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玄武裂天 正文 第三百八十一章低调被人踩

正文 第三百八十一章低调被人踩

目录:玄武裂天| 作者:蓝庭| 类别:玄幻魔法

    ♂

    砰!丹宗老头用力一拍桌子,轰然站起身来,用手直指着陆随风,声色俱厉的怒喝道:"你小子聋了?老夫让你立刻滚出去!"

    陆随风转过头来,丹宗老头伸出的手指差点便触到了自己的额头,不由皱了皱眉头;"你这老头是什么东西,是在和我说话吗?还有将你的爪子收回去,我很讨厌有人这样指我。"对这种狗眼看人低的势利之辈,根本不用给什么面子。

    围观的一众丹宗闻言,俱皆面面相观,脸上都露出惊诧之色,直疑刚才见到的一幕是否真实?一个普通平庸的小子,竟敢当众肆无忌惮地羞辱一位身份尊崇的八品丹宗,这世界当真疯了!接下来,这小子绝对是死罪可免,活罪是要受些的了。

    "呵呵!哈哈……"丹宗老头怒极反笑,用手指着胸前的八品丹宗勋章,咳咳地冷笑道:"你小子不会连这都不认识吧?"

    陆随风凑近他的胸前仔细地辨识了一番,幽幽地道:"当然!这东西我认得,十分尊贵。却不知你这老头从那个地摊上淘来的?呵呵!你竟然敢冒充八品丹宗,这下真的是死定了!"

    "哦?何以见得老夫就是一个胆大妄为的冒派货?"丹宗老头戏谑的阴声地道,脸透出极度的鄙夷之色。

    陆随风撇了撇嘴,一脸不屑地咳咳冷笑道:"你凭这副猥亵相,实与那些街头巷尾摆地摊,狗眼看人低的糟老头几乎没多大分别。有见过心境素质如此低劣的八品丹宗么?至少我没见过,不知在座的各位可曾见过?简直有辱了天下丹宗的声誉和尊严,当真是可忍孰不可忍。"

    这话落在一众丹宗的耳中,大有被人指鼻上脸的感觉。这些人平时都自视不凡,眼高于顶,无论走到那里,总是摆出一副俯视众生的势利姿态。陆随风的话像是让这些人对号入座一样,以至令这些丹宗的脸色比呑下死苍蝇还难看,众皆怒形于色,却还发作不得。

    "很好!你小子成功的激发了老夫的怒火,结果只有一个,死!"丹宗老头修养真的差透了,竟然被一个低贱的小子羞辱得无地自容,心底的怒火蹭的一下窜上了头顶,抬手就朝着陆随风的胸脯一拳轰去。他虽未认真的修习过武道,但丹宗本身却具有破虚境的修为,一拳之力至少不下于三千斤的力道,就算一般武者被击中,活命的机率也不会很大。的确是存了心,要致对方于死地。

    轰!丹宗老头倾力击出的一拳,仿佛撞在巨岩铁板,握拳的手像是炸裂开来一般疼痛,整个人也随着一声轰然震响倒飞出去,哗啦啦地压倒一片桌椅,状极狼狈地砰然跌地。

    陆随风云淡风清的喝着茶,这事像是与他没一毛钱的关系。满殿却是传岀一片惊嘘倒吸声,很快身后便传来一阵快速地脚步声,众人回头望去,五个身形健硕彪悍的武者,快步地朝这边走来。这些武者个个气息内敛,都俱破虚境的实力修为,是专门负责守护这片区域的武者。

    事情闹大了!竟然敢在丹宗的专属区域滋事,并且还当众将一位八品丹宗弄得鼻青脸肿,真的是不想死都难。

    丹宗老头口鼻来血,这一跤真的摔得不轻,一边擦拭着脸上的血渍,从地上爬起来,目光怨毒地指着陆随风;"我要他死!"

    一众武者见状,稍犹豫了一下,便将陆随风围在了中央,却并没有按照丹宗老头的话立即动手。他们是这片域的守卫,每个出入者都经过了他们严密的盘查,能进入这座大殿的人,都是前来参加决赛的丹宗,绝不可能有不相干的混入其中,否则就是他们的失职。

    不远处的位置上,有两人,一男一女,每上去都是五十出头的年龄,正好整以闲,悠然自得地喝着茶,两人的目光饶有兴致望向陆随风。

    "这何老头还是这副高高在上,自以为是的德性,今次算是一脚踢在铁板上了。"男人开口说道,神色间带着一抹玩味的笑意。

    "哼!一群有眼无珠的老傢伙,连古往今来最年轻的丹宗都认不出来。"女人一脸鄙夷不屑的冷笑道。

    "陆随风,十九岁半,呵呵!太年轻,太神秘,心机更是太深沉……"男人意味深长地道。

    "是啊!不显山,不露水,一路行来有惊无险的过沟越坎,没有惊艳猎猎的表现,却平平无奇的杀出重围,进入决赛圈。的确够神秘,够神奇,简直可用虚怀若谷,深不可测来形容。"女人清绝冷傲的脸上,透出一种在迷茫中思索的神色。

    "我的直觉告诉我,他便是你我二人在决赛中,唯一的一个最强劲有力的竟争者。"男人神色凝重地言道。

    "我也深有同感!"女人微微地叩道;"是不是该过去阻止一下这埸可笑的闹剧,一旦传揚出去,真是丢尽了全天下丹宗的脸。"

    "看戏!倒要看看他接下来会如何应对?"男人淡淡地道,嘴角勾起一抹玩味的笑意。

    这一男一女两人,正是决赛名单上排位最靠前的两位丹宗,也是此次夺冠呼声最高的两人。

    "怎么还不动手?你们这些愚蠢的护卫是怎样当差的,竟让一个低贱的小子任意闯入此地,简直是罪无可恕!"丹宗老头见这些护卫武者没将他的话当回事,看上去更没一点要动手的意思,恼怒之极的嘶声怒斥道。

    陆随风抬眼看了看这些敢怒不敢言的护卫武者,悠悠地叹了一口气;"你们不该来的!丹宗之间的事,又岂是你们能管得了的?避之且唯恐不及,怎还会来淌这浑水,尽快离去吧!否则,真会平白遭遇池魚之秧。"

    护卫武者闻言,齐齐对陆随风拱了拱手,神色间都露出一片感激之色,看都未看那丹宗老头一眼,便大步流星的飞快离去。

    "你们……"丹宗老头还真有些傻眼了,这些护卫武者竟视自己这位堂堂的丹宗为无物,却对这下贱小子话唯命是从,这世界当真是疯了!

    "果然不同凡响!三言两语便令这些护卫武者乖乖离去,并且还个个心存感激。试问异地而处,你我做得到么?"男人对女人苦笑的叹道。

    "你没见那何老头巳彻底的傻眼了,以他那无良的德行,势必不会就此善罢干休。事情越来越有趣了!"女人饶有兴致地幽幽一笑。

    咋回事?围观的一众丹宗还真没回过神来,这小子到底是什么人?在这种情况下还能如此淡定自若,动动嘴皮便让这些护卫武者匆匆离去。

    注意到众人投来的眼神,陆随风很无奈地在心中叹了一气,自己明明巳十分低调,不想引人注目,却每次偏偏有人来找渣,反到被推向风口浪尖,变得有些欲罢不能。

    丹宗老头何曾遭遇过如此的羞辱,心中的郁闷和愤怒巳升到了极致,尽管如此,巳不敢再轻易出手揍人,适才挥出的一拳就像击在巨岩铁板上,手背到现在还疼痛如裂。这小子全身透着诡异,得想法坐实他的罪名。

    "你小子刚才说什么?竟敢假冒丹宗之名,将一众护卫武者骗走,单就这一项就够死上几次。咳咳!如不能洗清这罪名,今日绝对难逃一死。"丹宗老头恶狠狠,怨毒地咳咳道。

    "真不知你这百来年的岁月是不是都活在了猪身上,你认为这些护卫武者都如你这般蠢么?"陆随风一脸鄙视地撇了撇嘴;"这里是什么地方?没验明身份,你认为能走进这坐大殿吗?"

    一众丹宗闻言,皆纷纷叩首点头,因为每个进来的人都经过严密身份核查,几乎没人可以蒙混过关。但,眼前的这小子,让人实在无法与丹宗身份联系在一起。

    "呵呵!如此说来,老夫也该尊称你一声"丹宗"了?"丹宗老头满脸仍堆着不信之色;"小子很会编故事,接着继续往下编。只不过,如拿不出一点验明身份的凭证来,仍难逃一死的结局。"

    "啧啧!直到现在还以貌取人,当真是鱼木难化,此老不可教也!"陆随风神色一肃,语气随之一变,冷厉地道:"想要如何验明身份?"

    "简单!"丹宗老头指了指胸前的金色勋章,傲慢地冷哼道:"这就是身份凭证,你小子有么?睁开你的狗眼看看,在埸之人,唯有你小子没有。"

    "这个……"陆随风模了摸空荡荡前胸,随即挺直腰背,摆出一副外强中干的模样;"你就如此武断的确定,我……拿不出这东西来?"

    "当然!老夫阅人无数,一眼便看出你这小子不是什么好东西。老夫敢出一千万金币,赌你拿不出这丹宗勋章来。"丹宗老头掏出一张金卡"啪"的一声,摔在陆随风面前的桌上:"反之,就地自行了断自己的狗命。"

    "这未免也太过狠毒了吧!"陆随风惊颤不巳的唏嘘道。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