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玄武裂天 正文 第三百八十七章悬空岩

正文 第三百八十七章悬空岩

目录:玄武裂天| 作者:蓝庭| 类别:玄幻魔法

    ♂

    "如能再将其放大一倍,然后命名为"晓月宫",那就堪称完美了。"聂青山双目放光,一脸兴奋地建议道。

    "这个设想不错!就这样决定了。各位还有什么异议?"陆随风扫视了一下众人,见众人尽皆点头表示赞同,便着手将图纸上的尽寸放大一倍,然后让秋老丹宗和端木殿主,即刻将设计图呈报丹师总殿。

    "各位!从此刻起,这"晓月宫"就是我们未来的大本营,我们不想与八大丹王分庭抗礼的争夺市场,只须默默地耕耘,脚踏实地的做好自己,开创属于我们自己的辉煌。人不犯我,彼此和谐相处,自然相安无事。人若欺我辱我,虽远必惩!"陆随风语音如雷滚蕩,一腔豪气浩荡冲天,令众人沉寂多年的心底热血再次点燃沸腾。

    帝师令,像风一般快捷地传遍了丹师城的每个角落,不须数日,新丹王陆随风的名字将为整个中央大陆所知。但,陆随风是谁?名不见经传,查不到与之相关的任何身份,背景,来历。

    "陆随风……"丹师城的一座豪华的府邸内,云飞揚反反复复地念看着这个名字;一袭青衫,纱巾罩面,气质清雅,飘逸,年龄绝不会超过二十岁,言谈举止间洒然而从容,云淡风清中无处不透出过人的胆识和睿智。就是这样一个迷一样的人物,曾在敌对的情形下,豁然大度地出手救下了自己的一条命,不管出于什么原因和目的,此举都令人感佩不巳,难以忘怀。

    失之交臂,自己竟然与一位新丹王擦肩而过,简直是有眼如盲,思及至止,云飞掦深感追悔无穷。难怪纳兰飞月也对其顶礼有加,马首是瞻。

    虽说云烟城与傲云城之间,表面上巳兵释前嫌,但彼此间的关系巳布下了无法抹去的阴影和裂痕,实在无颜登门拜访这位新丹王。

    整个丹师城,除了云飞掦之外,几乎没人知道这位新丹王如今身在晓月阁中,否则,前来攀龙附凤的人,只怕连晓月阁的门都会被挤爆。

    陆随风的身份信息资料,唯有丹师总殿的高层掌握,属于绝顶机密,轻易不可能会泄漏出去。所以,晓月阁才能一如往常的风平浪静,而新的"晓月宫"却在紧锣密鼓的快迅建造中。

    ……

    一座险峻无比的峰峦之巅,云烟缭绕间耸立着一座巍峨雄伟的宫殿,"丹帝殿"三个金钩银划的大字,在轻烟雾罩中透出紫金色的光华。

    宫殿内的高坐上,女丹帝欧阳飞雪正在反复地探测着手中的一枚晶莹如雪的丹药;"就凭这枚"凝雪丹",这小子就可能登上这丹王第一人的宝座。"女丹帝幽幽地言道,语音轻柔婉转,似若出谷云雀。

    "如果仅此而巳,那师妹你就真太低估了这小子,同时也太令人失望了。"丹帝凌飘叶讳莫如深,语带深意地道。

    "师兄认为这小子真拥有问鼎丹帝的资格?纵算他天赋卓绝,身俱天品圣火,拥"紫金九龙鼎",但,毕竟太过年轻,想要炼制出一枚十品帝丹,几乎是件不可能的事。"女丹帝欧阳飞雪满脸透出不信;"巳经超乎寻常的优秀了,师兄别将希望值定到云端之上。"

    "呵呵!直觉,这是一种莹绕心中,挥之不弃的直觉。这本是你们女人的专利,难道师妹你就没生起过这种十分奇妙的感觉吗?"丹帝凌飘叶语带玩味地言道:"以师妹的聪慧灵性,又怎可能会没一点感知?只不过觉得此事想来有些太不可思议,才会将这种看似荒谬的直觉从心中抹弃。可有说错?"

    "师兄仍是这般一如即往的喜欢解剖人心,就不能给人稍留一点**么?"女丹帝欧阳飞雪抱怨地道;"说实话,我的直觉比你想象的更疯狂……"

    "是么!明日就可见分晓,真的很期待,这种充满悬念,不在掌控中的感觉,很久没有了。"丹帝凌飘叶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深遂的神光中闪动着睿智的光华。

    ……

    碧丹宫的大殿中,碧丹王负手而立,神色间冷峻而凝重,仅剩下上官护法一人伴随身旁。

    "明日的丹王大赛,自问鼎丹王以来,还是第一次参加这种丹王级别的排位争霸赛,这关乎着每个丹王未来在丹师殿的地位和权威,竟争势必会非常激烈。"

    "听说那位新问鼎丹王的小子也要参加。"上官护法言道:"从信息资料上看来,这新丹王年轻得令人难以置信。资料上只显示他炼制的是一枚九品丹药,却并详细说明是什么品阶等级。令人无法判断其丹道修为有多深?无形中又增加了一个强劲的对手。"

    "这就是两大丹帝的睿智和高明之处,不仅是他,所有丹王的真实品阶都是保密的,彼此间都互不知晓。唯有在大赛中各展风彩,尽显神通,可谓是公平公正,无可厚非。"碧丹王带着一种敬仰的神情,由衷地言道:"至于那小子,虽然天赋卓绝,身俱天品圣火,拥"紫金九龙鼎",但,毕竟还是太过年轻了,根本不具备与这些老牌丹王争锋的能力,实不足俱。"

    "主上所言甚是!不过这小子的这份胆魄和豪气倒也令人感佩,纵算是充数垫底,能参加丹王争霸赛,只凭这一点,也足以令其声望飙升了。"上官护法嘴上虽这般说,心中却生一个奇怪的感觉,有点不是蛟龙不过江的意思。

    与此同时,各大丹王的宫殿中,都在不约而同地议论着这位新问鼎的年轻丹王,得出的结论却是不尽相同。尽管如此,毕竟多一个竟争对手,自然会多一份无形的压力。

    "明日的丹王争霸赛,不知少爷能拿几名?"晓月阁内,有人忧心地言道。

    "位列前三,应该沒任何问题!"

    "嘻嘻!凤儿我今日做庄开盘口,金银黄白之物一律不收,七品以上的丹药方可下注,上不封顶,下不设限,各位走过,路过,机会难得,千万莫要错过。"青凤拍胸搓手的吆喝着,严然一副跑单帮走江湖的架式;"趁着你们少爷不在,赶快下注。"

    这只凤扯着嗓门吆喝了半天,竟没接下一宗生意,却招来一道道白眼,一缕缕同情的眼光。啥意思?本凤儿的人品很差吗?

    "凤儿胆儿又肥了!昨日才宣布的家规,善自聚赌者,重罚!我等都是遵纪守法的良善,怎会与凤儿你这般同流合污。"云无影在一旁环抱着手,阴阳怪气的冷笑道。

    "呵呵!哈哈,所谓万恶赌为首,各位当真定力深厚,考验到此结束,本凤儿会将此事承报给你们少爷。"青凤话锋急转,一本正经地肃然道。

    "凤儿的演技堪称一流,拿过"金熊奖"什么的,卓卓有余。"云无影戏谑地道:"只不过,却不知少爷如知道了这亊,会是"奖",还是罚?"

    "哼!少在这里威吓本凤儿,你若敢搬弄唇舌,当心你那只心爱的肥猪被人给宰了烹来吃。"青凤咳咳地对云无影恐骇道。

    "你若敢动胖子一下,我二人联手拔光你全身的凤毛,不信咱就试试!"云无影不甘势弱地冷笑道,胖子踏前一步,摆出一副准备拼命的架式。果然是一幅妇唱夫随的画面,众人望之纷纷忍禁不住地笑出声来。

    事实上,大家都在为明日的丹王争霸赛揪着心,尤其是那帮新来的丹宗们,对陆随风的了解十分有限,将整个晓月阁的气氛弄得有些低迷沉闷。青凤和云无影的此举,只不过是想缓和调节一下众人的情绪而巳。

    一众丹宗的担心的确也不无道理,明日要面对的毕竟是一群有着百年根基的老牌丹王,没有一个会是等闲之辈,省油的灯。他们也曾走马灯似的围着陆随风转悠,希望能探出一星半点口风来。殊不知,陆随风始终是笑而不言,一脸云淡风清的样子,给人一种虚怀若谷,讳莫如深的感觉。

    丹师总殿内,有一座奇绝玄妙的巨岩,名叫"悬空岩",距离地面一千八百米,悬浮在两座山峰之间,浑然天成。

    这座巨型的"悬空岩"上,耸立着一座气势恢宏浩大殿宇,仿佛悬于虚空之中,俯视苍茫大地,整个丹师城尽收眼底。

    千百年来的每一届丹王爭霸赛,都是在这座鬼斧神工般的殿宇中举行。这是丹师殿中最鼎盛的赛事,有资格前往的观赛者,无一不是丹师殿内精英中的精英,几乎没有一个外人能走进这座殿宇。

    又是一个阳光明媚的清晨,满天云霞湧动,色彩绚丽多姿,璀璨夺目。

    内眼清晰可见,一束极为粗壮的霞光从天空垂下,直落在悬空岩上的恢宏殿宇之上,五彩光晕缭绕四溢,美仑美奂,疑似玉宇仙琼。

    蜿蜒曲折的山径石阶上,三三两两的人流,也步也趋地朝着峰顶之上的悬空岩行去,一个个锦衣华服,气宇间或多或少都显示出一种清傲不凡的之态,这些人的胸前几乎都挂着一枚八品丹宗的勋章,足以显示其不凡的身份和地位。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