方法不错!我们不急,也不差这一个时辰。"别一个佣兵赞同地说。

    "好!就以一个时辰为限,如无异常情况就进谷。"佣兵团长一脸不快地嘀咕道。

    峡谷口的通道约有二十米,车队按照约定突然停了下来,三百多名佣兵迅速在谷口排列开来,布下一个防御的阵势,护住后面的车队。个个刀剑出鞘,严阵以待。这些佣兵的修为差参不齐,玄婴境的也不多,只有佣兵团长一人是破虚境的实力。

    时间分分秒秒的过去,一个时辰转眼即到。谷内仍是一片沉寂,并无任何异常动静。佣兵团长一声冷笑,正欲撤去谷口的防御阵势,突见谷内揚起一片尘土,人影幢幢。呼吸间,眼前便呈现出一片黑压压的人流。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