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玄武裂天 正文 第三百七十章谈不拢就撕票

正文 第三百七十章谈不拢就撕票

目录:玄武裂天| 作者:蓝庭| 类别:玄幻魔法

    ♂

    碧飘雪此时的确是独自一人走出了紫月楼的大门外,立在门前的台阶上。她也曾想过,只要纵身跃落脚下的五层台阶,便彻底的安全了。

    可是,事情真会有想象中的那么简单,那自己此刻也不会变成人质了。纵算自己现在恢复了全部的实力修为,只要身形稍有异动,绝对逃不出对方的致命攻击。再想到身后那位令人头皮发麻的小魔女,不定正在希望自己这么做,正好可以借此机会毫无顾忌地将自己衣衫一件件剥下……

    碧飘雪全身抖索了一下,瞬间清空脑中那些孤注一掷的大胆想法,平复了一下心中的杂乱思绪,抬眼望去,漫空星光点点,清冷的幽辉下,人头钻动,黑压压一片人流,杀气弥天。

    "我是碧飘雪!现在的身份是"人质",也就是说,我此刻的生死完全掌控在他人手中。如果在一刻钟之内,碧丹王,也就是我爹再不出面,对方便会亳不犹豫的撕票。言尽于此,让他老人家看着办好了!"

    话音一落,碧飘雪望了一眼骚动哗然的人流,幽幽叹了一气,随转身重新走进了紫月楼内。

    "哼!算你识相,没趁机逃离,否则……"青凤从牙缝中挤出一声冷哼。

    这小魔女果然没安好心,幸好自己没冲动,要不然此时只怕……碧飘雪没敢继续往下想,总之算是侥幸躲过了生不如死的一刼。

    碧飘雪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眼角边不经意滑落的一滴泪珠被陆随风清晰地捕捉到,这女子很无辜,很委屈地被卷进了一埸不相干的事态中,又被这只凤十分无耻的惊吓了一番,再坚韧的女人都会全线迸溃。

    "让碧宫主受屈了!你做得不错,配合得也很好。接下来不管会发生什么事,都不会再牵联于你,我保证安然无恙让你离去。"陆随风望着她紧咬嘴唇,眼神一片空洞,一滴滴泪珠不停地顺着眼角往下滑落,内心深处那种无法掩饰的脆弱,流露无遗,令人有些心有不忍。

    "来了!该来的终于来!"陆随风耸了耸肩,撇嘴冷笑了一下,随即让众人将纱巾面罩戴上,掩住真面目;"碧宫主最好能彻底忘记我们的存在,就当是从曾见过。"

    地面传出一阵微不可觉的隐隐震颤,那是马蹄车轮碾压地面发出的动静。片刻后,黑压压的人群自动向两旁分流,一辆宝马豪车从分流的通道,朝着紫月楼缓缓地驶了过来,直至门前五十米处才停住,数十道人影闪动间,巳将这辆宝马豪车严严实实地护在中央。

    "里面的人听好了!碧丹王大驾在此,还不速速放碧宫主出来,然后乖乖束手就擒,方可留得一条活路。否则,没一人可以生离碧丹宫。"夜空中声波震荡,势若滚滚雷动,闻之令人耳鼓嗡嗡作响,足见开声说话之人的实力修为强悍无比,至少超越了破虚境的存在,一股撼天裂地的浩蕩威势,随着话音的起落,潮汐般的朝着紫月楼汹涌澎湃地奔腾而去。

    轰!

    一阵狂风骤起,席卷奔腾而来的浩荡潮汐,拍空冲天掀起,发出震天轰响,暗夜星空一阵拉扯扭曲。

    嗯!开声说话之人身形微震,轻晃了一下,夜色下看不清此人长相容貌,从身形举止看来大约在五十岀头,一袭长袍,腰背坚挺,气势伟岸如山。

    适才凭着声波震荡的气息,如不加以稍稍收敛,足以令整个紫月楼倾刻崩塌。此举意在威慑,迫使里面的劫匪乖乖就范。殊不知,竟被对方轻易化解于无形。难怪被上千人牢牢困住,仍对其束手无策。

    "果然是不是猛龙不过江!竟敢在我碧丹宫内肆意妄为的劫持宫主,绝非等闲之辈有胆为之。上官护法,探探这些人什么来路,意欲何为?"宝马豪车内传出一道深沉严峻的语音,带着一种上位者的威压,令人闻而生寒。

    豪车内的人是碧丹王,被称为上官护法的正是那位五十出头的长袍之人,其一身实力修为巳达到乾坤境的层面,在中央大陆也算得上是高塔尖上的人物。

    "你等是什么人?即然敢潜入我碧丹宫掳劫宫主,自不会是无名鼠辈了。不知此举的目的何在?"上官护法开声合气地斥问道,不再释放气势威压对方。

    碧丹王二人的对话,自然逃不过陆随风的法耳,对方直到此时仍是一头雾水,虽然人多势众,高手强者如云,却也是投鼠忌器,不敢轻易妄动。但令陆随风头痛的是即不能将事直接挑明,又必须巧妙地,不着痕迹地达到交换人质的目的,着实是一道考核智商的高端难题。

    "上官护法是吧!我知道碧丹王就在豪车之内,只是以他尊崇的身份地位,还不屑与我等直接对话。不过,这可是关系到这位碧宫主的生死去留之事,只不知你上官护法可做得了这个主?"陆随风云淡风清地朗声道。

    "你说得没错!你等的确还没这份资格。但,我也可以明确的告诉你等,我能在这里与你等对话,巳算是给足了面子。千万别不识抬举,尽快回答我的问题。"上官护法语带不屑地冷声道,如不是顾忌宫主的安危,真心没将这群刧匪放在眼里。"

    "不瞒上官护法,我等还真不是什么过江猛龙,而且还是一群浪迹天涯,居无定所的无名鼠辈,即非匪,还真不是贼。只是为了生存,胆儿自然要比别人稍大一些,只要有足够大的利益诱惑,刀山火海,纵算是九幽黄泉也敢冒险闯上一闯,横竖都是个"死"字,还真没怕过谁!你还别摆出这副杀气腾的架式,吓不了人,如真谈不拢,那咱就撕票,一拍二散。不信,你大可赌一把试试?"陆随风完全做出一派死猪不惧滚水烫的腔调,同样没将对方当回事。

    陆随风的这副腔调,还真令豪车内的这位碧丹主大皱眉头,纵算事后将这群人全都碎尸万段,自己的掌上明珠也巳香消玉陨,这绝不是他想要的惨痛结果。但,听他话中之意,倒有点像是拿人钱财,在替人办事。如真是这样,反倒简单多了,钱财能解决的问题,对于碧丹宫来说,巳经不再是什么问题。只不过,这些人一定得从这片世界上彻底消失。

    "我碧丹宫虽不是什么九幽黄泉,却也堪比龙潭虎穴,不知是多大的利益,能让你等不惜生死来干这一票?"上官护法照着碧丹王的授意,试探性地问道。

    "一亿金币!够诱惑人了吧!干了这一票,足够弟兄们快活消遥好几年。值了!"陆随风哈哈地荡笑道,忘形之极。

    "一亿很多么吗?"上官护法十分厌恶地皱着眉,冷笑道:"只要你等愿意放弃这一票,并完好无陨地将我们宫主放出来,碧丹宫可以用十倍的价格来补偿你们。这个利益是不是更大,更诱惑人?"

    "十亿金币!天啦!简直是个天文数字,只有猪才不会动心。"陆随风的语音中含着无尽的颠狂和兴奋之意,随即又沉吟了一下;"只不过,如此一来,是不是有点太不仁义了。俗话说,盗也有道,咱虽算不上什么善良之辈,却也知道君子爱财,取之有道的理。更何况,各行有各行的规矩,岂能做那种朝三暮四,不讲信誉之事。否则,只怕天下虽大,却再无我兄弟的容身之地了。没人愿过那种成天被人追杀的日子,财富再多,只怕也无福消受了。此事不妥,万万做不得!"

    嗯!陆随风的话令人大感意外,却也在情理之中。虽是为利为财而亡命,但有些底线却是触碰不得,尤其这种背信弃义的事,最令天下人所不耻。强如云烟城之人,也不会仗势背弃这信义二字。

    "呵呵!你等竟然还知盗也有道之理,倒也令人刮目相看。即然如此,却不知是什么人以重金让你前来劫持宫主,其真实目的又是什么?" 上官护法绕来绕去,终于问到了关键的问题上。

    "我等皆是无根之人,所行之事一向都是只与中间人联系,从不关心亊主是何方神圣,只问此事能不能做,有几成胜算的把握?而劫持这位碧宫主,只是一个适逢其会的意外而巳,并未在计划之中。"陆随风真真假假,亦虚亦实地言道,听上去倒也絲絲如扣,可信度很高。

    "故且不说你之所言有几分可信度?但,以此类推,有一点可以确定,那就是有人以重金让你等前来我碧丹宫索取某种事物,此事本应该在暗中秘密进行,殊不知,宫主的意外出现,让你等的行踪暴露无遗,而在重重的围困下无所遁形,迫不得巳之下,唯有以宫主为法码来索取你等所需之物。不过,在如此情形,的确不失为一种唯一的可行之法。"上官护法举一反三的推论道,倒也与事实相差无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